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解决的办法(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杨立民赶忙急道:“哎那个那个王叔,我可不是马叔的侄子,哎”

    “叔都叫了就算请你吃一顿又有什么问题?再说了,这可是他们爱民厂请客,不吃白不吃!”

    正是如此,爱民鞋厂的第二个方案就是通过荣华鞋厂‘借’一批材料进行作业,也算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

    马向前作为王大山的战友由他提出‘借’材料,无论如何王大山都会给点儿面子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马向前为了避免王大山难做,所以即便是四处化缘宁愿自己受罪也不去找荣华鞋厂也正是这个原因。

    看到王大山道破了自己的小心思,马向前脸上无疑有些尴尬,不过瞬间就恢复了过来,说道:“找你,找你干什么?你是荣华厂供应科长可不是爱民鞋厂的供应科长,我找你干什么?要找也找你们厂长去!”

    这次应爱民鞋厂技转科彭刚的请求,作为同属蜀中省轻工厅的下属兄弟单位,荣华鞋厂显然不可能袖手旁观,所以这次荣华技转科前来帮忙解决问题王大山也在应邀之列。

    当然,这里面爱民鞋厂这边之所以把王大山也加入邀请之列,事实上也是做了两手准备的。

    如果通过荣华鞋厂技转科的帮忙能够解决问题自然最好,可若是不能解决那就要考虑到荣华鞋厂的供应科身上了。

    “哼,死鸭子就是嘴硬,这么多年你还是这毛病!”

    王大山嘴一撇嘟囔了几句,目光却落在了旁边杨立民的身上。

    他刚才只是听徐福说马向前在楼上可没有说还有一个小青年,心里还以为是马向前的亲戚之类的,于是顺手一拉就拉住了杨立民的胳膊笑道:“这位应该是老马家里那位大侄子吧?走一起下去喝两杯去,你马叔就是个死要面子的德行你可别像他学!”

    说着便拉着杨立民朝楼下走。

    杨立民可不是马向前的什么侄子,要是去了那岂不是成了厚着面皮混吃混喝了吗?

    杨立民早就被这一幕吓了个够呛,他没有想到这王大炮一见面就这么打招呼,要是一般人还真承受不住。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看起来略显文质彬彬的马向前竟然也是身手了的,不仅接了下来而且还占了上风。

    “哈哈,我就说嘛,我老王过来了你马大哈还能不出来接待?再说了,这次你们厂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也不来找我,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了?”

    王大炮全名王大山,和马向前是同一个连队的战友,因为王大山嗓门大说话就像放炮一样,所以就有了王大炮的绰号。后来两人又因为立功齐齐升了连长,最后哪怕是转业也都分到了鞋厂,最凑巧的两人都同样是供应科科长。

    只不过王大炮被分到的是荣华鞋厂,而马向前却被分到了爱民鞋厂,虽然两家鞋厂都同在蓉城的辖区之内,但是相隔却有好几十里地两人想要见面却并不容易。

    毕竟都是鞋业工厂,而且这年月几乎每家工厂生产的产品都是老三样,这生产材料也就几乎相同。

    最重要的是荣华鞋厂无论是工人技术还是技转实力显然比爱民鞋厂强了不少,如此一来损耗无疑就被控制在了一个很低的程度。

    王大山哈哈大笑,拽着杨立民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可怜杨立民这具瘦弱的身板哪里承受的住,被王大山一拖一拽愣是拖下了楼。

    马向前也懒得解释,他可是清楚的很,杨立民和他一样到现在都还没吃完饭,这次厂子里为荣华厂的人接风多一个杨立民不多,少一个杨立民也不少。

    更何况杨立民算来也是荣华厂的人,虽然还没有正式报到

    于是在马向前和王大山的邀请下也就半推半就的进了包间。

    包间不大,约莫也就十来个平米,不过却装点的很是雅致,一张八仙桌上四荤四素还摆着一柳浪春。

    不过在座的人却并没有喝酒吃菜,一位约莫六十上下却显得很有精神的老人,正和四个中年男人拿着鞋样的格板商量着如何解决问题。

    “老厂长,其实我们的办法和彭科长的办法也都差不多,武威就是把正确配码的料子选出来,然后再余留一些作为当码的损耗补料。至于剩下的依我看也就只能报废了!”

