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老婆子心里必定是住了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见他听我提起老鸨脸色忽然有些变化,我傻笑的掩饰自己的紧张,继续说:“是这样的,我的一位姐姐在里面工作,我今天来其实是看我姐姐的。现在不是还没有开门吗,况且,听到有人说很早看见老鸨在你们店里我就赶紧的来问问。我家离这里远,我足足走了三天三夜才赶到,您若是知道什么就告诉我。”

    “这样啊。我之前在当铺里干过活,老鸨拿着一只钗子问我是真货还是假的,顺便告诉她可以当多少钱。”

    范无救虽然知道谢必安偷偷的携带了那只发钗回来,不过没有想到这支钗子竟然是给了邹舟,再者,万万不曾想过钗子似乎和这件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不但没有露出不悦也没有说出一句责怪之意的话。

    这样一来,我们都是觉着老鸨有问题,便是不再耽误犹豫,速速的返回了春满楼。

    此时不过六点半,大门还未打开,而对面的干洗店倒是已经接到了生意,看见一高一矮的正在拿着脏衣服往里面走。我装作是客人,拿着从我自己身上脱下来的哪一件蔚蓝色的大衣,对着他们的背影叫唤:“请问你们这里是洗衣服的吗?”

    谢必安正在思考,每当他陷入沉思的时候,双眉都会自然而然的稍稍挤成一条线,左手下意识你会捏住自己的下巴,那双眼睛尽是戏。仿佛让我看见了柯南。

    “你们刚刚出门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老鸨正在对面的干洗店里,拿着一只银钗对着店主正在比划?”

    我看向了大黑,显然他也是没有看见。

    高高的那一位转身看向我,丝毫没有怀疑我的身份,笑着点头说是。尔后,我便是拿着衣服走进去,“我就洗这一件衣服可以吗?”我将大衣举到他的眼前。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凡事都有先来后到的道理,你把衣服放在这里,来填一张单子,等洗好了衣服我就帮你送到家。”

    高高鬼很是热心肠,把我引到一方桌子前,递来了一支沾上了墨水的毛笔,指点我该如何的填写。我悄悄的转头看了看那一条幽暗的走道,发现那位矮矮的还站在那里,不知道是看着我不顺眼还是不舒服。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你回家等候就可以了。”

    我高兴的点着头答应,反身走了几步煞有介事的停下,扭头看着高高鬼,“你可认识对面春满楼的那位妈妈吗?”

    从春满楼里出来,因为我实在是有气无力,又是极其想要睡觉之下,一直都拉着小白的胳膊。

    解花花不知黑影从何而来有去了何地,将唯一知道那黑影张牙舞爪,虎背熊腰的看似或是感觉到让人可怕告诉我们。我靠着小白被他扯着走,心里是在暗暗的想着解花花告诉我们的每一句话而思索,倘若那黑影目的是叶小鸾一人的话,为何还要抢劫楼里其他的姑娘,处也好不是也罢,况且,那老鸨竟然没有言语半句,难道她是同伙?

    一想到这里我整个都急了,使劲儿的扯着小白的袖口,“你们说老鸨会不会和那黑影是一伙的,接下来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姑娘被劫走?”我可是很认真的说。

    范无救只是听听没有说话,倒是谢必安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邹舟目瞪口呆的愣住,单手悬浮在空中。

    “小白你这是……做什么?”

    “你刚刚怎么不说,现在倒是想起来了。再说了,我也没觉着哪儿……”说到这里,我猛然的想起来自己的衣服内的口袋里那一只凤凰钗。我将青阳抱出来放在了小白的怀内,小心翼翼的拿出那一支发钗。

    “是的吼,我竟然忘记了还有这只发钗的事。”

    看来小白没视力好果然是真的,我悄悄的拿出了凤凰钗,“您看看这支钗子和老鸨给你看的那一只是否是一对?”听解花花说,所有的姑娘中唯独叶小鸾喜欢佩戴发钗。

    “呃,还真像是一对。”

    我所猜不错了。

    “不,这钱你一定拿着,就当我感谢您的。”

    我放好了发钗就从干洗店里跑出来,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大黑和小白,他们听后想法和我一样。如此说来,在我们还没有整理好头绪,调查出什么之前,是不能够着急离开春满楼,更别谈去找那个黑影了。

    又过了两个时辰,春满楼的门还是紧闭着,哪怕耳朵贴着门也是听闻不到一丝丝的声音,仿佛里面的人都陷进了昏睡中。

    “看样子我们要硬闯进去了,你们觉着呢?”

    小白的心急我感同身受,不过,这里虽是冷清但不比无常殿,一天到晚都不会有啥出现。没有一万就怕万一。若是我们来个硬闯,招来了麻烦岂不是自己搬起石头往自己的脚上砸?

