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三更半夜二狗子送某人回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沙华那里听小二的一通屁话,自顾自的将就打开,顿时一股纯正的葡萄酒香飘到了鼻尖,虽然有些意外这般小店竟然会有如此扑香葡萄酒,心情也好了些许,很满意的拍着哈着腰的小二的肩膀,“不错不错,一闻味道我就知道这是好酒,可是我要的那一些下酒的花生之类东西呢?”

    二狗子也不敢看沙华的眼睛,继续弓着腰,低声下气道:“客官你也知道我们这是小店,你说的那一些果子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为您专门去取,您先品品酒,实在不行,我现在就让厨房给您炒几样下酒菜,客官您看行不行?”

    小二思索了片刻,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厨师长正擦着手走出来欲要方便,瞧见二狗子蹦蹦跶跶的往酒窖里跑,一声喝住:“狗子你这么欢脱的干啥去啊?”明知故问道。

    二狗子心里有些发慌,但还是很快仍扭头看向厨师长,作揖后笑哈哈的指着酒窖门,“刚刚咱店里来一位贵客,让我把所有的好酒都端上去。这不,我就来抱酒了。哈哈哈哈。”二狗子用笑声掩饰住自己的心虚。

    上档次的酒楼都已经打烊了,剩下所看见不过都是为了想要多赚一些钱的小百姓的袖珍酒楼。

    即便如此,不想要回家的沙华还是勉强的接受。

    “小二,把你们店里最好的酒都给我端上来,菜肴就不需要了,给我来南云花生、料箱兰豌豆、进口的夏威夷果和杏仁各一碟。”说完,已经将自己的腿翘上了桌的沙华,随便就是一模口袋,掏出三枚金闪闪的金币,豪迈的拍在桌上。“你自己拿一块去,当做我给我你的小费。”

    厨师长摸了一把自己的唯一一根小麻花辫,转而点了点头,继续问:“就只喝酒没有点啥菜?”

    二狗子使劲儿的摇着头,两条小细腿不安的靠在一起,“好了,客人已经催了,先进去拿酒,待会儿点了菜我速速就告诉你。”没有再停留一秒,二狗子撒腿就往酒窖里冲进去。

    “这二狗子怎么怪怪的?”方才想起自己要去方便,也不多想,厨师长往着厕所跑。

    此时沙华已经等得不耐烦,拍着桌子,顺便还打着节奏的大喊:“怎么这么慢?店里难道就一个吗?”

    “来咧,来咧,我们酒窖离得有些远,让客官您久等了,还望您能够多担待担待。”

    话说沙华情欲还未满足还受到了“羞辱”,回程的时候,别提那张俊脸变得有多么的臭,想着范无救和谢必安就恨得牙痒痒,臭脸也是变成了恶脸,喜欢夜间飘荡的幽灵还有小鬼头们看见了都纷纷离得十万八千里。

    大概是愤怒,使得沙华很快就回来了鬼街头,独自走在街上,看着两边的灯笼还有几盏街灯,沙华的心里既是愤恨也是寂寞难耐。“现在回去也没有多少意思,美酒也没有喝几杯,美人没有酒还是可以找到的。”沙华抬头望着皎洁的明月,直接的表明自己的心迹。低头也不语了,昂着头看哪家店还没有关门。

    沙华虽是一只叶妖,但是因为机缘巧合之下,自己掏了荷包,包下了最南边的那一块土地(也本是叶妖土生土长之地,他们为上等家族)不仅仅让同族的叶妖生长,更是会邀请其他草民共享肥沃的土地,无外乎就是每一个月末都要上交六十五枚硬币。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其他草族就磨嘴皮的和沙华讲价,五十五枚硬币降低至十枚硬币便是成交。

    至于,北面的花妖之地,若不是因为花妖曼珠因为违背规定而受到惩罚不得回到本族之地上,现如今暂且交给了阎萝掌管,沙华说不定连带着那那一片土地一起做打算挣钱了。

    如此说来,沙华拥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娇奢、放纵、任性的生活在沙华身上一切都不在话下。

    小二看见桌子的金币,当着沙华的面捏了捏自己的脸,此情在梦中已经出现多次,他难以想象现在真的发生了。小碎步上前,极为欢喜和小心的将金币放在袖子上,使劲儿的搓了搓,放在嘴中咬得牙齿都要掉了,忽地,小二笑了笑,“是是,客官您好生的坐着,我这就去给你准备。”

    小二高兴的糊涂了,芝麻大点的小店里哪有那么珍贵的花生和豌豆,更何况进口的夏威夷果和杏仁?他躲在一扇门后,捂着那一枚金币,“好不容易有一枚金币进了我的口袋,怎叫我拿出走?”

