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宴饮(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巴兰点了两下车窗,漆黑的玻璃降下。他伸出手,用手背拍了两下窗外血族壮汉的肚子,说道:

    “你以为我为什么找来这么一大群人?你以为我为什么专门找这么壮的血族?”

    “玫瑰水”的香气和花香交杂,随着舞动的人群浪潮一般浮动……

    “粗鄙,庸俗。”

    巴兰撤掉眼前精巧的银质望远镜,悬浮商务车自动闭上玻璃。

    银质方桌摆放在草坪上,每一个桌上都搭建着两座水晶玻璃杯塔。穿行的人类侍从将托盘上的一瓶瓶冰镇“玫瑰水”——血族称呼血液为“玫瑰水”——从杯塔高处倒下,暗红色的液体斟满最高处的水晶杯,然后流溢着一层一层灌下去……

    血液在银桌上流淌,弥漫开镌刻着的破碎的玫瑰花纹路。

    宴会大厅的玻璃门在辉映着金光,裙摆在暗红色的地面旋转着扩散,簪满乌黑的盘发的白色羽毛的影子拂过香槟色的墙壁,在璀璨如洗的落地长窗上清晰地倒映……

    一辆接一辆的黑色长款商务车相继停在莎莉曼酒店前的阿芙洛大街旁。车门齐刷刷地打开,走出一帮无论是身高还是重量都格外出类拔萃的血族壮男。

    这些人无一例外地都是苍白肤色,黑发黑眸,穿着统一的黑色西装。

    “你是想让人砸了这里吗?”

    路易停下车后探脸对巴兰道,“你待在这里,我带人冲进去?”

    “蠢货,”巴兰透过墨镜上空,嫌弃地看着路易,“我是巴兰-西西拉,高贵的巴兰-西西拉!你以为我是混混头子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宴会已经开始了。

    莎莉曼的铁门向两边敞开,音乐声和银色的筵席就像清澈优美的绯色丽河水流淌而出,遍布整个前庭。

    不时停到铁艺大门前的低空悬浮汽车,吐出一两对结伴的血族男女,又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走过铺满鹅卵石的道路,穿过两边的楸树,踏上三级台阶,就可以成为其中一员,投身于宴饮之中。

    携手的男男女女在这里来来往往,欢声笑语。

    一个银架搭上半空,七个荷叶般圆形的银色舞台高低错落,每一片银色的“荷叶”上都有一个戴着假面的人在跳舞……

    有两个室内乐团轮流拉弦奏乐。

    萨克斯、大小提琴、古吉他、大鼓……种类繁多,相同的曲目也可以随时换种风格演绎。

    “……”

    路易问道,“……为什么?”

    “当然是,”

    一只浅金色的手抚上二楼的白玉柱围栏……

    苏试站在楼上俯瞰着一楼的宴会大厅,女士们争奇斗艳的裙摆忽而像海浪涌动,忽而像花朵在瞬间绽开……长长的头顶装饰羽毛就像花蕊在风中晃动。

    在他面前显示着没有人能看见的金色文字:

    剧情进度:1/7  好感度:0/100  道具:无

    在原著《绯色的夜城》中,米诺-范作为男主哈鲁-薛西斯的情敌出场,致力于抓住时机撬男主墙角,他和女主阿托莎-尤迪特(结婚后改名阿托莎-薛西斯)曾有过一段旧情。即使苏试不准备在男主头上种草,情敌这个身份也是无论如何都跳不开的。隐瞒这一点接近男主,只会将其变成不□□。再加上身份不明的另一位“竞争者”的存在,继续男二的原人设,维持剧情走向,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好的选择。何况原著对男二的着墨不多,虽说要维持剧情走向,苏试发挥的余地却还很大。两个人既然都以“争取男主好感度”为任务,必然是早晚要碰面的,如果他以情敌身份出现,即使接近男主,也不容易被“竞争者”认出。一旦对方有所行动,他也可以在对方“变”的时候伺机而变,从而将自己完全地置于暗处。

    率先找出对手的人,可以得到“金手指”的奖励,确认机会只有一次,找错一次,系统(暂且这么称呼吧)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现在还不知道“金手指”对剧情的修改有什么限制,但无疑“修改剧情”这种东西,实在是一个大杀器——不管是从利益,还是趣味角度考虑,苏试都要想办法谋取。

