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相遇(09)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曹阿大几个又将自行车掉了个方向。他一拍车座儿对韦芍云的儿子笑道:“喂,想坐车么?让伯伯载你好么?”。

    那孩子见有车坐,当然高兴,将头上顶的包袱往曹阿大的车后座上一放便要往上爬,韦芍云连忙阻止他道:“嗨!别乱来,伯伯载你好轻松的么?”。

    他说话中露了个口风,称是怕被“误炸”,何为“误炸”?只能是被自己人干掉方可称为“误炸”。曹阿大是说者无心,司马介这边却是听者有意,暗中吃了一惊,眼光向一旁的韦芍云斜瞥了一下,见她脸上并没有显出什么异色这才稍稍放心。

    又冲曹阿大偷使了个眼色笑道:“由他去罢,这时节保命最重要。那么,小池呢?怎么连他也不见了?”。

    小池便是池田的中国代号。

    韦芍云与司马介目前的样子便好似在赌气,他们又不是夫妻,哪来的赌气?

    曹阿大心中生疑,却不便揭破,心中仍是暗道:“这对狗男女不知在搞什么鬼,他妈的才一、两晚的工夫就这样了,难道是老子们不在的时候让司马介把这婆娘给睡了么?”。

    想到龌龊时立刻将韦芍云的身价往上扬了扬,知道若是这女人与司马介好上了,日后对付这日本人时便在自己手上又多了一张大牌。

    曹阿大耸耸肩膀不无侥幸的一边吁着气一边应道:“小池大概不走运,我叫他出来,他偏要顾着那些帐簿,现在连我也不知道他的死活。”。

    司马介心中越是吃惊,他在昆明谍报网中信得过的人不多,数得出的都是自己日本国内调派的同胞,对于从中国策反的情报员由于担心他们做墙头草两边讨好时当双面间谍,所以历来在信任的外表下都保持着一定的戒备。

    池田本是随曹阿大等人在苏同翁家设伏的,对付苏同翁这样的买卖人应该不会费多大气力,怎么搞到后面损失那大?

    曹阿大知道司马介肯定会有疑心,遂又说道:“当时大家一团忙乱,哪里顾得上别的人?跑出来才发现少了几个,内里的情由咱们回去后再慢慢说。”。

    司马介碍于旁边有韦芍云,不好马上追问他们在苏同翁家的详细情况,只好点点头道:“也好,回去再说。”。

    司马介与韦芍云母子走了一段路,前面迎面跑过来几辆自行车,领头的正是曹阿大,见到司马介时那几辆自行车叮零哐啷的跑过来。

    众人片腿儿下了车,曹阿大气喘吁吁的对司马介道:“可算找到你了。”,一眼瞥见旁边的韦芍云,心中不自禁的一愣,暗道:“不对劲,司马介怎么空着双手也不替这女人拿点行李?”。

    曹阿大是个中国人,以中国人的想法看事情时有些东西便清晰过司马介。

    司马介虽然受了伤,但又不是全然动弹不得,拿个轻一点的包袱是不在话下的,韦芍云儿子头上顶的包袱司马介此时拿一拿不费多大气力,怎会空着手光让女人和孩子持重物呢?

    曹阿大是有过老婆的,虽然如今跟人跑了几十年,但他于男女之间的那点微妙关系还留有印象。

    司马介往曹阿大一行人中望去,见派出的宋阿三不在里面,便问道:“你们没有见到阿三么?我让他去接应你们的。”。

    曹阿大摇了摇头答道:“没遇到,许是大家都怕误炸所以各自逃开了。”。

    曹阿大嘻嘻的笑道:“不妨事,不妨事,丁点儿大的孩子我老曹还是载得动的。其实我这是假做积极占小便宜,把你们两个大的让给年青的去载。”。

    他旁的几个推着自行车的年青汉子一起喝倒彩道:“阿大还是厉害过我们!这叫做便宜占了,留的印象也深刻。”。

    哄笑中又分把司马介、韦芍云并行李分几辆车载了向城里飞驰过去。

    自己家里如今出了好几条人命,军方也许会介入调查,但善后的工作还是要人做的,这个可托马贤亮去应付,他是后来才赶到的,至少日人特务不会过于注意他,对昆明地方的调查则可推说不知道内详。

