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确认竞争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阿托莎闭上眼睛,脑海中响起系统的声音——

    “是否确认米诺-范为竞争者?”

    阿托莎弄乱一缕头发,向女仆询问过后,便向二楼的图书馆找去。

    薛西斯已经不在图书馆,放置在书架间的长桌上摆放着一本被过, 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书。

    阿托莎随手拿起书翻阅起来, 一张便签掉落下来。

    她已经想了很多,此时此刻也仍有很多新的杂乱的想法不断地冒出来。但她一直努力地试图集中注意力,去解除头饰,解开掺入发丝的蕾丝飘带。

    竞争是残酷的, 她不会去为作出残酷的决定而惴惴不安。

    但她不想在愤怒的时候制定计划,冲动行事。

    阿托莎俯身拾起,认出薛西斯刚劲便简的连体字迹:

    我们恰像两株树,被命运所分离。

    根脚隔着一条路, 但枝叶却碰在一起。

    阿托莎僵硬着手指,深深地吸了口气,把便签夹回书中,“啪”的一声用力关上书。她倒退了两步,转脸“呵”的笑了一声。

    ……敢情她就是他们脚下的那条路?

    音乐剧结束后, 各人散场。

    ——回到单间包厢后,阿托莎装出不知情的样子,而苏试和薛西斯更像是两个刻意忽视对方的陌生人,偶尔有互动,也如蜻蜓点水。

    漆黑的马车载着阿托莎和薛西斯回归暗黑城堡。

    此时还不过刚过午夜,对血族来说时间还很早。

    阿托莎在城堡三楼的休息室, 对着梳妆镜摘除耳环。

    片刻后,镜中的年轻女人已经换了一副更为日常的装扮。

    现在要做的事去见薛西斯,他出去了三天,今天刚回来,她应该迫不及待地赶过去,表达一下她对他的思念与关切。

    确定。

    “确认成功,米诺-范为竞争者,但由于‘金手指’已被获取,判定不给予奖励。”

    是他,果然是他。

    阿托莎咬紧牙关,凝视着空气中虚无的一点,仿佛在跟什么较着劲儿一般,握紧了双手。

    她转身猛地一把推倒巨型花瓶,踉跄几步,靠着书架蹲伏在一地的碎片中。

    她单薄的胸膛因为灼烧心肺的怒火而起伏,她摸到耳环,打开镀金的坠珠,取出里面的纸条,再打开戒中的全息光屏,将纸条上复杂的网址输入其中。

    界面很快就出现一个永远不会被搜索到的漆黑的只有一个蝙蝠标志的登入页面。

    页面分为两个区域,左边是老成员登陆口,你不会在上面找到新成员的注册按钮;右边是寄送信件区域,阿托莎在上面按次序填写了寄件人姓名和斐多菲的邀请码。

    ——特定的邀请码可以让这封信件被直接传送给斐多菲,而不是dusk的其他成员。

    我想见你一面。

    这不是我的错,

    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阿托莎看着那份信件,点下了确认发送。

    这些天,薛西斯忙于准备婚礼,在苏试的世界里宛如人间蒸发。

    两人本就没有交集,往日相交也只是薛西斯对他的强行介入。当薛西斯刻意避开他,苏试便实在是难以接近他了。

    不过苏试也并不着急,既然他要躲着他,那他干脆比他躲得更厉害,仿佛情伤深重一般了。

    这几天他便只呆在自己的小别墅里,哪儿也不去,就连巴兰的邀请也都悉数拒绝。倒是过了几天宛如养老般闲适的生活,除了关注一下店铺的账目,每天只是读书写字,听歌睡觉,吃吃喝喝。

    此时正是白日,薛西斯觉得这个时间点比较隐蔽。

    只是他在苏试的别墅门口犹豫徘徊,始终下不了决心。

    太阳令肌肤刺痛,即使是站在树荫下,薛西斯仍感到越来越焦灼。犹犹豫豫不是他的性格,但理智却和情感撕裂为两半,各自占地为营。

    最终他决定离开,他不能给自己留下转圜的余地,也不能给自己留下退路。

    他知道,当看到他那双像月光般幽然闪耀的碧眼,他就会想反悔。

    “唰——!”

