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娇体柔12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失败,这可以说是布莱德二十多年的第一次失败。

    他的人生中,从来都是伴随着无数次的胜利。

    “想好答案再开口,你应该知道,我想听的是什么。”

    湿热的吐息紧贴着耳畔,但又仿佛是毒蛇吐出的蛇信,夏涔打了个寒颤,下嘴唇无意识地抖着。

    夏涔摇头,他內心里在祈求布莱德停下。

    “……想逃到哪里去?”这张曾经一度让omega看到都心动的英俊脸庞,于此时此地,忽然变得犹如地狱里来的魔鬼。

    omega胸口上下剧烈起伏,眼眶里生理性的泪水不受控地浸出来。

    “不,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不管你问多少次,我真的不知道。”omega像情绪随时要失控,说话都接连重复。

    布莱德会停下吗?

    不会,他要彻底摧毁夏涔的精神防线,让他清楚,和帝国,和他作对,会有什么后果。

    布莱德扯开夏涔制服衫,随后以极快的速度解开夏涔制服褲上的皮带扣。

    x拷问,是刑讯拷问中的一种,通过对罪犯身体上的控制,击溃他们意志,从而达到逼供的效果。

    它不会使被拷问者身上留有过多明显的痕迹,却能让罪犯在过程里不断体会从天堂坠到地狱的感觉,通过摧毁罪犯的精神意志力,将对方逼至彻底崩溃。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撕拉一声响,制服衫被撕裂,衣衫上的纽扣崩落,掉在地上,弹跳中发出哒哒的声响。

    衣服一裂开,omega整个胸.膛就随之倮露出来,光倮的皮肤一直接触到外面空气,就打了个寒颤。

    夏涔发了几秒钟的呆,忽的眼眸一眨,用铐在背后的手,半撑起身体,快速往后面退。

    alpha冷冷瞧着omega的试图逃离,在omega脚快离开他身边时,突然伸手,抓住了omega的脚踝。

    握着omega精致秀美的脚踝,alpha将夏涔给拖了回来。

    布莱德手背沿着omega诱人的脸往上轻滑,滑到omega额头上,手掌翻转,手指顺势插進omega头发里。

    抓着omega的头发,逼迫他往后扬起脸。

    没有过败北。

    今天,在这个刑讯室,哪怕从一开始,掌控权都被他握在手里,可最后,他还是失败了。

    没能从omega嘴里,逼问出一丁点有用的信息。

    布莱德低目,眸光里氤氲着一种微微惊讶的色彩。

    他的手指间还残留着omega粘稠的躰液,他用了一切能够用上的手段,去拷问omega。

    可没有成功,明明是个只要他想,就能轻轻捏断脖子的脆弱者。

    然而omega在x拷问中,所呈现出来的那份坚韧不拔,像一颗璀璨夺目的珍贵宝石,他吸引到了布莱德。

    布莱德见过很多人,但没有一个像前面的这名omega。

    灰色的眼瞳即便是这会失去所有光彩,可又由于不断被泪水洗过,澄澈透明。

    当靠得很近时,布莱德从灰眸里看到了自己映在里面清晰的、缩小的身影。

    布莱德不是个慾望强烈的人,当初会找上鲁卡,也是在彼此的对视中,他看到了士兵对他隐藏的爱慕,用对方身体来解决生理方面的需求,当鲁卡离开后,他没有再另外找人,到现在他才大概清楚,当时为什么没有。

    因为那些人都不是鲁卡,没有和鲁卡一样深灰色与众不同的眼瞳。

    而到现在,经过片刻前的这场x拷问,布莱德意识到,omega无论外在身体有多脆弱、不堪一击,他内在的那个灵魂,强大而耀眼。

    布莱德默然走到omega面前,omega横躺在上面,两条修长而细白的腿悬空在木桌边缘,这种只有上半身着力在桌面的姿势,必然不会太舒服,omega刚经历过一场于他而言,残酷的x拷问,意志已被击溃,瘫在那里,犹如一具残破没有生命力的木偶。

    深暗的视线从omega倮露在外的身体由上梭巡到下方,随后在omega脚踝处停住,那里有一点微微的指痕,是布莱德强行制造上去的。

    布莱德记得那里的触感,精致的脚踝,安静垂放,竟是给布莱德一种,似乎想再去感知一下触感的思绪。

    控制住心神,布莱德收回视线,他转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伸手准备拉开门,没有缘由的,回头看了一眼。

    omega侧脸米面向着他,就是那么巧合,当布莱德转身回看时,omega眼底毫无征兆地流出一行泪。

    泪水滴落在桌面上,同时滴落在布莱德冰冷的心海里。

    泪水滴入海水里,倏的变为一簇小小的火焰。

    波涛荡漾,试图去扑灭那簇火焰。

    火焰被水包裹,却出乎意料的,没有熄灭。

    它在无声无息地燃烧。

    omega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若是任何一个人进到这屋里,看到omega的状况,都必然知道什么事发生在他身上。

