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春满楼内闻不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谢必安也没有照着老鸨的话做,看见了有鬼吃饭的房间就大步的跨进去,发现不少的桌子都围满了,瞧见了最角落里的小方桌小板凳被空着,只也不想要走动,谢必安就将就坐下,叽叽查查扰得谢必安想要破口大骂,好在,热腾腾的饭菜送来了,谢必安也就没有那个心思去骂鬼了。

    “你刚刚真的是看见滑头鬼万无常殿走去了?要是你乱说可就是不地道了。”

    “哎呦喂,哪儿来的俊小哥儿,告诉您呐,今晚我们春满楼新开张,吃的喝的玩的乐的统统都不要钱,小哥儿要不要进去看看?”老鸨一脸鬼笑,满脸施上的浓妆不忍直视,穿的花里花哨的大摆裙看得谢必安眼睛辣的直冒烟。

    广告已经打了不少,老鸨可是万般期待今晚开张,心满意足的看着走过路过听闻过的客人一个接一个的走进去,嘴角笑得都裂到了耳根后。倒是发现了站在店门口的一位犹豫而欲要离开的客人,赶紧的放下了端着的烤火鸡,摇晃着大屁股,甩着骚红色的手帕颠颠的跑到了谢必安的身后叫住。

    “不用了,我还有事。”

    倒是离的谢必安有些遥远就是了。

    走过了独木桥,几乎是翻山越岭、跨过了荒芜草原,谢必安没有停留一刻,步履不停的赶路,只为了早日找到大黑和夜叉。

    草灰色的挎包从谢必安的肩头滑落下来,他此时正走在到了一家酒楼前,走了那么远的路,终于是看见了一间有模有样的地方,他鼻子一嗅,肚子就呱呱呱的叫着。抬头借着灯笼粉嫩的光细看,他发现了横在酒楼正脸的位置上的招牌上,用不同绣球连成的春楼二字,顿时明白了,此酒楼并非一般吃饭的地方。虽然谢必安不好女色,可是,难挡住烤鸡的香味儿,况且,前路尽是漆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碰到一家酒楼。

    谢必安用袖子遮住自己的双眼,也是松了警惕,让老鸨直接给拽进了春楼。

    没有等谢必安缓过神来,迎面扑来是一群如花似玉的姑娘,一个抱着自己的胳膊,一个紧紧地贴着自己,稍稍一低头就看见胸前一片旖旎,甚有者直接了当的扑进了自己的怀内。个个儿都是堪比西施、息妫,谢必安倒不是惊奇她们的美貌,就是没想到这样偏远的地方竟然藏着如此漂亮的人,其次,是在不知道该怎样招架。一时看得不知道眨眼睛,老鸨高兴的丢着手帕,捂着嘴笑,虽是笑但极为的看得不悦,她还以为是谢必安是看上了那个姑娘,说:“小哥儿,你若是看上哪个姑娘,尽管带上去就去了。你让她做什么,她是不敢不听您的话。”说完,老鸨使着眼色儿丢给面前的一群姑娘,很热情的指着楼上。

    谢必安缓过神,将黏在自己身旁的姑娘面带嫌弃的拨开,直摇摇头,“不了,不了,我现在就是想填饱我的肚子,你让她们别再我眼前晃来晃去就行。然后给我一些饭菜就可以。”

    老鸨手帕也不欢脱的丢来丢去了,把推出来的姑娘揽在了自己的身后,像是母鸡护着小鸡仔,观了观察谢必安,尔后,笑容也不再灿烂,说话的温度也冷了好多,“吃饭的话,你往前面走,左拐再右拐,最里面的一间就是,你坐上去自然有人端茶送水的。”

    老鸨见谢必安走得急急忙忙,鄙夷的眼神投去,离得自己远了,老鸨将身边的姑娘赶去接待其他的客人后,自言自语道:“又是个搞基的。”

    天黑之际,几只寒鸦扇着翅磅正噗呲噗呲的朝着同一棵光秃秃的枝丫抢着飞去,树下面躺着几块顽石,一块尤其硕大的石头,上面刻着几个红字:荒芜草原。听来就可笑了,一眼望去着实是荒芜,一根草都没有生,为何还加上“草原”二字?追溯到久远,原来,这里本是青青草原之地,奈何,因为不少的居民搬迁,按道理说杂草该是丛生,说来也是无奈,其他的地区需要大量的土壤,挖来挖去的此地就给荒了。

    事实上,也并非是所有的居民都搬去了其他地区,也有鬼选择了继续留在自己熟悉的地方生活。

    和地狱中心及周边一样,这里鬼的衣食住行丝毫没有缺少。和人间相较,这里就是较为遥远的乡下村野生活。而大城市地区,现在的衣铺子、当铺、书行……都已经收摊关门了,摆出来的都是小吃、生意正上门的是酒楼。

