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也挺漂亮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血魔蛇扫开5人后,幽绿的眼睛死死盯着放在地上的6颗蛇蛋。蛇蛋位于梁蒿佣兵团后方,血魔蛇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顾虑着那剩下的6颗蛋。

    林中的脑海里闪过了刚才一个人把蛋摔烂的画面,很有可能是因为这样人把血魔蛇吸引回来了!本来以为自己摊上了一个好任务,却是情报出错,二阶血魔蛇变成了三阶。二阶的血魔蛇可不比三阶的,三阶的就算所有人拼上了性命也不太可能将它拿下!

    楠汐贴近沐晟,防守着梁蒿佣兵团的人的攻击,奈何敌人实在太多了,楠汐不可能全部都把他们防住,他们身上都有了不少的细伤。本来想着受伤了,沐晟应该会清醒一点的,但看的眼神,这点疼痛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

    形势不妙,药水奏效的时间所剩不多,到时候两个人都难免于难。

    “他们想逃,给我死死地围着!”梁不乱就像是看穿了楠汐心中所想。

    楠汐也觉察到对方的小动作,明显是要对沐晟动手,于是慢慢地向沐晟靠近。

    “上!”那个在梁不乱耳边说话的魔法师,发出号令,“把那个男的抓起来!”

    沐晟还在呆滞地看着楚铃铃,全然不知他已经变成梁蒿佣兵团的目标。

    令人意想不到的,突然一个人影般大小的红色尾巴扫过梁蒿佣兵团的人,那边的五人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就被扫开,纷纷倒地吐血。

    众人皆停下了动作,惊愕地看向了突然而来的异物。

    “是,是血魔蛇……”有人首先认出了血魔蛇。

    血魔蛇通体赤红,鳞片则暗红,蛇身足有成年人的腰一样大小,总长近20米。这般大小,以及那几乎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绝对是三阶的魔灵,三阶血魔蛇。

    “怎么跟情报上的不同!”梁不乱惊恐说道,“怎么会是三阶的血魔蛇?!”

    夕红剑在楠汐的手里呈现出诡异的轨迹,每当其他人的武器和夕红剑对砍,都被砍出了缺口,有的甚至直接被砍断,可见武器的差距极大。

    不到一分钟,梁蒿佣兵团已有多人身上挂彩,但大多都是大腿,肩膀,手臂受的伤,而且都伤口都不深。这是因为楠汐没有杀人之思,只是尽可能地让这些人丧失攻击能力而已。

    “她的剑,是她的剑,只要她没有了那柄剑……”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没错,大家把她的剑夺下,她就什么都不是!”梁不乱适时说了一句,大家心中又燃起了希望。

    这时,其中的一个魔法师附到梁不乱的耳边,梁不乱看向沐晟,眼中闪出了精光。

    “混蛋,醒醒啊!为了这样的人变成这副模样,不值得啊?!这不是我认识的沐晟!”楠汐守在沐晟的前方,希望能叫醒他。

    沐晟仍然不为所动。

    “保护乱少离开!”林中喝道,另外两个负责保护梁不乱的魔法师立刻围在梁不乱身边。另外的一些人有的却想着怎么逃命,有的也跟着围着梁不乱身边。

    终于有一个人顶不住压力,开始逃跑。只是那个人没有跑几步,血魔蛇口中就喷出血红色的液体,直接射到那个人的身上。

    那个人立刻瘫倒在地上,痛苦地尖叫着、求救,紧接着他的全身变得赤红,冒出白烟,萎缩着,几十秒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作了。

    “血魔蛇应该是闻到这些蛋的气味才会回来的,之前就有人把蛋摔破了一个。”林中瞥了一眼那边摔烂的蛇蛋,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显然,大家都相信了林中的话,林中在众人之中年龄最高,同时在他们的眼中是强大的魔法师,说出的话自然也容易让人信服。

    现在这个地方的人分成了3股,沐晟和楠汐站在一边,楠汐准备趁乱带沐晟离开;梁蒿佣兵团的一部分人守在梁不乱的身边,包括楚铃铃都在那里;还有就是梁蒿佣兵团的一些想要自己逃命的人。

    当然还有一些零散的人,基本都是丧失行动能力的梁蒿佣兵团的人。

    林中突然想到一个一石二鸟的方法,“大家听我说,我们能不能活着回去,就看这一举了。”

    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去了林中的身上,但是还有一个人的视线始终留在楚铃铃身上。

