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娇体柔04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话到这里,夏涔停了一停。

    布莱德冷声问:“他说了什么?”

    这间房比夏涔所在的车厢还要宽阔,可至从门扉一关上,他盈白的脸颊上就开始有绯色慢慢晕开。

    窗户开了一个很小的缝隙,导致屋里的空气相对不那么流通,也就直接使得alpha身上强烈的信息素弥漫在屋中每个角落。

    对面靠坐床边的男人是名强大的alpha,不同于beta,alpha和omega一样,都有发育完全的腺体,有差异的是,alpha的信息素天生就具有一种威慑的意味在里面,这种威慑,不仅作用于omega、beta的身体上,还包括精神上。

    经过实验室改造过后的omega,在外形上,已经和过去有千差万别出,除了发色和瞳色没有变化,身量还有整个外在的皮肤,都不再与曾经相似。

    “鲁卡。”虽然没有其他实质的东西来做证实,但布莱德根据当下的种种观察,足够确信,面前具有美丽容颜的omega毫无疑问,就是他的前部下。

    布莱德眼瞳微微缩紧,他不会认为夏岑是来找他叙旧的,十有九八对方是想通过这次的相见,企图让他出手相助,帮他脱离眼下这种困境。

    会让另外两种人群不由自主地想要去臣服。

    alpha没有可以收敛自身的气息,他目光冷冽地直视着一两米开外的omega,对他过去是他的部下没错,但命运已经给对方做出了选择,对方现在是名omega,是名标注为商品的omega。

    他们已经不再是上下级关系,可以说是没有关系了。

    夏涔怎么会看不出布莱德眼底的漠然和冰冷,他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卷缩了一瞬。

    “车上可能有反叛军的成员。”夏涔一开口,就是一个惊爆的信息,在布莱德陡然凌冽的神色里,夏涔继续说道,“就先前过来给我包扎伤口的医疗兵,他和我说了句很莫名的话。”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让他过来。”手指搁在桌板上轻轻敲击两下,布莱德出声下达命令。

    士兵掉头离开,半分多钟后,带了名omega过来,士兵没进屋,站在屋外报告。

    布莱德掀起眼帘往门外看,当即同门口正中间的灰眸omega四目相对。

    房门徐徐关上,一瞬间空气凝滞过后,矗立于房屋內的omega抬起手臂,向布莱德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布莱德上尉。”omega出口的声音细軟甜腻,像嘴里衔着颗蜜糖一样。

    布莱德神色间都是一贯以来的冷漠,仿佛火山里的烈火,都灼烧不热一样。

    “你有事报告我?什么事?”布莱德凉薄的嘴唇轻轻掀开,嘴角和眉梢皆浸染着寒意。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夏涔编造着谎言,他眼眸平静地迎视着布莱德的注目,一瞬也不眨,神情坚定且认真。

    那一刻,布莱德仿佛从夏涔身上看到了过去的那个他的部下。

    布莱德盯着夏涔,有好一会没说话。

    omega的汗水里信息素含量较浓,逸散到空气里,随着空气的流动,飘至了alpha那里。

    布莱德发现呼吸间嗅到一种渐渐浓郁的蜜桃香甜,他微眯着瞳孔,这种香气出乎意料的,竟是让他不觉得反感,相反,好闻的令人心动。

    莫名间类似一种精神类药物,作用至人的大脑皮层,布莱德感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即将被唤醒。

    布莱德眸色骤然暗沉下去,他表情冷肃:“这事你和其他人说过没?”

    “没有,长官。”夏涔摇头。

    “行,我知道了,我这边会做处理,你回去后像之前那样,小心别打草惊蛇。”布莱德凝目思考片刻,给了夏涔一个答复。

    “是。”夏涔快速颔首。

    事情已经报告完毕,夏涔转身往关闭的门口走,手还没握住门把,身后忽的一道声音。

    “除了这事之外,没有其他事要说?”

