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冲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孙浩不知道仙气攻击有多厉害,但看肖凯狰狞的表情,肯定不会太舒服,心里终于爽了一些。

    旁边两个男同学赶紧过来问肖凯怎么了,他虽然怀疑是孙浩在使坏,但也没有证据,只好捂着手恨恨的瞪着孙浩。

    肖凯也急了,举着酒壶指向孙浩:“敢骂我?你找死!”

    孙浩不想在聚会上闹事,但也不会一味退让。

    他悄悄的运起气来,让仙气集中到自己的手臂,接着后退几步,装着伸手抹脸,趁着手朝向肖凯的时候突然释放出仙气。

    孙浩看着他带有一丝挑衅的目光,冷冷的说:“肖凯,我以为几年过去你能成熟一点,没想到还是这么幼稚!”

    肖凯脸色刷的黑了下来,看着对面正和几个女生聊天的夏云,忿忿的说:“你不过是个臭当兵的,牛什么牛!告诉你,我看上的人还没有一个能跑掉的!夏云,夏云她喜欢你算什么,你等着,一个月,一个月我保证她会上我的床,你信不信?”

    孙浩怒了,你扯别的我不管,但侮辱夏云就太过分了。

    啪!

    肖凯只觉得胳膊一麻,端着酒壶的手不受控的松开,酒壶掉到木地板上摔碎了。

    不给你点教训,你还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

    孙浩装作吃惊的样子对他说:“呦,老肖,你这是怎么了,喝多了还是帕金森病犯了?要不要送你到医院看看?”

    肖凯的右手还是一阵阵的发麻抖动,不管怎么弄都控制不住,甚至连想抬起来都费劲。

    “孙浩老同学,我们俩喝一个吧!”

    肖凯眯着眼睛,晃晃悠悠的对他说。

    孙浩皱了皱眉,虽说不太情愿,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还是端着杯子起了身。

    其他的同学都在喝酒,没人注意到他俩。

    肖凯凑到他耳前低声说:“孙浩,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夏云也看不起我,不过,现如今我混的比你们都好,你承认不承认?”

    他把酒壶重重的放到桌子上,大声说:“肖凯,你是不是有病!有病赶紧回家吃药,别在这丢人现眼!”

    同学们听到孙浩的话,都吃惊的看向他们两个。

    刘铮跑过来问孙浩,孙浩很无辜的说:“我也不知道啊,他给我敬酒,不知道为什么就把壶给摔了,我离他好几步远呢,搞不清怎么回事。要是他身体不舒服就早点回家吧,万一有什么病耽误了就麻烦了!”

    就在大家目目相觑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喊声,接着咣当一声,似乎有人摔倒了包间的门上。

    站在门口附近的周宇杰赶紧出门。

    那人扭头瞪了他一眼:“说个屁!这小兔崽子和你一伙的?他在厕所里把脏东西都吐我鞋上了,你说咋办吧!”

    王越梗着脖子说道:“你胡说!我在隔间里吐,是你非要挤进来,就溅到你鞋上一点点,凭什么让我赔钱啊!又不是我让你进来的!”

    周宇杰低头一看,黑衬衫的鞋上确实溅上了一些斑点,但不多,又是皮鞋,其实擦擦就掉了。

    “我X,你吐的你不赔谁赔?我告你,我这可是从国外买的名牌,我也不要你多了,给5000块钱就算了!”

    王越一个博士生,家里条件也一般,一听他张口就是5000,立马急了,扯着嗓子喊道:“你……你这是敲诈!”

    黑衬衫也急了,冲上去就要打王越,周宇杰赶忙和服务员把他拦住。

    “哥们哥们,别急,咱们好好说,别动手!”

    那人一个反手把周宇杰摔倒地上,骂道:“你算哪根葱,也配跟我讲条件?我告诉你,今天你不赔,我就让你出不了这个门!你不是要好好说吗?你说给不给吧!”

    孙浩和其他同学也顾不上肖凯了,都到了门口,刘铮赶紧把周宇杰扶起来,一个女生问王越:“房间不是有洗手间吗?你怎么到外头去了?”

    王越很委屈,和大家解释道:“咱们屋里卫生间锁着门有人,我就到外面公用的了。我没往他鞋上吐,是我先进的隔间,他非要跟我抢,我一没忍住就吐出来了!”

    接着朝黑衬衫说:“我刚才都给你道歉了,你这皮鞋一擦就掉了,又没坏,为什么要我赔?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刘铮是聚会的召集人,现在出了事当然得站出来。

    他看出这个人不好惹,保不齐还有黑道背景,也不想惹事,就圆场说:“哥们,我兄弟刚才喝多了,不小心吐到你鞋上,这是我们不对,我给您道歉了!”说着朝他鞠了个躬。

    “不过您一下子要5000块,我们都不是有钱人,有点太多了,我看您这鞋也没坏,这样吧,我替我兄弟赔你1000块,咱们就算了,行不?”