    沙华可不看好小店里的菜肴,甩手,“不用了,快点给我送来那一些花生就好。”

    “是是是,客官,小的这就去催。”

    二狗子心里顿时就松了,来到了厨房,看见就只有厨师长一个,“时间也不早了,老板都说既然没有客人点菜的话,您老可以回家洗洗睡觉了。”

    厨师长捂着了二狗子的狗嘴,“让你不许再提你还说,你再说得试试看?”

    “……”

    厨师长拉着二狗子往外走,仔细打量了正在独自喝酒的沙华,“看他的衣着来头就不小,二狗子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们,他给你的小费究竟有多少?”

    二狗子装出蛮不情愿的样子,伸出了三个指头。“三块硬币,你若是不告诉老板,我不仅仅什么都不说,明天还给你买一壶稻花香牌的白酒,成不成?”

    “好,算我平时没有白疼你。”

    二狗子留在店内招待沙华,见他脸上已经开始泛红晕,便是去了厨房将柜子里发霉的花生、豌豆、蚕豆,用湿哒哒的抹布去了霉,分别装进了白色的碟子里面。

    “客官您要的东西送来了。”

    沙华也没有说话,明显已经喝醉的眼神游离在二狗子身上,自然反应的点着头,伸手拿着花生米丢进了嘴巴里,还点头说味道不错。

    桌上的大大小小的酒瓶就已经发空了,沙华彻底喝得酩酊大醉,趴在桌上一动不动。二狗子也不敢留沙华在店里过夜,往沙华身上搜了搜,搜出来了一张纸,上面写着音无阁,旁边还画着一位漂亮的姑娘头像。

    “想必这姑娘就是这位客官的妻子,音无阁?就应该是曾经去过的那片地儿了。”

    二狗子白白得了一块金币还欺骗,心不忍,于是就关上了店门后,将沙华拖到了自己仅有的板车上,拉着往音无阁前去。

    这个时候无论是走在哪里都几乎不会看见白天才会看见的鬼,哪怕是死寂也是情理之中。

    二狗子脚步大且是快,不到一刻钟就将沙华拖到了音无阁的门前,借着月光看着大门上镶嵌的玉石,二狗子满满都是羡慕。

    “有人吗?我把你们家的大人送回来了。”

    连续喊了好几声都不见有人来应门,二狗子耸耸肩,叹口气后将沙华拖到了门口,担心他冻着,将自己的已经破旧的外套搭在了沙华的身上,转身拉着自己心爱的板车回家去。

    此时音无阁内,失眠的曼珠听闻到有人敲门,实属于怪事。便是移步到了姑娘们的卧室门,一面轻声敲门一面轻喊着晚儿。或许是都已经睡沉,片刻都未有动静。

    等到曼珠来至门后,敲门声顿时就没了,曼珠潜意识里搂紧了自己的外衣,将门开了一条缝,透着看出去,发现一个身影就在眼下躺着。尔后便是开门走出去,蹲在了身影旁,刚刚要问出口,发现是沙华,曼珠愣在原地化作了一尊石像般。

    “曼珠……”

    “曼珠我……”沙华红彤彤的脸,伸着手喊。

    “……”

    听着喝的不省人事的沙华满怀深情的喊着自己的名字,曼珠动了恻隐之心,不禁伸手去碰了陪沙华却是冰凉的脸。

    “沙华你可是因为心里还有我才会喊我的名字?”

    “嗯……”沙华闭着眼睛也能够对上曼珠的脸,点点头。

    曼珠顿时喜极而泣,轻轻的靠在了沙华的肩上。

    “曼珠……”

    曼珠拿下自己的外衣盖在沙华身上,柔弱的身体扶起沙华踉踉跄跄的走到了她自己的闺房里。为沙华盖上被子后,曼珠连忙去打来了热水,十分温柔的擦拭了沙华的脸和手。

    在一盏花灯下,曼珠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沙华的睡脸,心里的滋味很是复杂,既是温馨、也是觉着痛心,并且还觉着自己这样是否会让邹舟对自己失望?

    咚咚咚

    “曼珠姐,你刚刚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听到晚儿的声音,曼珠险些从椅子上滑落下来,发生盯着门,“没……没有什么事情,我不应该打扰到你,现在已经很晚了,晚儿你快回房睡觉去吧。”

    晚儿打着哈欠说道:“那好吧,曼珠姐,晚安。”

    “晚安。”

    就在晚儿转身正要迈步的时候,房内的沙华忽然坐起来喊出一句:“我的心肝小宝贝儿快让我摸摸你……”

    厨师长脱下了厨师服,摘下了帽子走到二狗子跟前,“可是你自己说没有人点菜的,我现在回家去,若是明天老板问起你,你若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小心我拧烂你的嘴。”

    二狗子脸忙点头,“是是是,你偷吃客人食物还打包、还吼客人调戏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和我们老板说的,我发誓。”

阅读无常养殖日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邻座的同学有点怪BTS:低调新成员特种兵之觉醒大师女配的七零纪事我的鲲999级了女神的吃货跟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