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高手切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女人就是这样,只要有人夸她一句漂亮,哪怕之后再说她九千九百九十九句不是,她都只会记得开始那句:漂亮!

    繁疏影虽然年龄不大,但依旧是纯纯的女人一枚!所以这份心思放在她这当然也是照样通行无阻!更何况她也确实是很漂亮的女子。

    “好,那我问你,你怕不怕我?”

    “怕,……又不怕!”云千秋想了想后挠着头有些扭捏的说道。

    “这话怎么说?”繁疏影不觉有些奇怪地问道。

    “是啊,师父走了。”繁疏影说着还向刚才风吹过的方向努了努嘴,反正她也没看清师父到底是往哪走的。

    “怎么了?你很怕你师祖吗?”

    “嗯。”云千秋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怕呢,是因为怕你给师祖告状,说我不听话;不怕呢,是因为……”

    云千秋嬉皮笑脸的说道:

    “是因为师叔你这么漂亮,应该不会向师祖告状吧!”

    “嘁!油腔滑调!”

    繁疏影听的双颊绯红,忍不住嘴里笑骂了一句,但这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师叔。”一个声音忽然在繁疏影的头顶响起。她循声望去,只见树枝间探出一个小脑袋正对着自己嘻嘻笑着,正是方才的云千秋。

    “快下来,”繁疏影招招手喊道:

    “爬那么高干嘛?”

    “哎!”云千秋干脆的应了一声后便双手一抱光滑的树干,“刺溜”一声滑了下来。

    “师叔,我师祖走了?”甫一落地云千秋便左右顾盼的往四周看了看。

    “师祖可厉害着呢!不过,看样子对师叔你倒是蛮好的!”

    云千秋说完还不忘讨好的对着繁疏影嘿嘿一笑。

    “那好!小秋是吧?”繁疏影假装板着脸说道:

    “你师祖既然叫你保护我,那以后你可得听我的话哟!”

    “嗯嗯!”云千秋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这晚上可冷了!我还愁今儿晚上在哪猫着呢!这下可好了,不光不挨冻不说,以后还要跟着师叔享福呢!师叔你可真是我无忧门的好圣姑!”

    “好什么?”繁疏影一下没听清他的话,于是好奇的追问了一句。

    “呃,好……师叔!”云千秋拍了拍自己的嘴干笑两声道:

    “瞧我这张笨嘴,都快给冻迷糊了。”

    “呵,你的嘴迷糊不迷糊的我不管,但要是再敢油腔滑调的话,我可就真告诉你师祖了!”

    繁疏影一捏小拳头向他威胁到。

    云千秋见刚才自己的口误并没有引起师叔的注意后这才暗自嘘了口气,心说:

    “师祖啊师祖,原来你没跟这位小师叔说她是咱们无忧门的圣姑啊!爷爷哟,你可真是吓死我了!”

    云千秋心里想着事嘴上却笑到:

    “师叔放心!以后都听师叔安排!”

    “果真都听我安排?”繁疏影似笑非笑的盯着小秋问道。

    云千秋硬着头皮点头道:

    “那是自然,请师叔尽管吩咐!”

    “那好!从今天起在外人面前你不能叫我师叔,你就叫我……”

    繁疏影说着扬起脸想了想:

    “嗯,这姐姐是不能叫的了,免得乱了辈分!……要不然以后你就叫我小姑姑吧!”

    云千秋听她想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个事来后不由心里就是一阵轻松,心说:

    反正你本就是我无忧门的圣姑,不光是我,只怕所有门下弟子都得唤你一声姑姑喽!

    于是当下便嘿嘿一笑,爽快的说道:

    “行,姑姑就姑姑!以后小秋就叫你姑姑啦!”

    两人商定完毕后,繁疏影这才带着云千秋往林中寻小雅他们会合。

    再说此时小雅和左老黑正心神不宁的在林中徘徊,直到见繁疏影走过来后这才都松了口气。可一错眼又见她身边跟着一个少年时两人心里不禁都是一阵好奇,对视一眼后小雅先赶紧迎了上来!

    “小姐,你没事吧?!”

    “你们都在呢,我能有什么事?”繁疏影笑着反问道。

    “还不都是你,那个郑旭才为人怪怪的,我们都……”

    繁疏影不等她说完便赶紧打断道:

    “小雅,以后不可以再对神医无理!毕竟我的这条命是他救回来的,娘亲也说了,郑神医是有真本事的人!方才他正是赶来为我复诊的!”

    “呀,小姐,复诊?!那神医怎么说?”

    小雅一听说郑旭才是回来给自家小姐复诊的,当时那颗心又全放在了自己小姐身上。

    “自然……自然是长命百岁啦!”繁疏影卖了个关子后紧接着哈哈笑了起来。

    “瞧你!小姐,你可是要吓死婢子呀!”

