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两个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苏试不知不觉靠在盖满黄木香的花园走廊的石柱上打起盹来。

    不知怎么的,一朵花掉在他头上, 把他打醒了。

    管家已经转回巴兰身边,而巴兰抽出了最后一根薰衣草——茎根处绑着黑色的绸缎。

    “看来巴兰是‘盲人’。”一个血族说道。

    巴兰无可无不可地将花随手插在茶几上的花瓶中,倒是如插花般恰好和其中的白月季和雏菊相得益彰。

    苏试松开撑着脸的手:“任何要求?”

    “是的。”

    弗里曼在心里默默注解:但允许提出任何要求,并不等于答应任何要求。

    弗里曼解说道:

    “接下来的游戏十分简单——捉迷藏,由巴兰少爷来捉人。如果巴兰少爷能猜出被捉住的人是谁,那么对方就要答应巴兰少爷一个要求;但是如果巴兰少爷猜不出捉住的人是谁,那么巴兰少爷就要答应对方一个要求。”

    所以,如果想要得到巴兰的奖励,就等于既要被捉住,但又要废心机误导他的判断……

    玩游戏的地点在后花园。

    此时已经是凌晨, 晨曦的微光都散落在仍然叫人感觉到微凉的雾气之中, 花园的景致朦胧可见。

    苏试觉得自己打了一个瞌睡,醒来的时候管家正拿着一个装着薰衣草的藤编花篮, 让在座的血族们从中抽取花枝。

    管家来到他跟前。

    “困。”他抬头望向弗里曼, 像一个希望得到特赦的小孩子, 而后者有些无措地望了巴兰少爷一眼。

    “……如果您赢得游戏,您就可以向巴兰少爷提出要求。”

    弗里曼微微躬身, 轻声地……诱哄道。

    苏试伸手抽花,他的薰衣草上绑着白色的绸带。

    这是什么意思?

    花朵从他的发上滑下来,掉在可以供人坐憩的大理石围栏上,落到一双白色的缀满蕾丝花朵的长手套边——也不知是谁落在了这里。

    苏试睁着困顿的眼睛,若有所觉地转过身。

    巴兰的眼睛上蒙着一条黑绸带。

    巴兰没有再动。

    黎明如同一杯青酒缓缓注入天空,滴向清晨之幕。空气中漂浮着缕缕微光。

    在彼此静静地没有目光交汇的凝视后,是苏试率先伸出了双手。

    他上前一步,捧住了巴兰的脸。

    像掬起水中的一片月亮。

    他的双手戴着那双带着弹性的白色蕾丝手套,面料柔软,上面许多的花纹痕迹,轻轻地落在巴兰的脸上。

    巴兰仍未动。

    苏试微微踮起脚,将一个吻,隔着绸带,落在他的鼻梁根。

    一个短暂的吻,轻如水中明月。

    苏试倒退两步,一边抽掉手套,一边转身离去,顺手将手套丢向走廊外花圃中的黄色蔷薇丛。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弯曲处之际,巴兰扯下了绸带,望向前方……

    苹果绿的曙色落在他洁白的面颊上。

    他轻声道:

    “……贿赂我。”

    ……

    响起了银铃声后,众人陆续回到室内,等巴兰宣布结束,却见苏试已经睡着。

    “都散了吧。”

    后到的巴兰说道。

    图朵磨磨蹭蹭地走到苏试身边,有些纠结地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衣服。他弯下腰,试着慢慢地抽出礼服外套,不想惊动了梦中人。

    苏试惺忪醒来,眼中带着一丝微笑:

    “我坐在你的椅子上了吗?”

    图朵下意识地回答:“不……”

    看到他闭上眼睛,图朵竟然松了口气。

    反应过来后,图朵懊恼起来——他应该推醒他让他让开的!就因为……

    长得好看就了不起吗?

    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图朵拷问自己的灵魂。

    图朵为自己“为美色所迷”而感到懊恼,担心会被嘲笑的他装作不在意地瞄向身旁,发现兄弟姐妹都欣慰地看着他……

    像一片片飘出去的羽毛,众人便又略带不舍地陆续散去了。

    巴兰留了下来。

    踌躇片刻后走向那把银色的躺椅。

    睡美人。

    当他的手撑在微凉的银的扶手上俯下身,牵起苏试因为失去力气而显得柔软的手腕,他就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童话书里面的精美的插画。

    巴兰嗅着苏试身上的味道,他的手,他的手臂,他的颈侧,他的面颊,他的唇……他的唇……

    巴兰感到一阵干渴,他苍白的喉结滚动。

    尖牙从他的唇中不断抽长又缩回去。

    他既渴望他的血,又不想吸他的血……

    巴兰都把自己搞糊涂了。

    他慢慢地靠近,在他呼气的时候吸气,唇在不知不觉间贴近……双手却紧紧地握住椅子银色的扶手,紧绷到骨节突出的手指仿佛在抗拒着什么力量。

    他突然抽身转开——

    就像将脸埋在水中,在窒息的临界点突然抽出一般,喘息起来。

    巴兰拉过脚凳,坐在他身边,望着他。

    苏试睡了片刻又醒了过来,枕着自己的手望着巴兰,眼睛一眯一眯的。

    巴兰凑近他,似乎有话要说,又不知如何开口。

    苏试伸手挽住巴兰的脖颈,

    温暖的手指贴着他微凉的颈后肌肤。

    巴兰道:“如果你愿意当我的朋友,我就帮你接近阿托莎。”

    苏试微微一笑,抚上巴兰的脸:

    “你将给我比那更多。”

    “理查,看到前面那个女人了吗?”

