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娇体柔03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因夏涔刚才的一番行为,棕眸的omega只觉夏涔已经接受了这样的命运,他不但自己接受,看起来似乎还打算让他也跟着妥协。

    不,他绝对不会妥协,那样失去尊严,成为商品一样被别的人买来买去的命运,他不接受。

    改造过后的omega身娇体柔,掌心透着浅浅的暖意,那贴近自己皮肤的几根手指细长盈白,暖玉似的,叫人看着都立马心生柔軟,心旌荡漾。

    士兵意志顿时动摇了一下,他猛地回头,本以为漂亮柔弱的omega这是想阻止他,正要开口让对方不要多事,忽的,士兵严肃的表情一变,神色有刹那的愣怔。

    有着与众不同的灰色眼瞳的omega竟是在对他笑,还从来没有omega这样近距离地对他微笑过。

    “再被强行注射几次营养液,他估计要彻底奔溃。”系统低声同夏涔道。

    夏涔已经吃过饭,拿着水杯喝水,四肢基本可以控制,不会发颤得太厉害,改造过后的身体,目前正处于恢复阶段。

    omega激烈反抗,士兵扣住了omega的手腕,omega发出痛苦的悲鸣,如同幼兽被扼住脖子一样,那过于悲戚的声音,令旁边正在喝水的夏涔眼眸微微一紧,他不是很喜欢看到这种强制性的场景。

    那一刻,士兵只觉自己仿佛看到了悠悠飘落的洁白雪花,雪花从他胸口融化进他的心海里,激起层层涟漪,让他几乎快忘了自己此时正在做什么。

    “我来吧。”夏涔从士兵手里动作温柔地抽走针筒,粉红的嘴唇开合,泛着靡靡光泽,诱惑得人想前去亲吻一番。

    士兵身体摁了暂停键一样无法转动,只有眼珠子随着夏涔的移动而移动。

    随后他看到夏涔靠近畏缩躲避的omega,将针尖扎进omega纤细的手臂里,把营养液给推送过去。

    被注射营养液的omega有着深棕色的眼眸,他抬起头,用一种极端怨恨的视线瞪着夏涔,以眼神控诉夏涔。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此站的omega悉数下完,列车鸣笛,缓缓驶出站台,逐渐加速,朝下一个目的地飞速前行。

    天色渐暗,黑夜正在来临。

    一切都看起来平静祥和,一名alpha士兵端着饭菜前来车厢,车里本来昏迷的另外两名omega此时也已经醒来,然而目光呆滞,饭菜放在旁边桌上,两人都躲在墙边,卷缩着身体,企图借此来逃避。

    不吃饭自然是不行的,alpha士兵随后又进来屋子,看着是准备收拾餐盘,实则还有一个工作,他手里拿着有针筒,针筒里面装着有营养液。

    走到缩在墙角的omega面前,士兵伸手就去抓omega,手刚碰到omega,就被对方情绪失控的一把打掉,omega嘴唇因为害怕而不停哆嗦着,眼瞳呈放大状,看得出来神经自濒临失控。

    夏涔放下杯子,转而走了上去。

    走到士兵右侧,一手摁住士兵的腕骨。

    omega眸光邃然一冷,猛地伸手夺过夏涔手里的针筒,跟着扬起手臂,嘴角携着已然疯狂的笑,他握着针筒,眼睛阴狠地就往夏涔身上扎。

    夏涔如何会感觉不到危险的来临,身体肌肉的记忆还存在着,虽然力道不如改造之前,要制止一名比他虚弱的omega,还是不算难事。

    然而意外的,明明夏涔有机会阻止,却故意慢了一拍,于是锋利的针头刺进他胳膊,并跟着往下划拉,猩红的血液随即蔓延出来。

    omega身体往右边一斜,无力瘫倒下去。

    士兵面露慌张,急忙查看夏涔手臂的伤势。

    手指刚碰到夏涔的手,骤然缩了回去。

    血腥味在狭小的空间里逸散,omega的血液里含有的甜腻醉人的信息素同时窜进士兵的嗅觉里,若一开始只是受到信息素的一点影响,那么现在,由于夏涔的受伤,信息素似炸.弹爆炸一样。

    alpha士兵眼睛逐渐发红,额头青筋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突起来。

    士兵浑身打了个激灵,刚混乱一点的意识恢复正常,知道这个房间不能再待下去,士兵掉头就逃一样地离开了omega们所在的房间。

    可即便是到了屋外,房门关上,空气里似乎还带着那名流血的omega所散发出来的蜜桃般香醇、诱人全身都似乎酥麻的气息。

    手指紧紧圧着受伤的地方,夏涔往后面退,退到了窗口边的座椅上,屋里一道凝注过来的视线,夏涔转头迎过去。

    蓝色海洋似的眼眸里,盛着惊诧和难过,一副明显受伤的表情,夏涔眯了眯眼,瞬间明白过来omega为什么会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这具身体被改造过,对痛感的忍耐力理论上应该变得脆弱,不过早在附身的那个时间,夏涔就让系统给他屏蔽70%左右的痛感,所以即便这会身体微颤,但夏涔真实感受到的痛感却相当细微。

