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铁八多坊市挑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陈耀星淡淡的道:“铁八多少爷,你的风流习性,整个苍松基城都知道。不过,铃儿还小,没空和你玩早恋的游戏。所以,以后麻烦你还是去祸害别家闺女吧。”

    “以后,你就离他远点。”

    “哧,哧哧——”

    听着陈耀星的话,不仅铁八多失笑,就是连其身旁的一群属下,也是嘲讽的哄笑了起来。

    然而嘲讽的哄笑并未持续多久,便是犹如被忽然砍断了脖子一般,噶然的断在了喉咙处,众人张着嘴巴惊愕的模样极为滑稽。

    陈耀星手中的手链,从材质上看,明显只是一个不会超过五枚金钱币的地摊货,而他的翡翠吊坠,却是正宗的魔核晶片首饰。

    在购买之时,足足花费了一千多枚金钱币。

    两条手链,不论式样,价格,以及实用程度,都是天差地别,毫无半点比较性。

    原本有些发愣的少女被陈耀星的举动惊醒了过来,双手几乎是在潜意识的支配下,迅速抢过了手链,手链到手之后,陈铃儿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表现的似乎有点太急切了。

    白皙的精致小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绯红,不过陈铃儿也非常人,在略微羞涩之后,便是落落大方的将手链套在了光洁白皙的颈部脖子之上,抬头对着陈耀星,露出清雅的娇笑,“谢谢星哥哥。”

    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望着那在陈耀星面前,露出正常少女姿态的陈铃儿,铁八多脸庞上有些嫉妒,干笑道:“呵呵,没想到铃儿小姐的爱好,竟如此与众不同,我倒是有点失算了。”

    陈耀星瞟了一眼面前的铁八多,目光在其胸口处的一枚金星上扫过,心头不由有些诧异:“去年见到这家伙,他应该是九级斗力道吧?没想到今年竟然成功凝聚力道和内功的修炼了,不过二十一岁才成为一名一轮魔术师,这天赋,勉强只能算作上等吧!”

    见到这家伙还没有离开的打算,陈耀星撇了撇嘴,懒懒的话语,并未因为对方的实力而客气几分,陈家与铁氏家族关系本来就不好,所以他也没必要展现什么低姿态,摸了摸鼻子。

    狠狠地瞪了陈铃儿一眼,陈耀星心中暗自责怪了一声,立即抬头微笑道:“铁八多少爷,你的好意,铃儿心领了。抱歉,抱歉,这翡翠玉坠,还是收回去吧。”

    望着被搅黄的气氛,铁八多眼瞳中闪过一抹怒意。

    不过,在佳人面前,为了保持风度,他只得皮笑肉不笑的道:“陈耀星少爷,我只是看铃儿小姐却未戴半点首饰,所以想尽点心意而已,难道你不想让这小小的饰物,为铃儿小姐增添几分美丽吗?”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陈耀星斜瞥了一眼铁八多手中的翡翠玉坠,也是伸手在怀中掏出一条淡绿色的手链,没好气的道:“很喜欢手链?喏,给你,别有事没事的去接别人的东西,都和你说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这傻乎乎的模样,说不定被人家卖了,还不知道为什么。”

    听着陈耀星这指桑骂愧的话,铁八多脸庞上涌上冷意,不过,当他目光扫到陈耀星手上的手链时,却是有些愕然的失笑。

    所以,铁八多看着陈耀星竟然给陈铃儿这位美少女,如此寒碜的首饰,实在是有些忍不住的出言讥诮道:“陈耀星少爷,虽然早知道你在自己家族中地位不高,可,可你也不用这如此寒碜来应付陈铃儿小姐吧?”

    没有理会铁八多的讥笑,陈耀星对盯着手链,忽然有些发呆的少女扬了扬手,有些不耐的道:“到底要不要啊?不要就丢了,反正就买成两三个金钱币而已。”

    说完这话,陈耀星也不管脸色难看的铁八多,仗着自己年龄大的优势,转头又对着陈铃儿老气横秋的教训着。

    “哦——”

    陈铃儿灵动的眸子轻眨了眨,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铁八多对她来说,不过是个有过几面之缘的陌生人而已,而陈耀星对她来说,却是无人可替代,既然他说远离,那就远离吧。

    铁八多身后的一群属下,看见自家主子那难看的脸色,非常机灵识相的前踏了一步,隐隐的将两人包围其中,扫视的目光中,掺杂着不怀好意。

    坊市深处,人流同样不少,瞧得这边的事故,都不由得好奇的望了过来,陈耀星与铁八多在苍松基城也是小有名声,他是因为他的废柴之名,而铁八多,则是那始乱终弃的风流之名,虽然这名声都不太好听,不过也能勉强算做是两位名人了。

    望着对方一干人的举动,陈耀星眉尖挑了挑,稚嫩的小脸上,浮现一抹戏谑,微偏过头,对着坊市的一处,轻吹了一声口哨。

    见到陈耀星的举动,众人好奇转头相望,却是见到坊市的护卫队,正在队长陈度跋的率领下,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陈度跋带着大群护卫,快速的奔跑了过来,手掌一挥,手下护卫,顿时凶悍的将铁八多那群人反围了起来,一时之间,双方有些剑拔弩张。

    “星少爷,可是出了什么事?”