    不远处传来推开窗户的声音。

    薛西斯闻声望去,只见苏试正站在窗口,不知何时掀开了窗帘,一手扶着窗户,俯视着他。他微微地抬着下巴,抬着弯弯的眉弓,有点冷傲,微笑中又似有点轻嘲。

    好像在说“看,你忍不住来看我了吧”。

    薛西斯就对他说道:

    “我就是路过,不是来看你的。”

    他知道他听得见,所以他对他挑了挑眉弓,用淡绯色的薄唇无声地做了一个缓慢的唇形:

    “哦?”

    薛西斯正撇脸欲转回,苏试将手搭上西装外套的纽扣,不紧不慢地解着。

    薛西斯转过30度的脸又下意识地转了回去。

    苏试浅浅地勾着唇,神情如朝日淡阳般望着他,微微展开手臂让外套滑下,然后手提着西装拎到窗外,松开手指。

    “……”

    薛西斯跳了一下一边的眉头。

    苏试凝望着他,一颗一颗地解着衬衫的纽扣。他的双手捏住两边的衣襟,就在薛西斯以为可以看到春光之时,却忽然对他嫣然一笑,转脸咬住白纱窗帘,将其拉过,遮挡身影。

    他藏在窗帘后脱着衣服,一件一件地往楼下扔。

    脱掉最后一件,他特意用指尖挑着,从窗帘后伸出赤/裸的手臂,舒展手指,让衣物从指尖脱落,然后对他勾了勾手指。

    薛西斯:“……”

    ……这个该死的……小表子!

    门打开,苏试躺在书房的一张躺椅上,穿着衣服,薛西斯感到有点失落。

    他穿了一件柔软的深灰色线衫,少见的居家装束,脸上盖着一本珠白封面的书,双手交叠在腹部,一动不动,好似睡着,却发出轻微的咀嚼的声音。

    “舞吧,我的艾丝美拉达,

    唱吧,我的艾丝美拉达,

    再为我跳一支舞吧,

    我爱你至死不渝。

    舞吧,我的艾丝美拉达,

    唱吧,我的艾丝美拉达,

    让我和你一同远去,

    为你而死,虽死犹生……”

    唱盘旋转,唱盘机的金色喇叭里流淌出嘶哑而混独的歌声。

    薛西斯上前揭开他脸上的书,跃然入眼的是他如秋日暖阳般的微笑。他微微开启薄唇,用舌头灵活地搅动着口香糖。对于一个深谙风月之事的男人来说,这就像是某种隐喻,但他的神情却像是故意打翻杯子的猫咪般,理所当然,不含任何挑逗,却又仿佛知情。

    薛西斯问道:“在想什么?”

    苏试抬起手,捏住他的下颔,薛西斯顺势单膝跪到椅侧。他略微抬高颈项,将口香糖推入薛西斯的口中。

    是蓝莓味的。

    苏试将手垫到脑后,仰视着薛西斯道:

    “我在想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永恒,只有一次又一次的遗憾。”

    他意有所指。

    薛西斯的神情微微一凝,随即起身转到窗台边。

    苏试起身走到薛西斯身后,伸手从背后搂住他的腰,将额角靠到他的颈背后。

    “取消婚礼吧。”他道。

    “可我们不能结婚,”薛西斯道,“如果我取消婚礼,那我们要怎么办呢?”

    “十年、二十年,给我一段时光,只属于我和你的时光。”

    “然后呢?”

    “我不会再纠缠你,我会一个人度过我的余生。”苏试道,“对你来说,十年那么短暂,你可以十年后再结婚。”

    “你太自私了。”薛西斯道,“对你来说,分别是那么容易的事吗?还是说,你觉得我是那种可以随心所欲抽身的人?你死了,让我怎么办?如果上帝给你一个沙漏,让你数着沙漏爱一个人,你会怎么选?不要逼我去做一个错误的选择。”

    “我想和你在一起有错吗?”

    “那就在一起!”薛西斯转过身看着苏试,“我可以给你一座城堡,我可以每个月都抽出一半时间陪你,我可以给你钱,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你离开绯色丽,彻底地离开这里。”

    苏试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猛地推了薛西斯一把:

    “滚!”

    苏试在原地转了一圈,漫无目的地来回踱步,随即走到门边,拉开门道:

    “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什么意思?!”