    说着从兜里掏出钱包就要数钱。

    黑衬衫表情一拧:“1000?你打发叫花子呢?没钱就滚蛋,到这来装什么X?”

    刘铮有些恼怒,可也没什么办法,自己在京城无权无势,虽说外企收入高一些,但遇到事就无能为力了。

    听到喊声,会所的经理也跑了过来,见到黑衬衫,连忙陪着笑问道:“黄哥,这是怎么了?干嘛生这么大气?”

    黑衬衫没理他,旁边的服务员把经过小声说了一遍。

    经理皱皱眉头,看看黑衬衫,又看看孙浩这边的一群人,想了想,堆着笑说:“黄哥,我以为什么大事呢,就这点事啊,你看这样行不行,这位兄弟呢也是不小心,其实原因还在我们会所,房间里卫生间不够用,我看您的鞋也没什么损失,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这位兄弟一码算了,今晚您的餐费我给您打七折!”

    孙浩一听,也觉得这个经理挺公道,凯德会所吃顿饭不便宜,怎么也得八千一万的,一下子打下去三折,也快赶上3000块钱了。

    黑衬衫一听火了:“什么叫算了?他把我鞋弄坏了就算了?你这个经理怎么当的?要不要我给你们江总说说?”

    经理的脑门冒出了细汗。

    这个黄哥其实也没什么大背景,就是跟着京城一个有点名气的摇滚歌手混的,今晚正好是这个歌手拉着团队在这里庆祝专辑发布,一帮人喝的也挺多,本来这些人就爱闹事,喝了酒就更不依不饶了。

    按说凯德会所在京城这么多年也是很有背景的,这点事并不算什么,直接报警就行了。

    可恰好会所老板原来也是搞摇滚的,和这个歌手关系不错,老板前几天出国前还专门交代他要把这次庆功宴搞好,所以面对这个黄哥,他虽然心里有气,但也不好说硬话。

    大家都不说话了,楼道里的空气有些凝固。

    正在这时,走廊远处又传来一阵脚步,孙浩转头一看,几个穿着黑色衬衣的人走了过来,领头的一个剃着光头,脖子上挂着粗粗的金属链子,孙浩在电视上见过他,是个挺有名的摇滚歌手,叫何天可,唱的都是重金属摇滚,据说在圈子里很有关系,在京城也算是一号人物。

    何天可见黑衬衫和一帮人在一起,大声喊道:“阿黄,你干啥呢!这么长时间不回来?”

    黑衬衫一看自己的老大来了,底气更足了,对何天可说:“老大,这小子吐了我一鞋,把鞋都弄坏了,还不赔钱,我和他们讲道理,这个经理还帮他们说话!”

    阿黄?

    孙浩一听差点没乐出来,这是叫狗呢吧!

    再听黑衬衫说自己讲道理,更觉得像是在听笑话一样,连流氓都开始讲道理了,这世道真是变了呢。

    何天可眯着眼看了看众人,对黑衬衫说:“行啦,今天咱们庆功,不是惹事的,你让他们赔个万儿八千就行了,赶紧了了事进去!”

    什么?赔万儿八千?

    大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还是歌手吗?这不就是流氓嘛!

    黑衬衫听了,一声冷笑,看着王越和会所经理。

    经理无奈,走到王越和刘铮这边,低声说:“兄弟,我看你们还是赶紧掏5000块钱算了,这个何天可和我们老板很熟,我也没办法。这事你报警也没用,他们和这附近的派出所关系都不错,就算警察来了你也得掏钱,5000块不算太多,一会结账我给你打个折。”

    刘铮看看王越,犹豫着要不要认怂。

    周宇杰推推身边的肖凯。

    肖凯的手已经好多了,虽然隐隐的还有些麻,但已经不抖了,看同学在外面出了事,也凑了出来。

    “老肖,你不是认识的明星多吗?能不能跟他说说算了吧,欺负人也没这么整的啊!”

    周围的同学也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肖凯,毕竟这一桌人只有他可以和娱乐圈的人说上话了。

    一看王越靠在门框上,脸色通红,一个穿着黑色衬衣,30岁左右的男人正指着他气急败坏的骂着,手上露出了大片的纹身,旁边还有个服务员在劝他。

    周宇杰高中毕业就走上社会了,这种场面见得也比较多,连忙过去劝道:“兄弟兄弟别急,怎么了,有话咱们慢慢说!”

阅读封存的绝密档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荒屋凶宅阴人债王者荣耀最高统治者[综]审神者见不得光谱凡者巫师破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