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忍痛剪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等到我站到了四周都是书柜的地方,红脸鬼也不见了。这里味道还挺好闻,周围的安静促使我抬起头,头顶的地板是镂空的,中间是桃心木制作成的台阶相连接起的三层阁楼,我所在的是第一层也是最宽的一层,随便的一站一瞟眼里尽是书。地板上一层不染,左手边有一扇格外大的窗户,正敞开着,从外面透进来的光线,投射在浅灰色的地板上,映衬得四周的书架古老之中透着几分的调皮。

    而阎萝端坐在一张凤椅上,双脚放在一个木架子上,以便于随时拿多得放在地板上的书。至于之前一直想看的厚书已经合上放在了腿上,深意的盯着从未见过世面正在四处张望的邹舟,“咳咳~还没有看够吗?”

    小白从后背推着我往藏书楼走,可我怎么想都不对,“你确定以及肯定是在藏书楼?”

    “怎么?你还想阎萝在自己的宫殿里招待你呢?你想的还真够美的~”

    “不是啊,我们现在不是要弄清楚你和大黑的事嘛。”

    小白大步走到了挡在大黑的面前,完美的挡住了我,顿时觉着自己安全了。

    “没哪。”

    大黑无情的彻底,没有多一个字的解释,也不看小白一眼,就挥了挥衣袖不告而别。而我看见小白转过身愣在了原地不知道在笑还是在哭。

    ……

    说话的功夫,小白把我推到了藏书楼之下,还没有走进去仿佛已经嗅到了一股淡淡清香的纸张味儿,我们一同跨上了台阶,看见一白脸和一红脸的小鬼话都不说一句就拉着我往里面竞走。

    这里的鬼都是用跑代替走路?

    小白就在后面跟着。

    黑脸鬼拉着我竞走一半就从身旁的一个小走道突然玩消失,红脸鬼接着带着我往前快走。

    说实话和大黑走在一起会让我断气的,初次见面就是对我冷言冷语,从他深邃的眼眸里看不出什么,鼻子很挺,嘴角很难看出一丝上扬。配着略带喜感的纯黑t血衫,一条笔直且是修长的腿在同样黑色的牛仔裤修饰下,感觉腿又长了一寸。只是更让我觉着他那儿就是黑色地带,写着三字:勿靠近。

    反正大黑对我没什么好感,也没有必要一定和他一起回。我瞅瞅周围都没有鬼,踮起脚,静悄悄的盯着一处石头小路便开始移步。还没有走出三步,感觉后背一股熟悉的寒意,我无奈的转头,对上了大黑的一双冒着怒焰的眼睛,打破气氛的嬉笑了一声。

    忽见大黑抬起手臂,我下意识的往后退,手紧张的拽着自己的围巾,低着头默默的祈祷自己平安无事。耳边小白的声音就响起来:

    “原来你们是在这里,大黑大黑呐,你跑去哪儿了?”

    见小白欢天喜地的直接朝着大黑蹦跶去,突然觉着他就是只白眼狼,没有发现我正被“欺压”么?就只知道关心他的大黑。

    两字就把小白给打发了,会不会太简单了点?我真是怀疑小白的智商究竟在不在线上,等大黑走远了,我一把搂住了小白的胳膊,“刚刚大黑就是夜叉在一起的,我没有听到几个字夜叉打了我之后就走了。你怎么现在才找来?”

    小白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留恋的看着大黑渐行渐远渐的背影,扭过头,忽然抓住了邹舟的两肩膀,“我的事情我自己操心就好了,倒是你,阎萝派小鬼正在到处找你呢~”

    仅此一句话,一下子把我拉回到初遇阎萝的那一刻,同样的话,同样的语调,连表情都是一模一样。

    我忙将拿起的书放下,走到了阎萝大人的跟前,顿觉着有些紧张,于是余光瞟着小白。

    “两只眼睛看着我,别贼眉鼠眼的到处瞅。”阎萝不带一点温柔的说。

    阎萝冷笑,走近了,拉了拉小白的衣领,恢复了原色,“只不过是跟在你们后面当的一只跟屁虫,你居然还敢违反我的命令帮着她说话?谢必安你不要仗着你和我哥的关系不错就得寸进尺了,你终究还是我哥手下的狗。当初你明知她是个女的,竟然还是带着她和我哥进同一个浴池,后来她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你们真的就以为可以隐瞒的天衣无缝吗?别考验我的容忍度,谢必安~”

    从头至尾阎萝雪白的严厉脸毫无变化,只是眼里的那股狠劲儿加重了。

    第一眼所见,本以为是有主见、有魅力,容貌美的与众不同的阎萝,出乎我的意料心胸竟然是如此的狭隘,天外随便飞的一粒尘埃都容不下。不得不说嫉妒上了女人身,够可怕的。

    当成情敌说成不要脸也就算了,诋毁我再顺便带上小白可不行,若是再将我女扮男装的事情说出去可就费了阎魔大人的苦心,最重要的是日后我和小白、大黑的日子就难了。

    不等阎萝再发话,我快速的捡起了剪刀,见小白的脸成了姜黄色,暗暗的拉住他。

    “我剪就是了。”

    “算你识相~”阎萝冷眼盯了邹舟一眼。

    小白可不依,夺过了邹舟举起来欲要咔嚓下去的剪刀,“你真的就答应把自己的宝贝给剪了?”

