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花(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槐婆婆脸色一变,将槐老头拉到一旁,低声斥道:“死老头,你发的什么疯?”

    槐老头眼睛一瞪,冷声哼道:“说好了换就是换,不惯他不劳而获的毛病!”

    苏篱见她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看,略微有些不自然。

    他以手握拳,掩在唇边轻咳一声,诚恳道:“我想给小虎煮些豆饭,家里没水了。您看,可否换些水给我?”

    槐婆婆这才回来神来,慌忙打开院门,连声应道:“好、好,缸里水还多,你随便舀!”

    苏篱脸上蒙着布巾,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槐婆婆,这些花肥是我爹生前沤的,小子可否用它换些水喝?”

    槐婆婆见鬼似的看着他,愣愣地问道:“你是……篱小子?”

    苏篱微微一笑,略带俏皮地反问道:“槐婆婆不认识小子了吗?”

    苏篱悄悄松了口气,声音清亮悦耳,“多谢婆婆,花肥给您放于何处?”

    “不用不用!”槐婆婆连连摆手,“街坊四邻住着,不过吃些水,说什么换?”

    旁边突然冲过来一个身形高瘦的老人,一把夺过苏篱手中的柳条筐,冷声说道:“花肥留下,水在缸里,自己去舀。”

    即便早已料到了旁人的态度,真正面对时,苏篱难免觉得尴尬——曾经的相府幺子、少年俊才,何曾遭过如此白眼?

    苏篱掩在袖中的手紧紧地握了握——为了来邻居家借水,他还特意换了身体面的衣裳。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好花卖与有缘人】

    百花巷从西向东一共有六套房子,除楚靖家的“豪宅”之外,其余每套都是一个宽敞的四合院,院中间有一大片空地,或盖成花棚,或收拾成苗圃。

    其余人家都是四户合住,苏老爹祖上富裕,早年间掏钱买下了一整个院落,老人家去世后便落到了苏篱名下。

    此时,苏篱正拎着柳条筐,轻轻拍打着邻居家的房门。

    开门的是一位面目慈和的婆婆,约摸五十来岁。

    槐婆婆神色怔然,点点头,又摇摇头。

    她自然认得苏篱,几乎是每日都见;然而,她从未见过苏篱如此礼貌的模样。

    苏篱一怔,顿时明白了老人的深意。

    一时间,所有的悲凉郁闷全都一扫而空,他执起双手,深施一礼,“多谢槐伯,多谢婆婆。”

    槐婆婆连忙去扶,“使不得、使不得。”

    ***

    苏小虎回来时,炉子上已经煮好了豆饭。

    苏篱只盛了一小碗,其余的全都留给他。

    苏小虎朝着大肚炉子瞥了一眼,不满地嘟哝,“这个是冬日用的。”意思很明显,若是用坏了,冬天可怎么办?

    苏篱不好意思地笑笑,温声解释,“暂且应付一二,等我学会用灶膛便将它收起来。”

    苏小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既欣喜于他的变化,又警惕他有什么目的——也是心累。

    苏篱忽略小郎君纠结的表情,不甚熟练地给他盛了满满一碗豆饭。

    小郎君对比着两只碗里的饭量,不争气地心软了。

    他小小地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掏出藏在背后的布兜,动作粗鲁地扔到苏篱面前。

    苏篱一愣,“这是什么?”

    “自己看。”小郎君粗声粗气地说。

    苏篱无奈地笑笑,不紧不慢地解开布包。看到里面压成一团的熏肉,表情难掩惊喜——他喜的不是这块肉,而是小郎君的惦念。

    “这是给我的?”苏篱笑意盈盈。

    “爱吃不吃!”小郎君口气恶劣,眼角的余光却偷偷看着他。

    闻着熏肉的焦香,苏篱确实有些馋,自从年前相府出事,他已经许久没有吃肉了——断头饭不算。

    不过,他还是把熏肉重新包起来,笑着说道:“你正长身体,肚子饿得快,留着慢慢吃。”

    苏小虎目光一闪,冷冷地说:“这是我吃剩的,就算你不吃我也要扔掉。”

    苏篱轻叹一声,揉了揉小郎君乱糟糟的头发,“小虎,若是你总不能好好说话,又怎么能让别人知道你的心意呢?”

