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掰“弯”自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最好能够事先习惯这些。

    毕竟他的目的是攻略薛西斯,而不是真的要在他身边表现得多么委曲求全……该“动心”的时候,还是要“动心”的。

    这样的情况多了,他也慢慢地开始注意女孩子,但并没有因此积累多少情感经验,反而像是学会自保的野生小动物一样,无意识地学会了收敛自己的魅力,来减少女生对他的注意力,因而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更加含蓄而内敛起来。

    一个月前,薛西斯还是个在女人堆里厮混的种马直,真能说弯就弯?

    就外形和气质而言……巴兰弯了,薛西斯也不大可能弯啊!

    但苏试又觉得自己想多了,好感度43点,其实也不稀奇,可再想一想, 如果他这边好感度是43, 那么女主那边的好感度最多不超过57。没道理57点好感就是可以上床的那种喜欢, 43点的就是纯佛性的欣赏吧……

    可是决定薛西斯想不想和一个人上床的关键点, 好像不是好感度。

    苏试不禁感到了头痛——

    苏试忍不住困惑地皱眉,继而伸手抚平自己的眉心——

    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自身对男男亲密举动的抵触。

    虽然他一开始就已经打算好引诱薛西斯,但想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

    他毕竟是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即使暗示自己是演戏,也没办法很快进入状态。他总不能在突发情况下浑身僵硬吧。

    别扭的次数多了,哪怕薛西斯真的对他一开始抱有异样的感情,想必也会歇了心思。

    苏试放下了手中gay里gay气的《道林-格雷》, 又想到了两天前的情形。

    可能是这两天多读了两遍《道林-格雷的画像》和《吸血鬼莱斯特》的缘故, 他总觉得,薛西斯对他好像是那个意思……

    本来,按照苏试的理解,男人和男人,在战场上一起出生入死,发展的难道不是铁血兄弟情吗?

    薛西斯对他的好感度保持在三十左右, 即使被强吻了,他也没有多想。但那天薛西斯对他的好感度突然蹿到42,两人分开后还默默升了1点……苏试回过味来, 就觉得哪里不对。

    那一天, 他们有做什么增进友谊的事吗?先是苏试踹了他一脚,然后两个人互骂, 最后薛西斯把他当开胃菜吸了——正常的男人会因为其中的某一件事而对对方好感度猛增吗?

    在学校里的时候, 作为一个“佛性男神”,苏试经常会被室友咨询男女感情包括如何追女孩子等问题,但事实上他对这类问题是一个头两个大。

    少年时期的苏试, 被女生拦住告白的时候,反应可以用花容失色来形容——毕竟他完全不记得有见过对方。

    苏哥催眠自己:薛西斯是女的是女的是女的……

    但想到薛西斯高大魁梧的身材,“……”他转念一想:我是gay我是gay我是gay……

    他继续看了一会儿《道林-格雷》,不过《道林-格雷》还不算很gay,看完了《道林-格雷》,他又拿起《吸血鬼莱斯特》温习其中被夹了书签的十分gay的片段。其中有一个片段是爱上路易的剧院boss把自己的小男孩递给路易吸血,而小男孩也很“享受”被吸血鬼吸血,这一段可以说是吸血鬼莱斯特中最直白的一段描写,小男孩被吸血的“反应”不知为什么……让苏试看了后觉得有点难受。

    努力地吸了一番写真集里的阳刚肉体,苏试这才放下这本男模写真集,交握着双手,准备集中注意力,回想薛西斯吻他的感觉……

    才刚开了个头,他就忍不住伸手捂住了嘴,感觉浑身发麻,甚至忍不住抖了一下。

    苏试脸色苍白地舒了口气,觉得催眠自己变弯好像有点困难……

    如果不是薛西斯强吻过他,他也不会这么难接受。但谈恋爱的话,接吻似乎是必须的,总不能靠拉小手征服对方……

    苏试垂眸沉思:“……”

    主要是薛西斯的男性特质太强烈了,换成巴兰,他就会觉得好很多。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他决定找巴兰试试。

    这是一个白烂的清晨。

    空灵而轻盈的白纱垂落下来,朦胧地遮掩着窗外的景色。

    室内是一种柔和的明亮,有着金色月牙纹的孔雀蓝的墙布增添了一种雅淡而宁和的气氛,吊着华盖的大床落在靠墙一侧,床边挽着洁白的轻纱。插在花瓶里的孔雀羽毛十分鲜艳。

    这是巴兰位于三楼的午睡室。

    血族的午睡室大多是在午夜使用的,所以遮光效果自然不如地窖的卧室。

    “咳咳。”

    巴兰细微地咳嗽了两声,接过弗里曼递过来的手帕掩了下口。

    弗里曼担忧地道:

    “……老是把室温调成十几度睡觉也不是办法,不如找个人,先吸血,您再自己解……”

    巴兰打断了他的话:

    “感冒而已。”

    他随手将折叠的手帕塞进胸前的口袋。

    他嘱咐弗里曼去弄预防感冒的药剂,弗里曼叹了口气,心说:

    感冒是没大不了了,但这样天天憋着,非把身体憋坏不可。

    弗里曼想想都替他觉得难受。

    “您先睡一会儿吧,米诺少爷还要过一个小时才到。”

    巴兰只道:“我还有点事。”

    他得想想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可以谈论的话题,两个人一起做但又不会叫他觉得无聊的事……他打了满腹草稿,以备不时之需。

    苏试打开房门的时候,巴兰正坐在一张白色的椅子上,摆弄着水晶盘里的樱桃。这些樱桃呈现出心型,显然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桌上还摆着一个檀木盒和长瓷碟。

    巴兰放下手中的一枚没有任何装饰的银色耳线,对苏试做了一个温柔的手势,示意他可以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

    但苏试并没有朝那张椅子走去,而是一边向巴兰走去,一边张开手臂:

    “巴兰!”

    ——非常平民的打招呼方式。

    巴兰站起来回了他一个拥抱。

    “我们都三天没见面了,想我了吗?”

    “五天,”巴兰纠正道,“想。”

    两个人互相拍了拍肩背,道了早安才分开。

    苏试拉着一张圆凳坐到巴兰跟前,有些好奇地看着他将耳线和樱桃结合起来,变成了一个樱桃耳坠。

    他也伸手拿出一个樱桃,又从木盒中取出一个耳钉,试探着扎进去,然后按了一下耳钉上的小按钮,因为他选的型号不对,用来勾住樱桃的撑勾太大,数条撑勾一下子探出樱桃,好像整个樱桃炸了一样,从他手指跌落下去。

    “……”

    想帮忙却好像毁掉了对方的制作素材的苏试就有点小尴尬。

    巴兰抬起头笑了一下:

    “不是在干活,就是看看这个设计行不行。”

    他晃了晃手中的被串在细银耳环上的樱桃,又把樱桃耳环提到耳边,问道:

    “应季玩的小玩意,也可以当赠品,你觉得怎么样?”

    鲜樱桃耳环挂在他捏合的双指间,轻微的晃动了一下,樱桃的颜色红熟而鲜润。

    他本来就是漂亮的英俊,现在这种英俊里又多了一丝艳丽。

    苏试的眼中便多了一份欣赏。

    虽然苏试交朋友的时候并不在意对方好不好看,但能有一个好看的朋友毕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莹白的瓷盘里用一种非常规律的点状摆放着各色樱桃耳饰。

    有耳钉式样的,耳夹式样的,也有挂坠式样的,有樱桃下穿出流苏的,还有两个樱桃叠串的……

    苏试捏起一个坠饰的耳饰,两根流线型的银线与樱桃结合,形成一款轻灵的三角形耳坠。苏试拿到巴兰耳边比划,歪头转脑地打量,换了流苏型的又换了缠银丝款的。

    巴兰任由他专挑明显的女士款,在自己身上对比,并不觉得懊恼。

    苏试试了几款后终于认清了现实:

    “……还是你手上的那个最好看。”

    虽然他很漂亮,但不适合明显女气的东西。

    巴兰看着他微笑起来。

    是那种无意的微笑,因为被夸奖而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的喜悦。

    他站起身来,走向一边的梳妆台——男士用的梳妆台似乎要更高大一些——稍微站远一点,将手中的樱桃银耳环在耳边对比,好看一看苏试眼中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

    苏试在桌边用手撑着脸,向一边倾着身子看镜中的他。

    他和巴兰本就感情好,加上有薛西斯作对比,更觉得巴兰简直是内在美与外在美兼具的典型,一举一动都让他感到无比舒适,惬意。

    ——完全忘记了曾经巴兰试图羞辱他的事情。

    但人本来就是多面的,能把美好的一面留给挚友、爱人,重要的亲人,就已经很好了。

    “……我帮你戴。”

    苏试来到巴兰身边,接过樱桃耳环。

    别看巴兰很臭美,戒指、指甲油款式多到可以装满一个房间,甚至手链也不在少数,但他第一不喜欢直接在皮肤上涂东西——眼线、口红甚至是防晒霜;第二不喜欢的就是穿刺类的饰品。

    巴兰眨了下眼睛,简短道:

    “……好。”

    嗓音像孔雀羽毛一样,闪过蓝绿色的艳泽。

    作者有话要说:  差点忘了说:

    有时候我会特意写得有点撩,我也知道大家一点点色向的留言是开玩笑,但最近有两次被莫名其妙的锁文,虽然解锁是肯定能解锁的,但还是会有点麻烦……反正不管锁文的原因是什么,我们自己这边先注意起来,留言区的话佛性一点。

    以及在订购之类方面出现的技术类的问题的解决方式,大家有需要可以看一下文案提供的方法。

    他缓了一会儿,才继续把那个片段看完。

    他又循序渐进地拿起了男体写真,进行视觉系洗脑。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修真空间海贼王之童帝极限挑战之神级男主播一刀劈开生死路男主好感值总是超标[穿书]斗破之传奇再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