    小雅簇着鼻尖轻轻推了推她,然后又偏着头看着云千秋好奇的问道:

    “小姐,这个小少年是?……”

    “哦,他是郑神医的孙子叫千秋,你们唤他小秋就好了。”繁疏影拉过云千秋解释道:

    “小秋父母去世的早,这么些年来一直跟着郑神医奔波。眼下郑神医因苦于在各豪门间应付所以出家做了道人,再带着他的话难免也有些不便,更何况神医本意也是想他能有个好出身,因此才将他托付给我带在身边充当个使唤的童子。”

    “哦!”小雅应了一声点点头,想起了自己的身世不由的有些同病相怜的拉过云千秋,摸摸他的头有些心疼了说道:

    “好孩子,以后你就叫我姐姐吧,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就是。”

    “好呀!”云千秋咧嘴一笑道:

    “刚刚爷爷让我喊这个漂亮姐姐做姑姑,现在我又多了个姐姐,小秋现在多了两个亲人呢!”

    “是啊!那你以后可要听姑姑和姐姐的话哟!”小雅摸着他的头疼爱的笑到。

    “老黑,其余几个人呢?”繁疏影见左老黑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后心里有些发虚,只怕被他看出些端倪,于是便放下小雅和云千秋走上前向他搭话到。

    “回小姐话,那几个护卫见小姐这边无甚大事后便回洞口戒备去了。”左老黑抱拳躬身道。

    “宁公子和世子他们还没有商议完毕吗?”

    “是,目前还没收到消息。”

    繁疏影听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后忽然对左老黑说到:

    “老黑,既然三哥哥把你派到我的身边保护我,那就是说也把我的安全交到了你的手上,你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值得我去信任!所以我想我们彼此也不要太过于生分,以后我还是称呼你为左大哥吧!你也不要把我当成主子,就当成你的小妹妹可好!”

    “小姐,使不得!”左老黑闻言神色一变,赶紧抱拳劝阻道。

    “我说使得就使得!”繁疏影嘟起小嘴倔强的说道:

    “难不成我要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一个普通护卫的手上吗?”

    “这……”左老黑被她说的一时语塞,只得点点头道:

    “承蒙小姐抬爱,我左老黑就冒昧的认下这个大哥了!以后小姐尽可以放心的将你的安全交给大哥!我左老黑为了小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说完这句,左老黑双手抱拳一躬倒地。

    “左大哥快快起来!”繁疏影急忙上前将他拉起,笑着挪揄道:

    “哪有见过大哥给妹子下拜的,你这不是折煞妹子了吗?!”

    二人说定之后,小雅拉着云千秋也走了过来笑着恭喜道:

    “恭喜小姐认下大哥!”说完又对左老黑道:

    “那我以后也得叫你老黑哥了!见过老黑哥哥!”说完就对着左老黑敛身一拜。

    左老黑被她这一拜弄的满脸通红!想伸手去拉吧,人家小雅可是个没出阁的大姑娘;有心不拉吧,他又不想干干的当真受人家这一拜!所以这两下都为难之下时倒把自己搞了个大红脸!一张原本就黑的脸庞此时已是一片乌紫。

    “姑姑、姐姐,你们就别让这位大叔为难了!”

    一旁站着的云千秋见着左老黑的神情后不由一阵好笑赶紧走上前解围道,小雅听他这么一说便也笑着站直身子。

    云千秋看了看左老黑,嘻嘻一笑说道:

    “这位大叔箭法高明,想必身手也应该好厉害!不知道大叔可不可以指点下小秋?”

    “小秋,不可对你左大叔无礼。”繁疏影闻言脸色一沉。

    她之所以对大家如此亲切,无非是希望身边的人都能一团和气的友好相处,在这陌生的时空中也能有一帮亲如家人的朋友,所以此时见云千秋向左老黑请教,只当是他方才见到左老黑箭指他师祖后心中不快,此时不过找个由头跟左老黑算账,所以便出声阻止。谁知云千秋却呵呵一笑道:

    “姑姑多心了,小秋明白你担心什么,不过小秋此番确实是想向这位大叔讨教,并没有别的意思,请姑姑大可放心!”

    云千秋说的没错,方才他藏身树梢时将当时的情景看了个明明白白。

    当他见到这叫左老黑的中年人在情急之下所作出的应激反应时,他的心里就不由的“咯噔”一下!因为当时左老黑动作太快,还没等他看明白时左老黑手中的猎弓就已经对准了师祖的后脖颈!要知道此时就算他想出手救援已是鞭长莫及了!

    不过万幸的是,可能这左老黑还不明就里所以并没有真的痛下杀手,因此才让师祖留有命在,否则……。

    云千秋当时早已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在他看来,虽然此人是突然发难,但这速度和身法也确实匪夷所思了些,让一向自恃甚高的他都不由的咋舌不已!于是当时便在心里存了讨教一二的打算,原本以为只能私底下寻个机会去试探他一番,可没想到如今倒可以光明正大的向他讨教,这心里哪里还按捺的住!于是这才出声相邀。

    “小姐,不碍事的!”左老黑也淡淡一笑对繁疏影点头说道:

    “刚才我就看出来了:这位小哥身板匀直、臂膀坚实!加之两颊之上太阳穴微隆,眼中精芒外放。想必也定是武道中的高手,只是没想到他小小年纪便能有此修为,实在难得!”

