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萌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左老黑猫着腰蹲在窗户下一脸的惶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面对这个女人时自己都会有些心慌气短的感觉,就像自己欠了她万贯家产一般。昨日里自己酒醉之下被她一激之下勃然变色,事后自己也是满心的愧疚,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那么在乎她的那句玩笑话。难道真的只是单纯的不愿意她看轻了显宗?左老黑不禁有些懊恼的狠狠拍了自己的脑门一记。心说:

    你说你个左老黑,非要惹人家一个姑娘干嘛?!话是你说的,酒饭也都是你请的,到头来你却连一点待客的礼数都做不到,非得跟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女人较劲儿,何况,还是那么美的女人……

    “无忧门下左氏玄孙小兵叩禀仙师列祖神位:今日孙儿启匣奉迎玄铁弓、无忧剑追随我法门圣姑,期以再造显宗一脉。祈蒙仙师列祖庇佑护我无忧门再登云崖之顶。”

    祝祷完毕后左老黑便恭恭敬敬的向着神龛三拜起身,将布囊拿起重新收入紫檀木匣中放好。而那把玄铁弓及箭囊则依旧供奉于神龛之前。

    此间事罢后左老黑回到窗前上坐定刚想闭目养神,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这个木匣四四方方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只在侧边有镶嵌着一个黄铜的插销用以连接匣盖。左老黑深吸一口气伸出手小心的捏住插销,只听的“哗啦”一声轻响后匣子便应声而启。

    匣子里面放着的是一张套着鹿皮弓衣的玄铁弓和一个装着十几支乌头箭的箭囊。因为年代久远所以两个物件都呈现着一种沉重的色调,只是在隆起的部位散发着因时常擦拭而显露出的一抹油润的光泽。这两样东西下面还压着一个用绸布紧密的绑扎起来的布囊,看起来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是装的什么。

    左老黑反手将玄铁弓褪去弓衣后抄在手中,他本想运气引弓,却不想此时右脚因伤痛而立地不稳,这刚张开了一半时便已是让他不由的呲牙咧嘴的松开了紧扣住弓弦的手,弓虽未开张不大但听那弓弦复弦之声犹自轻越如磬延绵不绝,可见此弓力道之大绝非平常劲弓可比。

    “吱呀……”

    随着门轴刺耳的转动声,眼前的院门已被素雯轻轻推开,一个简朴素净的院子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院里是个左右相向的两间房舍,当中一个正堂大门正敞开着,一眼望去似乎不像有人的样子。右边的屋舍前面用篱笆栅着半弧形围栏,里面几只新喂的鸡子正相互追逐着跑的正欢。而左边房舍清幽,雕花的窗棂外边几杆秀竹正吐露着嫩绿的新芽迎风摇曳。

    素雯顺着秀竹的方向望窗里望去,只见有一道人影忽然一晃而过,心下便已了然,稍微踌躇了一下后便将右手的食盒往上又拎了拎,一拂鬓角垂下的秀发抬腿向里走去。

    “她怎么来了?刚才她有没有看见我?”

    左老黑捧着一杯热茶坐在窗前的摇椅上百无聊赖的盯着窗棂外那随风摇曳的几杆细竹发呆。院墙上有几只闲散的麻雀正叽叽喳喳的品啄着这初夏的清晨凉风,阳光透过墙外几棵歪脖枣树斜照进院内,在地上投下斑驳的树影。沿着墙栽种的几株茉莉此时也开着白色的花朵幽幽吐露着芬芳。一切都是这般的安静和美好,若不是左老黑此时举着那只裹的如粽子般的右脚的话,那么此时他应该会感到分外的惬意吧。

    昨夜的酒醉此时虽早已清醒,但从右脚时不时传来的刺痛似乎一直在提醒着他昨晚发生的一切。平心而论的说左老黑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多年的隐忍生活造就了他粗犷的外表和憨直的性格,但是拨开这些坚硬的外壳,他的内心深处却有着一处不可触摸的柔软。有秘密的人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一出生后就要去保守一个秘密,这三十年的人生经历对于左老黑可以说是并不简单。

    云千秋已经搬到自己的跨院去了,老妈子忙碌了一早上后眼下也被他打发了出去。左老黑撑起身颠着脚走到房门口向外看了看,见院中一片寂然再无旁人后便悄无声息的拴上了房门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卧房。他从祖宅那边带出来的东西不多,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狩猎工具外,就是那个一直挂在墙上的硕大的神龛。这个神龛繁少勋和花宁都曾经见过,型制与其他家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看起来宽大了很多,里面不过放着左氏自曾祖以下的几个已经被烟火熏烤的黝黑发亮的灵牌而已。

    左老黑走到神龛前从旁边抽出三根线香点燃,虔诚的向着祖宗牌位祝祷了一番后将三根线香依次插好,然后将双手伸到神龛底部摸索了一会儿,只听得神龛底下“咔嗒”一声轻响,待他再转身时手中便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紫檀木的长匣。

    左老黑视若珍宝的双手捧着长匣将它在摆放贡品的桌上放好,起手轻抚之下紫檀细腻的木质便散发出油亮的光泽,看样子就知道年代已经相当久远了。

    左老黑看着手中的玄铁弓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又从匣中取出一个手帕,将它细细擦拭了一番后这才又重新为它套上了弓衣。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将玄铁弓放入匣中,而是双手恭恭敬敬的将它供放在了神龛前,随即又拿出那个捆扎着的布包攥在手中沉吟一番后也贴着玄铁弓放在了神龛前。

    左老黑扶案跪倒,对着神龛中所供奉的左氏一门的先祖沉声告祝道:

    想到这左老黑傻傻的嘿嘿偷偷一乐,忽然慌乱的摇了摇头,自己把自己臊了个满脸通红!接着又在心里骂自己到:

    我说左老黑,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不要脸了?人家是不是美人又与你何干?!失心疯了吧你!

    素雯站在门外探头奇怪的打量着蹲在窗台下一会儿傻笑一会又拍脑门儿的左老黑。一时不知道这道门槛该不该跨过去了,想了想干脆缩回脑袋,后退两步大声的向屋里问道:

    “小兵在此,谁人叩门?”

    素雯一听他这狗屁不通的答话不禁“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赶紧抬手捂住唇角,也学他装模作样的说道:

    “小女子素雯求见左大都头!”

    这声音清脆悦耳,惊飞了墙头叽叽喳喳的麻雀,扰乱了轻摆竹梢的微风,它们掠过婆娑的树影向天外飞去,在庄口的池塘上留下了一连串的欢快的身影……。

    “请问,左都头在屋里里吗?”

    话音刚落边听见里面一阵桌翻椅倒的声音,好半天才听见房中左老黑沉声问到:

阅读繁花疏影满玉楼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末土纪元都市追美选择系统不妻而遇足坛之光皇恩傲噬苍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