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妥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苏试又抬起眼眸,歪着脸打量他,就像一只流浪小犬在判断面前伸手递食的人类是否善意一般。

    明明是冷然的神情,却让薛西斯生出想要拥他入怀的情愫。

    苏试浅浅地勾了下唇, 抬头想看一下薛西斯的狼狈样,却见薛西斯正低头凝望着他。

    “……不生气了?”

    他用低音问道,好像声音里面有风在缓缓吹移。

    苏试肩膀微微前倾, 提脚,却突然往另一边走去,本来准备穿马路的薛西斯不得不猛一个急转,跟上去。

    与此同时,一辆低空悬浮飞车却疾驰而来,见没人过马路,竟也不停下, 直接飞驰着掠过, 制造的气流掀起路面上积下的一滩雨水。

    一时间积水横扫四射,而苏试已经身手矫捷地一转身,躲到了薛西斯的身后。

    时间仿佛变成了一片羽毛,不再飘落, 而是轻轻地搭在他们的肩上。

    “……”

    苏试微微侧着脸凝视着他,而后垂下眼帘,湿漉漉的睫毛软软地倾斜下去,遮掩住眼眸。

    薛西斯抬手搓他的头,帮他把头发搓得半干,又脱下外套披在他脑袋上。

    因为今天是下雨天,他穿的是有防水效果的外套。

    薛西斯转脸去看那个传单男,男人猛地一颤, 心虚般地迅速扭回了脸, 但那张脸上分明写着:怪不得这个年轻的美男这么生气, 跟了一个又阳痿又有性病的老男人也是可怜……

    薛西斯又看向目不斜视的苏试, 无奈地点了下头, 把传单整齐地折叠了,在传单男用余光偷窥的情况下, 塞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然后用眼神问苏试:

    现在,满意了吧?

    红灯变绿灯。

    “啪啪啪——”

    几乎能听到那猛烈的积水拍打在薛西斯身上的声音。

    薛西斯妥协般地摊了下手掌:

    “好了,我要上诉,听完了再给我判刑。”

    苏试转身向回路走去,因为他总算记起来他的车还停在咖啡馆那边,而且账单也没付。

    “……我以为巴兰和你解释过我们对人类的感情。

    在血族中,有一个‘养洋娃娃’的传统。

    我们视之为家庭教育的一部分。

    就像人类小女孩把芭比娃娃当做自己的小孩一样,血族小孩也会挑一个可爱的人类娃娃,享受一下把他/她养大的过程,把他/她打扮成喜欢的样子。人类成长的速度飞快,你可以尽情地享受他们可爱的童年期和花朵一般的青春期,而不必害怕是否会很快感到厌倦。

    年幼的血族总不是铁石心肠的,他们往往会对自己养大的‘孩子’产生亲情、友情甚至是朦胧的爱意。

    但,人类的生命何其短暂。

    即使他把她/他的人类宝宝照顾得多么好,也不嫌弃她/他老去的样子,她/他还是会很快地死去。

    当他还是个血族少年的时候,他养大的‘孩子’就已经早早地死在他的怀抱中。

    感受这份痛苦的血族,绝不会再想要尝试玩‘饲养人类’的游戏。

    而我们这些大人,就是用这种办法告诫血族的小孩,不要去爱上一个人类。”

    薛西斯的声音偶尔中断,偶尔下沉,使他的讲述更显得真诚,

    “……我们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类,有时候难免会产生一种复杂的感觉,会忍不住把他当做‘小孩子和宝贝宠物’般的某种特别的存在——我说宠物并不是想得罪你,就像你们人类有时候会把宠物当做家庭成员一样——会想要抚摸他,拥抱他,亲他脸颊。这在我们血族而言是很正常的行为,那不代表着我想和你上床。

    巴兰没有养过人类,我以为他至少应该和你提过……但愿我现在解释还来得及。”

    薛西斯诚恳地掺着谎道。

    “……也包括舌吻吗?”