    夏涔微微呼吸吐着气,故意缓和一会,落在篮色眼眸的omega眼里,看着就像是他在极力忍受疼痛。

    就自己刚才的所为,夏涔做一个简单的解释。

    “我们手上都带着有手环,想通过节食来反抗,这个方法伤害的只是我们自己,不可能有人心生怜悯,进而放过你我。”

    这话是事实,蓝眸的omega神色里对夏涔的不解淡化了一点。

    “……可如果不反抗,要怎么样?顺从地接受这种命运?”omega悲哀地苦笑着。

    夏涔看着omega,表情平和,眸光淡漠,这让omega再次生出之前就有的疑惑。

    他亦是将心底的困惑给问了出来:“你认命了?成为物品,辗转于不同购买者的身边?”

    夏涔没做直接的回答,其他人不知道,他是清楚的,这些房间里,都安装有针孔摄像头,他们的所行所为,都被监视着。

    “活着才有一切可能,死了的话,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夏涔的话落在omega耳朵里,就领会成了,夏涔即便是失去尊严,被人玩弄于鼓掌间,也要苟延残喘下去。

    看来是他误解了,曾经还以为夏涔是个会反抗命运的人,俨然是他想多了。

    omega自嘲式地扯了唇角,他收回了视线,垂下眼帘,不再和夏涔有任何交流,将自我给隔绝了起来。

    关闭的房门没过太久,被人从外面打开,进来一名穿白大褂的医疗兵,医疗兵是名beta,不同于alpha,对于omega的信息素,天生就具有一定免疫力,beta本身属于腺体缺陷残疾的人,对等同发.情气息一样的信息素不敏感。

    士兵提着一个医药箱,走进屋里,给夏涔检查伤口,并简单做了包扎。

    看着血流得多,伤口却是还好,不是很深。

    医疗兵处理好夏涔胳膊上的伤,留了一管药膏,叮嘱夏涔按时擦药。

    鉴于被击昏倒的omega意外暴起伤人,让他继续和夏涔他们呆在一起,也许后续还会有类似攻击事件,他已经被列为了危险人物。

    夏涔他们都是准备要送给权贵们的物品,伤了谁,这边都不好再另外找替代品。

    所以当夜就有beta士兵过来,收到上级指示,前来带走伤人的omega,然后单独关押起来。

    在士兵作势去床上拉omega起来时,夏涔忽然出声。

    “等一等。”

    两beta士兵当即愣住,面面相觑一瞬后,回头看走过来脸庞几乎白得通透的夏涔。

    “先等一下,把他带走之前,可以先帮我一个忙吗?”夏涔笑颜娇媚迷人,他仔细观察过自己的这张脸,知道它有多精致美艳,甚至还刻意在镜子面前练习过什么样的笑容最吸引人。

    其实便是他不笑,但凡用请求的语气请这些beta们相助,他们都是会绝对帮他的。

    “什么事?”一名士兵接口道,神色间,若仔细看,有着对眼前omega那张漂亮脸庞的痴迷。

    omega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惹人无限怜爱。

    无论是原生的还是后来人为改造的,都能很轻易的激发起beta和alpha们的保护欲,当然,也不是全部,还是会有一些例外。

    夏涔抿了下唇,似在犹豫,士兵们盯着他柔软娇花般的脸,入了迷,失了神,也不催他,安静等着。

    “我认识之前上车的布莱德上尉,可以的话,帮忙通报一下,我想和他见一面,有件事,希望可以当面告诉他。”夏涔目光灼灼地恳求道,眼眶里莹莹秋波荡漾。

    “布莱德上尉?你……”士兵上下打量亓素,他隐约知道一点內部消息,这些改造过后的omega,曾经有好些都是上过战场的士兵,身份和他们一样。

    那么有很大的可能,这名omega说不定是布莱德上尉的一名部下。

    如果是这样的话,到是能够说得通。

    可就算他见了布莱德上尉又能做什么,难道让上尉放他离开,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与其让omega到上尉那里碰壁,士兵反而不想帮omega这个忙了。

    注定会失败的事,去做一遍,不过是让自己更加痛苦罢了。

    “上尉不会见你。”应该是上尉不会见omega,士兵有所听闻,布莱德不喜欢omega。

    “只用帮我通报,但我相信,上尉会见我的,通报的时候,麻烦说下我的名字,我叫鲁卡。”鲁卡是原主的名字,夏涔不会放着一个绝佳的机会,而当作看不见。

    曾经的原主,因自己身体的被改造,并且深知布莱德不喜欢omega,所以一直都没有主動去找过对方,在之后的一次反叛军前来偷袭时,两人才见上面,但那时布莱德没有认出鲁卡来,鲁卡在袭击中为保护其他omega受了伤。

