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练习接吻(1/3)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贵族不会用大众的社交软件,而是使用一款只有血族贵族使用的“blood”软件——有点像是朋友圈。

    巴兰上传了照片,但看了一会儿又删了。

    巴兰打开全息怀表的摄像功能,苏试非常自觉地靠过去,让两个人的脸凑在一起,顺便将手搭在巴兰的肩上。

    巴兰还在调整镜头的时候,他又无意识地把手往上移,勾揽着巴兰的脖子——夏天的时候,血族的皮肤摸起来凉爽又不冰手,像摸着一块恒温的质地细腻的白玉一样,尤其巴兰皮肤紧致、光滑又富有弹性,既不干又不湿,摸起来很润,手感绝佳。

    宛如手指长出小舌头舔在凉爽嫩滑的冷布丁上一样。

    “好看。”他说。

    巴兰微笑道:“你也戴吧?当我的模特,帮我做一下广告。”

    如果苏试拥有的是普通人类的身体,他一定会拒绝,因为他不希望在耳朵上留下耳洞。可能他有一点点的……直男癌?他会觉得有耳洞是有点娘的。不过现在他和血族一样能够自愈, 所以当巴兰拿起桌上的耳环,他便主动地走到巴兰身边,等他为自己戴上。

    巴兰找准了画面感,绕过苏试肩膀的手,用指尖调整他下颚对镜头的角度:

    “不要动,3、2……”

    前两秒苏试还很乖地纹丝不动,宛如职业模特,最后一秒却突然伸手把巴兰的脑袋往下按了一下,心机地让照片中的巴兰看起来比他矮一点。

    最后照片拍出来,苏试仍然一脸微笑的看着镜头——只是绿翠翠的眼睛里有着藏不住的狡黠之光,而巴兰则有点小懵逼地转眼看向他。

    比例完美的构图被破坏,但多了一点鲜活的感觉,在静谧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灵动。就好像照片中的人相其实是假装不动的一般。

    苏试却没找到巴兰的耳洞, 等巴兰提醒他说“直接穿过去”, 才想起来, 血族是有自愈能力的,打了耳洞也保持不了。

    他选的穿孔位置不是最好的, 但巴兰并不在意, 只是在耳垂被银环扎穿时, 向着苏试双手的方向微微侧了下脸,来表示自己并没有感到不适。

    巴兰的耳垂稍微出了血, 不过看到他没有条件反射性的闪避, 苏试也就放下心来。毕竟是男人,关心这点小伤有点矫情, 苏试直接用手给他擦了, 擦完了才想起来, 直接上手不太卫生,怎么也该拿条手帕沾一下……

    不过他并没有为此纠结几秒,巴兰已经转过来看着他, 似乎在等他的评价。

    苏试伸手拨了一下樱桃耳环, 看着纯净的银和鲜润的红在他洁白的脸侧轻轻摇曳。

    巴兰为他挑的是一个和自己戴的款型相同的细金耳环。

    容易显得俗气的黄金耳环被苏试衬托出了神性的典雅, 似乎美丽的人和饰物总是交相辉映的。

    不过想想,在绯色丽应该没有人敢碰他的人,便又重新上传发了出去。

    苏试在一边低头看着剩下的樱桃,感觉有点想吃。

    越看越馋,为了转移注意力,苏试转脸去盯着巴兰。想到此行的目的,他下意识地将视线落在巴兰的唇上。

    巴兰若有所感地抬头看向他,苏试先行扭开了脸,假装在四处张望着,打量着房间。

    门打开了,管家弗里曼端着一个圆木盘进来,放下盘中物件后便离开了。

    桌上被摆上了一个碟子、三个杯子和一小盆迷你芦荟盆栽。碟子里放着几块猫爪饼干和六个可可雪球——虽然分量少,但苏试的经验告诉他,一定是非常好吃;两个水晶茶杯盛着着葡萄肉般淡青色的芦荟茶,还有一杯瓷杯里盛着不明褐色液体。

    巴兰随手端起那杯褐色不明液体茶,递给苏试:

    “先喝这个。”

    苏试毫无戒心地接过来,毫无防备地喝了一口:

    “……!”

    茶水刚入口,他的眼睛都大了一圈。

    看上去就像是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被主人拿臭袜子熏了的猫一样。

    有点苦有点酸有点腥还有点臭……

    他觉得巴兰伤害了他们的友情。

    苏试勉强下咽入口的一小口,没有吐出来,皱着脸把杯子放回托盘里。

    “这是什么……”这么难喝。

    “感冒药,我有点感冒,”

    巴兰撷起茶杯瓷柄,重新递给苏试,“避免传染给你。”

    苏试抗拒地向左扭开脸,巴兰就调整手势,再次将茶杯递到他面前。

    苏试抗拒地向右扭开脸,巴兰继续递。

    苏试把一只手搭在巴兰的膝盖上,哀求道:

    “巴兰,你饶了我吧。”

    如果能不喝这杯药,他愿意像阿喀琉斯他妈跪在宙斯脚下那样,抱着巴兰的腿,枕着他的膝盖恳求他。

    “……”

    巴兰的表情很平静,举着茶杯的手势也很平静。

    苏试拉过巴兰的另一只手搁在桌子上,然后侧着身,将脸枕上去,蹭了蹭巴兰的手背,望着他道:

    “巴兰,再爱我一次吧。”

    当他请求你的时候会放轻声音,抬起眼睛看向你时,就好像一只林中饮溪的小鹿从小溪里抬头看向你似的。

    巴兰心道:

    一场风暴占满了河谷

    一条鱼占满了河

    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愿望 [1]

    “我一直都爱你,”巴兰平静地道,声音像是羽毛拂过水晶的表面,“起来吧,我喂你喝。”

