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监狱调查事件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一次的拍卖会,我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最让我惊奇的是我看到很多以前只有在籍上记载的药材也在那一次拍卖会上出现,于是我就同意了激请我的那个富商的提议。

    刚开始我的药剂店生意有点差,不过在那个富商的帮助下以及我药剂较低的价格,我的药剂店生意越来越好,这也导致我拥有大量的金钱,于是我雇佣了几名有一些基础的药剂学徒帮我照顾药剂店。

    “可以啊,这要从三个月前说起。”希奇凯恩说到这里之时,颜铁龙就打断道:“师兄,我记得那时候不是老师成为皇家药剂那一天吗?”。

    “恩,铁龙,你还记得当时老师最后说了什么吗?”希奇凯恩点头并询问道。

    “恩~,我记得老师好像说大家都已经能出师,他希望我们独挡一面,并到各地旅行增加自己的修行。”颜铁龙一边挠着自己头发一边努力回忆道。

    “我要是能出去,我一定好好陪你喝一杯。”希奇凯恩听到骑米骆安激请,他微笑说道。

    “咦!是他!”希奇凯恩听到颜铁龙的声音,他看着倒地监狱士兵的面容就有些吃惊并不意外道。

    “师兄,这么你认识这家伙?”颜铁龙听到希奇凯恩的话就好奇的问道。

    “呵呵,铁龙你强然说出了老师要表达的意思,但是老师当时并不是这么说的。

    算了,当时我就照着老师的意思到了各地旅行,那一段时间我治愈了好几种在老师身边没有遇到的病症,不过为了治疗那些奇难杂症也耗尽了我的身上的金钱。

    直接一个月我前我来到铂斯特罗要塞,刚好遇一位富商用重金请药剂师治疗他身上的疑难杂症,我就以我高级药剂师水准的身份进入了那位富商豪华房子大厅里。

    只是让我没想到那位富商请了十几位高级药剂师水准的药剂师,我在如此激烈竞争中治好了那位富商,那位富商为了报答我就支付了大量金钱,并提议让我驻扎在铂斯特罗要塞。

    当时我十分犹豫,后来那位富商带我去了一次拍卖好会,从那一次拍卖会中,我决定驻扎在铂斯特罗要塞。”希奇凯恩说到这里之时,他又一次被颜铁龙打断问道:“那一次拍卖会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决定?”。

    碰!“解决了!”颜铁龙看着被自己用手刀击晕的监狱士兵就说道。

    “团长,你还有介绍你的师兄给我认识呢!”在另一间牢房里的骑米骆斯对颜铁龙提醒道。

    “呵呵,我都差点忘了,师兄这位是我雇佣兵团成员骑米骆斯。”颜铁龙听到骑米骆斯的提醒,他就对已经睁开眼睛并走到他身边的希奇凯恩介绍骑米骆斯道,而希奇凯恩对骑米骆斯适意的点头。

    “骑米骆安,这位是我学习药剂之时对我十分照顾的师兄骑米骆斯。”颜铁龙对自己团圆成员骑米骆斯介绍希奇凯恩道。

    “希奇凯恩阁下,这就不方便,要是到外面,我请你喝一杯。”骑米骆斯对希奇凯恩有些好感道。

    “哎~,我身上的伤都拜他所赐,这家伙一直想知道我所知的药剂配方,他也想想没有经过老师的同意,我这么可能将配方交出去呢!”希奇凯恩看着倒地的苦米骆斯,语气充满怒火道。

    “师兄,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能跟我说说吗?”颜铁龙询问道。

    而我用金钱大量购买那些药材,进行药剂实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进入要做药剂实验开始,哪些铂斯特罗要塞富商以及外面的富商络绎不绝的来找我。

    直到二个星期前,有一位药剂师他带了大量金币向购买药剂配方,当时他出的价格十分让我心动,可是铁龙你也知道没有经过老师同意,我怎么可能将那些宝贵的药配方卖出去呢,所以我直接拒绝了。

    可是自从那一次后我的药剂店就陆续出了问题,不是药剂学徒被人殴打无法来店里,就是药剂店被人砸。

    刚开始我受不了刑具对我身体造成的痛苦,我就告诉一些十分普通药剂配方,我以为这家伙对药剂学我一窍不通,他根本就无法知道我给他药剂配方价值。

    可惜我错了,这个人的确不懂药剂配方的价值,可是他身后那个人他懂,于是他对我更加酷刑。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身体慢慢麻痹对疼痛的感觉越来越感觉不到,于是我再也不说一句话直到今天。

    铁龙说实话要不是你今天进来,以我的身体状况,我可能活不过这两天吧。”希奇凯恩回忆并述说这这三个月自己遭遇的事。

    “师兄,听你怎么说,我觉得向你药剂配方那个药剂师很可能就是这家伙身后那一位。

    毕竟他自身就是药剂师,而且能他能出大量金币来买药剂配方,那他也能用金钱做这一次的圈套。”颜铁龙指着被自己打晕的人对希奇凯恩说出谁最有可能对他出手道。

    “你是说库饮奇图,应该不可能啊,他前几天还带着药剂进来帮我治疗,这么可能是他呢!”希奇凯恩听到颜铁龙说倒在地下昏迷不醒的监狱士兵背后之人,他不敢相信道。

    “师兄,你所说的那位库饮奇图,他长的怎么是什么样子的?”颜铁龙听到希奇凯恩说出要收购他师兄药剂配方的药剂师名字,他有些疑惑,毕竟他在监狱仓库听到要至于师兄死地是一位商人,应该不可能,但是颜铁龙以防万一就问道。

