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争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终巴兰靠挠痒痒肉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他的手肘陷在充满绵软弹性的沙发中,撑起身体看着底下的苏试,另一只手拂开他贴到眉尾的凌乱的发丝。

    “你和她说了什么?”

    “你还没有道谢。”

    阿托莎看着苏试甜蜜地微笑起来:

    “谢谢你, 我玩的很开心。”

    “我跳不动了。”阿托莎往沙发里一瘫, 轻轻松松地将苏试与自己撇清。

    薛西斯走向她:“那就不要跳了。”

    “听你的吧。”

    她在薛西斯怀里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像是开了一点俏皮的玩笑。

    薛西斯便抱着她离开了。

    巴兰用脚尖玩弄了几下地上的羽毛,打量了一下苏试的神色,才走过去伸出手, 要拉他起来。

    苏试表示感谢地微笑了一下,握住了他的手……然后猛地一拉,将巴兰摔到沙发上, 压在身下。

    两个人在沙发里闹腾起来,而蓬松又饱满的沙发就像个不断被揉搓的面粉团般随意地滚动变形着。

    一阵风掀起重重垂落的黑纱, 黑羽毛匍匐过地面,随之一起飞扬起来……

    阿托莎在一瞬间别开了脸。

    苏试转脸看向前方,巴兰正撩着纱帘,薛西斯就站在他身边, 漆黑的双眸不动声色地将两人打量。

    薛西斯道:“你们怎么了?”

    仿佛关心, 又仿佛质疑。

    她向他伸出手。

    薛西斯俯下身让阿托莎的手搭上他的脖颈, 然后打横将她一把抱起。他抱着阿托莎向外走了两步, 又停下脚步, 回身看向苏试, 口里对阿托莎:

    苏试仰头看向围栏花影后的星空,答非所问地道:

    “等到了36岁, 我就会离开她,也许会离开这里。”

    “……为什么?”

    在这一瞬间,在嬉笑与言语都沉寂的一瞬间,来自大厅的歌声穿透纱帘变得清晰:

    “我被锚一样沉重的现实束缚着

    牢牢地困在深不可测的海洋

    我想自由自在地走在天上

    却被你深深吸引着

    这都是因为爱,这都是因为爱

    尽管你并不知道我爱你

    我就是你你所做的一切

    是你说的任何话 和你想让我成为的人[1]

    ……”

    苏试看不清巴兰的眼睛,但他总觉得那里面有什么。

    巴兰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尽管他在俯视着他,但苏试却感觉有什么在他眼中不断坠落,坠向无尽的深处……

    他的呼吸停滞,仿佛他的生命是在这一刻凝滞了。

    苏试开口道:“怎么了?”

    巴兰回过神来,眨了下眼睛,继而微笑道:

    “……在看清楚你现在的样子。”

    仿佛在开一个优雅的玩笑,他随即翻身躺倒沙发上,躺在苏试身边。苏试趁机爬起来,不要脸地想要压制他,巴兰任由他动作,只是抬起一只手臂,搂住了他的肩膀。

    苏试就乖了。

    巴兰脸颊贴着他的金发道:

    “等你老了,到我这儿来吧,我给你养老。你负责每天叫我起床。”

    “我是给你当男仆吗?这么轻松?”

    “还要每餐给我试毒,把所有甜点都尝一遍——蔓越莓烤饼、柠檬挞、荔枝玫瑰覆盆子挞、费南雪、修女泡芙、火焰冰淇淋……”

    “那我会长胖的,吃成大肚腩中年男人怎么办?”

    “……”

    有时候巴兰也会问自己,这样值不值得,去爱一个不管是否会回心转意,都终将失去的人。

    好像爱一朵花期短暂的玫瑰,一场绚丽难忘却转瞬即逝的烟火……

    他必须带着失去他的勇气去爱他。

    可爱一秒就少一秒,他又怎么舍得不爱他呢?

    再度的沉默让苏试抬头看巴兰。

    巴兰低头整理衣襟掩饰道:“衣服都被你弄乱了。”

    也许被沧桑的歌声感染,苏试都觉得连巴兰那张冷酷又苍白,瘦削得不近人情的脸,都似乎染上了哀伤。

    他趁着巴兰整理衣服的当儿,凑过去在他脸上波哒地亲了一口,把直男巴兰吓了一跳。

    “谢谢。”苏试道。

    谢谢,谢什么?帮他接近阿托莎,还是说帮他养老?

    巴兰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他怕任何一点面部神情的牵动,都会泄露他此刻在内心肆意流淌的情感。

    “……”

    片刻后,巴兰微不可见地勾了下唇,伸手将他的脑袋摁到怀里一通揉搓。

    两个人起身后,苏试无所畏惧地顶着一头炸乱的小金毛就要走出去,被巴兰拉住,像母鸡给小鸡整理羽毛那样给理整齐了。

    ……

    不同的主人拥有不同的宴会风格。

    离开舞宴厅的血族们都陆续来到这个像是休息室的阔大的厅室内,享受喧嚣与浮华后的宁静与惬意。

    室内以几何般的规律错落地摆放着柠檬黄的长沙发。

    花瓶里簪着用绸缎做的仿真月季,淡黄中透着点粉,花瓣层层叠叠,远看上去十分逼真,但每一朵都异常硕大,连带着整个房间都有了一种童话夹杂着梦幻的不真实。

    厅室的门外又走来两个人……

    “巴兰还真是宠爱他,还把人带到这儿来……”

    几个血族女孩儿靠在墙边的一个花瓶柜边,其中一个女孩儿道。另一个则提醒她:“要叫巴兰少爷。”

    又一个女孩儿道:“维泽伯爵的情人是今年的奥斯卡影后,杜拉拉女爵的情人是万事集团董事长的千金……他呢?从来没听说过这样一位人物,凭空地就出现了。”

    “我听我的男仆威利斯说的,他似乎是一个食品小商店老板。”

    “天呐,就好像带‘中华田园犬’参加品种犬大赛……巴兰少爷难道不怕会丢脸吗?”