    “硬闯行不通,我们还是耐心的再等等。”

    “我同意邹舟的想法。”

    连范无救都赞成邹舟,谢必安就算是还想要说什么也都往自己的肚子咽了。

    音无阁内

    话说晚儿守住床边是一宿都没有合眼,哪怕是睡意已经将她笼罩。清晨窗台上就飞来了几只知更鸟,或是点头或是摇头,各个的都张望着房内。

    曼珠醒来穿衣完毕后轻步走到了晚儿身边,将一旁搭在椅子上的青花小棉被为晚儿搭上。

    “渴,我口渴了。”

    曼珠捏着被子的手刚刚松开,便是听到了沙华喊渴,都没有犹豫,倒来了一杯茶,吹吹热气。坐在床沿上,放下水杯,曼珠将沙华的脑袋轻轻的抬起,用自己的手臂好生的托住,“喝水吧。”

    沙华只觉着自己仿佛置身于梦境中,后脑勺下轻柔无比,那听见的声音宛如是莺在低语,迎面点点的芳香停留在鼻尖,若不是饥渴难耐,纵然想要久久的持续下去。

    待到沙华睁眼,发现拖着自己脑袋的竟是自己心心念念没有能够摸一把手臂,亲亲脸蛋的曼珠,欢喜之情可想而知了。

    也不顾曼珠手握水杯,沙华一个鲤鱼打挺,深情款款的对视,“原来我梦中的女子就是曼珠你,我真是好福气。”

    早不醒来晚不醒来,晚儿就在这个时候醒来且伸着懒腰,也正好是听到了沙华那一番叫她恶心的话。

    “沙大公子,你当然是好福气了,竟然能够装醉死皮赖脸的出现在我们音无阁前,让我们小姐伺候你喝水。”晚儿边说边是弱弱的后退,语气上也是弱了一些。

    沙华顿时觉着脑袋剧痛,单手掌着床看向曼珠,“我是昨晚出现在音无阁门口?”

    曼珠点点头,一旁的晚儿气势已经没有了,自然也就没有说话。

    “谢谢曼珠姑娘留我在这里睡一晚,若是有什么要求你尽管的提出来就是,只要是我沙某能够做得到的,都满足你。”

    不说曼珠还是挺高兴的,沙华话一出口,曼珠就觉着不是一个滋味。

    “我没有什么要求,既然你现在酒已经醒了,可以回家去了。”

    曼珠虽是不开心,还有些赌气,无不是因为从沙华的眼里丝毫看不到一丝昨晚的柔情蜜意。

    “话是这样说,可是我不能够欠你的情。想必姑娘来没有吃早餐,我这就起来洗漱然后带着曼珠你去最有名的天外之仙那条街最有名的早点小吃。”

    “我们小姐说不去就不去,你就不要强人所难了,沙大公子你还是早早回去,别到时候让什么翠玲儿啊什么香啊朵啊找来。”

    晚儿站在曼珠的身后,瞧着沙华那嘴脸心里实在是恼火,才是壮着胆子说出来,心里便就是痛快了。

    晚儿只是说说,那里知道门外的翠玲儿已经开喊了:

    “曼珠你快开门,若是让我知道你把我的沙华藏起来,我可是饶不了你。”

    听声沙华头皮已经发麻,昨晚的事情一概想不起来,摆在眼前的事实断然胜于雄辩。他拉着曼珠的手着着急急的问哪里有藏身处,曼珠听了心灰意冷,伤心的看向晚儿带着沙华去躲起来,自己像是喝了酒似得,踉踉跄跄的来至门后。

    “沙华不在我这里,若是你再找我麻烦,不妨我们去找崔判官。”

    孟婆点头虽点头,身子还是往里面钻,巡视了一番,各个房间也是找过,果真不见沙华。

    “今儿算你走运,若是下次我再听闻你和我的沙华暧昧不清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罢,孟婆带着门外候着的丫鬟便是走了。

    曼珠痛心的拧自己的胳膊,瞧不起自己,沙华和孟婆的卿卿我我,那一次不是眼睁睁的瞧见,然而心里竟然还有沙华,还期待着沙华对自己其实还存在情意。

    “我总是当做自己眼瞎,哪知道自己的心竟然也瞎了。沙华啊,沙华啊这一次我可是真要将你从我心底彻彻底底的拔去了。”

    遥看一眼,曼珠轻轻的掩上了门。

    “真的是谢谢你,你一定会有好福气好运气的。”

    “借你吉言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什么都没问了。”尔后,将桌上那一枚硬币拿来还给了邹舟,“你为姐姐的心极好,衣服自然还是帮你洗的,这钱你拿回去攒着早日将你姐姐赎回来才是。我多说一句,那老鸨的心不知道有多么的黑,只要可以赚钱,底下的那一群姑娘是死是活一律都不管。”

阅读无常养殖日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绝版猎灵师综影视祈愿人生魔临——天地劫最强榜单探秘手扎妖孽仙医在校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