    小白替我心疼我当然是知道的,纵然喜欢,可若是不剪掉的话,不只是我,小白和大黑都会后患无穷。现在怎么都觉着阎萝当初让我女扮男装的事就是为了剪了我的头发,阎萝不是曼珠,她狠起来不是我和小白能够对付得了。

    “小白你把剪刀给我,我已经决定了,这样也不是坏事的。”

    明白邹舟心意已决,小白松开了手,剪刀回到了邹舟的手里,伴随着剪刀咔嚓作响,地板上累积的头发越来越多,被撒上阳光的头发,闪着栗色和金色。而邹舟一头及腰的漂亮长发变成了一刺猬,只不过是一只落水了的刺猬,刺耷拉着。小白心疼的瞧过去,短发的邹舟,看上去多了几分可爱,也更是增添了机灵。

    阎萝见地上散落的长发,满意倒也不点头或是笑,只是冷冷的命令谢毕安处理完地上的头发后带着邹舟赶紧的离开藏书楼。之后翻开书,坐回了原位,会心一笑继续聚精会神的阅读。

    回到了无常殿,小白一副冷漠状对着大黑,两货没有交谈一句,便各自干自己的事情,而我抱着青阳关在房间里任凭小白怎么喊都没有回应。我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膝盖,不敢伸手摸自己的脑袋,头发是老妈让我从初一留的,为的是让我有一个女生样儿。记起来平日都是老妈帮我梳理头发,换着花样的给我编头发,哪怕后来上了大学也是如此。我曾绞尽脑汁的想要剪掉都没有能够躲得了老妈,现在突然就真的没了,我实在适应不了。只觉着鼻子好酸。

    天刚一黑,西边的彩云无论是谁见了都会移不开脚,小白逼着邹舟吃了一些东西后,强迫的带着邹舟来带了西边的山头上。拿出了桌布还有一些嘴零,放在邹舟随手可以拿到的地方,指着那远处的云和天,咧着嘴笑:

    “其实你剪了短发也还是美人胚子一个,别伤心了啊~”

    “丑还是美我才不在意,就是一想到我的头发一下子就没了难受~”

    小白吞下了肉干,捏了捏邹舟的肩上的肉,“叔知道你是为了我和大黑才答应剪的头发,这样叔以后对你好点,多给你吃些好吃的,尽快的让头发长快点,只要你现在别泪眼兮兮的,行不?”

    说罢,谢必安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根红丝线编成的发绳放在了邹舟的手心里。

    不出门的时候谢必安很清楚邹舟是有多么的爱护自己那一头长发,白天看见邹舟自己编得两根麻花辫荡来荡去,想要恶作剧一场时已经被眼神警告,半夜睡觉压着手贱扯了几把后,哪一次不是被邹舟揪着耳朵喊着求饶才是松手?

    “我勉强的答应你吧,你可要记住你此时此刻说的话哈,若是反悔了我可把你的头发都揪光了~”

    问了小白知道发绳是他自己手编的,红的、黄色丝线是找曼珠要来的。说是,等我头发一张长就可以扎辫子了。

    想不到平日没心没肺,就知道怼我的小白心灵手巧,顿时觉着释然了许多。

    见邹舟笑了,小白松了口气,捂住自己的脑袋,“你想把你叔当鸡拔毛呢?真不厚道你这丫头~”

    我起身掰开了小白的手,“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让我摸摸的你头发,感觉还真的像是我养的那只二哈呢。”

    “是嘛?”

    我对着小白坏笑,之后我们没有再说话,看着彩云消失后我和小白就回了无常殿。

    也不在意邹舟,阎萝缓缓的站起来,从一本书里拿出了一把银色剪刀,直接丢在了邹舟的脚下,“我找你来就是命令你在我的面前把头发剪掉,不容商量和求情。”

    小白听了都替邹舟觉着委屈和气愤,没有多想,走到了邹舟的身边,看着阎萝,“大人这突然剪头发是要干什么?”

阅读无常养殖日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千万大奖女相师[重生]虐渣快穿直播间仙二代就业中心重生之泼辣媳妇的逆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