    目前他的好感度为0/100。也就是说,只能根据自己获取的好感度来猜测对手获取的好感度的阈值。比如,自己40,那么对方可能是60,也可能是50——既然这种好感度可以分给两个人,自然可以分给三个人、四个人。又因为这种好感度需要争夺,那么就说明它具有“排他性”,带点独占欲的意味,应当不是亲情、友情……而是接近“爱”之类的情感。

    血族等级严格,且歧视人类,在这座吸血鬼之城尤甚。作为一个人类,米诺不要说接触身为公爵的哈鲁-薛西斯,他其实至始至终都没有融入过血族的圈子……

    所以苏试必须率先解决这个问题。

    这也是他为什么匿名举办这场“宴饮”,故意让人以为宴会的主人是一名血族的原因。

    来宴会的自然不会是什么贵族,大都是普通血族。

    但也不排除某些贵族出于好奇而暗中加入其中。

    只要他摸清血族的喜好,将宴会办得好玩、有趣,足够吸引人,鱼儿迟早会上钩。

    而且即使是普通血族,也并非不可利用……

    “……又一辆运货车开过去了,我猜上面装满了陶瓷瓶装的羊羔血,我都快闻饿了,”路易转头望着灯火闪耀的莎莉曼酒店,围绕着铁艺围墙栽种的树木和底下搭配的灌木,让里面的一切都显得影影绰绰,“看来他确实有点小钱,我们怕是等不到他被喝破产提前结束宴饮了。”

    ……等等,他为什么期待这么幼稚的事。

    “……”

    巴兰没有说话,手指像弹钢琴一样挨个敲落在车窗框上,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不然我们再拉批人过来?”路易提出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我们进去看看。”

    巴兰-西西拉的手指停止无声地弹奏,侧脸看窗外。

    路易不赞成地道:“巴兰,你会被认出来的。”

    到时候就该出现神秘的“范先生”是巴兰子爵本人,或者是巴兰子爵好友这样的传闻了。

    “我英俊的容貌确实引人注目,”

    巴兰摸摸下巴道,“等我变个装,那样就会看起来很低调。”

    他披上了一件银灰色的斗篷,宽松的斗篷将他瘦削的身型完全遮蔽,宽大的兜帽几乎垂到墨镜上。

    路易看了看那镶嵌在镜脚和墨镜上沿的一排黑钻,又看了看在幽暗的夜色中依然散发着奢华光泽的如同镀了素银般的斗篷——这副特定版的眼镜被称为太阳镜里的“黑色奥洛夫”,而这件防晒斗篷则是Vampire Sweetie的春季限量款。

    当然,一般血族大概连VS的品牌名都没听过,更不要说价格可以买下一座小别墅的“黑色奥洛夫”太阳镜了。

    所以,如果巴兰看起来不像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发射着“我超有钱”光线的土豪的话,大概……会被当成怪咖吧。

    变装完毕的巴兰拍拍路易的肩膀道:

    “你样貌平平无奇,就不用变装了。”

    路易道:“……你高兴就好。”

    两个人走入莎莉曼酒店的草坪,午夜点的喷泉刚刚喷发。

    “……兰斯山脉的羊羔血,”路易随手撷了杯“玫瑰水”,抿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他顺便也帮巴兰拿了一杯,开玩笑道:

    “87年的拉菲羊羔血,来一杯?”

    巴兰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接过水晶杯闻了闻,杯中血液的香气确实和他家里喝的“羊羔玫瑰水”气味很相近。

    巴兰勉为其难地喝了一口:

    “噗——!”

    几乎是血液刚触碰到味蕾的瞬间,就被巴兰喷了出去。路易遭了殃,猝不及防地就被喷了一脸。

    “巴……始祖啊!你把我搞得湿湿的……!”

