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上代黄金战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就连黑色荒原的十日奔行都未产生的绝望,却在这一刻迸发。王峰不甘,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这一刻就要被终结吗?他不怕死,但竹子兄弟的遗愿还没有完成,银甲战士的死,还没有换来黄金之城的重生。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个人挑了挑他肮脏的眉。

    这柄刀划断了一座房屋的基座,划过了地面的一汪污水,又掠过了一个老叫花的发梢。

    快到时间停止了一般,天地之间只剩下它在动。

    没有任何人察觉。

    务必一击必杀!

    百米的路程瞬间而过,两位近战强者竟然合体,两张颠倒的面容上下连接起来!他们化成一道诡异的残影,贴着街道两旁的阴影直扑而来。

    本就惊人的速度又快了一倍有余!

    而在房屋倒塌,水花溅起,发梢尽断之前,王峰四人的脑袋,就会和身体分离。

    只有被禁锢的王峰察觉到了这一切,他身体之中的金血在沸腾,不断地压榨着母体赋予他的力量。

    然而无用。以他的力量,根本打不破这虚空禁锢。

    王峰在内心深处瞪大了双眼,发出了一声没人能听到的疯狂吼声。然而,就连腹语技能都被禁锢了。

    那柄刀,已经离沈笑笑几人越来越近。

    一道熟悉的禁锢之感传来,王峰全身的汗毛倒竖!

    他想要发出声音,却一丝都动不了。

    沈笑笑几人刚刚回到了城中,放松了警惕,却根本没注意到王峰身上的情况。

    两道诡异的黑影飘然而过,直奔王峰几人而去。从他们的身法与速度就能看出,就算王峰几人处在巅峰状态,也不可能是其对手。

    神之队这次的偷袭改变了策略,狙击手的子弹含而不发,将进攻的责任全部交给了两位近战强者。

    这是他们的合体秘法,只要这招用出,对手必死无疑。

    他们的身体已经不见了,只有一柄刀在虚空中穿梭。愈来愈快,愈来愈锐不可当。它全部的煞气,全部的锐意,都含在暗淡的刀身之中。一旦爆发,便是生灵涂炭!

    老叫花抬起了头,用他浑浊的双眼看向冥冥中怒吼发出的方向。

    这声音,不是施舍了他几次的好心少年吗?

    老叫花想了想,站起了身子,迈步走了过去。

    活雷锋已经感觉到有巨大的危机降临,还未等反应,身体却被推到了一旁;刘小胖都快睡着了,却忽然感觉自己平移了几寸,根本没注意到一道刀光擦着自己的脖颈划过;老叫花轻轻的拉了王峰一下,无比坚固的禁锢好像不存在一般被打破;最后,沈笑笑的衣襟被扯了两下,那刀光连她的一根秀发都未曾斩断。

    “莫管闲事!”

    合体刺客在虚空中厉喝,刀光一转,杀气更胜的朝着最近的沈笑笑扑来。

    他们没有注意到,老叫花扯动沈笑笑衣襟的时候,一柄黄金长剑与断臂从她的腰间坠落。

    他们没有注意到,老叫花的右臂镶着一只假手。

    他们只注意到,神秘的老叫花看着这柄剑,愣了。

    于是,杀气腾腾的刀光更快了半分,朝沈笑笑的脖颈劈去。他们并不想与黄金之城中的神秘人为敌,只想快速解决了王峰几人,顺便带走尸王和母体那份诱人的军功。

    这柄刀虽快,却差一分。

    老叫花的左手从虚空中探出,在千钧一发之时握住了无坚不摧的短刀。

    他的手指与刀刃间还差半寸的距离,却就这样半握着空气,将这柄刀牢牢钳在了手中。什么锋锐,什么煞气,全在这一刻陡然崩碎。

    “怎么可能!”合体刺客惊叫。

    自己的全力一击都能和银甲战士战个平手,怎么会被这脏兮兮的老叫花一把抓住?

    然而一切都晚了。

    急速落下的短刀被迫停下,合体刺客的手臂上立刻传来了让人揪心的骨头碎裂的声音。眨眼之间他们摔落在地,分离成两个人,而持刀的手,没有骨头般软在身侧。

    合体刺客的惨叫声还未发出,一颗缭绕着烈焰的子弹却已经朝老叫花的头顶射来!远处的狙击手并不是只会禁锢一招,他还有威力更强的子弹!

