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至死不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妈的还不如赔十个烧饼呢!!!

    想到刚刚得到的巨款明天就要因为天降镰刀不翼而飞, 夏歌内心就有无数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长约一米的巨大镰刃插在屋顶上面, 两米粗长的镰刀柄直指长空月色,柄尾的锁链随着夜风飞舞, 叮铃作响。

    再他妈小能手, 这破坏度也有点超出能力范围了吧!!?

    夏歌揣着怀里的一两银子·巨款, 试图安慰自己:“安得广厦千万间……”

    深深凝视着自己的小木屋,夏·小能手·歌脸皮微微抽搐。

    ……谁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系统毫无同情心的感慨了一句:“……好惨啊。”

    系统:。

    夏歌不得不回到现实:“……所以, 老子今天刚刚得的巨款,明天就得拿去修屋顶?!!”

    系统善良的说:“可能还不够。”

    刚刚那个混蛋是不是故意的!!?

    夏歌:老子要和她单挑!!!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外门弟子包住不包吃, 派发给她的一栋小木屋春夏秋冬遮风挡雨,好好的守护住了她这具娇弱的身躯。

    ……嗯,偶尔年久失修漏个雨透个风什么的很麻烦就是了。

    不过没关系,她可是修理小能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那种小能手, 修个小房顶漏雨完全不在话下哦√

    折腾了大半天, 夏歌终于来到了自己的小屋子前。

    “……”

    小能手夏歌慢慢抬头, 望着插在屋顶上, 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的黑色巨镰, 心情一下就变得十分沧桑。

    之前和魔化傀儡对战的时候没有发现那巨镰如此巨大,但那镰刀被楚瑶的剑气挥飞到她小小的屋顶上,对比之下, 就显得十分巨大了。

    小心翼翼的打开锁, 推开了自己破落的木门, 夏歌站在墙角,望着头盯被天降镰刀插得岌岌可危的房梁,那一半镰刃在她点起的细微的烛火下熠熠闪光,像是在嘲笑着她的无能为力。

    “小傀,我想了想,觉得这样不行啊。”

    夏歌声音沉痛,“我觉得我们得想点生财之道。”

    她那哪里是生财之道,分明是搙人羊毛!

    夏歌谆谆善诱,“小傀,特别时期,我们为什么不能团结一下呢,你看,你看看我们的共同财产——你难道就不觉得心痛吗?你难道不想为你亲爱的宿主做点什么吗?”

    系统冷漠。

    真是一点都不想呢。

    夏歌痛心疾首,“小傀,就算不是为了宿主,为了你自己——你看看我们能不能把头上的镰刀取下来卖点银子?”

    系统:“……”

    系统难得开口:“取下来这房间就塌了。”

    夏歌满脸正气,“你不是系统吗?”

    系统:“……”

    系统:“宿主,劝你尽快升级,别拖了,你升级后就不用求我拿镰刀卖钱了。”

    夏歌:“咦?为什么?”

    系统:“……”

    升级之后,偷鸡摸狗打家劫舍那不是随手拈来,还用在这里磨磨唧唧卖镰刀啊!!

    夏歌见系统久久无言,最后长叹一声,一脸孩子长大了的落寞模样,“唉,小傀变聪明了,知道转移话题了……”

    系统:“升级之后,宿主可以试着打家劫舍,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夏歌:“我是那样的人吗?!小傀,你居然如此想我,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系统冷漠:“哦。”

    夏歌眉头忽地一蹙,一脸严肃,“不过话说回来,小傀,关于升级,我的确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想要问你。”

    系统见宿主难得正经起来,忍不住也下意识的正了正语气,“何事?”

    夏歌正色:“……升级之后去后山偷灵木是不是方便一点?”

    系统:“……”

    妈的,再相信这个垃圾宿主有一点节操它系统无敌傀就自己去回收站回炉重造!!

    扯皮归扯皮,镰刀破屋顶也容后再议,升级的事情确实迫在眉睫了。

    夏歌开窗户,看了看外面,这小屋子她是一个人住,原来叶泽是住在她旁边的那一间,也会经常回来住——考入内门后菱溪峰会专门给内门弟子安排在山上的住处,但这小子还是经常下山常住。

    但今天好像课业繁忙,来不及下山了。

    偶尔课多的时候,是不会下山来的。

    夜色深深,四下无人,一路的傀儡残尸被人处理的很快,地上已经干干净净,也许是她这天降镰刀有点太难处理,便被人留待明日了。

    如此……便就在这里吧。

    小屋子很破旧,靠墙的地方有一张简单的四腿木床,每个床腿的脚心都像马蹄一样镶着一块四角的小木板,暖黄色的被子铺得整齐干净,夏歌打了个哈欠,关了窗户

    蹲在了床边,说起来,今天昨天忙着抄书什么的,没来得及去晒被子……

    她单手握住床的一条左后腿,把四方的床腿提起来,镶着四方小木板的床脚被抬起,露出了地面上的别有洞天。

    原来床脚下被挖了一个小洞,被床脚的“马蹄”盖住了。小洞里面藏着小小的铁盒子。

    夏歌拿出铁盒子,珍重的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然后把怀里的一两银子掏出来放进去,又珍重的把小铁盒子归位了。

    系统:那一两银子真的那么重要吗?!