    “……”

    苏试一脸苦涩地就着他的手喝了药汤。

    芦荟茶、可可雪球还是猫爪饼都无法解救他,不过他两种点心各吃了一半。

    “……早上在山上放了一些雉鸡,一会儿我们可以去打猎。”巴兰道,“还有图书馆新进了一批奇幻科幻,你走的时候可以带几本。”

    巴兰又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苏试的思维还沉浸在他刚才提议的日常活动上,注意力则集中在味蕾。因而对于突然转折的提问顺口回答道:

    “我想练习接吻。”

    空气中似乎有一瞬间的窒息,气氛随之改变,让他从某一种惯性的状态中惊醒过来。

    “……”

    面前的巴兰愣住了。

    苏试捂着额头摆手道:“不不不,你当我什么也……”

    他站起身来,准备走远一点,避免即将凝聚的尴尬气氛。刚转身,就被巴兰拉过了手。

    顺着那只苍白的手的力道,苏试转身跌坐下去。

    “……唔!”

    他侧坐在巴兰的腿上,发出惊讶的声音。

    巴兰已经搂住了他的腰,闭上眼睛,侧着脸靠近,将唇贴在了他的唇上。

    像风中的两朵花碰在一起,又像是四片花瓣在飘落后重叠,

    这个吻是静止的。像雨水一样清凉。

    只有颤抖的睫毛让苏试的皮肤感到一点柔软的瘙痒,好像他的脸上停了一只蝴蝶。

    清晨的光,透过白色的轻纱,朦朦胧胧地洒进来,空气就像微微发光的,稀薄的牛奶。

    谁也不知道这中间到底过去了多久,仿佛时间失去了它的刻度。

    在一阵寂静的触碰后,巴兰的唇开始缓缓地,吮吸着苏试的嘴唇。

    挤压在一起的,显出健康血气的唇,微弱地变形起来,好像地平线上不断起伏的山丘;

    好像互相撞击的,轻柔的果冻。

    苏试抬起左手,在迟疑片刻后,将胳膊搭在了巴兰的肩上。

    他们拥抱的方式,像一棵树将枝条,伸入另一棵树的浓密的树冠中。

    谁也不知道这中间到底过去了多久,仿佛时间失去了它的刻度。

    如果每一秒的时间变成飘雪,那么也许在这个吻停止以后,他们就会变成两个雪人。

    如果每一秒的时间变成苔藓,那么在这个吻停止以后,青苔会从他们的脚上淹没到唇上。

    你把两片花瓣捏在指间,揉搓,直到花瓣都褶皱了……便成了这个吻。

    你把两枚樱桃捏在指间,握在掌心,直到它们破碎,渗出一点汁液……这便成了个吻。

    推开一线的窗外,一阵风吹过,唤起诗意的轻纱的,情感的柔波。

    最后一个音符消失的时候,手指会和琴键告别,他们的唇也像这样分开。

    在空气里留下一点潮湿的颤音。

    “啾”,一个亲吻的音符。

    苏试看着巴兰苍白如铃兰的脸,看着他睫毛颤抖的紧闭的眼睛。

    他的唇是两片凉凉的,湿润的花瓣。

    此刻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些什么,他的内心就像一阵晨雾一样清白。

    巴兰似乎鼓起勇气地睁开了眼,他漆黑的眼睛倒映着苏试的脸,看上去那么水亮,好像把那个瞳眸中的小小的肖想,都绘上了格外鲜丽的色彩。就像阳光落在鸟儿灿烂的羽毛上。

    在看透眼前的这双眼睛之前,一股热晕突如其来般袭上苏试的脸颊,而他又为这不知为何产生的羞赧而感到羞赧。起身离开了巴兰,背过身去似乎要走开,但又转回来坐到巴兰前面的凳子上。

    苏试的视线落在樱桃上,而巴兰的视线缓缓地转过来,落在他的眼帘上。

    为了打破这深奥的气氛,苏试捻起一颗樱桃,微微侧过脸,递向巴兰:

    “吃吗?”

    巴兰应该接过这颗樱桃,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卡壳了一下,低下头要衔过樱桃,并顺手拿起盘中的樱桃,也递到苏试的唇边,道:

    “你也吃。”

    两个人咬过对方手中的樱桃,然后又在同一瞬间抬眸,看向对方。

    ……气氛好像酝酿得更加微妙了。

    [1]《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愿望》

    作者有话要说:

    喵了个猞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3 21:23:58

    都督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8-03 21:32:12

    阿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3 22:09:51

    程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4 14:55:49

    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4 15:06:55

    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4 15:07:04

    罗生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4 18:51:27

    罗生门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8-04 18:51:37

    大侠啊大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4 22:38:24

    路人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5 00:03:46

    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5 09:45:48

    豆米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5 22:08:52

    失落的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6 15:20:27

    豆米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7 20:05:35

    罗生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8 15:10:33

    喵了个猞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8 20:50:44

    才不是痴汉女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8-09 23:00:17

    罗生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0 00:21:29

    豆米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0 08:46:22

    喵了个猞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0 10:05:32

    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0 11:10:09

    程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0 22:44:33

    苏三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1 16:17:21

    喵了个猞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1 22:29:45

    豆米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2 20:16:31

    罗生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2 20:23:56

    末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3 22:32:52

    喵了个猞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3 23:21:49

    程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14 00:06:0

    感谢小毛儿们的地雷么么哒!

    淡绯的唇如同刚吸了水的花瓣一般,闪出一点自然的肌肤光泽。

    如果只看唇的话,比女孩子的更娇艳。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西楚霸王玄幻三国之最强帝王漫威之王者荣耀一号红人全职法师俗人回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