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道环堂传比武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将身体上的水渍搽净,陈耀星随意的套上一件整洁的衣裳,然后爬上柔软的床榻,从枕头下,摸出那块漆黑的铁片。

    铁片上的锈斑已经被陈耀星细心的洗净,整体有些通亮,散发着幽幽光泽,颇有几分神秘的味道。

    三年所受的嘲讽,让他清楚的知道,实力在这四大部洲上,究竟有多重要。

    不过日子虽清苦,可修炼所取得的成效,却是让人满心发喜。

    丹老所炼制而出的灵液,其药力之强,远超过了陈耀星甚至丹老本人的意料,本来以为即使借助筑基灵液的药力,陈耀星也至少需要一月时间才能达到四级力道,可没想到,他却硬生生的将时间缩短了一半。

    黑瞳之中,白芒照旧的闪过,不过此次却是略带上了点淡青之色。

    缓缓的将胸口的一口浊气吐出,少年神采奕奕的眨巴了下眼睛,然后猛的站起身子,任由冰凉的水花从身上淌落,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感受到体内那时隔三年的修炼,那充盈的力道和内功,有些迷醉般的喃喃自语:“按这进度,恐怕再有两月时间,就能冲击五级力道和内功了吧!”

    对此,就连丹老,也是有些忍不住的对陈耀星所表现出来的修炼效率,感到惊异,虽说这和他曾经走过这条路有些关系,可这速度,也实在太快了吧?

    要知道,力道和内功的修炼,基础尤为难修,一轮进级七级力道和内功,进入魔术师,花费十年,甚至二十年的人,并不在少数。

    当然,一旦成为一名真正的魔法师,那么其修炼速度,便将会大大加快,在未成为魔法师之前,一年时间或许只能够使得力道和内功增加一轮,然而进入魔法师之后,说不定能在一年之中,猛飙几轮也未可知。

    在这前后修炼极为不协调的比较之下,陈耀星这半月的表现,也的确是有些骇人了。

    毫无顾忌的从木盆中爬出来,陈耀星回头望了望颜色变浅了一些的青色水液,这是由于其中所蕴含的能量被自己吸收的缘故,无奈地摇了摇头,低声嘀咕道:“这还能支持一个半月的修炼么?”

    尝到甜头,少年并未就此罢手,双目依旧紧闭,指尖的手印,纹丝不动,凝神静气,保持着最佳的修炼状态,继续贪婪的吸取着青色液体中的温度和能量。

    青色水液,沾染着少年的肌肤,一丝丝的顺着皮肤毛孔,溜进少年体内,温养着骨骼,洗刷着脉络。

    在少年永无休止的索取之下,越来越多的气流从水盆中飘散了出来,到得最后,竟然隐隐的遮掩了少年赤裸的身躯。

    修炼,在忘寝废食的苦修中缓缓度过,窗户外射进的阳光,逐渐的转弱,炎热的温度,也是缓缓降低。

    木盆之中,双目紧闭的少年将最后一缕气流吸进了体内,睫毛微微眨动,片刻之后,漆黑的双眸,乍然睁开。

    自从上次将所有东西准备完全之后,陈耀星已经缩在自己房间中足足半个多月,半个月中,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几乎是过上了深居简出的清修日子。

    然而,虽然修炼的日子有些枯燥,不过这对经历了三年白眼嘲讽打击的陈耀星来说,却不过是件小事而已。

    半个月下来,陈耀星除了闷头修炼之外,便是把其余的心神,全部放在了这铁片中的三轮魔鬼师的道环吸收那武功技能之上了。

    而半月里,在丹老的指点下,陈耀星也是逐渐的掌握了几分这吸力的诀窍,不过由于体内的力道和内功的稀薄,却还从未见到有什么实质效果,这倒是让陈耀星有些遗憾。

    双掌将铁片夹在手中,陈耀星眼眸缓缓闭上,精神信念感观,顺着手臂,轻车熟路的探进了黑铁片之中。

    “砰——”

    手掌所指处,桌上的一只青花瓶,突然摇晃了几下,最后砰然掉地,在一声清脆的声响中,化成满地碎片。

    “唉——”

    “道环虽然是三轮,可力道和内功,却太弱了,根本发挥不出多大的威力。”

    望着自己所造成的破坏,陈耀星撇了撇嘴,无奈的轻声自语道:“照这效果看,想要造出能够扯动一个人的吸力,恐怕至少需要七级力道才能办到。”

    “算了,去家族道环堂看看有没顺手的低级道环吧。

    这吸力,短时间内,是没什么大用了,现在既然能够修炼力道和内功了,总不能还象以前那样傻傻的修炼吧!”