    不过苏试可不傻,虽然他差不多被说服了。

    “……”

    薛西斯用仿佛在议会中发表看法般的声音道,“我会吻任何一个吻我的人,在这种事情上,我不喜欢被动。”

    ——前提是对方能吻到的话。

    他一本正经又颇为傲慢地道:

    “这是我个人的做事作风。”

    “……”苏试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雨还在下,但天空已经变得明亮些了,雨滴在空气中闪闪发光。

    “……也许你应该早点回去,准备吃晚饭?”

    苏试抬手看了看手表道。

    “我已经喝过苹果绿色的开胃酒,还希望来点玛瑙色的前菜,在那之后我会很乐意回家去享受正餐。”薛西斯道,“如果那只金色的小鹿不介意与我分享他的红色的小溪……作为报答,我会为他留下一枚小小的承诺。”

    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原先那咄咄逼人的“交易”口吻,变得十分委婉。

    苏试停下脚步,抬头看向薛西斯。

    薛西斯亦在这一刻停下脚步,低头看向身侧的他。

    彼此的呼吸仿佛搭成一座桥,只等着一方走向另一方。

    他的唇如新酿好的樱桃酒,让薛西斯想起吻他的感觉。

    苏试垂下眼睫,那座桥就像水晶一样地碎了。他用手拉松领带,手指摸到领口的纽扣。薛西斯抓住他的手,拉到身侧,带着他穿过一条长长的街道。

    带着他走进一家酒店,开了一间房。

    苏试走出浴室,随手将沙发上的领带套上脖子,扣着袖扣问道:

    “我的外套呢?”

    “拿去熨干了。”

    薛西斯来到他身边,为他调整腰带,扣上那银色的扣子。

    苏试将领带收紧,但留下了不少空松。薛西斯的手捏住了领带垂下的尖,另一只手摸上领带的结,用手指弄松了,扯散了,然后丢向一边。

    带着绸光的领带蜷在沙发上又无力而柔软地滑下。

    “烛光、音乐或者来一支放松的舞蹈,你想要吗?”

    薛西斯站在离苏试一尺处,双手穿过空气,搭在他腰的两侧。

    “那会让人类变得美味吗?”

    “……那就闭上眼睛。”

    “……”

    苏试困惑地微微皱了眉头,闭上眼睛。但困惑从他的目光蔓延到他的睫毛上,在一阵不安般的轻颤后,他还是忍不住睁开一点眼睛,在被睫毛朦胧的缝隙中看到薛西斯正倾颈在向他靠近。

    这种感觉很像是即将接吻,让苏试感到不自在,他忍不住转身离开。

    他走到窗台边,拉开一片白色的窗帘,拉起一面复古的玻璃窗户,将一只手搭在窗框上。

    窗台上攀着浓翠的绿色爬藤,将窗框的四边都覆满了。

    时间流逝,天色却越发地明亮发白起来。

    苏试道:

    “……你从后面来吧。”

    他微微扭了一下脖颈,但并没有回头。蜷缩的手指抬起来,又按弹在一片尖尖的小叶子上,沾湿了指头。

    薛西斯来到他的身后,一只手绕到他身前,缓缓解开几颗领口的扣子,用手指剥开,白衬衫向一边滑开,露出精美的锁骨和大半肩膀。

    他用另一只手抓住苏试的小臂,向他颈畔垂首,窗外低处是对街的带烟囱的房屋那低矮濡湿的屋顶。

    “一开始会有点疼。”

    他在他耳畔低声道。

    会疼吗?苏试不由的有点紧张。但他记得被巴兰咬的那次,只有麻了的感觉,并没有感到有什么特别的痛楚……

    那是一种像打针般的感觉,在一瞬间有一种猛烈的疼痛……苏试抽了口气。

    ——和纯粹地吸食人类不同,薛西斯的牙齿没有分泌出用来麻醉猎物的物质。

    当苏试因为颈部的吸取感而不适,本能地转开脖颈想要避开时,薛西斯已经放缓了吸取的速度。他的手也顺着他的手臂往下抚滑,冰凉的手掌落到他的手背上,手指穿进他的指缝,按在那一英尺宽的窗台上,仿佛是交缠般地松松地握住他的手。看上去既缠绵,却又带着点令人舒适的距离。

