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无端惹强盗,反手抢金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怎不用乌龟壳?”

    围观众人都做耍猴来看,指指点点哄笑连声。陈风笑脚下运行越发圆融贯通行动自如,当下故意扑、跌、滚、爬,惨叫连声狼狈难堪。

    陈风笑晒道:“好狗不挡道,老子自走我的路关你屁事。”

    昂藏青年呵呵蔑笑:“敬酒不吃吃罚酒!”曲臂一点灵气劲吐,刹间一条火弹径直朝着陈风笑撞来,烈风呼啸气势非凡,牛重合等人齐喊:“快躲!”

    陈风笑只觉热风灼面魄人呼吸,差点没背过气去。他虽笃定昂藏青年不敢违逆门规痛下杀手,但是烧他个皮开肉绽却是没啥大问题的。危难之际闪身就躲,脚下不由自主的就把“三生步”施展出来,当下退六进三连滚带爬扑跌出去,竟被他闪避开来。

    说话间拽着牛重合避身就走,旁边一个干瘦青年跃出身来堵住前路,大声道:“哪里去!”

    陈风笑见走不脱,止住身子拱手笑道:“这位师兄,光天化日阻路索财,传讲出去怕是不好吧!”

    干瘦青年傲然道:“休要说这些中听不中用的好屁,旁人不知道我却认得,你不就是选《洞真经》的那个姓陈的傻小子么!”想来他早把玄黄殿众人都调查清楚。

    他本以为不用灵气誓无侥幸之理,没想到“三生步”竟如此玄异,便是火弹术之迅疾也能脱身。这也多亏他一直对此术和《禁制详解》用功不辍精研勤奋,行到如今“进”、“止”、“退”三步,早又各自领悟明晰了三式,如此以来已达十八式之多,施展开来比之先前快了好几倍。

    闲话不说,陈风笑方闪身避过,那曾想这火龙如同活物一般,凌空一滞竟然又调头袭来,陈风笑大骂:“好孙子,你这是要杀你爹呀!”

    话未说完即刻被这火龙追着满场乱窜,跌扑滚爬万分狼狈。好在昂藏青年只是初习火弹术没多久,其中变化奥秘还未尽都掌控,又因丹田灵气无多,只是徒有其表看着唬人罢了。

    昂藏青年一边操纵火龙一边嘲笑:“狗东西,你这是什么逃跑功夫?”心里却暗自惊骇,他虽不敢说阅历丰富,但也是所识甚多,却从未听闻过能躲避仙术的凡俗身法。

    身旁一个不知情的笑道:“玄黄殿真是名不虚传,逃命的功夫果然厉害。”

    对面领头的一个昂藏青年哈哈笑道:“愿赌服输有什么好生气的,下次可要好好用功啦!”这群人正是当初在行思楼报备时候,无礼插队的那几个。

    刘去疾切齿道:“谁跟你愿赌服输,方才青冥殿的人过去你们怎一个屁不敢放,单单堵着我们与玄冥殿的师兄比试,分明就是欺软怕硬的剪径蟊贼。”

    昂藏青年也不着恼,抱拳嬉笑:“承让,承让!”

    刘去疾、牛重合四人不愿多说起身就走,正在此时旁边一个干瘦少年忽然指着人群后面大喊:“那两个小子也是玄黄殿的!”

    陈风笑急忙缩身却是已晚了,见众人尽望心下恼火,他身上总共只剩下一块下品灵石,无论如何也不能平白无故给了出去。当即连连摆手笑道:“错了,错了,小子只是路过的,你们打架可不管旁人什么事!”

    陈风笑勃然大怒,叉着腰高声喝道:“瞎眼孙子,终于认得你爷爷啦!”

    干瘦少年气急败坏,越众就要打来,昂藏青年挥臂拽住,哈哈笑道:“你小子莫逞口舌,识相的乖乖把灵石交出来,也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围着圈子跌跌撞撞跑了几圈,待众人兴致振奋疏于防范时候,双臂蓦然灌力,浑身筋骨血肉震荡,运起“进”字步,倏忽如风快俞闪电,径直朝昂藏汉子轰打而来。

    昂藏青年蓦地见陈风笑身法诡异拳脚凶狠,急忙撤招回护,火盾还没撑起来,陈风笑双拳已至。不急转念“砰砰”两下,昂藏青年肋骨剧痛不知断了多少根,惊骇之下浑身灵气紊乱再难相继,随着惨叫声起火弹轰然崩灭。

    陈风笑秉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顺势急攻,电光火花之间一拳轰在他脸上,刹间就如炸了了个杂酱瓶子,口鼻血水喷涌而出。

    探手捅在昂藏青年大腿上,刹间血水四窜流了满地,昂藏青年厉声惨叫:“别过来,别过来!”

    擎天殿几人闻声止步,唬道:“快住手,你可别犯傻,宗内禁止私斗!”

    刘去疾几人也一发拥上前来对峙,沉声喝道:“怎么着,一个打不过还要一群,真当以为我们玄黄殿无人么?”

    陈风笑蔑笑:“私斗也是你们先开的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老子有理,还怕你们这帮孙子不成!”

    昂藏青年也是硬气,忍住痛切齿:“你待怎样?”

    陈风笑道:“让你这几个相好的,把灵石都拿出来!”

    “狗东西,竟然敢打劫你老子,有种过来拿!”

    “哥几个一起上去揍他个小舅子!”擎天殿几人齐声叫骂。

    陈风笑嘿嘿冷笑,探手又捅了一刀,血水溅了满手。昂藏青年闷哼低喝竭力止住痛楚,陈风笑讶道:“吆喝,够硬气!下一刀就是你的卵蛋,我倒要看看是你孙子硬气,还是我刀子硬气?”说话间握着刀子在他裤裆之间乱描量。

    昂藏青年何曾见过如此很辣的下流角色,顷刻寒毛倒竖流了一身冷汗,朝擎天殿几人喊道:“几位师弟,灵石都算我的,周行宗说话算话!”几人闻声颓丧。

    陈风笑道:“刘师兄你去帮我收了。”

    刘去疾笑呵呵出来,一一到擎天殿几人面前去拿,这几人财资颇丰,多的有七八枚少的有四五枚,想是一早下来没少打劫。六个人走下来就有一鼓鼓囊囊小袋,攥在手中沉甸甸的十分叫人眼羡垂涎,当下探臂丢到陈风笑手中。

    陈风笑接过来揣到怀中,又在昂藏青年腰间摸了一把,拽下一个鹿皮兜囊。把里面灵石倒空竟有十一二枚之多,嘻嘻贱笑:“这叫什么来着?嗯,冥冥之中,报应不爽!老子即便不用灵气法术,却也不是你们这种货色随便欺辱的,记住啦。”缩手收了刀子,起身招呼几人就走。

    接着双臂倏忽一分,变拳为掌切在他肩腧穴上,昂藏青年即刻筋骨断折半边胳膊没了知觉。陈风笑有意戏弄他,张手左右开弓“啪啪”就是几耳光,直打的他头脑轰鸣欲裂,昂藏青年痛楚难当,大声道:“有……有话好说。”

    身旁与他一起的几人俱都发了一声喊纵身欲扑,陈风笑早就料到此事,从腰间抽出刀子,厉声喝道:“滚回去!”

阅读大道玄微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猫大王系统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六零末外星人生活日常娱乐之荒野食神玄幻末日之王者荣耀国民男神娶回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