    “我是错误的选择,不过是上不了主桌的一盘菜,我太厚颜无耻了,以后我不会再打扰公爵大人的生活了。”

    “难道我们就不能继续以前的相处方式吗?像朋友那样……”

    “你就是个混蛋。”

    薛西斯道:“我混蛋?我不配当你的朋友吗?没良心的东西,我喂你我的血喂到脱水……”

    被甩过来的温热液体打断了薛西斯的话,他向一边偏开脸,只看到花瓷瓶里的白色片片花瓣上,溅满了点点滴滴的血。

    苏试站在书桌边,一只手拿着一把削笔刀,另一只手上的手腕一道伤口,鲜血如涌,流满手掌。

    “我可以还给你啊!”

    苏试歪头看着他,冷冷地道。

    薛西斯惊惧地看着他:

    “你发什么疯?!”

    他上前拉苏试的手,苏试拼命地向后撤手腕。薛西斯怒道:

    “再乱动我他妈办了你!”

    他扣紧苏试的手腕,先是压迫式止血,而后抽出胸帕绑上他的手腕。

    苏试一动不动地站着,神情木然,只是轻声地一抽一抽的吸气,眼睛微微地湿润,却也始终只是湿润。

    他脾气这么差,他却只是觉得心疼。

    他知道他只是讨厌他把那些事情归入“朋友”的范围。

    薛西斯伸手将他抱入怀中,紧紧地抱着,妥协道:

    “给我点时间,让我再想想。”

    “……办是什么意思?你想怎么办我?”苏试秋后算账。

    “你想和我在一起,你都不会想那方面的事吗?”

    “哪方面?”苏试皱眉看薛西斯,不相信自己有什么疏漏。

    薛西斯勾了下唇,一把抱起他,放在书桌上,双手搭在他的膝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他的膝盖,俯身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吻。

    一个缠绵的吻,似乎便消减了彼此的剑拔弩张。

    彼此安静地凝视着。他的伤口还在流血,他却那么乖地看着他。

    有一瞬间,薛西斯甚至觉得,如果他在此刻说出那个字,他会无法自控,一饮甜蜜的毒/药,不顾入腹的断肠。甘愿沉沦地狱。

    苏试开口道:“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

    “什么?”薛西斯接过那张好像是一幅画的长纸条,翻了翻,只见一面写着“人生入场券”,截止日期是11月20日——是薛西斯结婚的日子。

    苏试伸手拉着他的领带道:

    “我的人生入场券,凭借此券,在期限内任何一天,任何时间,都可以进入我的房间。如果你要爬窗,我就为你打开窗户。但机会仅此一次,过期作废。”

    “如果结婚,就和她在一起好好生活,像你承诺过的。”

    “但是,从此以后不要再来见我。”

    “在那天之前,我等你的答案。”

    苏试抚平薛西斯的领带,推开他,往前一滑,长腿一伸搭到地,重新拉开房门看着薛西斯,“走吧。”

    “下次再来,就不准走了。”

    薛西斯将入场券折叠放入胸前口袋,走出了房门,回首揉了揉苏试的头,转身离开了别墅。

    苏试站到窗边,看着他走出草坪,走出防盗铁门,走到砖石铺地的人行道上。他的身影在铁围栏和枝叶间显现。

    薛西斯走向远处的车子,边走边下意识回首向最初的窗户看去,只看到在一片云遮住太阳的时候,他的身影在透亮的玻璃后显现出来,像从湖水中现身的水泽仙灵。

    他望着他,将一只手贴在窗户上,闭上眼睛,在玻璃上落下久久的一吻。

    “砰——!”

    薛西斯听到了自己的头上传来撞击声,他扶着路灯杆只觉得心惊肉跳,因为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恋爱过。他抬头向窗口望去,果然看到苏试已经笑得弯下腰去。

    他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忘了说,开头的诗我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那种民间小诗?是引用的。

    以及艾丝美拉达的歌词,出自音乐剧《巴黎圣母院》,是加西莫多唱给死去的艾丝美拉达的

    虽然早已预料,但百分百确认的瞬间,还是有一股难言的怒火涌上她的心口!

    是你背叛了我!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海贼王之邪恶大将邪王宠妻要上天[综]审神者画风不对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一号红人全职法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