    路易脸上的血点密密麻麻呈扩散状,巴兰的内心感到了一阵被密集支配的恐惧:

    “路易……你让我浑身发麻……”

    每个血族都或多或少地有点洁癖,贵族尤甚。路易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

    “哦,还不是你……”

    他痛苦地□□一声——有一滴血水顺着他的脖子滑了下去,向着腰际而去,“我里面都被你弄湿了……该死!快从下面流出来了……”

    “……”

    周围的人默默地向两人行注目礼。

    “我暂时不能陪你了,我需要马上收拾一下。”路易将酒杯一搁,匆匆地离开草坪。

    苏试的手滑过洁白如洗的扶手,一步一步走下绸缎般向下弯曲延展的楼梯,视线掠过那些苍白着晃动的面容……

    宴会的侍从都是人类男孩,而来参加“宴饮”的都是血族。

    在这些来宾中也许会有某个贵族的管家,或者某个曾被请到贵族宴会上歌唱的剧院歌手……他需要尽可能地多收集那些人泄露出来的信息,好决定怎么设计接近某个血族贵族……

    一步步地图谋着靠近……

    (不过话说回来,“穿越人士”还要自己想方设法地见到攻略对象,好像不太符合“穿越小说”的一贯套路。)

    一曲终了,间奏响起,舞池里的人和品血细语的人交错流动,彼此互换。苏试从一个侍从的手中接过装着甜点酒的托盘高举着穿行……

    像一个有眼色的侍从那样,在宾客抬手的瞬间,便轻巧地避开人流,来到他们身前,将托盘上的酒水供其取用。

    其实他的着装和酒店侍从并不一致,但没有血族会去仔细打量一个人类男性。他需要做的,是隐藏好自己的眼神。

    一棵白玉兰树下,一男两女血族似乎发生过什么争执,其中一个女性正在为朋友说着维护的话,眼中却隐藏着厌恶……如果她不是已经做了对不起对方的事,那么一定也在心中盘算着那么做。

    一个女孩在说着琐碎的话语,身边的血族男性冷淡而散漫地回应着她,似乎觉得这些问题相当无聊;然而他对其他女人的搭讪完全是一声不吭的……所以他心里应当是很喜欢她。

    ……

    宴会持续到午夜,酒精在血管中酝酿,逐渐地发挥了作用。一个穿着小礼裙的姑娘跳上了圆叶舞台,和一位假面舞者一起跳起舞来。舞蹈一改先前夹带着机械感的优美流畅,变得热闹而欢腾起来。琴声一顿,随即一扬,室外乐班改变了拍子,欢快地演奏起来。

    裙摆像浪花一样此起彼伏,随时地在转身间轻轻地拂过你的腿。

    人群充满着变化,如同在时刻发生反应的活泼的分子们。

    “砰——”

    第一声烟花在漆暗的天空闷闷地炸响,银色的流光像流星一样坠落下来。

    苏试放下手中的托盘,透过宴会大厅的玻璃大门,看向夜空——

    “砰砰砰——”

    接二连三的银色烟火涌向夜空,仿佛是编织出一张银色的网抛向天空,带着捕捉繁星的热望。

    没有人注意到,宴会大厅和前庭的乐团演奏起了同一首曲子:

    《La vierose/玫瑰人生》。

    苏试仰望着烟火盛行的夜空,一瞬间似乎痴了。

    持续不断地盛开的烟火几乎在夜空中铺陈出一条近在眼前的银河。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前庭,聚集在一起,静静依偎着,站立着,仰望夜空。

    苏试的视线却从夜空中收回,投向人群……他的视线,仿佛正穿透这层层人墙,望向远处。

    阵阵烟花点亮他的眼睛,银与浅镉绿交织,像一个闪烁的梦。

    当人群的流动逐渐停止的时候,他穿入人群中,不断侧身避开成双结对站立着的血族,以笔直的路线向前走去。

    而与此同时,另一个人也正在试图穿透人群,逆向着而来。

    两个人在一瞬间擦肩而过,一阵猛然绽放的烟火照亮了彼此交错的脸……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名字中的点用中文标点复制不过来,用英文标点全变成问号,现用“-”代替

    更新预告:5.9/5.11/5.13

    巴兰的手指向着宴会的方向一指,“吃穷他!”

    琴弓与琴弦缠绵一曲《如歌的行板》。随着舞步的旋动,头顶的水晶吊灯也随之光晕流转。一对对舞伴在悠扬的曲调中揽住彼此的腰肢,高跟鞋柔情似水地抚摸过地面。

阅读万人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星际美食豪门宠婚有人喜欢这首歌韩警官本年度杰出青少年越前君斗破之传奇再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