    小郎君下意识地想躲,又实在留恋他掌心的温度,于是,就这样梗着脖子,呼噜噜扒完碗中的饭粒,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苏篱笑着摇摇头,将布兜重新包好,决定下次给小郎君煮进菜汤里。

    俗话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苏篱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面对断粮的危机,一向不理俗事的苏小公子也开始为生计发愁。

    “要尽快赚些银钱才行啊……”

    小花灵们凑过来,踊跃地给出建议。

    “卖花花吧~”

    “像老爹那样卖花花~”

    苏篱精神一振,对呀!

    这满院子的花花草草可都是苏老爹的心血,若是好好地打理起来,对于目前的他来说着实是一个不错的营生。

    苏篱可以同花草沟通,能够更好地了解它们的需求,毫不谦虚地说,若是他都养不好花,就没有谁能养好了。

    “去卖花花吧~”

    “卖花花~”

    小花灵们积极地怂恿道。

    苏篱双手握拳,踌躇满志,“好,明日一早便去!”

    ***

    第二天,苏篱起了个大早。

    就着熹微的晨光,他洗干净脸,束好头发,换了身整洁的布衣,又切上肉丁简单地煮了一砂锅菜汤,就着前两日买来的炊饼吃了一小碗,剩下的便温在炉子上,给苏小虎留着。

    放在一个月之前,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能从容而熟练地做好这些事,自己动手的成就感让他异常踏实。

    花棚内,小花灵们不约而同地伸了个懒腰,争先恐后地飞到苏篱身边。

    “选这个~”

    “这个也好~”

    小家伙们七嘴八舌地出着主意。

    其他花草也有意识,只是不能化成花灵,也不能开口说话,但是可以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一盆开得正旺的长寿花晃动着枝叶,急切地“嚷”道:“选我选我!我的花最好看!”

    “哼,才不是,那个老头儿以前最喜欢的是我!”一株山茶高傲地反驳。

    “唔,人家也想有新主人~”一盆石竹细声细气地“说”着。

    “还有我~”

    “……”

    苏篱根据它们自己的意愿,选了十来盆花,小心翼翼地搬到平板车上,然后便蒙上布巾,告别小花灵,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花车后,远远地缀着一个小身影。

    苏篱微微一笑,只当没有看见。

    百花巷东边是通水街,沿着通水街往南约摸走上一盏茶的工夫便能到达西大街。西大街再往东通过郑门便是内城。

    此时,担着柳条筐、推着平板车、赶着小毛驴的百姓们正挨挨挤挤地排成长队,陆陆续续地穿过郑门。

    人们看到苏篱脸上的布巾,不免交头接耳。

    苏篱面色淡然,眼中却闪过一丝晦暗。

    实际上,他并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如果不是担心吓到别人他连布巾都不会蒙。只是,听着这些人大声小气地谈论着“自己”的过往,是个人都会不舒服——尤其当他们的说法过分夸大的时候。

    苏篱能忍,有人却忍不住了。

    “闭嘴!都闭嘴!”小郎君捏着拳头,瘦削的小脸气得通红。

    人群中安静了一瞬,继而更加激烈地指责起来——

    “诶呀,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这小子凶的!”

    “可不是么,这才多大点,就这么横?”

    苏篱皱了皱眉,冷冷地开口,“不是说我‘心狠手黑、狼心狗肺’么?诸位今日如此欺辱我父子二人,当真不怕我报复吗?”

