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吵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苏试就着雨水擦拭着嘴唇,快步上前两步,一脚踹在薛西斯膝弯,随即向着另一边快步走去。

    薛西斯踉跄着差点单膝跪在地上,他站起身追上苏试,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

    “不过,我觉得, 作为‘情人’, 我显然是比巴兰更好的选择。”

    苏试正拉着西装袖子,用更为柔软的衬衫布料擦拭嘴唇,将视线从薛西斯脸上撇开, 表达对他的无视, 但听他提到巴兰, 苏试转身猛地推了薛西斯一把。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即使是薛西斯, 也被推得向后踉跄了一下。

    “没有丝毫吻技。”

    “……”

    苏试抬眼斜视他,带着一丝隐约的恼怒,眼眸在雨天变得像落了雨水的树林,下面一圈眼白,显出清澈无辜的一点凶味,好像一对绿宝石丢洒在青白的天空中。

    薛西斯也不由升起一丝恼火:

    他原先也没有要强吻他的意思,他自己先撩拨在先,难道还指望他低声下气地道歉吗?

    “既然如此,”薛西斯拍了拍外衣上的水珠, “我就当做范先生拒绝了我的提议,并默认以后不再干涉我的私生活。”

    薛西斯转身向仍然站在街边的女人走去。

    握着黑伞的女人认为自己成为了一对同性恋情侣负气吃醋的牺牲品,正难掩怒容地立视着,此刻却吓得慌乱后退。

    苏试倚在黑铁栏杆上喘息。

    他的胸口因为缺氧而隐隐发疼, 他现在只想呼吸!

    薛西斯道:

    “巴兰没有吻过你。”

    他的嘴角扬起一点隐秘的微笑, 双眸却仿佛变得更漆黑了,低沉的声音像从深渊里飞出来的蝙蝠, “和阿托莎也没有接过吻……”

    薛西斯好整以暇地道:

    “我也不想勉强你,如果你不愿意, 我自有女人温暖我的夜晚。”

    苏试猛地甩震了一下肩膀,将他的手挣开。

    雨水哗哗地下着,来不及泄走,几乎在地上形成一层的透明的“雨膜”,每一步都能飞溅出细小的水珠,似乎在无数个瞬间留下一个个转瞬消散的水做的脚印。

    苏试走入一个小巷,雨水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着,像眼泪一样。

    薛西斯紧跟在他身侧,展臂绕过他另一侧的手臂一把抱紧他,将他揽在怀中。另一只手擎着不知道何时从何处撷来的一朵沾满雨水的玫瑰,举起来:

    “不要责备我吻了一朵玫瑰吧[1]。”

    像一杯用来盛雨水的红酒杯,水珠不断滚落,引起惹人怜爱的花瓣的战栗。

    “……”

    苏试试图离开薛西斯的怀抱,但他只用一只手臂就将他死死地束缚在臂弯,就仿佛他是块巨大的粘鼠板,而苏试是不幸被黏住的小老鼠。

    苏试放弃了挣扎,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猛地转脸看向薛西斯。

    薛西斯将玫转瑰递到他面前,抬了抬眉毛,示意他收下。

    苏试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随即眨了一下眼睛,眨落睫毛上的水珠。

    他开启唇,此刻像吻一样红艳的唇,双眸因为冷漠而显出一种迷离来。他看着薛西斯,低下头咬住了玫瑰花,雪白的牙齿和血红的花瓣纠缠在一起。

    仿佛古代的美人打开香浓的胭脂盒,为了给薄唇上色,而吻了一下那如香膏般腻亮透润的大块胭脂。

    他用那双带着奇异的艳绿的眸子,在转动间也一瞬不瞬地凝视着薛西斯——他轻轻地转脸——雨水像化妆师,为他的脸庞扫上一抹水晶般的闪亮——用唇齿撷下那么一叠娇浓香艳的花瓣,然后……

    “呸”的一声吐在薛西斯的脸上。

    “……”

    薛西斯抬手从脸上摘下被雨水贴在脸上的花瓣,抬手向后抹了一把被雨水淋湿的头发,保持着一手插兜,一手撩按着头发的姿势,侧身在雨里站了片刻。

    薛西斯有过无数女人,这些女人或者娇俏,或者野蛮,或者温柔,或者明艳……但不管是哪种女人,都不会不给薛西斯面子。

    不是薛西斯是万人迷,而是他并不是个温柔体贴的男人。

    作为女人,如果连“打情骂俏”和“纯粹发脾气”也分不清楚,那未免太无趣了。

    当然如果她们一开始不明白也没关系。

    不会,他可以教。

    即使她们不聪明,恐惧也会让她们学会如何令人愉悦地发脾气。

    虽然薛西斯很想决绝地转身离去,但对方已经先一步撇下他走远了。

    他低头看了看地上零落的玫瑰,将皮鞋踩上去碾了一脚,娇嫩的花瓣在石板的粗糙纹理中破碎了。

    他转脸看向来时的方向,脚步却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冰凉的雨水让苏试稍微冷静了些——他通常都不愿意在发怒的时候说话,也不愿意在发怒的时候思考,并作出判断。他以为薛西斯已经离开了,准备放慢脚步,耳边却传来薛西斯的声音:

    “……你的眼睛应该受祝福,因为它们是害人的,

    它们充满了幻影,也充满了蛹,

    像在死水中一样,在绿色的岩穴底里的一片青翠,

    人们看见花儿睡着,可实在是青色的野兽,

    这两颗苦辛和惊骇的悲哀的翠玉

    是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的最后一次注视。”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追上来……骂他。

    苏试脚步略微一顿,随即冷冷地道:

    “你的嘴应该受祝福,因为它是淫/乱的!

    它有新玫瑰的味道,有古老的大地的味道,

    它吮吸了花和芦苇的浓汁,它说话时,

    人们好像听到无信无义的芦苇风。

    这残忍的红宝石,既血腥,又冷酷,

    是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的最后一个痛苦。”

    雨水在他们之间穿梭。

    薛西斯沉默了一下,随即反击道:

    “你的头脑应该受祝福,因为它是堕落的!

    落在街路上的一块傲慢的翠玉

    它的傲慢里混杂有泥土的气味,

    我要去践踏这高傲的泥土

    在十字路的铺道上,

    这是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的最后一个思想。”

    苏试抬手挡了一下落向眼睛的一阵雨水,仿佛在用手拨开雨帘,他的声音像大颗的雨水一样,有一种冷冰冰的坠落感:

    “你的脚应该受祝福,因为它们是不贞的!

    它们趿着妓院和庙会的拖鞋,

    它们把无情的脚跟搁在穷人的肩上。

    它们行走在最纯洁,最温柔,最穷的人身上。

    这个绷着吊袜带的紫玉宝石,

    是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的最后一次战栗![2]”

    僵硬的气氛再次精进,两个人站在路边的悬浮车停车站边,站成一条直线,与路牙平行,街对面的行人通行灯显示“禁止通行”,随着话音的落下,两个人将脸扭向一边,朝向完全相反的方向。

    “25,24,23……”

    时间仿佛在通行灯的闪烁中一下一下单脚跳过。

    一个男人站在两人身后,身上挂着足足有四个袋子的马甲造型的帆布,每一个大口袋里都装着来自不同委托者的传单。

    他撑着伞,有些犹豫地站到苏试身后,先用雨伞为他撑住,才掏出一张传单道:

    “健身游泳了解一下?”

    “……”

    他又掏出另一张传单:

    “……一夜七次了解一下?”

    苏试环抱着胸转过身,低头看了一下传单——

    “还在为枪法太快而苦恼吗?女朋友是不是抱怨你绵软又无力?来服用‘日神之春’吧!由阿波罗男科医院研制的无副作用保健品,第一疗程免费,只为邀您大战三百回合……雄风谁言难振,短小亦可高质!‘日神之春’,广大阳痿男性的福音!”

    苏试腾出只手接过传单。

    传单男:“……”

    惯性地摸向大口袋准备掏出下一张传单。

    苏试已经率先地从他的口袋里抽走了另一张风格别有一番滋味的传单。

    传单男:“……”

    年纪轻轻的……

    苏试握着两张传单,挪到薛西斯身边,面朝前方,只将手中卷成卷的传单敲了两下他的胳膊,然后递出去。

    薛西斯转脸看了一眼,又低眸接过传单:

    “……”

    只见最上面那张写着:“避孕套连避孕都无法做到百分百,如何能够安全防治性病?何况它又大大降低了我们的性哎质量。您是否时常感觉到撕处瘙痒?是否排泄时有隐隐作痛之感?也许还有一些受到病毒感染产生的不明浊液?现在,为了广大社交活跃,开放的现代男青年的健康着想,我们与知名医药大学合作,在政府的公益基金的帮助下,研发了这一款‘爱安全液’,‘事后抹一抹,嗨皮没烦恼’!……愿送您的胯/下,一片安详!”

    薛西斯:“……”

    这小子,骂人还挺别致。

    [1]不要因为我吻了一朵玫瑰而责备我

    [2]果尔蒙《邪孽的祝福》

    作者有话要说:  埋头苦干到十一点,还是没能写到我想要断章的点(吧叽一声倒地)

    早知道还不如早点发出来(脸颊干瘪)

    话说,写完这章,我突然觉得我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广告文案(沉思)

    他没有目标地乱闯,仿佛一支被怒火射出的箭。

    又仿佛是要甩掉背后追随的世界,走入某道秘密的街巷,消失在结界中。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星际宠婚巨星这个主播有毒我从仙界来惊魂火锅店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大魏宫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