    “嘘——”

    “如果连这样的货色都可以……”

    这时,门外的人已经走到了室内,走向一张空沙发。

    几个女孩看了一眼同伴,纷纷放下酒杯,向着那边走去。

    巴兰挑了沙发刚坐下,便被好几个女孩团团围住了。准备跟着坐下的苏试被迫退到一边,刚想在离巴兰一尺远的地儿坐下,其中一个站着的女孩儿坐了下来,坐到了巴兰身边。

    苏试又往边上退开半步,准备在女孩儿身边坐下,就见第二个女孩儿将屁股一搁,坐到了同伴的身边。

    苏试:“……”

    总之,沙发坐满了人,苏试也没能坐下。

    作为一个人类,苏试可以确信,如果他随便找张沙发坐下来,坐在上面的贵族们一定会纷纷起身避开。他对于贵族的规矩还不明白,不希望给巴兰再添麻烦,因而只是站在一边。

    巴兰跟前还站着两个女孩儿,这让他无法起身起来。

    苏试看到巴兰脸色越来越冷,尽管贵族的礼仪让他绝不会在这种场合展露出自己的不耐烦,但带着抗拒味道的翘起二郎腿的坐姿,还有频繁抚摸戒指的小动作,都暴露出了他正越来越失去耐心……

    苏试就觉得,既然他是巴兰的情人,对巴兰是有感情的,当然不可能绅士地站在一边任由女孩儿们勾搭自己的情人了!

    他能感觉到那些女孩儿对他的轻视……

    这些女孩儿无疑都是贵族女孩,能参加女公爵的宴会,想必身份都不低。而且每一个都拥有着过人的美貌与身段。

    与之相比,苏试就像是放到城市白富美身边的乡下村花一样,顿时黯然失色。

    ……但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他凭什么“勾”走巴兰的芳心呢?

    当然是因为——他是独一无二的的小妖精!

    苏试对自己目前人设的推理十分满意。

    在请对方坐自己的位置被拒绝后,巴兰对着面前的女孩儿冷冷一笑:

    “我想……”

    他刚想说我想上厕所,就听见苏试的声音——

    “巴兰。”

    巴兰随声转脸,便看到苏试背对着这边站在了沙发尽头的扶手上。

    他一只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扯了扯自己的领结,在叫了一声“巴兰”后便毫无预兆地向后倒去。

    那些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为了避免被砸到,像电线杆上被惊飞的小鸟纷纷逃窜开。

    “碰——!”

    他的身子在沙发上砸出不轻不重的响声,巴兰接住了他,他也十分自然地靠进巴兰的臂弯中。

    他笑着冲巴兰眨了下一只眼睛。

    带着狡黠的得意之情和一点恶作剧般的天真的喜悦。

    巴兰也忍不住笑起来,凝视着他,随即又收住表情,闭上了眼睛。巴兰伸出冰凉的手指抚摸他,一点点地抚摸他。指尖抚摸过他的眉心,抚摸过他的鼻梁,又掠向他的唇……

    抚摸他心中的永恒的图像。

    苏试看向一边端酒水的男侍,朝他勾了勾手指。

    男仆有些失态地看了看左右,才犹疑地上前,仿佛不敢相信自己会被注意到。男仆迁就着他手的高度,弯下身,放低托盘。上面摆放着用来净化味觉的各种植物汁液——紫草汁、薄荷水、覆盆子果汁……

    苏试取过两杯薄荷水,将一杯递给巴兰。

    等巴兰接住后,他又将自己握着高脚杯的手伸向巴兰,巴兰会意地伸手,与他手腕交缠,喝了交杯酒。

    柠檬色的窗帘边,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仆对女主人道:

    “……温莎莉大人,您不是一直喜欢西西拉少爷吗?”

    莎莉曼闻言撤回凝视着巴兰的目光,浅啜了一口杯中的酸甜汁液,随即像无意识般将用手指拧着花瓶中的一朵月季的花茎。

    “……那样的尤物,也难怪巴兰会开窍,像我这样的半老徐娘,还是不凑热闹了。”

    那朵花被她的小动作弄断了,她便随手将它别进鬓发,簪到耳边。

    作者有话要说:  榜单还差200……迫不得已撸文……伤心地哭出来……

    [1]iyou 歌词,略改动

    “因为到那时候,我就开始老了。”

    苏试收回目光,看向巴兰。漆黑的纱帘在他身后微微晃动,他苍白的面容散发着月光,一双眼睛却因为背光而更显得漆黑。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重生之老子是龙王猫大王系统洪荒之我是妖帝鲲鹏红楼之黛玉养了一只猫韩警官玄幻末日之王者荣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