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用餐(含入V通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比如巴兰和塔克兄弟的飞车比赛,他听说他们在香银山的公路上放置了许多定点的和漂移的悬浮炸/弹,只要车子一碰到就会爆炸;或者谈谈他的假期活动,关于他不想去家族的圣别克医院给院长当秘书的事,他宁愿给巴兰当贴身男仆也不想一个夏天都和人类待在一起(血族基本上不生病,不需要医院)……

    但巴兰并不注意他,而是频频看向那个人类,似乎有点想要搭话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意思,因而午餐的话题始终没有开始。

    他们也会往血液中加入不同的植物汁液、花蜜或其它血液等,来调和出不同的味道。

    他们通常会管血液叫 “玫瑰汁”、“玫瑰水”或“玫瑰酒”。血液浓度低,口感稀薄的被称为“汁”,“玫瑰水”和“玫瑰酒”很多时候会混用,其间微妙的区别,只有贵族才会讲究。

    如果是上等的血液——比如健康美味的人类血液,他们通常不会食用任何其他“佐菜”,也不会使用任何调和汁液,以免影响血液的口感。

    血族贵族的用餐礼仪和历史上的人类贵族并不完全相同,他们在任何时候都吃得不多,而“午餐”的菜品在正式的三餐中最为丰富。

    他们同样有“餐前酒”、开胃小点、前菜、汤、主菜、甜点和“餐后酒”。

    不过因为他们的主食是血液,所以像鹅肝也好,国王饼也好,都被视为是“佐酒”的“辅菜”。

    为苏试准备的是不同的人类食物,伴随着用餐的进行,他面前已经有了三个叉子,撤走香槟冻杯后还有三个高脚杯……

    苏试平时用餐十分简单,对刀叉也没什么研究。好在每道菜都是相继上来的,搭配的酒水也会按顺序送上,倒不至于手足无措,连吃饭都不知道怎么下口。

    “寝不言,食不语”,血族倒没这种规矩。

    像这样的场合,克制的交谈是被允许的,可以轻松地谈论时尚、书籍、护肤……只要避免说一些搞笑或低俗的话就行。但由谁发起谈话,由谁先开口却是严格限定的,绝不允许打破。

    图朵看向巴兰,希望能和他说点什么。

    换下湿衣服后,苏试收到了“午餐”邀请。

    餐厅被布置在一个小房间里,地上铺着彩色的地毯,金色的窗帘遮蔽了长窗,一边的红木矮柜上摆着一个金色的无头天使,每一根羽毛都是一片灯,正散发着杏色的璨光。当男仆们拉开泛着葡萄酒色泽的宝石红的木椅,圆圆的长餐桌看上去几乎一下子占据了房间里的大半空间。

    其实这是和比较亲近的血族在一起时才会使用的餐厅,如果是关系比较疏远的访客,反而会使用更加空阔高大的房间,选用更长更宽阔的餐桌,这样才有助于增加严肃感,保持位置间距,从空间和心理上拉远彼此的距离。

    苏试的座位在巴兰旁边。

    巴兰就坐后,其他人也陆续入座。

    由于酒精会破坏血液成分,他们正餐的时候并不真的喝酒,而是用不同的血液搭配不同的“佐菜”或“甜点”食用。

    血液大致可以分为两种——陆生动物血液和海洋生物血液,前者被称为“红玫瑰酒”,而后者被称为“白玫瑰酒”。“红玫瑰酒”可以搭配牛排、鹅肝或者羊羔血糕等等,而“白玫瑰酒”则会搭配上贝类海鲜等。

    室内便极其安静,只有小提琴在演奏着悠扬的曲子,连刀叉瓷盘的磕碰声也不曾耳闻。血族们脊背挺直,坐姿却又显得优美,举手投足,宛若天鹅一般轻盈而柔缓。

    “……那个是鱼叉。”

    餐桌上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不同的刀锋利度不同,适合切割不同质感的肉,”图朵喝了一口水晶杯中的玫瑰酒,“如果把刀叉随便混起来使用,就会影响到食物的口感。”

    血族们便又将视线投向苏试。

    苏试愣了一下。

    图朵嘴角似乎浮现出一丝矜持的笑容,端着酒杯的手显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手势:

    “难道你平时会拿喝汤的勺子舀冰淇淋,或者用叉鱼的叉子叉牛排?”

    “不觉得腥吗?”

    血族们这次又将目光投向巴兰。

    巴兰神色莫测,只是用右手的食指一下一下地抚摸水晶杯的杯脚。

    苏试换了把刀叉,对出声提醒的少年微微一笑:

    “谢谢。”

    便低头继续享用佐以雪莉酒的黑猪火腿。

    血族们便又看向图朵-西西拉,他们年幼的弟弟,眼中带着一丝刚刚使人若有所觉的微冷——

    当众提醒别人使用餐具错误,是十分失礼的行为。

    随即——在短暂的凝视后,他们一同撤回了目光。

    图朵-西西拉为这些责备的眼神感到恼怒,他当然知道贵族的行为准则,但那只是个人类!在血族的每一本历史书中,人类都只是被用来供血族食用、取乐而已!

    图朵看向斜对角的人类,他微垂着颈项将火腿片塞入唇中,鲜艳的唇沾染了点油光,浅金色的手指将杯中的琥珀桃仁色的酒液轻晃……

    难道他就不会感到不自在吗?