    “大家把蛇蛋都扔到那边!”林中的话还没说完,已经快速地捡起蛇蛋,抛向楠汐和沐晟他们。

    血魔蛇在林中有动作的时候,就有所动作,在蛇蛋被抛出后,不得不扭动蛇身,转换方向,才堪堪把蛇蛋接好。

    其他人也仅仅是犹豫了一下,纷纷模仿林中把蛇蛋都抛向沐晟和楠汐,然后转身逃跑。

    血魔蛇怒啸一声,飞速地蠕动身体去接自己的孩子。却依旧有3颗蛋来不及接上,摔破在地上。血魔蛇再度怒吼,仿佛震慑能震慑人心,比较靠的近的人都有那么一刻的愣在原地。

    失去行动能力的和走得靠后的人,都丧命在血魔蛇愤怒的蛇毒下。

    楠汐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就预感到了不妙,扯着沐晟立刻想要离开,却还是被血魔蛇盯上了。

    一股巨大的危机感涌入楠汐的脑海里,她只是本能地把沐晟压在地上,血魔蛇喷出的蛇毒,从他们的头顶飞过。视线里,楠汐看到一滴落下的蛇毒正在腐蚀着旁边的野草。

    随后一股巨大的劲风袭来,楠汐本能地抓紧夕红剑,回身格挡。巨大的力道震得楠汐连手中的剑都抓不稳,被蛇尾重重地压在身上。本来就在下面的沐晟,等于在垫底,收到的压力可也不少。

    直接受到重击的楠汐更是吐出了一口血,脸色变得苍白。血液沿着口部,流到沐晟的胸口上。

    楠汐顿时感觉全是软绵绵的,什么力气都没有。这条三阶的血魔蛇的一击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抵御得住。

    沐晟茫然地看着眼前,血魔蛇的大口越来越近。

    而周围的空气似乎在凝聚着魔力,中心的位子就是沐晟。楠汐努力地想要回头看看,到底是不是沐晟。

    突然一道雷电从沐晟的身后窜出,落到了血魔蛇的身上。血魔蛇挣扎了几下被雷电电晕了,全身冒黑烟,瘫倒在地上。凝聚的魔力仿佛被这突然而来的雷电打散了。

    沐晟缓缓回头,看到一个隐藏在黑衣中的人站在自己的背后。

    黑衣人扶起瘫倒在地上的楠汐,说,“你这小子真不会怜香惜玉,就这样任由这位漂亮的小姑娘躺在地上。”

    不知何时,黑衣人的手中多了一颗药丸,塞到了楠汐的口中,楠汐的脸色很快就变得红润,竟然在快速恢复着。

    晕倒在地上的血魔蛇的身体慢慢淡化透明,竟然消失不见了。

    “这下就没事了。”黑衣人像是在自言自语,“想不到做了个实验,把二阶血魔蛇进阶了会搞出这样的事。”

    黑衣人看起来是在慢慢地走着,却在几秒钟内离开了沐晟的视线。

    楠汐也把一切收在眼底,惊奇地看着从黑衣人出现到消失,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喂,混蛋你没事了吧?”楠汐试探说。

    沐晟只是轻笑着微微摇了一下头,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现在血魔蛇不在了,我们去把血魔蛇的洞穴里取出魔灵草吧。”他说。

    楠汐发现他的笑中没有了以前的洒脱,双眸蒙上了一层忧伤。

    这个地方躺着那些副蜷缩的尸体,还有一些被人遗忘的武器,其他的人都离开了。山林中一些不知名的树被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似乎告诉其他人,刚才发生过什么事。

    “走啦,楠汐,拿了魔灵草,我还要回去为你配药。”沐晟回头对楠汐说了一句,自己就往血魔蛇的洞穴走去。可能受了伤的缘故,楠汐感觉沐晟走路的时候一颤一颤的。

    “喂,混蛋,本小姐因为你受伤了,也不关心一下我?”楠汐委屈地站在原地,细声嘀咕了一句,“人家好歹也是一个美女。”

    沐晟转过身,认真地看了一下楠汐,楠汐也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终于沐晟说出了一句话,“好了,别闹了,还能走就走吧,还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魔灵草。”

    楠汐还想有话要说,沐晟却又来了一句,“总不会是想叫我背你吧?”