    正客位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秃顶男人拿着几张面料格板在桌子上一边比划,突然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对老人说道:“当然其实不报废也行,把这些下好聊的鞋面都先丢到仓库里,等下批订单下来如果遇上同款的鞋还是可以使用的,到时候节省出来的材料正好也能吧这次的损失填补起来。”

    这位秃顶男人正是受爱民鞋厂邀请而来的荣华鞋厂技转科科长刘浩,而他旁边的是副科长张继,至于老人则是爱民鞋厂的老厂长朱红军。

    “恩,老厂长,我也认为刘科长的这个主意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另一边,老人旁边的一个胖子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秃顶眼镜男人的方案。

    不用问,就凭着看他那胖胖的样子显然就是马向前所说的爱民鞋厂技转科科长彭刚了。

    还别说,这个方案别说是七十年代末,就算是九十年代初也是一个相对实用的办法。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法子就是逐码替代。

    所谓逐码替代顾名思义就是用小上一个码的材料替代大一个码的材料进行作业。

    众所周知,一个码的码差一般为2毫米,对于鞋面来说其实也就是一条线的距离,只要操作工人掌握好划线距离进行作业,几乎完全可以避免因为材料偏小而造成码差的局面。

    这样的方法无论是制鞋厂还是制衣长甚至绝大多数轻工企业都一直在用,所以杨立民就有些纳闷,一个码的码差而已,难道在场的几人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当杨立民一行三人进了包间,正在说话的几人也明显注意到了三人。

    “小马,这次过去两边厅里边有没有回复?”朱红军一眼便看见了马向前,当即急切的问了起来。

    “这一趟过去还是老样子!”马先前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道:“轻工厅那边说他们只负责核算用量移交物资厅那边,现在材料早就发了下来就算是想要重新做用量也没办法,又让我去找物资厅想办法。

    而物资厅那边也说材料已经发放完了,况且这段时间省里边各个鞋厂都有生产任务,要是将其他鞋厂的材料派发给我们指不定会造成怠工”

    在马向前这儿本来还寄托了一丝希望,听了马向前的话后朱红军这位老厂长明显神色有些黯然,然后便转过头又朝刘浩问道:“刘科长,你说咱们能不能再考虑一下逐码替代的法子?”

    显然这位老厂长还是不死心,总幻想着几人能够通过技术解决问题,从杜绝报废或者向其他地方外援。

    毕竟正如厅里边所说的那样,现在各个厂子都有生产任务,想要虎口捞食其中的难度着实不小。

    就算是别人答应了,还要欠下一个不小的人情。

    刘浩显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沉默着夹了一片回锅肉丢进嘴里,嚼了几下然后才为难道:“朱厂长,这鞋面的情况你也知道,帮脚余留的太少就那么五个毫米堪堪能够把楦头围上一圈,如果再除去两个毫米别说还要粘贴大底,就算是能不能包稳楦头都难。

    这个问题我和你们厂的彭科长也讨论过,实在是没法子可想啊!”

    鞋的构造其实并不复杂,无非就是上面鞋面,中间中底然后最下面套上大底通过胶水粘贴而成。因为粘贴需要粘贴面否则就无法进行粘贴,所以就有了帮脚的存在。

    一般而言,帮脚的长度为6-8个毫米,可是爱民鞋厂为了响应节约材料的口号,却是硬生生的将6-8个毫米的帮脚减少到了5个毫米。

    其实采用这样的操作办法如果不出意外还真的可行,可是如今却因为下错料想要通过逐码替代却是不可能了。

    正是这个原因哪怕是集合了爱民、荣华两个鞋厂的技转科力量都无法通过技术解决。

    看着众人愁眉苦脸的模样,杨立民有些不忍。

    今天多亏了马向前的照顾,又是帮忙找住宿又是吃饭的,如果真不说点儿什么还真的有点儿说不过去。

    杨立民暗暗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才小声的说道:“其实如果真要通过逐码替代也不是不可以!”

    顿时,随着杨立民这一句话出口,所有人的眼光都齐刷刷的朝他看了过来。

    “嗯?你有办法?”朱红军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当下就急忙问道:“快说说!”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4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想到这儿,马向前便对杨立民道:“既然老王都这么说了利民你就一块下去吧,正好也和荣华厂的领导们认识认识!”

    都说朝中有人好办事,杨立民当然懂得这个道理,借着这次机会如果真能和以后的厂领导们混个脸熟,指不定以后开展起工作也容易的多。

阅读大国轻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鬼经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故国魂游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