    夏歌一脸你不懂人间疾苦的模样:“小傀,那是一笔巨款。”

    系统:……

    四个床脚下面都藏着一个小铁盒子。

    夏歌一个一个的取出来。

    可以捏傀儡皮肤的白泥巴,捏眼睛的小黑石,捏头发的黑蚕丝,捏骨头的骨玉,最后是捏血肉的琉璃木。

    紧闭的窗前是一张小桌,夏歌把东西一排放好,望着其中黑色的小石头歪了歪头,忽然笑了,“说起来……”

    系统:“嗯?”

    “彼留之子,贻我佩玖。”夏歌拿起了黑色小石,忍不住弯起眼睛,“那么厉害的大师姐,名字却是一块黑石。”

    系统:“……”

    系统一点也不想问夏歌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干脆拉了自己的数据库查了查资料。

    系统查完了资料,忍不住开始洗白,“……什么黑石头,人家那是浅黑色的美玉。”

    夏歌一声叹息,“所以说啊,小傀,你果然是贪图大师姐美貌吧。”

    系统:“……”

    “唉,情人眼里西施啊,黑石头也能吹成美玉。”夏歌不知道是想到了对方的3s美貌,还是想到了自己惨烈对比的“无(丑)”,哼哼了两声,“……反正在我眼里,黑石头就是黑石头!”

    系统呵呵:“你连黑石头都不如呢。”

    夏歌明智的转移了话题,“材料都在这里了,怎么做?”

    系统哼了一声,所以说,拉踩的结果往往是自己的脸更疼。

    发现确实没什么事情可以让自己再找借口拖延时间拖延到叶泽下课,夏歌不情不愿的开始收拾思过阁。

    然而想让夏歌安静一下那是不可能的。

    这货除了吃包子的时候能安静的像个大家闺秀,其余的时候,呵。

    夏歌扶好剩余的完整桌子,望着一地残骸痛心疾首:“小傀,你是不是大师姐派来的猴子?为什么她说让我扫洒你就让我扫洒?”

    系统冷漠抓重点:“我不是猴子。”

    夏歌:“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系统:“……”

    夏歌:“你是不是被她被诱惑了?我记得你给她美貌评级sss。”

    多说无益,系统选择沉默是金。

    夏歌:“真偏心,给我评级就是‘无’,你是不是嫌弃我?”

    系统这次无比痛快:“是。”

    夏歌:“……别这样,我们还要做朋友呢。”

    系统:

    慢慢腾腾拖延了一上午也没看见叶·救星·打扫卫生小能手·泽的影子,估摸着对方是不会来了,夏歌才带着十分的困倦把思过阁收拾整理好。

    回过神来的时候,叶泽的午休都结束了。

    唉……要是能把男主大人拉过来帮忙该多好啊。

    夏歌一时怅然。

    那位杀手少女果然强大,扫地之余,夏歌很有闲情逸致的算了算,那位杀手飞起一脚总共踹碎了十三张梨木书桌,力道之大,下脚之无情,令人难以置信。

    这照死的踹法,根本就没给那衣魅留活路吧?

    到最后还怪她把衣魅弄死了,什么逻辑。

    夏歌本能的无视了尸体受到的伤害不会加成到衣魅身上这个事实,在内心尽情的谴责了对方的无理取闹后,把打扫思过阁的扫帚放到原来的位置,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揣着琉璃木,终于走出了思过阁。

    望着天边惨烈的夕阳,夏歌眯起了眼睛。

    “不过……剑锋的小姑娘,为什么要扮成杀手来思过阁呢?”

    系统讶异:“你怎么知道那是菱溪峰的弟子?还是剑峰的?”

    “很简单,她没有杀我啊。”夏歌理所当然,“嘴上说要宰了我宰了我,给了她那么多宰了我的机会,最后还不是只烧了我的丹训——”

    “如果不是菱溪峰的弟子,怎么会知道老子在抄书,还特意烧的片甲不留啊。”

    系统觉得逻辑有点不通:“为什么是菱溪峰的弟子就知道你在抄书了……”

    夏歌:“菱溪峰的丹峰思过阁,就是用来罚弟子抄书的地方啊。”

    想到这一点,夏歌就有点痛心疾首,“真是狠毒的女人!幸亏老子只抄了一遍,要是老子真的老实的抄了三十遍,就算她救了我我也要摘了她的面纱押到大师姐那里去!!”

    系统:“哈?她救了你?”

    夏歌:“小傀,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笨。”

    系统:“……”

    系统明智的闭上了嘴。

    每当夏歌开始思考生财之道的时候,它被坑那是首当其冲。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借阴寿[综英美]跪下!叫爸爸一刀劈开生死路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我在斗鱼直播盗墓玄幻都市之超神天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