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楚靖嬉皮笑脸地凑过去,棱角分明的脸歪在苏篱眼前,“别气别气,让你亲回来。”

    殊不知,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根本不像表现出来的这般淡定。他并没有醉得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说第一次只是意外,第二次,真的是鬼使神差。

    楚靖俊眉一挑,凤眸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惊诧,还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味。

    苏篱整个人都被黑气笼罩。

    郡王殿下咋了咋嘴,似是觉得味道不错,再次俯身,“啾”的一声,亲在嘴巴上。

    “看什么呢?”手中的布巾被抽去,温热的呼吸打在耳迹,“头发湿着……会生病。”

    苏篱的心没由来地颤了颤,敏感的耳廓不受控制地红了。

    “害羞了?”耳边传来一声低笑,“真可爱……”

    苏篱的怒火腾的一下燃至头顶,想也没想便一拳挥了出去。

    楚靖歪头,堪堪躲过。

    苏篱更怒,再挥一拳。

    楚靖轻轻松松地捏住,一带,一拉,力道巧妙地将人扯进宽厚的胸膛。

    “放开!”苏篱挣扎,却纹丝不动,一时气红了眼。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内疚的小仙男】

    小花灵们吓傻了。

    苏篱也猛地反应过来——楚靖能看到花灵?

    他僵着脖子往背后瞅了瞅——方才抓下来的那只,刚好是绿色。

    不等他求证,一只大手便重重地压在头顶。

    你才可爱!

    苏篱气恼地仰头,反驳的话尚未出口,颊边不期然地印上一个温热的触感……被、被亲了?!

    楚靖惯用无厘头的调笑来掩饰彼此的尴尬。

    苏篱却怒火中烧,挣脱不得,一时气极,低头咬在他的手腕上。

    “嘶——”楚靖倒吸一口凉气。

    苏篱毫不买账,反而扣紧牙关。

    楚靖眨了眨眼,“再闹我亲你啰!”

    苏篱头顶冒烟,“你敢!”

    楚靖挑眉,低头,作势要亲。

    苏小虎和楚呱呱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

    楚呱呱:(⊙o⊙)?

    苏小虎:……

    楚呱呱咻地抬起小手,紧紧捂住自己的眼睛。指缝间露出苏小虎面无表情的模样,楚呱呱连忙分出一只手去帮他捂。

    “羞羞,不能看!”糯糯的嗓音煞有介事地说着。

    苏小虎这才眨了眨眼,将黑瘦的小手盖在那只白嫩嫩的手上。

    “哈哈,傻儿子!”楚靖笑得舒畅。

    苏篱脸色爆红,一脚踢在他膝盖,“滚!”

    于是,郡王殿下便捞上儿子,圆润地离开了。

    苏篱在后面吼,“拿上你的肉!”

    楚靖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那是呱呱送给小虎的。”

    苏篱:……

    信你才有鬼!

    他正考虑要不要把那坨超大块的羊腿肉隔着院墙扔过去,苏小虎已经绷着小脸扛着肉块,一言不发地放进了厨房。

    ——以后也要努力赚钱,买肉给呱呱吃!

    小郎君默默地下定决心。

    苏篱只得……忍了。

    ***

    此次寒潮来得凶猛,好在朝廷应对及时,并没有造成什么混乱。

    那些毁了庄稼的农户得了银钱和粮食,灾情严重的还免了今年的赋税,总之大伙的日子都还过得下去。

    苏篱的心里却十分愧疚。

    他仗着父亲和大哥的关系求得洛阳太守帮忙,没成想却来了寒潮,反倒连累人家受了损失。

    苏篱不希望对方认为是自己存心算计,更不愿意断了双方的联系,再三思量过后,他决定亲自去一趟洛阳。

    出发之前,他将苏小虎托给槐婆婆照看,并和小花灵们交待好,最多三日便回。

    楚靖得知了这个消息,纠结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不放心,“云杉,你往洛阳走一趟,暗中保护他。”

    云杉没有多问,三两口扒完碗里的饭,立马去收拾行装。

    倒是墨竹,两道浓黑的眉毛惊讶得似乎要飞起来,“主子,您不会真看上人家了吧?”

    楚靖扫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我看你该跟青松换换。”

    莫名其妙被调去丽人轩,正满心不爽的青松期待地看向墨竹。

    墨竹一口饭差点喷出来,连连告饶,“主子,我错了、错了,您没看上小花农,一定没有!”

