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公休之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谢必安和范无救两货已经十八个小时都没有对视一眼,说一句话,要说其中的原因离不了夜叉。不用问我也知道,夜叉不是那种经常可以看见的隐蔽鬼,所以说我倒是想找,也无处可找。今儿算是自由解放了,两货可不能够继续僵持下去白白浪费了这大好时光。

    小白是财迷,研究股市已经多时了,依旧见他的眉头扭成了麻绳,鼻尖上的汗水都要结冰都还是巍然不动,眼睛盯着一张破报纸。我的耐心是着实是被磨光了,我小心的靠近,“小白,今天是新制定的鬼节,我们拉上大黑一起去看看曼珠吧。”

    曼珠倒也和平常没有多少的区别,平日做的事情还是照常,就是体贴身边的几位姑娘,特意的找她们齐聚在一起,问问她们来到自己的身边是否还适应,不喜欢的话可以直说,这样曼珠就能够替她们找找其他的主人。

    曼珠几乎没有脾气,温和又会体谅照顾,没有那个姑娘是不愿意待在曼珠的身边。

    主子和姑娘在一起玩耍的画面唯美和谐。

    崭新的鬼节自然和循规蹈矩的原有鬼节不一般了,节日的主题就是随意。

    一听就够随意的。

    不再有上下级关系、不再有繁缛的礼节、暂时不用尽忠职守、不管是经营什么的小店都一律免单开张……

    就孟婆来说情况就不同了,仗着自己的绝颜、身材,不同以往的地位,对自己身边的丫头各个都不放在眼里。叱咤风云胡搅蛮缠都不在话下。出门没有找到心爱的沙华回到烟雨楼后对着无辜姑娘就是一顿怒吼。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至于牛头和马面兄弟两个,决定痛痛快快的睡觉才是。

    无常殿内---

    谢必安坐在门槛上靠着门在摸索着股市,范无救关着门坐在暗书阁里擦拭着精美的瓷像,青阳还捂在被子呼呼大睡。至于我,站哪儿都没有存在感。

    阎魔不喜欢西方的万圣节,可又嫌弃本地的鬼节时日过少,和其他殿王破天荒的死皮赖脸商量再定出一个鬼节,嘴皮子都磨烂了,才一致同意了阎魔的意见。

    现在终于等来了这么一天,正值是冬至。漫天都是天鹅毛似得雪花在空中尽情的飘舞,所有古色古香的屋檐下都挂着冰棱,不少的被顽皮的小鬼跳起来摘走了,就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冰头依旧牢牢的抓着屋檐。地面上已经结上了三尺寸坚硬的冰,冰之上落上了大片的雪花,层层积累。

    尽管雪景和人间仿佛是出自于同一位画家的手笔,只是,鬼和人类终究是两个不同世界的。绝大部分鬼并不惧怕寒意,只是这样不代表鬼就是无孔不入了,但凡鬼染上了恶疾,也同样会奄奄一息而变成了更为可怕、不受任何控制的恶灵。阎魔当然深知这一点,为了保护自己手底下的鬼,经常性的做好预防措施,防止工作被搁置和耽误。

    要说一点不好,阎魔私底下就是一个贪玩的孩子,一个月不出门三趟放松身心、一年半载不出个远门去旅旅游,那就不是阎魔了。

    以至于在鬼节这么一天,竟然不同反常的起了早早床,现在在外已经独自游荡了许久。

    附加的条件:通向人间的大门不许打开,每一层地狱的大门都必须加锁。

    实质是一个给地狱里的工作鬼鬼们一个集体公休。

    谢必安护着报纸,四十五度扭转,当做没有听到继续干自己的事。

    “小白,你们别冷战了,外面已经够冷的了,你们这冷战也听长时间的了。见好就收吧你们,再这么继续下去,可就不好了。”

    小白一定是把我的话听到心里去了,要不然他那欢脱的眉毛不会扭曲。

    我半句话还在嗓子眼里,阎魔背着手,英姿飒爽的出现在了我们俩儿的面前,突然的依然,尔后还欣然一笑。下意识我赶紧的掏出口袋里的帽子,硬生生的让自己的脑袋瓜塞进了帽子里面。

    阎魔笑容瞬间收起,将邹舟拎起来,将帽子上的一根绳子一提起,发现邹舟的头发完全就像是被疯狗乱啃过的发型而忍俊不禁。阎魔笑的不行,用手掩着脸:

    “邹舟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还知道把自己的头发剪掉,值得表扬。”

    阎魔笑声带些魔性,小白无心再看报,卷起来后小心翼翼的放进衣服的内侧后,将邹舟往自己身边一拉,一脸正经:“嬷嬷,你这话说的就欠收拾了~”