    来到陈耀星身后,陈度跋先是扫了一眼对面的铁八多等人,随即恭声笑着相迎。

    陈耀星微微一笑,偏头望着脸色难看的铁八多,漫不经心的道:“铁八多少爷,这所坊市,可是我陈家的地盘,你想在此处动手?”

    铁八多目光有些忌惮的看了陈度跋一眼,然后转头对着陈耀星冷笑道:“你难道就只会依靠家族势力?如果你是个男人的话……”

    “你想和我说,如果我是个男人,就和你来一场公平的比试武功,是不是?”

    陈耀星忽然摆了摆手,笑着打断了铁八多的话。

    铁八多冷笑一声,挑衅的道:“没错,你可敢与我单挑?”

    望着一脸挑衅的铁八多,陈耀星似是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手掌摸了摸额头。

    片刻后,方才抬头,微微耸了耸肩,一脸的纯真与无辜:“铁八多少爷,我想问问,您今年多少岁了?”

    铁八多嘴角一扯,阴着脸不说话。

    “大哥,你今年都二十一了,我多少岁?我才十五岁呐!”

    “你竟然让我这个连成年仪式都未举行的小孩和你角斗?你难道都不觉得自己的要求,很是让人有些脸红么?”

    陈耀星叹道,小脸上的那副无奈模样,让得身旁的陈铃儿有些忍俊不禁,抿嘴轻笑。

    “哈哈哈哈……”

    听着少年这通无辜的话,坊市深处的一些摆摊的佣兵以及商人,顿时失笑了出声来。

    的确,以陈耀星此刻的年龄,顶多只能算成一位乳臭未干的稚嫩少年,而铁八多,却早已经成年,这种挑战,实在是让众人不得不在心中有些鄙视。

    周围讥讽的目光,犹如一盆凉水,让得铁八多回复了些清醒,陈耀星所表现出来的成熟与淡然,总是会让人不自主的将他的年龄省略而去。

    所以,经得提醒,铁八多这才记起,面前的少年,才只有十五岁。

    恶狠狠地咬了咬牙,铁八多望了望,那群正虎视眈眈的站在陈耀星身后的陈家护卫,知道自己今天已经没有出手教训的机会,只得悻悻地摇了摇头。

    阴恻恻地道:“再有一年,你就该举行成年仪式了吧?”

    “嘿嘿——”

    “我看你这废物庸才,恐怕成人仪式一过,就得被安排到那些穷乡僻壤去吧!以后,连进入苍松基城的资格都没有,真是可怜。”

    陈耀星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眼皮抽了抽,不知道为何,铁八多只要一看见面前少年脸上的淡定从容,便是满腔怒火,你一个废物,没事给我装个狗屁的高深莫测呀!

    强行压抑住心头的怒火,铁八多冷哼了一声,手掌一挥,带着手下挤开人群。

    “哦,对了……”

    脚步忽然一顿,铁八多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讥笑道:“我的星少爷,听说你们陈家,被楼兰家族的楼兰玛丽强行解除婚约了?”

    “嘿嘿——”

    “其实也没什么,以你的修炼力道和内功的天赋,也的确配不上楼兰小姐,哈哈哈哈……”说完这些,铁八多这才大笑着离去。

    陈耀星目光有些阴森的瞥着那离去的铁八多,手掌伸出,一把拉住身旁的陈铃儿,淡淡地道:“一条疯狗而已,它咬了你,你难道还想咬回来么?”

    “可他……太过分了,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了?”

    陈铃儿皱着纤细的秀眉,有些忿忿不平。

    “呵呵,会有机会的打倒他的。”

    陈耀星眯着眼睛笑了笑,嘴角噙着的阴冷,让得旁边的陈度跋,心头略微发寒,一头咬人的狮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头狮子,懂得隐忍。

    “度跋大叔,麻烦你们了。”

    陈耀星转头,对着陈度跋等人和善的笑道,先前那有些阴森的气息,瞬间化为了少年的朝气与坦率。

    心头有些感叹陈耀星对情绪的把握程度,陈度跋的笑容中,多出了一分发自内心的敬畏,且不论他的修炼天赋,仅仅是这份心智,日后的成就,恐怕也不会太低。

    “呵呵,星少爷说笑了,这里本来就是我们陈家的地盘,哪能忍铁氏家族的人在这里放肆。”

    陈度跋笑了笑,望着陈耀星东张西望的模样,在告辞了一声后,极为自觉的带人退去。

    望着离去的陈度跋等人,陈耀星这才转过身,手掌狠狠地揉了揉陈铃儿的长发,薄怒道:“你个蠢妮子,一枚一级的魔核晶片,还是什么翡翠吊坠,就让你动心了?”

    “那家伙是什么货色,你还不清楚么?你收了他的东西,那家伙立马打蛇上棍。”

    微撅着小嘴理了理被揉乱的长发,陈铃儿无奈地摊了摊手:“送上门来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嘛。”

    陈耀星翻了翻白眼,有些哭笑不得:“那东西,又不是什么珍贵东西,也犯得着这么着,你可是陈家的天才少女啊!”

    这种选择题,对陈铃儿来说,并不困难。

    瞧着陈铃儿竟然点头应下来的陈耀星的话,铁八多嘴角一阵抽搐,拳头捏得“嘠嘠”作响,目光阴鹫的狠狠盯着面前一脸平淡的少年。

阅读力道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吃鸡吧!首富大人投出个未来都市极品至尊邪帝墨问无道我体内封印了神兽之魂咸妻的日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