    黑色的suv后座,一个男人划亮了火柴,点燃了雪茄烟。

    他漆黑的瞳眸深处,倒影着在街边迈着略微匆忙的步伐走动的女人的身影。穿着碎花旗袍样式短裙的女人,挎着一个绿色的小皮包,丰腴的臀部在走动中左右晃摆着,烫成大卷的黑发披散下来。

    妆容略俗气,这样的女人,皮肤一般不会很好。不过也不会太差,养个半年也就差不多可以下口了。

    沉默寡言的司机先是减速,等看到那个女人上了公交车后,便缓缓加速追了上去。

    女人在公交站停下,走入一道小巷。

    她租住的地方,因为便宜,所以比较偏远。

    “去吧。”

    悬浮的suv停下来。

    司机一言不发地下了车,向着那个女人走去。而女人无知无觉地向着昏暗的小巷中去,高跟鞋在地上哒哒哒。

    “……”

    男人打开了车窗,静静地抽着雪茄。

    即使是在已经开始变热的夏天,他也依然穿着规整的三件套,冷气从车窗溢出。一个短信框的全息光屏跳出来:

    [阿托莎:哈鲁,你在做什么呢?]

    [哈鲁:耳中正听着枯燥的声音,心却像小鸟一样向着你飞去。]

    哈鲁-薛西斯熟练地回了简讯后,打开车内的迷你冷柜,取出一瓶葡萄酒,打开,倒入醒酒器中。

    不远处的巷子里传来了女人惊恐的尖叫声。

    哈鲁-薛西斯一只手捏着雪茄,一只手倒着红酒——对于一瓶红玫瑰葡萄酒而言,这样的醒酒方式太过于粗暴了。

    他又点开座位上的全息投影,在光屏上选了一首歌。

    等歌曲响起后,才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黑暗的巷子中,男性吸血鬼单手将女人的双手钳制在腰后,迫使她挺起胸膛,而他的脸埋向她的脖颈,探出唇的尖锐獠牙在她的皮肤,猫逗弄老鼠般,来回滑动着。

    “碰——!”

    女人什么也没看见,只觉得一阵风带得耳边的长发略过面颊……她的面前已经空空如也。那个袭击她的吸血鬼已经砸在了墙壁上,和碎裂的砖石一块掉下来,撞在下方的垃圾桶上。

    一个身型高大的男人如同神灵般瞬间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男人苍白的手擒着吸血鬼的脖颈,骨骼在他强有力的手指下发出令人耳麻的响声。

    那个吸血鬼惊恐地浑身战栗起来。

    “啧。”

    男人随手将那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丢在地上,“滚!”

    吸血鬼踉跄地跑了几步,随即快速消失在巷中。

    男人转过身来——

    苍白的面容几乎在巷中像月亮一样反光。

    女人在一瞬间意识到,他也是一名血族。但和那个戴着丑恶半面具的吸血鬼不同,他显得如此英俊,又如此正直。

    男人转身向她走来,令她心跳加速,不知是恐惧还是其他。

    哈鲁-薛西斯一掌撑在女人头顶,来了个壁咚,随即夹开唇边的雪茄,甩手丢开。

    他用冰凉的手挑开她凌乱的头发,安抚她的脸颊,用低醇沉厚的嗓音道:

    “像你这样的美人,需要有一个骑士保护你。”

    他的手落下去,握住女人的小手,起先用指腹揉弄她柔软的掌心,黑眸凝视着她的双眸,凝视着她的情感、欲望与幻想,如同夜中的猛兽精准地捕捉着无知无觉的小动物的每一点变化。

    “我叫菲烈-裘拉德。”

    他牵起她的手,在她手背上浅浅一吻:

    “愿为您的余生效劳,美丽的女士,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作者有话要说:  可以随便改名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5 12:15:16

    晏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5 18:21:06

    豆米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5 18:55:53

    青峰埂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5 20:56:49

    罗生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6 22:28:21

    silv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7 11:14:43

    罗生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7 12:13:08

    豆米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7 14:25:11

    白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7 18:43:15

    晏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7 20:10:09

    苏三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8 17:43:41

    白易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6-19 10:51:20

    豆米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9 11:28:52

    罗生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19 21:39:01

    感谢妹妹们的地雷mua~!

    正插着兜闲散地向着这边走来,同样若有所觉地转动颈项。

    苏试带着朦胧的困倦的泪意, 靠着冰凉的石柱看着他。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万道争锋我的老婆是猫妖都市幸运王青春随梦一起飞快穿:炮灰逆袭攻略豪门式离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