075 初见崔珏大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白、大黑你们两个都照走在我身边会引起注意,要不要我们分两组,一组去找孟婆一组直接去孪殿?”突然想到这个主意。

    谢必安虽然只能够看见邹舟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可以知道她此时此刻犹如是在沙漠上,又是口干舌燥又是身上如火在烧。他爽快的答应了,并且将大黑拉到了邹舟的身边:“你们两个去孪殿,我一个人去找孟婆就足矣。”

    孟婆站在楼上,看着她们离去后,反身就去了更衣室换了一件比穿上稍微朴素的一件啡色及脚踝的长裙,也没有喊来小丫鬟,自己带着一把遮阳伞,急急匆匆的出门。

    顶着一轮火辣辣的太阳,孟婆这是要去哪儿?

    无常殿内

    孟婆眉眼往两边翘起,嘴巴一张一合盯着另外两个人:“你们说呢?”

    “是是是,玉钗说的没有错,邹舟当时都要气炸了,我们办完了事马上就回来向你报告了。”墨竹和湘绣异口同声。而孟婆心里是在想:无非就是担心邹舟追上有麻烦才是,现在倒是讨好我似得。

    “知道啦,你们现在累了,都回家去休息休息,我若是有什么事情会让人去叫你们。”孟婆说完,起身欲要上楼。这时墨竹倒是跟在了后面,叫住了孟婆,面带慌张的说:“我们自己干这事,会不会惊动阎魔殿下?”站在原地的湘绣和玉钗无不是这样担心,纷纷都看向孟婆。

    “青阳,娘亲外出有事,你一个人好好的待在家里乖乖的。”

    青阳挥舞着自己两只小肉爪,蹦跶起来回答:“是的,娘亲。青阳在家等你,娘亲你可要早点回来。”

    和青阳说了再见,我随着两货开始前去烟雨楼。

    往日都是伴着徐徐的清风,今天却是头顶着热烈的阳光,额头上热汗直冒。对于我这样光着脸不能给出面的大众人物来说,被捂在帽子之下的炎热又有多少人知道?若是自己真是做了道德败坏、丧尽天良的事情,如此遭遇我只会默默的承受,奈何事实并非如此,我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也说不出。

    太阳烤炽着地面,地面上升的热气无疑是蒸着上面行走的伪人类或是鬼。比起无常殿到音无阁来说,烟雨楼足足又多了几公里的距离,天虽热,但街上也是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湘绣等人回到了烟雨楼,此时孟婆已经着装、化妆完毕,她听到了楼下墨竹的声音,最后正比对镜中与想象的差别,尔后妖娆的扭动了几下腰肢,欢喜的下了楼。边走边观察好姐妹们的表情,孟婆心里已经知道了三分,掩饰不住那得意,拉拢着好姐们围着摆满点心和咖啡的小方桌坐下。

    孟婆一双浓眉大眼在喜悦的映衬下,有些张牙舞爪,墨竹她们只是笑看着,等着孟婆说话。被推到手边的咖啡和点心也不敢吃,默默的都注视着孟婆一人。孟婆继续笑,翘着兰花指拿起了小瓷盘中的银勺子,做出的动作刻意的让自己看上起优雅和知书达理。“瞧你们的样子,在我前面用得着这么拘束吗?”说完,喝了一口黑咖啡,意犹未尽的放下。

    墨竹在下面偷偷的踢了一脚湘绣,眼睛瞥向了玉钗。

    墨竹会意,干笑了几声,直接将话题丢给了一愣一愣的玉钗。

    玉钗首先是一惊,因为被孟婆死死的盯着也方便看向其他人,只要快速的理清自己的思路,带着紧张的说:“我们按照你的意思,汇聚了很多人在无常殿的门口大闹了一场。”报告完毕,发现孟婆的眼神带着怀疑,玉钗继续说:“你可以问问她们两个,当时邹舟的脸是有多么的难看,你没有看见实在是太遗憾了。”说完不忘嘲笑一番,仿佛邹舟就在眼前一般。

    孟婆少有的冷笑,指着三人的鼻子好不嫌弃的说教了一通,告诉她们尽管的把心放在肚子里面放宽心,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都不会压在她们的身上。

    三个人半信半疑的一同出了烟雨楼,心里的想法各有不同,尽管如此也都没有多言一句,各回了各的家。

    大黑基本上没有表情,我们仨算是都没有异议,就这样我和大黑与小白分开了。

    大黑走得极快,他也不说话,深知他的脾气,我也不好没事找事,没话找话。

    跟在他的身后,我只能够用自己的眼睛看看周围,有小屁孩拿着冰淇淋向我炫耀、有穿着极其轻薄的长衫或是长裙的女人像是西方高贵的女王,身后有专门撑伞的仆人,左右两边还有小姑娘牵着她的手,在我看来滑稽极了,笑出了声倒是没有被发现,却是被大黑瞪了一眼。更多的则是流着汗推着自己所卖东西匆匆略过的商人、还有一些穿着普通的男女老少。

