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好一场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左老黑也不甘示弱的端起面前的酒碗,这回连话也不说的仰头就喝。这样一来二去,不一会儿一坛老酒就已经见底,左老黑抻着脖子掂了掂,见再无一滴流出后就将酒坛往桌上一墩,打着舌头向素雯问道:

    “姑,姑娘,酒已见底,你待如何?”

    “如果姑娘不是女流之辈,那我左小兵定要陪姑娘好好的喝他三大碗!”

    ”嘁!“素雯闻言不怒反笑到:

    ”喝酒算什么本事?还才只喝三大碗,左都头若有诚心,咱们今日便不醉不归如何?“

    “对,对对!”左老黑回过神来赶紧抄起身边的酒坛往素雯面前的酒碗里倒了满满一碗酒。

    “姑娘,请!”

    素雯斜觑了他一眼后一言不发的坐下身端起面前的那只酒碗对向左老黑一举似笑非笑的说到:

    说完这句后素雯就不管不顾的端起面前酒碗一饮而尽,最后还将酒碗朝着左老黑一翻,说到:

    “左都头,我可先干为敬了!”

    左老黑被她一军将到这里时已是退无可退,也就势端起自己酒碗向素雯一递道:

    “不敢让姑娘专美!”说完举碗就唇一仰脖也是喝了个干干净净!

    “左都头果然豪爽,”素雯俏脸一扬,不等左老黑动手便抢过酒坛又给两人倒满,再次举起碗一饮而尽。

    其实素雯此番倒不是专程过来找左老黑的麻烦。

    下午时分在和云千秋相见之后,便在他的引荐下见到了繁疏影。经过一番探查之下发觉她除了修习的有些不得法之外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而且通过这几月的累积竟然在她的体内已经有了一股纯元之气,虽然看起来细如游丝全部作用,但对于一个毫无根底的人来说已是殊为可贵!只需简单引导之后便可自如运用了。

    素雯心中有数之后便提笔记下了几个能够平复心神的方子,但因为当初不清楚她的症状又走的过于匆忙所以这次也没带什么药材。

    原本以为来到这里可以方便的采买,可不想这里原来只是一个地处山坳的庄子也没有无什么药铺之类的,弄的她一时无措起来。不过好在眼下主要也是依靠运功引导,所以所需的药材也非什么名贵之物,一般的人家多多少少也会有些存货。她本想拉上云千秋出去打听一下找些来应急,不曾想出来找人时才听说云千秋刚刚出门往管事房去了,素雯听说没走多久便赶紧追了出来,谁曾想刚刚见到他的身影,却见他一拐就进了这间房子。

    素雯本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所在,便也跟了过了,不曾想刚到门口就听见左老黑那一嗓子喊叫,特别是听到他以自己女人的身份说事时心中更是不忿,干脆就跟他僵在了这里。

    “左都头,你方才说要不是看着我是个女人,你又当如何?”

    左老黑一听她这话刚刚消了点颜色的黝黑脸庞顿时又涨成了猪肝色。微微怔神之后忽然一指面前的酒碗大声说到:

    素雯双颊绯红的把秀眼一瞪道:

    “没酒自去拿酒,在这跟我拽的什么文,扮的什么大尾巴狼?!”

    左老黑闻言也不以为忤,将手中的酒坛往墙角一丢,大声喊道:

    “左头,还喝啊?!”胖厨子有些心虚的问道。

    “喝!怎么不喝?!”左老黑喝素雯几乎同声叫到,然后两人一对眼神都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胖厨子拿来斧凿刚想劈开酒封,忽然却被左老黑一把扯了过去。只见他凝气聚力“嘿!”的大叫一声后一掌拍下,早已把一个结实的酒封拍了个四分五裂。左老黑得意的拿手扒拉了下上面的碎屑,斜眼瞄了一眼素雯嘻嘻一笑道:

    “我说姑娘,酒我有,只怕你已喝不得也!”