    “我,我,你……你,啊!我要杀了你!”楠汐把地上的夕红剑捡起,向沐晟奔去。

    沐晟却不惊不忙地说,“看,这不就能走得好好的吗?好了,别闹了。”

    楠汐举起的剑,委屈地放下,眼中竟有一些湿润,“哼!”手中的夕红剑入鞘。

    “好啦,现在重要的是找到魔灵草,走吧。”沐晟从背包中拿出一块白布,把楠汐嘴边的血迹擦走。

    “哎,又怎么了?”沐晟见楠汐又呆呆地在原地看着自己。

    “本小姐好得很!”说完,楠汐立刻走在了沐晟的前面,脸颊红通通的。但是在路过那具尸体的时候,楠汐的身体还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从小到大,她还没见过死人。

    血魔蛇的洞穴没有很大,一个正常人要猫着腰才能走得进去。洞穴的岩壁都很湿滑,能看得出是血魔蛇经常在洞穴走动打磨成这样的。

    沐晟手持着灯光棒走在前面,来到尽头,看到地上还有几个蛇蛋压过的痕迹,这不是沐晟关心的。

    灯光棒是一种用魔力作为能源的照明物品,里面内嵌着存有魔力的魔石,以及一个驱动魔石的小魔法阵。

    在这个魔法现代里,有许多这样的设备,让普通人也过上了极为简便的生活。

    在不起眼的角落,长着几棵全黑的草,正是沐晟想要找魔灵草,共有3棵。

    楠汐也看到了那几棵黑漆漆的小草,像好奇宝宝一样凑到魔灵草前面,从小到大,她还没见过通体黑色的草。

    “不要碰到魔灵草。”沐晟的声音适时的响起,磨灭了楠汐心中的念头。

    沐晟在背包中拿出了一个小铲,蹲在楠汐的旁边,开始绕着魔灵草的根部挖土,同时也在为楠汐解释,“魔灵草,如果被人手触碰到,就会立刻失去药效,并且碰到血魔草的皮肤会像是被火烧一样,虽然不至于出人命,但是想要根治,却不容易。”

    说完,沐晟已经挖出了一棵魔灵草,用手托着泥土,小心翼翼地装到事先准备好的袋子中。同样的动作,沐晟重复了三遍,额头上也渗出细汗。

    回去‘沐家药店’的路上,沐晟的表情很平静,楠汐就一直想要说话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最后两人就闷着头回到了‘沐家药店’。

    药店里还是和平常一样,几乎是没有顾客,为了维持生计,沐晟的父亲出去跟着一些狩猎队伍出去打猎了,这是沐晟听他父母两人说的。

    “晟少爷回来啦。”在柜台那边坐着的美妇微笑着说,但在下一刻就注意到两人的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包扎,不由得担心起来,“怎么都受伤了?!”

    “一些小伤而已。”沐晟故作轻松的说,把腰包甩到柜台上,接着就自己走进了药房里,留下个背影,“妈,接下来就麻烦你把魔灵草的药汁抽取出来了。”

    等到沐晟走进去了,并关上了门,沐晟的妈妈燕红压低声音说,“楠汐,我家的晟少爷怎么了?”

    既然沐晟的妈妈都问到了,楠汐也只好把事情的经过说给她听。

    沐晟妈妈听完,突然抬手狠狠地砸在柜台上,把楠汐也吓了一跳。

    “妈,怎么了?”药房里传出沐晟的声音。

    “哈哈,我刚刚是打蟑螂啦。”燕红愤怒的神情换上了尴尬的笑容,脸色很快又沉了下了。

    突然燕红想到了什么,“楠汐呀。”

    “唔?”

    “你也挺漂亮的,不如你就当我家晟少爷的女朋友吧。”燕红竟然做出少女一样神情,期待的看着楠汐。

    ……

    (本章完)

    见识颇广的林中立刻想到那是血魔蛇的蛇毒!那是血魔蛇三阶后才会有这般毒性的唾液。他沉声说道,“大家小心了,那是血魔蛇的毒,哪怕是一点点,沾上了,就会变得跟他一样。”林中瞥了一眼已经中毒致死的人。

    “林叔,这可这么办?”在关键时刻,梁不乱口吻中也对林中也尊敬了很多。他也听父亲里得到过有关血魔蛇的一些信息,可是明明是说二阶的啊。

阅读神兵祭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妙手仙医火影一刀999级小清欢六十年代村姑求生存都市之破案之王玄幻末日之王者荣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