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练习接吻(3/3)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苏试低下头吻住他微凉的唇。

    巴兰将双手搭到他的腰上。

    苏试无声无息地走到他的面前, 俯视着他的面容——

    那瘦削的面庞、那娇柔的唇, 苍白的肌肤和绯丽的唇色, 奇妙地将轻松翠柏一般的青年的特质,与比少女更为娇艳的色泽糅合在一起。

    “但你在我的梦中出现,

    朦胧的晨光落在他的脸上, 映照出苍白的辉煌。

    他的嘴唇比原先更娇红, 好像一滴清泉滑下红色的水晶。

    “你可以……”

    你的声音是一阵寒雨。

    你的嘴唇像成熟的果物

    预备给一个饥饿的男人消受……[1]”

    苏试无声地在脑海中念着这样的诗, 双手便不由自主般地抚上巴兰的双颊,抬起他的脸。

    巴兰闭着眼睛。

    两个人遽站起身来,背对着彼此把樱桃吃了。

    巴兰转了两次脸, 到底还是没有转过脸去, 只将身转行了半圈, 坐到了一边的床上。

    苏试随手摸了一下桌上的芦荟小盆栽, 被尖尖的红色小刺扎痛了手指,他假装若无其事地又摸了一下, 才仿佛自然而然地转过身,先行用余光偷偷窥视。

    巴兰低着头,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只手揪着床单握紧手指,将洁白的被褥都弄褶了。

    他看上去就像一朵无害的花朵,无论行人俯身轻嗅, 还是将他采撷,他都无力抗拒,默默承受。

    巴兰有些艰难地吐字道, “……随便练习。”

    他有些难堪地微微别开脸,扭向床头的方向。

    苏试用舌头轻扫他的唇畔,轻扣他的门扉,巴兰微微开启了唇,打开了那脆弱得不值一提的篱笆。而苏试应邀而入,舌尖滑入双唇,带来陌生的奇异的滑腻的摩擦感,惹得巴兰呼吸一紧,双臂也像缠住树干的藤蔓一样收紧。

    他们突破唇舌的规章制度,

    准备进行一场无声的私语。

    薄唇碾压在一起,不留缝隙,舌头也似乎达到了最深的地方。

    口腔本能地,不受控制地分泌津液,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变得格外濡湿。

    巴兰的双手交叉着搂紧苏试的后腰,睫毛微微地夹紧了。

    他的嘴,像一座城堡,

    古老却无人曾居住

    苏试慢慢地逡巡,观赏,

    抚摸过那光滑的墙壁,偶尔也

    触碰低垂而微硬的天花板

    脚步在房间里发出潮湿的回声

    他漫步过他白色的回廊

    一点一点直到尽头

    随即侧身栽倒在正中间的

    柔软的红色床褥上……

    巴兰的唇都染上了苏试的温度,那些同样带着热度的津液,将他浸染了。

    好像一间屋顶漏水的房间正滴滴答答的四处落着热带的雨……他的舌头笨拙不安,仿佛一只装死的小鸟被戳着稚嫩的胸脯,又僵硬,心又砰砰乱跳。

    而苏试觉得自己是在给一只冻僵的小鸟做心肺复苏,他压着它,拍打它,抚摸它,有时候把它拨来拨去,让它左翻翻右翻翻,终于……它活过来了,用脑袋蹭蹭他的指尖,然后拍打翅膀,开始飞翔盘绕。

    巴兰学会了回应,他开始主动吮吸苏试的舌尖。

    一下一下地含吮着,缠绵又湿滑。

    在一瞬间,苏试感到了迷惑。

    他觉得很舒服,就像暴雨天,在泥泞的乡野跋涉了很久之后,终于来到了朋友的家,“叩叩叩”,敲开了那扇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拥抱那样。

