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拔的时候最好从两边鬓角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至于小女孩温斯黛,大概对自己哥哥的反常举动已经习以为常了,一路上除了那次对话有其余的动作外,也就只有在给书翻页时手臂才会动上一动。

    车辆异常平稳地在街道上行驶着,就是速度有些差强人意。在全球拥堵城市能够占有一席之地的纽约市赶上晚高峰,也只能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了。

    “就算拔光了头发,之后也是能够再长出来吧...毕竟又不是真的秃了。”薛蟠小声嘟囔着说服着自己,毕竟有系统不去利用实在是有些浪费。

    在纠结了一阵之后,这货认命一样的低了低头,手指揪住额前的头发用力一顿,指间立刻多出了几根乌黑的发丝。在微微的搓弄了两下之后,他呼出一口气将其吹飞了出去。

    “哦,对了,刚刚忘记了给你一个忠告,”在男孩祭奠自己即将逝去的长发的时候,No.3轻佻的语调再次突兀的响起:“拔的时候最好从两边鬓角开始,先拔额前话很容易就会让人觉得你是少年谢顶哦~”

    “我会遵守承诺的。”薛蟠皱着眉头沉声说道。

    “无关你的信用,只是我懒得说......”No.3态度恶劣的嘿嘿一乐,随后又解释道:“不过系统自带有语言权限还一些其它没有标识出来的的零碎功能,只要你完成第一个任务这些就会开放。”

    “所以,看你的选择喽~”轻笑声中No.3的声音渐渐沉寂,留下薛蟠一个人在后座上取舍着本该到了中老年才会去担忧的秃头危机。

    薛蟠用力的翻了个白眼没有去搭理它,不过手指却悄然移动到了脑袋的两侧。

    在No.3最后一句话的影响下,有那么一瞬间男孩甚至感觉有些庆幸,系统仅仅是让他把自己薅成一个光头......

    安心坐在后方拔着头发的薛蟠,并没有太多的引起前面两位女士的注意。

    虽然期间这货神色变化外加喃喃自语,但是在有着精神病人资格认证的前提下,琴.葛蕾除了从后视镜中频频观望了他几次外并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再怎么不正常,能够安稳的坐在座位上数自己的头发玩,对于一个病名中带有“暴力”这个词汇的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容易接受的结果了。

    “而且左右不过是区区十几年的时间,我根本无所谓。反正对我来说最充足的大概就是时间了。”No.3用轻松的语调说道。

    而听了这话的薛蟠,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坐在前座上一大一小两个女人。No.3所说的“情况”大概率就是出在这两个人身上,但由于昏迷和无法沟通的原因,他对此基本处于一无所知的状态。

    再加上No.3的话多少勾引起了他的好奇心,这让男孩产生了不小的动摇。

    咬着牙迟疑了半晌,薛蟠最终像是下定了决心决心一样狠狠地点了点头:“好,任务我做!现在你该把她们两人所说的话都告诉我了吧。”

    “别傻了,怎么可能~”在男孩说完的一瞬间就立刻得到了No.3坚决的否定。

    开放权限这句话着实打动了薛蟠,就算处在国外这么一个语言环境良好的地方,要学习到能够自由对话的水平估计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和精力。

    在对自己的语言天赋不抱有任何的希望的情况下,选择完成任务迅速掌握外语无疑是个良好的选择。

    不过对于薛蟠来说,这种走停走停走停停停的开车节奏倒是很乐意看见,他保持着在不伤到头皮的情况下尽可能快速地薅着鬓角。因为不管是被带到哪里,或是被带去见谁,下车之后可能出现的对话他可不想再错过。

    除此之外,能够看懂英文也是重中之重,否则的话薛蟠早就能够靠着一路上驶过的路标和各色店铺的牌子了解到,他们正向着纽约的布朗克斯区行进。

    随着向目的地的越发靠近,周围的车辆变得稀少起来,街道两旁繁华的商业店铺也消失不见,换而成为了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

    在汽车驶入的时候,男孩注意到门口左侧立柱的墙壁上挂着一个椭圆形的黄铜门牌,借助一闪而过的前车灯他隐约看到上面似乎被打上了一个小小的叉号。

    再往前便是一片开阔的碧绿草坪,草坡起伏着向两边延伸,中间一条宽阔整洁的甬道,通向前面一座饱经时间冲刷而充满历史气息的古堡。

    而周围,零星几个聚在一起的男孩女孩们或在草坪上说笑打闹,或沿着湖岸柔软起伏的草坡慢慢地踱到另一边去。

    薛蟠眨了眨眼睛,感觉这景象有点莫名的熟悉。但是来不及等他多想,车辆熟悉的转入了位于城堡一侧的车库内停了下来。

    “好了,孩子们,我们到了。”琴熄火并拔下了钥匙:“行李的话先放在后备箱,我先带你们去见一下教授。”

    副驾驶座上的温斯黛没有说话,悄然合上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而男孩虽然没有听懂说的是什么,但是这显而易见的一幕还是让他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

    下了车,室内明亮的灯光下,因为时间紧迫而加快了手上动作的薛蟠,明显引起了另外两人的注意。

    两侧头发已然被薅秃了的新发型让琴愣住了,她瞪着眼睛沉默了好几秒才将视线再次投向了温斯黛:“他这是...?”

    “这么做倒是第一次见,”女孩面无表性的打量了薛蟠一番,嘴上淡然地说道:“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拔光了毛才好下锅。”

    “恩......”琴抿着嘴唇,发出了一声迟疑且无力的呻吟,这话她觉得自己没法接。

    薛蟠边拔着头发边从车窗向外窥探,这些被鹅卵石堆砌的矮墙环绕着的树木数量众多且繁盛异常,只有在枝丫的缝隙间才能够隐约看到被遮挡住的古堡一角。

    车子开始慢慢减速,最终沿着矮墙来到了一处黑色铁栅栏门前,这让猜测会被带去哪儿的男孩多少松了口气,至少精神病院的围墙不可能建造的建造得这么矮,不是么?

阅读漫威之暴疯语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降临无尽世界的开挂者十二星座——摩羯座百看花丛自爱莲久爱,始终属于你大神追妻攻略我的弟子是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