    布莱德沉了脸色,没加思考,掉头走了回去,他一边走一边動手脫身上穿着的军服外套,脫了外套,随即弯腰,两手捏着领角,盖在了omega身上。

    omega身形瘦小,衣服盖上去,直接遮了他半身。

    忽然而来的带着另一个alpha气息的衣服搭上来,omega空洞茫然的眼瞳晃了一晃。

    渐渐有光亮在omega灰色眼眸里聚集,无尽的迷茫被灼烫人心房的亮光给驱散,omega猛地一抬眸,目光直直对上俯视着他的布莱德的眼。

    夏涔嘴唇微動,像是要说什么,嗓子嘶哑,刚才的一番拷问,让他短暂性的失了声。

    声音没有发出来,但布莱德却是第一时间,知道夏涔在说什么。

    他在问他‘还会把我给送出去吗’。

    布莱德会一点唇语,夏涔的话不复杂,所以他看得懂。

    布莱德盯着夏涔的眼,他以为自己或许能在里面看到一些痛苦、难过或者是恨,然而都没有。

    仿佛先前发生的一幕,没有发生一样。

    omega表现得过于平静,让布莱德隐约有种感觉,omega即将要说的话,会叫人很惊讶。

    ‘那能不能麻烦你杀了我’。

    布莱德看着omega玫瑰色的嘴唇开开合合,等他回过神时,自己已经扣住了omega的手腕。

    刚一握住,omega脸色就一白,他抿紧着唇,即便非常痛苦,也不像布莱德低声服一个軟。

    不知道什么原因,布莱德觉得心中升起一股愤怒,omega在向他求死,他为了保护反叛军,宁肯自己死。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布莱德眸光狠厉。

    夏涔望着上面的布莱德,静了片刻后,忽然扬唇笑了起来。

    ‘我知道,可我不想有那样的命运,成为一个被控制的生子工具,与其那样的话,我希望能死在你手里,我……’夏涔闭上了嘴,可他注视布莱德的眼瞳里,是深深的爱慕和迷恋。

    即便被布莱德当成反叛者,行刑逼供,他对他的爱意喜欢还是没减丝毫。

    他知道布莱德能看清他的爱慕,不是无法说出口,而是说出来,担心会影响到布莱德,不说的话,布莱德可以当作没看见。

    布莱德过去,不就是这样,看不见他的喜欢。

    布莱德看见了,说不清此时心里是什么感觉,爱慕他的人有很多,可他从来没为谁动过心,没曾想过有什么人会是不同的。

    但似乎冥冥中,又是清楚的,这个omega不同。

    布莱德依旧足够理智,哪怕知道或许有心动,但不会为此而做什么。

    一如他一贯持有的观点,他的人生里不需要弱点,一个都不需要。

    布莱德快步走出房间,留夏涔一个人躺在桌上。

    铁门关掩,将屋里那人唇角倏然浮现的犹如胜利般的笑容给隔绝了开来。

    “你还笑得出来,布莱德根本就不为所动。”系统一泼冷水泼夏涔头上。

    怎么会笑不出来?

    翻了个身,两脚缓慢落地,下.身酸軟,脚一踩在地上,夏涔就顺着桌子滑坐在地。

    他两手间抱着一件军服外套,衣服是片刻时间前,离开这间屋子的某个alpha留下了。

    若alpha真的对他没有触动的话,他不会将自己衣服脫下并搭在他身上。

    单就这件衣服的存在,已经足够说明一些问题了。

    夏涔欺诈过无数人,对于人心,可以说是非常地了解。

    就算是有一颗机械的心,只要他想,都能让对方为他所动。

    何况在这里,布莱德没有一颗金属制造的心脏,他的心由肉长成。

    alpha可能自己都还不是很清楚,他的败北,将从这一刻,永远处于无可逆转的态势。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12点以前可以关注码字工狩心,如果没有,那么就没有,昨晚本来想把轮椅推了,但码了九千字,太累,肝不了,

    隔壁新文《给反派送老婆》已双开,将和这篇文同步更,

    可把我厉害坏了,插会腰,咩哈哈哈哈哈哈咳

    离x拷问结束已有一段时间,相比浑身凌乱不堪,眼神空洞无光躺在桌上的omega,布莱德周身衣物,几乎和最初一样,看不见任何能称之为褶皱的地方。

    不算宽敞的刑讯室里,门窗的紧闭,使得某种腥.檀的气息,始终都浓烈,无法挥散。

阅读骗爱指南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校花的修真狂少诗家夫子王昌龄兄长是戏精[综]NBA超巨崛起狂野年代创造101之变身女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