    阎魔看小白的眼色有说不出的不适,我抢过阎魔手里我的帽子,往脑袋蒙住。

    “殿下你别生气,小白他心情欠佳。”我连忙解释,可感觉越描越黑。

    阎魔看了看邹舟,视线又转移到了谢必安的脸上,口气生硬,“你小子心情不好把气往我身上撒?”阎魔欲要继续说下去,见谢必毕安打嫣儿的模样,坐回到了门槛上,倒是不做声,眼神示意着邹舟。只是俩儿眼神根本不来电,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阎魔收回视线只好干笑,叫着大黑的名字。

    范无救倒是很快的从暗书阁里走出来,对阎魔行了礼后,自顾自的反身欲意再返回去。阎魔一看就知道两货闹矛盾,指着离去的大黑看着邹舟,“你去把大黑带过来,有些事情我要说。”

    阎魔他就是故意的,明知道我和大黑关系就像是猫和老鼠不共戴天,明摆着是在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是把大黑带到了阎魔的跟前,可是大黑犟得跟头驴一样,瞪我不说,压根没想要站。

    “大黑小白你们俩吵架归吵架,可不要因私事耽误了公事。是我让夜叉找的大黑,之前你们抓的一只小鬼不是跑掉,被夜叉又捉回来了?只是已经进了夜叉他的肚子里。为了此事,我就让夜叉和大黑把之前那只鬼的档案交接工作做一下然后封袋,若是小白你因为这事和大黑闹冷战的话,大可不必了。”到哪儿阎魔都像是坐在孪殿里那般,气场十足。甚至会让我惊奇,它是从一个看似文质彬彬的男人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

    我两眼牢牢的盯着阎魔的眼神,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事情绝对不像是阎魔说的那么简单。见阎魔已经说完,我便是上前了一步,开口道:

    “大黑的事情应该他自己和小白解释,殿下你还是靠边站比较好。”我余光瞟着大黑,他一点都没有要配合配合我的意思。

    邹舟的大胆阎魔不是没有见识过,无可奈何的是,并不想把邹舟怎么样。阎魔先瞪了一眼邹舟,尔后再加上强大的气场足以吓得邹舟不再说话了。阎魔不知邹舟不言并非害怕,而是照顾着小白的情绪。

    眼见着两只都僵持不说话,阎魔就将话题转移到了多嘴的邹舟身上:

    “今天可是你们难得的休息日,不准备带着这只傻货出去玩耍?”说着,顺手又是拎起了邹舟的小花帽,“你一个男人,带这样的帽子?”我才不管帽子花不花的。倒是看见玩意已经在阎魔的眼睛里发光了。也不征得我们的同意,阎魔换了严肃的口吻:“谁都不能够不听我的话,你们都一起出去,听说街角的柳树下新开张了一家烤肉店,本殿下难得高兴,走起。”

    “今天我们不是自由身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么?陪着你出去多没意思呐……”

    阎魔无语至极,扯着邹舟的胳膊,“从不现在开始你不准说话,懂没?”

    看着温柔的阎魔对着我露出凶残的嘴脸,我能够说一个不字?

    出了无常殿我和小白并着走,前面的阎魔和大黑一起,阎魔说的也没有错,也没有走多久,就看见一棵靠着河畔的柳树下烟雾缭绕,烤肉的香气已经顺着微风飘到我的鼻下,勾起了我肚子里的馋虫,情不自禁的挽起了小白的胳膊,超过了那两货,率先的到达了烤肉摊前。

    店主单从形象上看去,说是卖烤串的,但是让我觉着是杀猪的。虽然身份卑微没有能够见着阎魔本尊,看见的第一眼倒是猜出来,哆嗦着行了一个大礼。我蛮不悦的看向阎魔对着店主点头,想着:若是废除了这一些繁文缛节的该多好。店主很热情招呼着:

    “你们快快尝尝,这是刚刚切下来的人心、这是上好的肝脏,还有啊,这是手肘肉,免费吃到饱,你们……”店主拿着一把破扇子扇着风,灰带黑色的烟飞出去好远,逐一的介绍已经烤好的肉。

    小白摸了摸肚子也是饿了,顺手拿起了一串人心,吃了一口,“嗯,还不错,外焦里嫩的,二灰你也尝尝看。”

    “这可以吃……么?”

    “不然嘞,你以为他是烤着好玩的?再说了,我们之前吃的肉不都是这一些的嘛~”

    呵呵……

    “敢情我一直都在吃人肉……”

    “现在别和我说话,我想安安静静的看会儿报纸,你还是去把你的头发理顺了。”我刚要起身。

    “白~”

阅读无常养殖日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校花的修真狂少诗家夫子王昌龄兄长是戏精[综]NBA超巨崛起狂野年代创造101之变身女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