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过山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苏试忍不住抬手挡在面前,伴随着撕拉声,纤细的藤蔓被撞碎,覆盖住山洞的叶子纷纷扬扬地坠落下来,迎面打击,如瀑布一般——列车满载着尖叫驶入低处的一个山洞。

    ——原来底下隐藏着一道黑色的铁轨,在上方的闪亮的银色铁轨的衬托下,显得十分不显眼,而当上方的银色铁轨“断裂”落下后,就和下方的黑色铁轨一起形成接近u的j型轨道。

    这个时候, 列车上正响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复一遍的冰冷的电子音——

    “欢迎您, 乘坐, 地狱直达列车……”

    这下不会是真的要直达地狱吧!

    苏试将掰手腕的手势, 改成是十指相握,然后转脸凝视着薛西斯, 用刻意压低的声音,模仿他的撩妹范道:

    “不要怕, 有我……”

    正在此时,车轨突然从中断裂, 苏试的声音卡顿了一下, 这半边的铁轨似乎承受不住过山车的重量,倏忽间直挺挺地向深渊坠去!

    车上的血族脸色煞白, 在被“x型”安全带固定的情况下,在重力加速度下,即使是他们也不免要被摔成浆糊了!

    狂风掀乱了苏试的头发,还有大团大团的山雾扑面……

    “碰——!”

    苏试听到铁轨对接的声音, 紧接着宛如坠落般向下冲去的列车在打个弯后又开始向上冲去。眨眼间,又冲向一堵长满爬藤的山崖!

    “啊!”

    过山车一开始是缓慢的。

    像一条黑色的鳗鱼缓缓地游出山鞍。

    过山车驶入了一个阴森森的山洞, 洞中的墙壁上间隔地点着白色的蜡烛,透明的烛油顺着蜡身滚落,瞬间变色。如浓稠的鲜血一般。

    “怕不怕?”

    过山车逐渐加速驶出了山洞, 此时正向对面山峰的山洞驶去, 而银色的铁轨就笔直地架在两座山巅之间。两个人还得空玩了一会扳手腕, 薛西斯也不去赢他, 任由他使力气的时候,握紧自己的手。

    “啊——!!”

    只听山上的云雾里响起尖叫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满车的歇斯底里、简直要把高山撕裂的男高音、女高音、童音混合的花式尖叫合唱中,一阵浑厚深沉的笑声显得无比突兀——

    从苏试被吓出海豚音以来,薛西斯就忍不住放声大笑:

    苏试本来就觉得很丢脸了,薛西斯这样,让他很没面子。

    当然他不是真的害怕,他只是没有心理准备才……他抬脸看向一边,顺便暗暗用劲,一把抽回了被握着的手。

    “……”

    薛西斯抬手给他整理被疾流吹乱的头发,苏试扭着脸,抬手打开他的手。

    “咳,”薛西斯凑过去,也不管来自后脑勺的怨恨视线,带着笑道,“刚才我后面那个人,都叫到破音了,你听到没有,很好笑。”

    苏试现在是“物伤其类”,和被薛西斯嘲笑的男同胞更有共鸣,冷冷地道:

    “没有。”

    薛西斯伸手摸摸他的脑袋:

    “你倒是很勇敢,我真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一帮血族被吓得哇哇,你却面不改色。”

    薛西斯面不改色地说着奴颜婢膝、阿谀奉承的话——这水平放到奸臣里面,那至少得是指鹿为马的赵高的水准,他成功地赢得了身后一车血族的怒目而视。

    苏试转脸看薛西斯,想说:你聋了呀。

    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我早就说了,这根本就不可怕。”

    “我本来就觉得没什么能吓倒你的。”薛西斯点头附和,“不过这个本来就是玩刺激的,如果不紧张,就不好玩了。”

    “玩的就是心跳,要的就是尖叫。”薛西斯道,“不然我们比比看,谁叫得更大声,更持久,肺活量更厉害。”

    苏试皱着点脸,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幼稚。”

    地狱直达车又经过了一次箭雨暴射——为了逼真,是真箭和全息箭参半的;而后经过了山谷的“烈火熊熊”——全息火焰,热却是真的突然变热了,还有呛人的浓烟,这对血族来说又是好一顿惊吓;紧接着列车又驶入了一座像是直肠的深邃山洞,内里的墙壁宛如红艳而湿润的内脏肌理,而墙壁仿佛正在随着呼吸起伏一般,山洞的肉壁和顶部还长着一个个鼓胀的肉感十足的囊肿,仿佛寄生胚胎一般在蠕动着,然后突然炸裂,一股股的粘液和怪虫喷面而来!令人作呕!

    ……随着过山车的速度越来越快,可怕的场景高频率地猝不及防地出现,带来一重又一重更深的刺激!

    但凡苏试惊叫,薛西斯也跟着他叫。

    两个人还真的叫上瘾了,越叫越兴奋,越兴奋越叫,把山间的狼都要惊跑了!

    简直魔鬼二重唱!

    这就让一个血族老太太很不满了,直接祭出了堪比《魔笛》的花腔女高音!

    一帮血族此起彼伏,引吭高叫,为山下居民带去鬼的传说。

    地狱直达车慢慢地驶回它的巢窠,满载着它惊魂未定又隐隐带着满足的旅客。

    在速度带来的狂风中,即使是薛西斯,那头永远整齐油滑地往后梳的头发也被吹得凌乱,隐约有了点中分的味道啊,让他显得年轻了许多。

    夜很深了,午夜已过。

    “今天本来是我一年中最不开心的一天……”

    苏试撑着腿俯身喘气,但是是痛快的。他一边喘气一边笑,抬眼看薛西斯。

    ——被那样仰望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他的唇在微微喘气,一双如在最美的照片中裁下的眼睛,闪着细悦的光辉,如同清晨升起了十个淡金色的太阳。

    薛西斯向他伸出手,他握住他的手,猛地拉了一把——把薛西斯拉向他,也把自己拉向薛西斯——他一把抱住了薛西斯,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那吻像撞上来的),带着热烘烘的甜味。

    “我现在很开心。”

    即使是老司机薛西斯也被吓了一跳。

    他在他耳畔发出笑声。

    传说中的血族皇帝,为了博得爱人展颜,放火烧了罗马,大火烧了几天几夜,将罗马烧成了废墟。

    薛西斯觉得游吟诗人未免将故事编得太过。但此时此刻,即使是像他这样现实的男人,也感到,为了他的笑,可以倾其所有。

    但那笑声是短暂的,苏试松开他,转身往前走,把台阶当成了平地,一脚踏空了。薛西斯连忙出手捞住他。

    他撞在他的胸膛上,回头看他,迷醉而茫然的。

    薛西斯就很想亲他的脸。响亮地亲一口。

    但他没有,因为他不知道他醉得怎样厉害,因为他不止想吻他这一次。

    他用双臂勒紧他的胸膛,忍不住低头将脸贴上他的脸颊。

    他把这当成了什么游戏,靠在他怀里,也拿脸颊用力地贴向他的脸颊。

    薛西斯用力地蹭了一下他的脸,他就莫名地欢乐起来。两个人就互相拿脸去推对方。

    雪茄、威士忌、可以慵懒依靠的皮质沙发、做哎……薛西斯不想这些。

    他想要的,只是此刻。

    作者有话要说:  试着和日更交往,但发现我俩的性格似乎不太合适,也有可能是它看不上我doge

    明天应该没有更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薛西斯瞥到苏试的脸色:“哈……。”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小清欢邪王宠妻要上天[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红楼之黛玉养了一只猫猫爷驾到束手就寝不朽凡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