    白天秉公职守,到了晚上子夜时分前所拥有的自由,该是什么享受就怎么享受。女的会约上自己的好闺蜜或是发小去傍晚间的茶店里喝喝茶、聊聊天,小孩子会叫上玩得好的,一起去放灯、滚铁圈,男的就是偷偷摸摸去香满园里喝酒、寻欢作乐。喝的尽兴而忘乎所以的时候,谁家跋扈的媳妇儿会抄着家伙闯进来,拎着丈夫的红彤彤的耳朵,甩上几下,直接拖着回家家法伺候,若是妻子没有胆量,或是贤妻良母型的,就会在家眼巴巴的张望……不管是带回家还是自己主动回家后,夫妻生活还是不耽误,其中有打也有骂,也自然有温语。

    荒芜草地这片也是类似,生活的气息还是存在的。

    谢必安看着手里剩下不多的钱,犹豫了再犹豫,自言自语道:“算了,一餐不吃也饿不死。继续赶路。”说完肚子倒是叫唤的更厉害。

    打消了填肚子的念头,谢必安重新挎好了背包,迈出了脚正走着。

    一个长着鹿角的青面鬼问一个大嘴鬼。

    “瞧你说的,你去问问认识我的,那个不知道我眼神好着呢。”

    同桌一个高跟儿的鬼听后拍着大头鬼的肩,“那你怎么都没有告诉无常他们一声?”

    大伙儿齐声道。

    大嘴鬼恼怒的拍着桌子,“啧啧啧,你们也不都是来这里看看美女?”

    哈哈哈哈……显然美女和滑头鬼的话题,他们更喜欢谈谈那个姑娘的合自己的口味。

    谢必安手一松,筷子掉在了地上,也不管后果用手抓起了一把白花花的米饭,捏着团子,朝着那只大嘴鬼丢去,顺手拿起了背包走出了春满楼。

    无常殿内

    滑头鬼这一觉睡得可真够沉的,任凭青阳怎么鼓捣都没有吵醒。倒是夜深了,他自己醒来了。磨磨唧唧的走出房,发现给自己做饭的短发姑娘正趴在桌上睡着了,也不做声,转身从房间里拿出了一毛毯搭在了她身上。坐在对面掌着下巴静静的看。

    没一会儿,发现姑娘伸着手臂,看着自己。

    “醒来啦,看你睡得香我就没有叫醒你。多亏了姑娘,我才是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啊。”

    这话怎么听着别扭?

    “你该不会是又饿了吧?”

    我起身发现搭在身上的毯子。

    滑头鬼痴笑,掌着桌子站在了椅子上,“你这么说我还真饿了,姑娘行行好,给老夫再做一些吃的补充补充我的体力可好?”

    嚯嚯,睡了大半天还要补充体力,我看样子是很好忽悠和欺负的吗?

    我将毯子叠好放在腿上,青阳靠着我,“不好意思,我们家是从来都不会吃晚饭的,我现在已经很困了,您若是饿了,可是自己去厨房做些吃的,至于您睡觉的地方我会另外的给林准备好。”

    实在是困极了,没有眼神去细看滑头鬼的表情如何,我现在只想要抱着青阳去睡觉。

    “姑娘且留步。”

    假装没有听到,我继续往房间里走。

    滑头鬼拦着邹舟,指着身后的桌子,“我一些话要和你说说,难道你不想要听听?”

    睡意也淡了,等得就是这么一句话。

    我坐回原位,“你赶快说吧。”

    滑头鬼搓了搓自己的胡子,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后又倒上了一杯,这才开口:“我已经知道我们的猫又被夜叉吞进了肚子里面,这事只要你们可以让夜叉把猫又吐出来,该道歉的还是要道歉,其余的我们也不追究。你说怎么样?”

    他问我我具体是也不能够做主,可又不能被看扁了。

    “我们为何要道歉,夜叉可不会无缘无故吞掉猫又,说到道歉也是你们向我们真诚地道歉。”

    “小姑娘你这话就显得可笑了,猫又不过是一只变成了人形的猫,跑到你们这里见见世面,有何错?”

    原来是找我要鬼来着的。

    我板着脸,“那可不一定,现在无论你怎么说都是一面之词,我可不会轻易的去相信您。”

    “那好,我告诉你,猫又和夜叉现在在龙岩洞里面,我帮你看家,你这就去把他们带来,我们当面对证如何?”

    既然老头自己知道为何还要大费周章的让我去呢?我不答应也不拒绝,就愣愣的盯着滑头鬼。

    滑头鬼察觉到了邹舟警惕和防备,坐了下去,“我可是外来鬼,不方面随意行动。老夫身为我们那儿妖怪的头头,怎么会胡说八道?小姑娘大可以信我的话,我们拉钩上吊还不行?”

    “我哪有那个闲工夫,再说了,只要他不去我家,管他去哪儿?”

    “是惦记着来看这里的美女是吧?”

阅读无常养殖日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妙手天医我只想做个幕后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诸天黑手探秘手扎鬼武天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