    范无救也有些吃惊,几步跑上前,不禁问:“就你一个?”我挨着小白站着,发现的确是他一个人。

    谢必安将手里的布袋子提起来,拿出一瓶可乐递给了范无救,一瓶橙汁丢给了邹舟。擦着汗说:“孟婆出门了,她的丫鬟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去,我想着你你们一定渴了,就买了水赶紧的来了。”

    小白的脸通红,我踮起脚摸了摸,还很烫手,拿着冰水贴在他的脸上。我们休息了一小会儿,整理了着装,准备进去。

    回头无意识的一瞥,我看见了一面鼓,怪物石头上竟然放着俩儿榔头,我一想:我这是明摆着被冤枉被污蔑了,反正事情已经闹大了,我可不会介意更大。

    我悄悄的退后,抓起了俩儿榔头,使出了打小白的劲儿,用力的敲响了鼓。

    这面鼓实在是不错,敲出来的声音犹如是雷鸣轰隆轰隆,震撼力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谢、范二位听到鼓声顿时回头,瞧见邹舟时都有些发懵。

    与此同时,孪殿内一群穿着统一的带刀青脸侍卫,步伐一致的正往外迅速移动。

    范无救挡在了门前,谢必安拉回了邹舟,对面已经在震动的门,除了邹舟以外,都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敲鼓者是何人?”

    这场景这么觉着和看的电视剧有那么一丢丢的类似?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跨步上前,习惯性的举手说道:“是我。”

    我还等着他们接下来会问我什么呢,没有想到竟然是押着我我不由分说的往里面拖着走。

    我这惊人类似的遭遇什么时候能够有个改变?

    谢必安想要跟上,被三位侍卫挡住。“现在你们不得入内,如有重事,三个时辰之后再来。”交代完,侍卫门带上门离去。

    范无救苦笑的看着那面鼓,叉着腰,看向范无救。“哎,这丫头是福是祸现在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

    “崔大人,我们已经将击鼓者带来。”

    崔大人?该不会是崔珏?

    他并非戴着一顶软纱帽,穿着红圆领半场长衫,柬一条犀角大带,踏一双歪头皂靴,长一脸络腮胡须。连眼神也不是传说的那样凶神恶煞。你能够想象得出,熟男式酷酷的大背头,穿着笔挺黑色西装,陪着一双精致牛皮鞋,目光倒也是锋利,左手拿着善恶簿,右手拿着生死笔的男人?

    崔大人眼神很快的略过了邹舟,成熟的男音道:“击鼓为何事?心有何委屈?一一道来!”

    周围的小鬼都已经离开,明晃晃的公堂就剩下我和面前的崔大人,我的小心脏有些受不了。

    “无需紧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深思熟虑后,倒吸了一口气:“大人我有冤屈,需要你帮我伸冤。”崔大人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也不再紧张,将事情的来头去脉都说得很详细。

    崔大人起身走到了邹舟的面前。“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我一起身就有小鬼将我扶着带了出去,我一面思索一面往外走准备去找小白和大黑。

    就在此时,在侧殿内,孟婆正跪在阎萝的面前。

    “殿下这事是我考虑不周,千不该万不该不经过和你商量就擅自主张。”听着声音感觉说者很是可怜。

    阎萝丝毫没有心软,气呼呼的挪开脚。“你刚刚不是没有听到有人击鼓,若真是邹舟告得你,在我这里就算你磕破了脑袋也是没有用。”

    孟婆将自己的害怕夸张化,抱住了阎萝的脚:“阎萝殿下,我当时也是因为想要替你出气,才是没有多加思索的去找了邹舟的麻烦。万万没有想到那个邹舟竟然还会抱官啊。”

    “你现在后悔这些有什么用?一旦是崔珏判案,谁都帮不了你。”

    孟婆听出了话内的意思,心里暗暗的惊喜:“殿下,也不瞒你说。我一开始就看邹舟不舒服了,不过就是一个野丫头,竟然能够易如反掌的拉拢那么多人向着她,就连……”孟婆故意停顿,表现的纠结而痛苦,阎萝不悦的说:“以后别在我的面前提这两个字!”

    “是是是,殿下,保证以后绝对不说。”孟婆更是欢喜。

    “你现在也不要留在我这里,你方才说你手上不是有段视频?去拿给我看看,说不定对你们的处境很有用。”

    孟婆回答后,连忙回去取来了手机交给了阎萝。

    等我一路看完,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到了。

    不仅如此,没有想到小白竟然在我们的前头达到。

阅读无常养殖日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综]炮灰终结者变身火辣女王特种兵之神级机械师武道宗师穿越之惹火军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