    “废话少说!”素雯此时随未全醉但也是有些头重脚轻,但此刻见这左老黑又用话来激她后心中着实羞恼,说话的功夫便出手如电向那酒坛抢去。

    左老黑眼疾手快的将酒坛向前一送,错过她的手掌虚晃一下刚想收回,突然发觉端着坛子的手一阵酸麻,待低头看时原来已被素雯的一只纤纤玉足已经点到了他臂弯的麻穴,这一下左老黑顿时觉得手中失力眼见着酒坛一歪就向地上摔去。就在这时素雯的另一只脚已经到了,只见她两只纤足交错着一颠一送,那坛老酒便堪堪的回到了桌上。

    “凌烟步?!”左老黑身形一滞吃惊的说到。

    “哼,亏你还能认得本门武功,我还以为显宗一脉眼下早已无人了呢!”素雯将双足一撤重新坐好后得意的笑道。

    “放肆!”左老黑闻言忽然勃然大怒,一步上前后双掌同时发力,只消一下便将素雯刚刚递到酒桌上的那坛老酒连坛带桌及那些盘盘碗碗的都震了个粉碎!唬的躲在门外偷听的胖厨子一个健步便冲了出院子,往繁疏影住着的主宅的方向飞奔而去,已完全没有了开始时笨拙。

    素雯本来还在为刚才的那招得意洋洋,却没料到左老黑忽然爆发,由是她一身本事也被吓了一跳,不由得楞在了当场整个人连身带形的也瘫坐了下去。左老黑长身而起向前一步直逼到素雯身边,一双虎目不怒自威的冷冷看向素雯。

    “你,你要做什么?!”素雯毕竟是个女人,眼见左老黑一步逼到这心中就是暗惊,但嘴硬犹自强硬的问道。

    “当年我显宗一脉为了你们付出了多少?若不是我列位师祖,又岂会有你今日在这括噪!”左老黑忽然眼圈泛红双目含泪的一字一句对着素雯说到:

    ”你给我听好了!我显宗这一脉就算有朝一日真的死绝了,也绝对轮不到你在这说三道四!“

    说完这句左老黑站起身来转身就走,可就在他迈脚的功夫偏偏就踩中刚刚碎裂的一只瓷碗,一阵剧痛传来不由得让他打了一个趔趄,素雯见状不由的也是一声娇呼:

    “小心!”

    左老黑闻言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一瘸一拐向外走去。

    左老黑刚刚出了房门便见那边胖厨子带着繁疏影和云千秋急急赶到了,一见左老黑一瘸一拐的出来,云千秋心中便是一惊疾步上前抓住左老黑叫到:

    “大叔,你把我姑姑怎么了?!”

    “滚一边去!”左老黑见他话说的奇怪,不由得有些羞恼的骂道:

    “不会说话了把嘴闭上!我能把你姑姑怎样?!你看看我!”

    云千秋这才发觉左老黑踮起的一只脚下有血水汩汩的冒出,登时又大惊失色的问道:

    “大叔,我姑姑把你怎么了?!”

    左老黑只觉得头脑一阵犯晕,似乎酒气此时都冲上了头顶。

    繁疏影听了云千秋没头没脑的浑说后赶紧从后面赶了上来,伸手推开云千秋嗔怪道:

    “还不去看看你姑姑,在这胡说八道什么!”

    云千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点点头向屋内跑去。

    繁疏影扶着左老黑单脚站定,见他右脚此时已被鲜血浸透时就赶紧回头向跟在身边的胖厨子说到:

    “你赶紧去护兵营里找几个人来,就说左都头受伤了。”

    胖厨子点点头便赶紧跑着去找人了,繁疏影本想扶着左老黑坐下,但是眼见着他已是无法挪步最后只得扶着他继续站着。

    “小姐,劳烦你了!”左老黑有些愧疚的说到。

    “说的什么话,不是跟你说了咱们是兄妹,兄妹之间讲这些客气话干嘛!”繁疏影柔声宽慰道。

    “唉,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无法释怀我们显隐两宗之间的这些过往啊!”左老黑深深的叹了口气。

    “左大哥不必自责,这些事情本身就是我隐宗欠你的,不过毕竟咱们同属于无忧门下,到底还是要讲个同门团结不是吗?”繁疏影淡淡的一笑,接着说到:

    “左大哥放心,等将来我学有所成时一定会帮你重建显宗的。到时无论是显宗还是隐宗,我们都一起把无忧门发扬光大!好吗?”

    左老黑怔怔的看了看繁疏影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时街角忽然传来一阵人声鼎沸的呼喝声,紧接着便见一圈人手持着火把棍棒赶了过来。当先领头的正是早些时候跳窗而去的谢白羽,而那几个伍长也紧随其后。

    ”哦!见过大小姐!……“谢白羽抢先奔到跟前一见繁疏影便赶紧行了个礼,接着一把扯住左老黑上下扒拉着打量了一下问道:

    ”老黑,你怎么了?“

    繁疏影和左老黑目瞪口呆的看着众人,迟疑的问道:

    “你们这是?……“

    “你不是被那娘们儿打伤了嘛!我们弟兄几个过来给你帮手!”谢白羽说完往手心吐了一口唾沫,攥了攥手中的哨棒大声问道:

    “人呢!?那娘们儿在哪?”