    楚靖晃晃脑袋,似笑非笑,“乖~”

    墨竹大大地松了口气。

    青松垮下肩膀,无比遗憾。

    谁都没有注意到,楚靖夹菜的动作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他非常肯定,他并没有“看上”苏篱。

    受父母的影响,楚靖脑子里有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在找到可心的伴儿搭伙过日子之前,决不乱搞。

    是以,无论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尽管身边狂蜂浪蝶无数,他依旧只有右手相伴。

    之所以会对苏篱另眼相看,大概只是觉得他可贵吧。

    对,可贵。楚靖都很少见到这样的人——纯粹得如同一块水晶,自以为喜怒哀乐掩藏得很好,实际全写在了脸上。

    ***

    苏篱先前去过洛阳,是以对这段路途并不陌生。

    他在车马行雇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师傅,四更天出发,一路紧赶慢赶,下午便到了。

    苏篱来得巧,郭太守刚好在府中,他将信物交给门房,很快便得到了通传。

    郭阳比想象中要年轻些,此时他穿着常服,头戴方巾,唇上的短须微微上扬,看上去十分亲和。

    苏篱悄悄地舒了口气,整了整脸上的布巾,恭恭敬敬地行礼,“小可苏篱,见过大人。”

    郭阳见他举止有度,不似普通小民,心下便多了几分重视。他早就查探过苏篱的底细,是以对他面戴布巾的举动并不感到惊讶。

    他扬了扬手,淡淡地说道:“不必拘礼。”

    “谢大人。”苏篱起身,敛袖,垂首。

    郭阳呷了口茶,貌似不经意地问道:“你识字?”

    苏篱再次揖身,“回大人,略略认得几个。”

    “会画墨色牡丹?”

    “皆为主子所授。”苏篱面不改色地说道。

    郭阳挑眉,“主子?”

    苏篱掩在袖中的手心虚地握了握,说得模棱两可,“家父曾在相府做过花匠,也替主子做过一些……旁的事。”

    郭阳眸光一闪,不知有没有信他,转而问道,“你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苏篱面色一整,深深一揖,“寒潮突至,小可实在没有料到,此次前来,只为收回那批花木。”

    “哦?”郭阳眸中现出几分讶异,还有淡淡的笑,“你这是不想卖与我了?”

    苏篱执手,诚恳道:“累及大人蒙了损失,是小可的不是。”

    “哈哈,你倒是实诚!”郭阳突然开怀大笑。

    苏篱不解地看着他。

    郭阳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方才说道:“你不必自责,寒潮之事我早就得了消息。”

    苏篱一愣。

    郭阳抬眼看他,好心情地解释道:“此等大事,各府要提前防范,赈灾的钱粮也要及时准备,陛下一早就下了密旨。”

    苏篱恍然——原来如此!

    他舒了口气,不由地想到楚靖——他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

    苏篱抿了抿唇,试探性地说道:“虽大人心宽量大,小可还是要告罪——小可思虑不周,无端让您得罪了郡王殿下。”

    “苏小子多虑了。”郭阳摆摆手,不甚在意地说道,“汴京来的花,如果郡王殿下不点头,我怎么会收?”

    苏篱指尖一颤,慌忙垂下眼睑,遮住眼中复杂的情绪——没成想,到头来竟是他不察实情,误会了那人!

    郭阳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又问了几句宰相府的旧事,便挥挥手让他走了。

    苏篱心思复杂地离开偏厅,经过中庭时,远远地看到一位形容端庄的夫人,他连忙垂下眼,恭敬地侧了侧身。

    穿着华丽的妇人不甚在意地往他脸上扫了一眼,突然怔住。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苏小虎:“爹爹,您和呱呱的爹爹……”

    “什么都没有!”苏篱极力辩解。

    苏小虎(叹气):“爹爹,咱们只是小小的花农,没办法做郡王妃的。”

    苏篱(尴尬):“小虎,别乱想。”

    苏小虎(一脸严肃):“阿爷说过,你喜欢男人。”

    “我……”苏篱略方,不,是很方——我喜欢男人我怎么不知道!

    苏篱红着眼睛瞪他。

    楚靖扬起眉眼,带着薄茧的指肚捏捏他软软的脸颊,声音温和宠溺,如同面对闹脾气的情人,“好了,乖,别闹了。”

阅读朕的皇后是花妖[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就是阴阳先生乡村修真小神医tfboys星空之恋网游之全职菜鸟网游之暗夜之王网王之女神的成长日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