    夏涔身体没动,只是将脖子转了回去,绯色的红晕已经弥漫在他微微往上扬的眼尾,有些妖异魅惑。

    他眨了下眼,嘴角紧抿,只字未言,再次摇头。

    话一问出,布莱德心底已经有诧异,他不是这种会追问别人的事的人,明明夏涔什么都不说,对大家都好,可莫名里,他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仔细想想,大概是夏涔的所为,不在他的预料中,他以为对方是来找他帮忙逃脱的,结果对方反而给他提供了一个极具价值的信息。

    这个信息布莱德不相信夏涔会不知道,反叛军是来救他们这些被改造过的omega的。

    夏涔将反叛军给指出来,他已经接受了自己既定的命运?

    对帝国依旧忠诚,哪怕实质是在被帝国伤害?

    布莱德看着身形已然被改造得娇小的omega从视线里离开,忽的,他想起omega来时在门外望向他的视线。

    那视线里隐隐有着爱慕和欢欣。

    其实布莱德早就知道,只是一直没有在意而已。

    因为鲁卡的喜欢掩藏得很好,也没有影响到任何方面,布莱德和这名前部下发生过那么几次关系,于布莱德而言,只是解决生理的一种方法,对象是谁都可以。

    显然的,他的部下和他观点不同。

    布莱德没有想过要找伴侣,那不仅代表着麻烦,也代表着他会有致命的弱点。

    而布莱德从来都不希望自己某天,有那么一个弱点。

    夏涔能这么识时务,不利用他们过去的关系来为自己谋求什么,布莱德很欣赏他这点。

    当初会选择夏涔,也是因为对方秉性上的干脆和利落。

    布莱德在夏涔离去后不久,叫了门外的卫兵进来,反叛军已经潜入到了火车上,目前看来还不见行动,但布莱德心中知晓,这些都是假象,他们暗里想必早就做好了准备。

    这不是布莱德第一次和反叛军对上,曾经双方交手过,胜利的是布莱德这边,这一次,布莱德缓缓攥紧拳头,他亦不会让胜利从手里溜走。

    至于要不要立刻动手抓人,当然不能抓,要是现在就抓了,有碍他的剿灭计划。

    布莱德让卫兵通知下去,通知是他带来的士兵,而不是原本在列车上的,通知他们今天晚上随时待命。

    医疗兵的确是反叛军的成员,夏涔会知道这个,是因为系统的告知。

    虽然医疗兵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布莱德,夏涔却是并不担心医疗兵就此会受什么伤害。

    他有着鲁卡的所有记忆,所以了解布莱克这名alpha。

    alpha有更大的目标,借由这次反叛军的袭击,顺藤摸瓜,找到反派的总部,将整个反叛军集团都一网打尽。

    “你这么做,分明是在帮布莱德对付反叛军。”对于夏涔刚才的做法,系统表示看不懂。

    夏涔临时卖了个关子:“才刚开始,不要着急。”路要慢慢走,渣要慢慢骗。

    “他们现在恐怕都开始憎恨你了。”在夏涔回到车厢里,接受着来自屋里一道怨怒的目光时,系统出声提醒。

    “有怨恨才好,如果连情绪波动都没有,那才是他们的悲哀。”夏涔直接掠过蓝眸omega的视线,转到旁边那名自上车起就始终一个表情,眼神呆滞空洞的omega。

    这人精神防线已明显崩塌,能不能恢复正常,都是个未知数。

    虽然挺同情对方,可目前他还不能做什么。

    火车持续在轨道上奔驰,距离下一个停靠站估计还有五六个小时时间,夜已深,夏涔有了点困意。

    躺上床,拉过被子就阖上了双眼。

    睡过去之前,夏涔让系统到点通知他,后面在经过一个较长的隧道后,会发生点事。

    在夏涔睡着的时候,那名潜伏进来的反叛军暗里用通讯设备和外面的成员联系上,通知他们列车此时行进到哪个位置,外面的成员于是加快进度,在列车随后会经过的一处轨道上安置多个炸.弹。