    “老谢!”左老黑一头黑线的出声叫到:“你就别在这添乱了!”

    ”胖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谢白羽一头雾水的看了看左老黑,忽然出声将那个胖厨子唤出了人群。

    原来刚才这胖厨子听了繁疏影的吩咐赶去叫人,正巧遇见谢白羽正和几个伍长蹲在一户庄户的院子里喝酒,登时跑上前去气喘吁吁的喊他们帮忙。谢白羽正喝的酒酣兴起,一听说左老黑跟那女子打了起来,还受了伤连路都走不了了,这下可不得了,当即便抄起棍子带着几个伍长赶了过来,其中一个中途解手回来,前面的没听全光听后面的人说了一耳朵,当即便又回营地拉了十几号人出来浩浩荡荡的赶奔了过来。

    胖厨子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讲述了一遍后只把繁疏影左老黑听的哭笑不得,但是众人一看左老黑的确是受了伤,所以都是群情汹汹的要素雯出来给个说法,到最后还是繁疏影摆出大小姐的架子训斥了他们一顿后这才将他们遣散了去,只留下两个身材魁梧的护兵背起左老黑急急往主宅赶去。

    就在屋子外边闹翻了天的时候,里面的素雯也很不好受。云千秋方才一进来便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后才确认自己的师姑并没有吃什么亏,这才一屁股坐了下来。

    “师姑,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云千秋老气横秋的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你不是都看见了嘛!”素雯没好气的说到。

    “不是,我的好师姑,这到底是谁动的手?倘若真是左师叔先动手,咱总得找他要个说法不是!”云千秋无奈的一摊双手说到。

    “也说不上是谁动的手,”素雯一听他这么说完反倒有些扭捏起来。

    “我也就是说了句他们显宗怎么怎么的话,不知怎的他就忽然翻脸了!”

    “哎哟,我的好师姑!你可真是的……”云千秋听明是这个原因后不禁一拍脑门苦着脸摇摇头道:

    “我就少跟你说了一句话,你可知道这位左师叔是何许人也?”

    素雯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听见云千秋这样讲了所以也不由得也有些好奇,虽然一开始时还纠结了一下但终于还是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开口向云千秋问道:

    “他到底是谁?”

    “师姑,当年吴国借我无忧门两宗在云崖顶公祭先祖之日伏杀我们,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这件事你太师祖和师祖说了好多次了。那次杀戮还不都是因为显宗里出了叛徒!那邢无期甘为吴王走狗这才让我无忧门遭此劫难!”说起这个名字时素雯不屑的撇撇嘴。

    “没错,“云千秋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正是因为出了这个叛徒才使得太师祖和师祖被困于云崖之巅,后来显宗自知门户有失而负愧于我们,因此才上下拼死护住太师祖和师祖,其结果就是显宗一脉自此几乎全军覆没!”

    “是,这件事师祖和师父都曾说过,咱们主盟也供有二位尊师的长生牌位。”

    听到这里时素雯的神色终于也开始变得肃然起来,她咬着嘴唇思忖了一下忽然试探的开口问道:

    “你是说这左小兵和二位使者有所关联?”

    云千秋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话,而是以一种完全不同的口吻沉声说到。

    “太师祖和师祖都曾经说过,显宗左右二位圣使临下山前为了给我宗门赢得时间不惜以身饲敌,单以二人血肉之躯而对阵吴军五千精锐之师!”

    说到这里云千秋忽然起身拱手肃立,仿佛在进行什么仪式一般对着素雯朗声说道:

    “门下弟子素雯,你可忘了二位先生了吗?”

    “是,弟子不敢忘。”

    素雯凌然变色,坐直了身子正色答到,接着又轻启朱唇口中恭敬念到:

    “祝曰:无忧遇忧,崖山悠悠。显隐同宗,苗裔繁稠。其惟圣使,护卫左右。佑我一脉,绵绵不休。尚飨!”

    待辞令念毕,素雯又和云千秋相对深深一揖,至此似乎才算完成了整个过程。

    “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左小兵的身份了吧?“

    云千秋点点头道:

    “左小兵师叔师承无忧门显宗左使,左乾先生。”

    “胖子!再拿酒来!”

    胖厨子其实一直在门外蹲着呢,一听见左老黑叫,连忙慌不迭的又抱了一坛酒跑了进来。

阅读繁花疏影满玉楼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脑洞之王我开直播黑老板的日子[第五人格]杰克不吃糖妖灵女帝仙临九歌全能修仙奶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