    “老黑哥,这是什么意思?”

    繁疏影见过云千秋的身手,心中自然有数,可小雅却听的云山雾绕的不甚明了,于是急急的向左老黑问道。

    “小雅姑娘,这小秋看来不过十二、三岁,武道身手却应该是不俗!一方面是他的根骨很好,另一方面想必是他爷爷,也就是你们说的那个郑神医后天为他加持了不少外力!”

    说到这里,左老黑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道:

    “看来刚才郑神医对我其实是手下留情了!否则此时此刻,只怕l我早已做了这地下亡魂!”

    “不会吧!”小雅听完左老黑的话后早已经是惊的檀口微张,攸然变色!

    因为在她的眼中那个白胖的郑神医怎么看也不是世外高人的模样!

    “大叔说的不错,”云千秋向左老黑抱拳拱了拱手笑道:

    “我爷爷他老人家确实对各位没有恶意,否则只怕再多几个人也无济于事。”说到这时他微微一顿,接着说道:

    “我爷爷他不光是没有恶意,甚至还把姑姑引为至亲,否则也不会将小侄托付给姑姑了!”

    “原来如此。”左老黑点点头转身向繁疏影道:

    “小姐,某对这位小哥也颇为投缘,眼下请小姐应允我们比划一下彼此也有个了解,这将来对于保护小姐的安危来说也是件好事!”

    “好吧,既然这样那你们就比比吧!”繁疏影见二人主意已定后只好无奈的点点头,接着又叮嘱道:

    “不过要千万小心,不要伤到了彼此。”

    见二人都点头应诺后繁疏影这才转头拉过小雅走到一旁作壁上观。

    左老黑和云千秋又各自往林中宽敞处走了几步,此时两人都扎着英雄巾身着着皮质短打显得精神抖擞!只是从身型上看,云千秋就明显弱了几分。

    二人相距两拳的距离当中站定后,都是郑重的抱拳行礼。云千秋礼毕后随即返身摆出了一个招式,而对面的左老黑却身形未动,只是将双手背在了身后。

    云千秋见左老黑如此托大后,少年心性之下难免心中暗暗恚怒,当即便也收起了相让之心。

    只见他身形微换了个起手式后便立刻脚踏本门无忧凌烟步欺身上前,手掌翻飞间忽然呈握爪状直直向着左老黑的胸口抓去!

    他这一招在无忧法门中被称为“寻花问柳”,这招式的名字虽然有些风流,但却狠辣异常!要的就是在上步时借着翻掌的虚招再忽然变为握抓的实招而直锁敌人咽喉,讲究的就是一招制敌!

    但因眼下他与左老黑本就是切磋,自然不会真的下死手,所以便将本该锁向咽喉的握抓往下移了几寸冲着左老黑的胸口而来!按照他的本意是想这左老黑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这一招的,可谁知眼见他一击就要得手时却听左老黑口中先是轻“咦”了一声,紧接着就是人影一虚,左老黑竟然整个人直直的向后飘飞出去,立时退出了招式之外!

    云千秋见状心中大震!立刻回身转攻势换作为守势也倒飞出三步。

    两人此刻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若不是繁疏影和小雅在远处亲眼目睹了刚才的过程,只怕还会以为他们从开始到现在还没动过一般。

    而此时最为感到震惊的却不是这作壁上观的两人,而是这身在场中的两个“对手”:云千秋和左老黑!

    只见二人各自站定身形后都看着对方发出一声轻呼。

    “寻花问柳?!”

    “凌烟步!?”

    左老黑见状立刻抬起右手,指掌交替的划出几个手势。

    云千秋一见之下身形一震,急急也出右手对应着做了几个手势。

    一旁的小雅见状一脸茫然的对繁疏影说到:

    “哎,小姐,你说他们怎么不打了?在这比比划划的做什么?”

    繁疏影虽然也是一头雾水,但是她毕竟知道云千秋的来历。一看眼下的情况便知道其中一定有隐情,于是便不动声色的大声说道:

    “哦!他们啊,估计是在行酒令吧!”

    可谁知她的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不远处有个声音说道:

    “嗬!哪里吃酒行令?怎么不叫上我们?!”

    繁疏影和小雅闻言急忙回头看去,只见身后边花宁和满离在成毅及几个护卫的陪同下正款步向她走来。

    “那从今天起你也不要树上来树上去的了看着怪危险的!一会儿我想个法子给你找个出身,以后你就当个小侍从跟在我身边好不好?”

    “好啊,好啊!”云千秋满脸的喜色的叫到:

阅读繁花疏影满玉楼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终极僵尸道长我从仙界来网红变影后特种兵之神级机械师[明朝]科学发展观男神们争着当我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