    “铁龙,你为什么要这么问?”希奇凯恩听到颜铁龙的话,他有些好奇的问道。

    “师兄,刚刚我找自己东西之时,我在监狱仓库里看到这家伙跟一位富态的商人交谈,而他们交谈的内容就是让你在今天夜晚死去,当然这家伙收了那位富态商人大概五六百金币的东西。

    所以我想问问师兄,那位叫库饮奇图药剂师会不会是我看到那位从仓库暗道走出来的那位富态商人。”颜铁龙直接道。

    “恩~,那位希奇凯恩的样子是这样的......。”希奇图皮考虑一下,就开始形容库饮奇图药剂师的样子,而颜铁龙认真听着。

    “40几岁,身材纤瘦,下巴有一颗明显的痣,这跟看到那位叫森夜德斯富态商人样貌完全不一样啊!难道我猜错了。”颜铁龙听到希奇图皮所说希奇图皮形象跟自己看到从暗道走出的人完全不一样,他就陷入沉思。

    “团长,你看到的那个富态商人叫什么?”在另一间监狱的骑米骆斯突然问道。

    “哦,那个富态商人叫森夜德斯!”颜铁龙直接说道。

    “不!不可能!怎么会他,不是真的。”希奇图皮听到颜铁龙说出仓库暗道出来商人的名字之时,他露出一副不敢相信道。

    “师兄,那位森夜德斯该不会是你先前所说被你治好病的那位商人吧?”颜铁龙看着一副不敢相信样子的希奇图皮就问道。

    “这么可能!,这么可能!”希奇凯恩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自言自语道。

    “希奇凯恩阁下,你那边不是有一个知道啊情况的家伙吗,你只要问他不就知道了吗!”骑米骆斯对深受打击的希奇凯恩提醒道。

    希奇凯恩听到骑米骆斯,他回过神看着被颜铁龙击晕的苦米骆斯监狱士兵就自言自语道:“对啊,只要问他不就清楚了吗!”。

    “喂,你给我醒醒!”希奇凯恩摇着苦米骆斯呼唤道。

    “师兄,还是我来吧。”颜铁龙看着希奇凯恩怎么摇都无法弄醒苦米骆斯,他就说道,而希奇凯恩听到颜铁龙的话,他让开位子交给颜铁龙。

    颜铁龙先看了看周围,然后找了一些干草,他快速将干草编织绳草绳,然后用草绳将苦米骆斯的手脚绑了起来,接着颜铁龙用干草堵住苦米骆斯的嘴巴,然后他一拳砸中苦米骆斯左手中指上,所谓十指连心,苦米骆斯被剧烈疼痛惊醒,由于他嘴巴塞的东西根本无法叫出声。

    “师兄,搞定!”颜铁龙看到苦米骆斯醒来,他就拍了拍手道。

    “苦米骆斯阁下,请等一下!”骑米骆安看到希奇凯恩要取下苦米骆斯的干草他急忙喝止道。

    “骑米骆安阁下,这么了?”希奇凯恩听到骑米骆安喝止声,他有些疑惑问道。

    “希奇凯恩阁下,你要是将这家伙嘴巴里的东西取下来的话,他大声呼救的话,到时候我们都会变成十分危险。”骑米骆安提醒道。

    “那骑米骆安阁下,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希奇凯恩听到骑米骆安,他也觉得有道理,就问的。

    “希奇凯恩阁下,你问问他,他会不会写字?”骑米骆安说道。

    “你会不会写字?”希奇凯恩直接对苦米骆斯问道,而苦米骆斯愤怒的眼神看着希奇凯恩。

    “师兄,你这么问,可不行,还是交给我吧!”颜铁龙看着苦米骆斯没有反应,他就对希奇凯恩道。

    希奇凯恩听到颜铁龙的话,他这一次让开位子,颜铁龙微笑看着苦米骆斯说道:“这位阁下,我师兄想问你一些话,你只要点头表示是和摇头不是,要是你敢不回他,我就继续砸你的手子,想来你也尝过刚刚的痛苦。”。

    “师兄,你现在你问吧。”颜铁龙对希奇凯恩道。

    希奇凯恩听到颜铁龙的话,他对颜铁龙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这一次问道:“你会不会写字?”。

    苦米骆斯听到希奇凯恩询问,他低着头不回答,而颜铁龙看着苦米骆斯,他直接按住苦米骆斯左手,他直接对对着食指狠狠的砸了下去,苦米骆斯痛苦额头冒青筋,却无法喊出来。

    “现在我问你会不会写字?”颜铁龙微笑问道。

    苦米骆斯看着在自己眼中就是恶魔的颜铁龙,他痛苦的点点,颜铁龙看到苦米骆斯点头,他对希奇凯恩道:“师兄,你请继续!”。

    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上个星期,有一位从我这里买退烧药的老人,他背着已经死去的男孩跑到药剂店门口大声说是我的药剂医死了他孙子,可当我要检查死者之时,突然出现王国士兵并将包围,而那位老人直接对士兵说我要亵渎他孙子的遗体,于是我直接被士兵抓到了监狱,

    后来就是他一直有刑具逼迫我说出药剂配方,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有人想得到配方还设下那个局。

阅读星宇世界传奇公会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吃货带兽乱异世超神学院之从漫威归来女相师[重生]无终点校园最强兵王最强神话吞噬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