    图朵-西西拉心想,当那么多双眼睛看向他,他就不会为自己的粗鄙感到羞耻吗?

    图朵-西西拉低头享用鹅肝,然后又突然抬头看向那个人类,

    试图发现那份舒缓的悠然是一种假装。

    他不得不为他的一无所获而感到失望。

    “……”

    巴兰微微一笑,端起酒杯一饮。

    在血族们享受龙虾浓汤时,两个男仆各端着一个放满牧神玫瑰酒瓶的托盘进来,单手托着,呈到巴兰面前。

    主菜食用的人血需要主人亲手挑选。

    即使对巴兰这样的贵族,人血也是很珍贵的。这倒不是由于人血难获得……

    丑的人的血,他们是不喝的。

    可以看到深红的酒瓶因为寒气而凝聚出细腻的水雾珠,瓶身上贴着用梵派尔文写就的详细的血液检测情况,就像是常见的食品成分介绍那样,“血酒”的产地、酒庄和“血酒”名则在右下角,字体不大,用金红色小框特意标出。最为显著、最为突出的正面,则是被处理得非常复古、非常符合瓶身设计,但又不失真的人类照片——也便是提供血液的俊男美女。也有的把血酒名放在正前方,而把供血者的图画另外印在精美的圆纸片上,用绸带绑在瓶颈。

    这些人的颜值,无不是汤姆-克鲁斯、妮可-基德曼或者莱昂纳多(年轻)的水准。

    巴兰用手指弹了一下其中一瓶,男仆便退下了。

    尽管用餐程序繁多,倒不必担心“午餐”的时间会很长,这是因为血族的主食是血液的缘故,再怎么浅啄慢饮,都不会花费太多时间。

    苏试的餐点虽然和他们不同,但程序却是吻合的。

    主菜之后就是甜点。苏试又吃了小牛胸腺和普罗旺斯炖菜,尽管每道菜的量不多,但这么多道程序下来,他已经有点饱了,但出于不浪费的原则,依然吃了下去……

    图朵看他越吃越慢,他也不得不将玫瑰酒越喝越慢,到最后每次举杯只是润一下唇而已……他抬头扫视装作享受主菜的兄弟姐妹们,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愿意陪一个人类浪费时间。

    图朵转脸看向对方,再次冷躁地开口道:

    “你没发现所有人都在等你吗?”

    苏试停下手中的刀叉,抬头看向血族少年那张苍白得冷冰冰的脸,略茫地停顿在了那里。

    “要么就按正常的速度吃,我还可以猜一下需要等多久;吃不下了硬塞,是怕下次吃不到怎么的?”

    血族们的刀叉都停顿了下来,便是举杯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为这刺耳的言辞,他们的眉心就像揉褶了的花瓣。

    “啪。”

    这是巴兰搁下手中的餐具发出的磕碰声,并不大,但足以让每一个人听清。他接过男仆递过来的餐巾擦了下嘴,开口道:

    “图朵,”

    声音像一块冻住的水银。

    这次巴兰真的生气了。

    但苏试反应过来开口了:

    “抱歉。”

    他对图朵道。

    又转头看向巴兰:“我确实吃不下了。”

    眼里带点求助。

    那双绿绒绒的眼睛,将他凝望,就像什么液体注入了巴兰的体内,叫他不断充盈,又像满杯的啤酒杯,翻涌出喜悦的细沫来。

    巴兰眉目间凝聚的浓云就消散了。

    “没什么,我们这边大概还要半小时,”巴兰望着他道,“你可以在图书馆或者茶室休息一下,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拉威尔。”

    他微微一笑,撤走了目光。

    巴兰的满杯就又空了。

    苏试搁下餐具,一边的男仆端来餐巾奉上,另一个男仆立在一边等候为他拉开椅子。

    在苏试离开到门关上的时间里,几乎所有血族都没有动静,而像是姿态完美的蜡像般静坐着。

    巴兰抬起眼皮看了图朵-西西拉一眼,红润的薄唇吐出冷冰冰的字眼:

    “丢人现眼。”

    其他血族就像电线杆上的乌鸦一致看向同一个方向般,看向图朵-西西拉,但这次只是瞥视一眼便立刻转回了脸,仿佛已经对这个粗鲁的弟弟无话可说。

    “……”

    图朵不高兴地抿紧了唇。

    他有一种被什么密谋排斥在外的感觉——就在刚才的树林里,他们还一起捉弄那个人类、吓唬他,现在却为了他而将他如此责备……他们不介意巴兰把他请上餐桌,不就是为了看他出丑吗?

    他们全变了!

    图朵那颗处于青春期的八十岁的少年心隐隐作痛。

    作者有话要说:  收到好多营养液,通体满足,开心(`w′)

    六月九日入v,届时更新万字

    盗版给作者带来的不仅仅是几倍的经济损失,还是对作者写作自信 巨大、强烈、狂乱的打击!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谢谢!

    叉了一片黑蹄火腿准备入口的苏试稍微迟疑后抬起头,只见一个眼熟的血族少年正看着他,青涩而优美的面容上,含一丝难以确定的轻嘲。

    其他血族都纷纷停下刀叉,无声地看了看苏试,又看了看那个少年。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阴人债绝世狂后:神王的逆天小医妃[偶像练习生]一起走花路吧兄长是戏精[综]以虫制霸仙途红尘霜华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