    自己要与孙造书暂时躲避,又要时时能与那个姓曹的老汉取得联系,想来想去还是去联合大学最合适,马贤亮尚未在那里毕业,日常除去商行便是学校,姓曹的老者有什么消息,马贤亮回到学校就能通知到。

    联合大学人多生杂,随便找个地方藏起来便可销声匿迹一段时间,这几个人便往联合大学那里跑。

    苏同翁还对马贤亮突然跑到自己家里有些不解,他进门之前托个人力车夫带口信给马贤亮,只是叫他出城,并未让他入虎穴,这个年青人虽然为人朴实厚道,但还不至于搞不清楚状况,难道是别有隐情么?

    苏同翁半路上便向马贤亮问这件事,马贤亮道:“那个车夫闯到商行大叫大嚷的要见我,见了面却又夹七缠八的说不清来龙去脉。他只是说舅舅让我出城,出城做些什么一概不知道。我早上还听人说舅舅家里有人打劫,怕是土匪想趁五华山报警的混乱劲儿杀人抢货,所以便偷偷跑到府外探消息。正好那门里呼呼啦啦跑出一伙人,一个个面相不善,我猜八成是土匪已经动完手了。他们一走,我就跑进去看情况,前院屋里尸体倒了八、九、十来具,吓得我几乎尿裤子。找了几间房子也没见到舅舅在里面,这才抱着一丝侥幸往后院查寻。正好看见方大庆在往院墙上送那个受伤的俘虏。”。

    苏同翁道:“亏你没莽撞,他妈的我是让那个拉车的带话让你去城外办改装汽车的事,这种人一辈子没见过大场面,说起话来可不是扯不清么?如今再细说你听一下,你日后还是到商行上班,我现在是迫不得已要装死不能露面,后面会有个姓曹的老东西到商行跟你联系,你别大意,这姓曹的是条走狗,如今想窝里哄把司马介搞倒他自己当头子,你听他话时可多留条心眼别让他把你绕进他的小圈子里。这家伙多半会自称是南京那方面的人,我只信他一小半,你装着信他,他有什么口信你便带给我,只要能把司马介搬倒了我就可以出头露面了。”。

    马贤亮在心中一一记下,只是那个姓曹的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利通的曹副经理,不知道这两个人会不会沾亲带故?

    孙造书自从鼻孔被磕出血后一直未能愈合,那鼻血好似止不住一般往外滴,滴到后来连他也有些害怕了,对苏同翁道:“怪了,小马的鼻子也是在地上磕破过,他的如今已经干了,我的却还在流。”。

    苏同翁向两个人分别打量了一下,马贤亮的鼻孔下只挂着一片半干的血迹,有些血水少的地方已变得干燥起壳,但孙造书的就不同了,滴滴答答总有如清水鼻涕一般的在往外掉,怪不得他刚才老是在发声吸着鼻涕。

    看他右手袖口上因为擦鼻血的缘故被染红了一大片,苏同翁奇道:“这是怎么回事?”,心中浮起一丝不祥的感觉。

    抬头向附近看了一下,指着远处的一口水塘道:“去那边水塘用冷水敷一敷也许愈合得快些。”,眼睛又扫了马贤亮鼻孔一下。

    马贤亮用手一摸自己上唇,手指上沾了几片干涸的血块。

    再说苏同翁三人。

    日人战机撤退后他们也开始找地方喘息,苏同翁的宅子已被日本战机炸过,那里是不合适居住了,苏同翁也怕有人会去追查。

阅读元素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梦里见过你魔临——天地劫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创造101之最牛导师变身在漫威世界哭泣的女人谋杀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