    亲昵、依偎、依赖……无法找到一个准确形容的词汇。

    但既然预设的是“练习”,就不必再细心探求这个吻逐渐变得滚烫的原因。

    一个试图像风暴那样占满对方,一个则仿佛要将对方深吞入腹……

    双手在苏试的外套上揉出褶皱,巴兰用力地吮吸着他,脸颊都微微变形。

    他们的呼吸也为此逐渐紊乱起来。

    西班牙油条、勃朗峰蛋糕,切成三角块的波士顿派……弗里曼单手托着木盘走过别墅三楼长长的走廊,在一扇门前停下,先整理了一下水晶花瓶里的香槟玫瑰,这才打开门把手进去。

    管家的标准礼仪,让他做这一切都保证不会发出一点儿惊动主人的异响。

    巴……

    弗里曼提起的一口气鼓胀在胸膛里。

    他看到了叠倒在床上的两个男人。

    他们正在热吻着,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窗外响起两声鸟儿的啁啾声,两三片云朵在蓝天中慢慢地漂浮着,然后紧紧地挨到了一起。

    “……”

    弗里曼低头看了看托盘里米诺少爷喜欢的甜点,甜点是需要按点上的,郁金香别墅虽然没有那么按部就班,但大多数事情由什么人在什么时间点做,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

    假装没来过是骗不过巴兰少爷的。

    为了避免这两个年轻人感到羞涩,弗里曼狠心预备为自己的管家生涯增添一笔耻辱,决定假装迟到。

    他抱着托盘,默默退出了房间,顺便关上了门。

    弗里曼又掏出怀表,打开一等管家专属的拥有更高权限的别墅管理系统,默默地为巴兰少爷点了首曲子。

    弗里曼在胸前握紧拳头,暗暗道:

    加油少爷,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谁也不知道音乐是何时响起的,也没有人转脸去看那自动唱响的仿古唱机。

    苏试抬起脸,与巴兰只相隔几寸,仰躺的姿势让巴兰额前的几缕黑发往后翻翘。

    他张着被吻得越发娇红的薄唇喘息片刻,才睁开了那双如夜河落了星子的黑眸。

    他的眼睛就像是黑色的冰,清冽、坚硬,在日光中融化。

    巴兰抬起手,贴在苏试的脸侧,用指尖向上抚去一点微濡的汗水。仿佛此刻他的双眸才真正定焦,他的睫毛扇动了一下。

    他的目光仿佛在克制着一种摇曳的战栗感,在苏试的凝视下,却仿佛徐徐地眩晕了。正如两朵奇异的瑶花,眩晕在一缕音乐的光芒下[2]。

    他耳畔的樱桃,红得像一颗小小的夜莺的心脏。

    苏试朝着他的耳朵呼了口气,吹开耳边的一点软发,低头在他耳环上的樱桃上咬出一个缺口,将果肉嚼成了汁水。

    当他向巴兰伸出舌尖时,巴兰也伸出舌头勾了一下他满是樱桃甜香的舌头,随即瑟缩了一下,匆匆闭上了眼睛。

    苏试抚开他额前的黑发,露出他洁白的额头,不断地用舌尖一点点地舔舐着巴兰无处安放的舌头,仿佛是在用樱桃味的津液涂抹对方的味蕾……

    苏试问道:

    “好吃吗?”

    “……”

    巴兰闭着眼睛微微点头。

    苏试觉得他长长的翘翘的睫毛很可爱,于是吸了口气对着他的睫毛吹啊吹啊,吹得巴兰的睫毛忽闪忽闪地软乎乎地颤抖着……他忍不住轻笑一声,巴兰雪白的耳朵外被吹出一圈樱花般的淡粉色,不安地偷咽了下口水。

    苏试就捏住他的下巴再次深吻下去,巴兰的双手穿过他的身侧,将他紧紧地拥在胸前。他们就像两条小鱼,在一个不到巴掌大的小鱼缸里,尽情嬉戏,互相打斗。

    苏试的舌头忽而举起,又忽而放下;