    然而老叫花动也没动,默默的看着地上的长剑,污浊的头发挡住了他的面颊。

    在子弹马上要击中老叫花时,他的手忽然抬起,一把将这颗子弹握在了手中。

    腾腾烈焰瞬间被掌心湮灭,那颗子弹化成了一堆粉末,顺着他手指的缝隙中滑落。

    老叫花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到人根本看不清。于是,地面上不明就以的两位刺客又咬着牙,朝着老叫花扑来。

    这次老叫花终于抬起了头。

    他的眼中,是一片浑浊的金光!

    未见他出手,王峰几人却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见。而那两位刺客,早已经化成两具碎裂的尸体,死不瞑目。

    久违的温暖感觉让王峰几人格外踏实,他们在这茅屋下的凌乱草席中安然入眠。

    老叫花轻抚了一会儿金色长剑,像是和恋人叙旧。灵巧的耳朵却已经听见,城外怵然传来一片嘈杂。丧尸白日攻城的场面,几十年都未见了呢。

    老叫花皱了皱眉头,在王峰几人头顶各拍一掌,一股精纯的能量让几人的疲惫一扫而空。

    王峰率先清醒过来,只有他看见了老叫花救人的动作。

    “感谢前辈搭救!”王峰毕恭毕敬道。

    当沈笑笑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再看老叫花看向黄金剑的表情,立刻知晓了什么。

    “莫非……您就是上代黄金战士?!”沈笑笑惊道。

    老叫花点了点头。这些年他都以疯癫的身份示人,连那些曾经共事的战友们都未曾发现。没想到直到今日,却被这几个小家伙认了出来。

    “前辈!黄金之城中要有大事发生了!”王峰急道。将黄金战士叛变,银甲战士斩杀尸王,新型的病毒出现,包括黄金之城下方的丧尸巢穴等事情滔滔不绝的讲了出来。

    然而老叫花的表现却并不如众人想象的那般。

    无论是黄金战士叛变,还是新型病毒的出现,都没有引起老叫花的任何兴趣。反倒是斩杀尸王,消灭母体两件事让老叫花浑浊的眼睛露出了几分神采。

    但即便如此,他的眼睛还是没能从那把金剑上离开。

    良久。

    他摸了摸手中的金剑,沧桑的脸上是那么的麻木。

    老叫花低沉的说道:

    “你们觉得,黄金之城还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么……这里的人们麻木,恐惧,孤独。每天都在生与死的挣扎中徘徊,在我看来,连地狱还不如。”

    “很久以前,我就放弃了……”

    “所以我将我的手臂与剑扔在了那片山谷。”

    “而今天,新的病毒兴起,不正是彻底帮助黄金之城中的人们逃避苦难的好机会么……”

    “早在建起这座城,将自己围困的时候。人类就已经败了。这些年,只是些无谓的挣扎罢了。”

    老叫花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睛也重新变回了灰暗。

    一个衣着破烂的妇女惨嚎着从门前经过,他的身上大面积溃烂,显然已经要发生尸变了。只是这么片刻时间,黄金之城中竟飘起了淡淡的绿色雾气,裹挟着新型的丧尸病毒,在城中飘舞。

    而唯一有能力拯救这场灾难的上一代黄金战士,却真的变成了一个老叫花,令黄金之剑蒙尘,光芒不再。

    “你……”活雷锋已经被这番言辞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黄金战士吗?一个反水,另一个竟早就失去了斗志!

    眼看新型的丧尸病毒开始在城中肆虐,抵抗力比较弱的居民即将发生变异。面前的老叫花却没有任何出手的打算,只是反复摩擦着黄金之剑,似在回忆过往的风光。

    王峰真的替银甲战士和竹子兄弟二人的牺牲感到不值。

    沈笑笑拦住了正要发飙的几人,冷冷道:“正是你说的那些麻木的人,用生命在守护着黄金之城;正是你说的那些麻木的人,代替你斩杀了尸王;正是你说的那些麻木的人,除掉了黄金之城下的母体!今天,我们还会再替你拯救黄金之城!而你,一任黄金战士,却永远都做不到!”

    说罢,沈笑笑拉着几人冲到了纷乱的大街上。

    等所有人走出,老叫花呆立了一会儿。他随意的把黄金之剑扔在一旁,拿起了一柄生锈的剃刀。

    口中嘟囔着:“我拯救黄金之城的时候,你们几个还不知道在哪呢……尸王而已,我又不是没杀过……至于母体嘛……”

    在他疯癫一般的呓语中,一簇簇污浊的胡须掉落在地面之上,露出了他苍老中带着英姿的面容。

    他背手而行,却一步十丈,竟然快过了那刀光一丝!

    疾驰之中,不见他衣角拂动,不见他发丝翻飞,如同饭后散步般悠闲。

阅读落地成佛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邪王宠妻要上天[综漫]审神者的救赎惊魂火锅店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娱乐之神级农场老爸男神们争着当我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