    当时所有车上的omega转到反叛军那边后续接应的车辆里。

    然而接着又是各种突发状况,车队被冲散,鲁卡和几名omega被帝国军给找到了,反叛军那边死伤严重,不过仍旧突破了帝国军的防线。

    后续鲁卡等omega随反叛军去他们总部,几乎所有获救的omega都以为自己逃离出了帝国的控制,获得到了自由,安稳的气息还没有过两天,随之而来的一场剿灭行动,让他们瞬间恍悟过来。

    他们这是被利用了,布莱德以他们为诱饵,他们不是被冲散的,而是布莱德故意下令放走他们,为了就是引反叛军上钩。

    反叛军总部在一夕间被布莱德带领帝国军给夷为平地。

    刚获得自由的omega马上又被带了回去,甚至为了防止他们再逃跑,他们不只给他们体内注射致人昏睡的药物,还割破他们的脚筋,让他们彻底成为路则无法自己行走的废人。

    等omega们再次醒来时,他们已不在车上,而是在各个权贵们的床.上。

    在反叛军总部那里被找到时,鲁卡向布莱德表明他的真实身份,他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希望,更没想过让布莱德帮助他逃脱,即便他们过去有过身体上的亲密接触,曾缠绵床榻间。

    他唯一的要求,就是想要布莱德能够杀死他,他无法想象之后的生活,送去某个人的床上,被对方欺辱玩弄。

    但就是这么点小的愿望,布莱德都没有成全他。

    鲁卡在陌生的房间醒来,他直接砸碎了床头的玻璃台灯,捡起一块碎片,割破自己颈部大动脉,就是手环发出强烈的电流,他都未曾松开手,一直将尖锐的玻璃片深深插.进脖子里。

    最后鲁卡倒在血泊中,因失血过多而死。

    对这个世界以及对布莱德的失望,让鲁卡以付出自己的灵魂为条件,委托夏涔这名欺诈师前来替他完成一个欺诈任务。

    得到布莱德的真心,然后再狠狠地碾碎,让对方也尝尝被人欺骗和背叛的滋味。

    为了完成爱情欺诈,夏涔自然不会沿着过去鲁卡的老路子走下去。

    他更偏好主動出击,主动权得掌控在自己手里。

    beta士兵看夏涔目光尤为坚定,那双漾着泉水的眼眸熠熠生光,叫人不忍心对他再说出拒绝的话。

    士兵表示马上前去上尉那里。

    疾走在车内狭长的过道上,片刻时间后士兵来到布莱德所在的车厢外,车厢外有名卫兵把守,beta士兵没说是有个omega想见布莱德,而是直接说有事报告,卫兵将门打开,让士兵进去。

    士兵站立在布莱德面前,布莱德正在看一份地图,地图上好几个地方都标注着红点,那是布莱德推测出来的,反叛军可能会埋伏进攻的地方。

    思考着相应对策,听到有人前来报告,布莱德将凝沉的视线从地图上拉起来。

    “布莱德上尉,有位名叫鲁卡的……人说认识您,希望能够见您一面。”omega这几个字都滚到舌尖,让士兵给立刻吞咽了回去,并改了口。

    “鲁卡?”布莱德先是惊了一瞬,随后眸色明显一变,他身体微微往前倾,凌冽的目光逼视着士兵。

    “他在哪里?”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布莱德几乎已经可以确认他之前上车那会见到的灰眸omega男孩,就是他曾经的部下,毕竟那样的灰眸极为少见,还有当时男孩看他的神色,坚定不移。

    “他在后面一节车厢里,说是有件事,想当面告诉上尉。”士兵传达夏涔的请求。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双更,世界背景是挺沉重,不过是快穿啊,主角只是来完成任务而已,

    ……

    感谢投雷,么么么,

    请叫我冰王扔了2个地雷

    风也萧萧扔了1个地雷

    小小小柠檬酸扔了1个地雷

    京希forever扔了1个地雷

    崽崽扔了1个地雷

    岄灜乍珀扔了1个地雷

    望舒扔了2个地雷

    ……

    谢谢送的营养液,

    ,“不怕蛀牙”, 2,“京希forever”, 1,“芷菡皙”, 10,“双木”, 10,“南丞”, 40,,“江口”, 5,“小小小柠檬酸”, 10,

    在米白色的军服上扩散开,看起来触目惊心。

    旁边alpha士兵发现夏涔被omega所伤,立刻奔了上去,一把擒住暴走中的omega手臂,抠走omega紧紧握着的针筒,一掌下去,瞬间击晕了omega。

阅读骗爱指南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七零养家记宇灭城荒最强修仙奶爸漫威之破坏获得黑科技一剑往西阴阳时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