    人群中顿时安静下来,方才说得最欢的几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当真好看。

    苏篱哼笑一声,朝苏小虎伸出手,“小虎,过来。”

    小郎君十分给面子地跑到车边,却没去握他的手。

    苏篱已经很知足了。

    进城的时候,守门的小兵向他讨了一朵娇艳的石竹花,美滋滋地簪在发间。

    苏篱看着对方单纯的笑脸,原本有些压抑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

    他又掐了一朵,插在小郎君胡乱绑着的发团上。

    小家伙面色一红,不满地揪下来,却紧紧地抓在手上,没有丢掉。

    苏篱轻轻一笑,心情更好。

    苏小虎气恼地瞪了他一眼,大步冲到前面。

    ***

    御街尽头有一座州桥,州桥两侧常年摆着卖花的摊子。

    苏篱去的时候好位置已经被别人占了,他只得退而求其次,在靠近街角处占了一小块地方,刚好能放下平板车。

    等到一切收拾停当,苏篱不由地开始紧张——他从未有过做生意的经验,能卖出去吗?

    苏小虎亮起嗓门,憨声憨气地叫卖起来——

    “卖花喽!”

    “山茶、迎春、长寿花,朵朵清香颜色好——”

    “郎君舍钱买花戴,明日喜鹊叫枝头——”

    “娘子舍钱买花戴,媒人敲破你家门喽!”

    小郎君一本正经的语气配合着满口的俏皮话,当真好玩。过往的行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苏篱也不由地露出笑脸,紧张的心情稍稍消解。

    很快便有客人上门。

    “小哥的山茶如何卖?”年轻的郎君语气温和。

    “三十文。”苏篱很快说出一个数字——这是“经验丰富”的小花灵们提前告诉他的。

    郎君微微一笑,干脆地数出三十文钱,递到他手边。

    第一笔生意做成,苏篱难掩喜色,转而看到沉甸甸的花盆,不免迟疑,“您就这样……搬回去吗?”

    郎君摇了摇头,笑意温和,“如此便可。”

    说着,便伸出素白的手指,折下一根缀着花朵的旁枝。淡粉色的花瓣层层叠叠,晨露未晞,衬着郎君修长的手指,更显美意。

    苏篱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人家只想买一朵。

    “郎君稍侯。”他低头去翻钱袋,想要找回二十八文——他方才看到旁边的花郎卖出一串迎春,收了两文钱。

    郎君摆摆手,笑盈盈地说道:“难得喜欢。”

    苏篱动作一顿,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多谢郎君。这株山茶给您留着,以后我每日都在这里,您方便的时候便可过来取。”

    郎君点点头,拈着花枝含笑而去。

    苏篱心头一动,隐隐觉得这人的背影十分眼熟。

    莫非……在哪里见过?

    “我喜欢他。”山茶花晃动着枝叶,美滋滋地说道。

    苏篱展颜一笑,轻轻触碰它的枝干。

    小郎君含笑的眸子太过好看,晃花了某位郡王的眼。

    身高腿长的郡王殿下挤开人群,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小哥这里可有睡莲?”楚靖的视线在花摊上淡淡一扫,定格在小郎君的眼睛上。

    苏篱一看是他,美好的心情顿时散去大半,“没有。”

    楚靖挑了挑眉,再接再厉,“家里有么?若是有,我可以预定。”

    “家里也没有。”拒绝的态度不能更明显。

    “这位小哥。”楚靖勾了勾唇,长腿一迈跨过平板车。

    苏篱瞪大眼睛,目光惊异——腿……好长。

    楚靖勾住他的脖子,自来熟地说道:“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苏篱仰起脑袋看着他,一脸惊奇——个子……好高。

    楚靖扬起眉眼,亲昵地敲了敲他的额头,“怎么,被我英俊的外表迷住,话都不会说了?”

    苏篱神色一凝,清清楚楚地吐出一个字,“滚!”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按爪~

    槐老头臭着脸冷哼一声,转身回屋。再出来时,手上多了一个水桶,里面的水满得都要溢出来。

    苏篱弯起眼睛,露出一个暖暖的笑——这是他重生以来接收到的第一份善意。

阅读朕的皇后是花妖[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变身火辣女王主神崛起[综漫]审神者的救赎有人喜欢这首歌逍遥梦路都市之破案之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