    忽而钻弄,又忽而舔舐。

    他们就这样疯狂地在一起,在一起。

    巴兰难忍激动地流下一滴泪……

    短促的热吻,在分开时发出响亮的水声。

    巴兰沾着泪点的娇慵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微不可见的羞赧,他随手扯过一旁的银缎薄被单,披盖在苏试头上,将两人遮在了底下。

    视线顿时幽暗下来,仿佛脸上都镀了暗银的光。

    被咬了一口的樱桃显出一种深沉的媚色。

    贴伏垂坠的银绸,将他们裹住,将空间隔绝,似乎让他们变得更紧密了……

    苏试埋首于巴兰颔下,顺着他脖颈一点一点地往上吻去,温热的唇像一个个小小的烙印……巴兰抬起下巴,展开颈线,苏试轻轻地吮吻过他的下颔,抬头俯视他。

    他低下头衔他耳侧的樱桃,巴兰向另一侧转开脸,他俯身的时候,银色的绸缎随之偃落,盖在巴兰脸上。

    他啄食啮噬着樱桃的果肉,牙齿在银上扣出点脆响,耳环轻轻拉扯着巴兰的耳垂,偶尔舌尖穿过银环,擦拭着他的耳廓……巴兰紧压在他背上的指尖,微微挛动了一下。

    他把他的樱桃全部吃光了,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壳。

    苏试滑下巴兰,侧躺在他身边,一只手搭上他的胯骨,巴兰转过去,主动地仰起脸凑近他……

    彼此的呼吸率先结合,苏试倾颈低下头去,巴兰揽住他的脖颈。

    他们的唇仿佛变得更契合了。

    当苏试的唇滑入巴兰的口腔,他并没有继续动作,巴兰便只是静静地含住他……只是这样呼吸着交叠在一起。

    唇齿相依着,只微微地有一点摩挲,有一点蹭弄。

    柔软的舌头像一只小鸟的胸脯,在呼吸间起伏,依偎着底下的巢窠。

    清风吹动纱帘,唱片机里舒缓的前奏结束后,吻开始慢慢地发酵起来……

    巴兰微微睁开眼,视野里的银绸和苏试的脸在一起旋转、流淌,在苏试的唇舌下,他的思绪正摇曳着散落。

    唇舌就像是默契十足的乐器,配合着演奏出令人迷醉的吻之协奏曲……每一道呼吸,都像是琴弦轻柔的颤音。

    他是好奇的,孜孜不倦的;

    他是意乱情迷的,风波汹涌的,好像患着一种温柔病。

    他吻他,既像个恶棍,又像个国王。

    “……不,图朵少爷,您不能进去。”弗里曼阻拦道。

    “巴兰最近老是晚上睡觉,真是过分。”图朵道,“我都特意白天过来找他了……他不会是故意躲着我吧?”

    “不,您……”

    图朵并不在意弗里曼的解释,只是径自打开午睡室的房门,带着身后的四个兄弟姐妹进去。

    “图朵少爷!”

    弗里曼不得不叫大声一点提醒室内的人。

    “巴……”

    图朵向内走去,没有看到人,只看到床上银亮的薄绸被像海浪一样起伏着。

    他掀开绸被,底下的两个人迅速分开,向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背过身去。

    图朵看了看低头拍整衣襟和领带的苏试,再看看捂着嘴咳嗽的巴兰,疑惑地道:

    “你们在干什么?在床上打架吗?”

    得不到答案的他回头看向门口的几人,那些人都不约而同地望向天花板,好像那上面有什么奥数可以研究似的。

    “……”

    [1]《我的年轻的爱人》

    [2]《水上音乐》

    作者有话要说:  论fg的倒掉  doge

    随着苏试的舌头不断深入,巴兰的腰肢软得像被风吹得低伏的青草,向后倾倒着,直到靠上床褥。

    硬挺的鼻梁互相抵触在一起,苏试顺势伏在巴兰身上,跟着闭上眼睛,侧脸加深了这个吻。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