    火车上的反叛军成员不只alpha医疗兵一个,还有另外两名士兵,医疗兵和士兵在车尾的某节车厢里会面,几人查看了一下时间,事先上列车时就已经制定了相应劫车救人计划,等时间一到夜里十点,三人即刻分头开始行动。

    其中两名前往驾驶室,这辆列车上有许多改造过的珍贵omega,为防止途中出现意外状况,控制室仍旧配备了驾驶员。

    这两人准备击晕驾驶员,从而进行手动操作列车。

    另外的一名,则是赶去监控室,监控室和驾驶室不在一个方向,他快速潜入监控室,将里面正在打盹的监控员给一瞬用力劈晕。

    手术改造过后的omega基本都安置在后面几节车厢,每节车厢有一名beta士兵把守,反叛军们的计划是,在火车行进到下一个停靠站,入侵到列车的操作系统里,将后面几节车厢和前面的车厢中间相连接的部位给强制分离,列车两头都有操作系统,分离车厢后,他们则集聚到后面车厢的驾驶室,把车给往反方向开。

    事情进展得相当顺利,切断监控网络后,监控室的反叛军用通讯器告知藏身在驾驶室外的二名同伴,两人见对方已然成功,掏出消音枪,破开门锁,两名驾驶员正在说着话,忽然脑后就顶上来一把枪。

    两驾驶员立刻呆住,高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但实际上左边那名驾驶员却是暗里伸出手,准备按下警报器。

    砰一道闷响,驾驶员胸口破开一个血窟窿。

    跟着他身体轰然倒下,鲜血喷涌到操作台上,黏稠的血液滴答坠地。

    旁边驾驶员看得目瞪口呆,哆嗦着唇一动不敢动。

    反叛军医疗兵拿出一个针剂,扎进驾驶员脖子里。

    驾驶员倒椅子上。

    把人从椅子上拖下来放墙角,两反叛军坐在控制台前,左边那名反叛军一坐下两手就开始快速调整操作系统。

    列车在黑夜里极速飞驰,omega们基本都已相继沉睡过去。

    但在某个车厢里,此时此刻,却是意外沉寂地站了数名帝国士兵。

    反叛军们并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其实都被人看在眼里。

    布莱德早就安排了士兵严密盯守医疗兵,知道他一定会有所行动,一切可以说都在布莱德掌控中。

    在他们行动前,布莱德就思考过他们会有的机会,目前看来,和他猜测的基本一样。

    布莱德嘴角噙着淡淡的冷笑,他站在多名士兵中间,右手边是此次任务的负责人。

    负责军官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本来自己准备入睡了,突然就被人给叫醒,一出屋就看到肃穆着一张脸的布莱德。

    一直都想询问具体状况,但被布雷德周身的冷冽气息所震,军官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跟着布莱德到了这节车厢,看见一部下同布雷德低语了几句话,随后布莱德颔首并说“去驾驶室看看”。

    军官一脸状况外,目送着部下走出车厢,前往驾驶室,并在片刻后匆匆快走了回来。

    “报告上尉,他们枪杀了一名驾驶员,将另一名给放倒了,列车操作系统遭受严重破坏,行进路线已被更改。”

    部下声音没圧着,于是屋里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什么,路线被更改了?”军官惊呼出声。

    下一秒布莱德侧过脸,如朔风凌冽的眼刀往军官面上一落,军官被震慑身体都微微一颤,立马寒噤无声。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更↓↓

    “我相信帝国士兵是不会对我说这种话的,请上尉即刻逮捕那名医疗兵,说不定他已经将车上的情况都发给其他反叛军成员了。”夏涔往前走了一步,顶着alpha散发出来的强大压迫力。

    空气里全都是alpha的信息素,这种信息素犹如实质的火焰,早灼烧omega的身体和神经,omega身体还没有完全从手术中恢复过来,omega额头慢慢有汗水浸出来,挺翘的鼻梁上,也可见一些晶莹反光的汗水。

阅读骗爱指南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邻座的同学有点怪BTS:低调新成员特种兵之觉醒大师女配的七零纪事我的鲲999级了女神的吃货跟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