    雨声变得滴滴答答起来。

    苏试感觉到身体泛起一阵酥软感,仿佛有一串微弱的电流顺着尾椎骨在往上攀爬。这种感觉和被麻痹了,仿佛即将失去身体各种感觉不同,是一种纯粹让人感到无力的感觉。

    他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眼前却似乎时空倒错,绿色的窗框变成了一口被常春藤占领的古老的枯井,而他深深地被困在了井底,仍在往下坠落,苍蓝色的天空不断地加深它的迷远。

    他用双手抓紧纤细的藤叶,浑身发软地往下滑,被薛西斯抱在胸前。

    他的身子微微向前倾出窗框,又歪向一边,眼帘半阖的脸庞似乎在仰望天空,如山林氤氲出云朵般,发出轻弱的哼声。

    被压在窗台上的白色的窗帘,因为濡湿而显得透明,染上了叶的翠色。

    行人走过石砌的街道,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

    雨渐渐地停了,他停下来脚步,握着弯曲的伞柄,将雨伞收起来。

    他又抬头看向天空,去看空中是否还剩有雨点。

    就像铁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飞向磁石一样,他的目光不知为何拐向、停留在那绿色的窗龛上,将它蕴含的图景深深地挖掘。

    他看到一个姿态美丽的年轻男人,在另一个男人的臂弯里,侧着脸垂下头去。

    ——而那个高大的男人,用双臂束缚着双臂的姿势,将他抱在怀中,体态如半强迫般。

    他的额头贴着濡湿而厚绵的藤叶,水滴落在他的脸颊上,快速地一闪而过。一朵不知名的花在风中微微摇晃着,用影子轻擦着他脸上的泪痕,他仿佛被这种触碰惊醒,要从眩晕中醒来,绿色的眼睛像叹息一样闪烁着萤火般疲惫的微光。

    薄唇微微启合,鱼一般无声。

    但他的喘息似乎在每一片叶子上颤动。

    洁白的衬衫张开大口,吐出他被衬托得纤细的紧致的年轻肉体——

    是淡淡的金黄色,像琥珀和蜂蜜和阳光调和出来的肤色,却像花瓣一样蕴含着无比细腻的鲜嫩色泽。

    呼吸间,他的锁骨,锁骨下的一点肌肤,一阵一阵地起伏着。

    胸膛与衣领间的阴影,随之深深浅浅地变幻着。

    行人伫立着,一动不动地望向窗台,等待着看到更多的有关于美妙肉体的秘密。

    他并没有过多的想法,或期待着某一种特定的画面,

    他只是一个被捕获的受害者。

    他看着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人,被身后高大的穿着马甲衬衣的男人拥揽着,姿态虔诚得仿佛在圣经的某一页。

    在他肩上的男人闭着眼睛仰起头,面孔苍白到闪耀,而唇上沾着血。

    是一个吸血鬼,行人在一瞬间认出来了。

    但他不感到害怕,因为他感到自己惊扰了的是一个甜蜜的吻。

    好像老虎叼着一朵玫瑰。行人想。

    他冰冷的面孔俯视着他,引起他寒雨般的微微的一阵战栗。

    他感到危险与美丽正被搅拌在一起……他屏住了呼吸。

    而那个吸血鬼在冷漠的凝视片刻后,伸手拉上了白色的窗帘。

    于是那湿漉漉的窗台,就像一个绿色宝匣,在慷慨地展览之后,便小心地将瑰宝收藏其中。

    作者有话要说:  失落

    构思的时候没有记笔记,现在写出来的就和之前想的不一样了……(垂头)

    本章是 化学反应第一步

    他的脚步不再急促到不辨方向,还有心情挑选相对没那么湿的地面行走。

    薛西斯也跟着心情放松下来,他像个演说家般用低沉的声音娓娓道: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雷灵武帝春江花月万界之邪恶大反派都市之捉鬼大师都市之僵尸王归来我的三国之汉室再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