    叹了一口气,陈耀星爬下床,目光瞥了一下手中没有反应的黑色丹珠,然后行自门前,推门而出。

    微眯了下眼睛,在略微适应下有点炽热的日光之后,陈耀星这才小心的将门反关上,悠闲的顺着碎石小路,慢悠悠的对着后院走去。

    碎石小路两旁栽种着翠绿柳树,葱郁的绿色,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转过一条路,一阵少女嬉笑声,却是从另外一条小路中传了出来。

    被打扰了安静的气氛,陈耀星眉头微皱,目光顺着声音移过,望着那群娇笑走来的少女。

    在几位秀丽少女的簇拥中,一位容貌有些妩媚的少女,正在抿嘴浅笑,小脸上露出的那股妩媚风情,让得其身旁的几位青涩少女有些感到自卑。

    这少女便是当日在测试广场上大出风头的陈耀蓉。

    目光淡然的瞟过这位,曾经跟在自己身边星表哥、星表哥叫个不停的美丽少女,陈耀星稚嫩的小脸上,闪过一抹讥讽,轻轻的摇了摇头,毫不留恋的收回目光。

    走到路途尽头,陈耀蓉那颇具诱惑的笑声忽然的弱了下来,她看见了左边不远处的那位少年。

    夕阳从天际洒落,照在那手臂枕着后脑,小脸淡然的少年身上,分外迷人。

    一双有些勾魂夺魄的眸子,盯着那越来越近的少年,瞧着其小脸上那抹说不出是嘲讽还是微笑的浅浅弧度,陈耀蓉的精神,忽然间有些莫名的恍惚。

    三年之前,那位少年,嘴角,便是常常挂着这抹让人有些迷醉的弧度。

    望着缓缓行过来的少年,陈耀蓉几人都是止下了脚步,嬉笑的声音,也是逐渐的弱了许多。

    陈耀蓉身旁的几位清秀少女,睁着大眼睛,望着这位曾经被认为是家族荣耀的少年,小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惋惜,还是其他。

    陈耀蓉顿在原地,心头有些纠结。

    在心底,其实她也想和这位曾经让得她倾慕不已的少年畅聊。

    不过,现实却是告诉她,两人间的差距,现在是越来越大,再将心思放在一位废物庸才身上,明显是有些不智。

    弯弯的柳叶眉轻皱了皱,随即舒展开来,陈耀蓉在心中有些无奈的暗道:“打个招呼吧,不管如何说,他也算是自己的表哥。”

    并不知晓陈耀蓉心中的念头,陈耀星双臂枕着后脑,意态懒散的行了过来。

    望着近在咫尺的陈耀星,陈耀蓉俏丽的小脸上刚欲露出笑容,可少年的举动,却让得那抹还未完全浮现的笑容,僵在了小脸上,看上去显得有些滑稽。

    双臂枕着后脑,陈耀星旁若无人,目不斜视的径直从几位少女身边走过,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留恋。

    微张着红润小嘴望着少年的背影,陈耀蓉有些愕然。

    以她的容貌,何时受过这种待遇?

    心头略微涌出一股莫名的羞怒,忍不住的喊了一声:“星表哥。”

    脚步微微一顿,陈耀星并未转身,淡淡的语气,犹如陌生人间的对话:“蓉蓉有事?”

    平淡而生疏的语气,让得陈耀蓉一滞,呐呐的摇了摇头:“没,没有。”

    陈耀星眉尖轻挑了挑,再懒得理会,摇了摇头,继续迈步前行。

    望着那消失在小路尽头的背影,陈耀蓉有些忿忿的跺了跺小脚,随即也是跟着同一条路走了上去。

    转过一道弯,陈耀星抬头望着眼前那宽敞的房间,房间的牌匾之上,绘有道环堂三个龙飞凤舞的金红大字。

    听着道环堂中传出来的吆喝声,陈耀星有些意外,这里平日一般都少有人来,今日怎么如此热闹?

    耸了耸肩,陈耀星只是随意的转了转念头,便将之丢到了一遍,迈步进入道环堂。

    一进道环堂,阵阵少年少女的欢呼喝彩声,便是滚滚的传了过来。

    道环堂中,分为东西两部分,东部分是存放家族道环之所,而西部分,却是一个规模不小的练武场。

    此时,不少人头,正簇拥在训练场之上,兴致勃勃的望着场中比试的二人。

    “看东表哥出手的力道和内功强劲,恐怕已经有八级力道和内功了吧?”

    “呵呵——”

    “两个月前,东表哥就已经晋入了八级力道了。”

    “虽然他有八级力道,可铃儿表妹却是九级力道了,看来,东表哥想要赢她,还真没什么可能。”

    “铃儿表妹,加油!”

    听着人群中传出的惊异喝声,陈耀星脚步这才顿住,目光在训练场中扫视了一圈,最后饶有兴致的停在了那身着淡紫衣裙的美丽少女身上。

    “这女娃儿,今天怎么有闲情和人比试了?”

    心头嘀咕了一声,陈耀星在大堂东面停下了脚步,随手抽过旁边架子上的一只黑色卷轴,然后缓缓摊开,摊开后的卷轴,背面上出现了几个黄色大字。

    二轮魔法师:力道一十六级,击石拳!

    悠闲的靠在书架上,陈耀星一边读着这击石拳的修炼之法,目光也偶尔瞟向战况激烈的训练场上。

    宽敞的大堂,犹如被分割成了两个世界,西边喧哗不断,东边却是安静平和。

    陈铃儿的对手,也是一名少年,不过他的年龄,应该在十七八左右,模样颇为英俊,和那日所见的铁八多相差无几。

    随着陈耀星呼吸的平稳,房间中,再次平静了下来。

    又是一段长时间的寂静,某一刻,床榻上的陈耀星,双眼猛的张开,右掌略微曲卷,成爪形之状,体内那淡薄的力道和内功内韵,顺着意识的控制,迅速的穿过掌心处的几条特定脉络与穴位,最后吸力喷薄而出。

阅读力道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和凤长兮的那些事儿我不是神医那年,我们一起漫威摸鱼救世主的和平生活玫瑰铿锵无相鬼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