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你痛苦吗【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过她现在只是傀儡学徒, 暂时只能控制住b以下的傀儡魂火, 以及同样等级灵魂的人。但对a到3s级还是会有一定的影响。

    剑峰的剑修一般主修实力和剑术,对于魂术不多加研习, 所以这位剑峰的少女……刚刚肯定中招了!

    楚瑶的长剑微微向下一颤,那傀儡便直接从眉心被剑分成了两半, 轰然倒地。

    想要伤害这个人的……无论是谁,都要杀掉!!

    那种念头像疯魔了一样,在心头狂涨。

    ……他在喊救命?

    救他!

    ——天职!

    “喂。”

    少女的声音微微低, 夏歌死死闭着眼睛, 抱着吓懵的小女孩,整个身体微微发颤。

    要被发现了吗?

    傀儡秘技——可以控制拥有魂火的a到e级的所有傀儡, 以及实力在a到ss级的人类灵魂的技能——

    人的实力可以分为f到3s,同时灵魂也可以分为这个阶级。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闭上了?!

    楚瑶骤然回过神来,然而却莫名有些焦虑。

    好焦躁。

    好想……好想要再看一眼。

    “哧——”

    长剑刹那翻手,少女头都没回,只是盯着闭着眼睛低着头, 抱着小女孩怂的像个傻子的绿头带少年, 眼睛眨也不眨。而反手的长剑一划,却直直的刺入了身后一只想要偷袭的魔化傀儡青面獠牙面具的眉心!

    现在被控制了没什么, 但是等几天这家伙回过神来,她保准死翘翘啊!!

    擦!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 这人应该不知道自己是谁。

    稍安勿躁,夏歌,稍安勿躁。

    夏歌慢慢冷静下来。

    ——那是一眼的惊艳。

    还想再看一眼的楚瑶努力用自己最温柔的声线说话,但是说出口就忍不住变成了命令,“你,给老……给我睁开眼睛。”

    虽然很想看,但怎么办,看到这矮子的脸就忍不住想起来昨天晚上……

    想到了昨晚胸口遭遇的一切。

    楚瑶:“……”温柔不起来。

    夏歌:“……”

    她又不傻!

    见她不答,楚瑶耐下心来试图哄骗他:“……睁眼,我给你变戏法。”

    楚瑶想,再怎么皮也就是个小孩子。

    夏歌:“……”

    喂……这种弱智的对话也只能骗骗小孩子了吧?

    她三秒钟前刚刚骗过怀里的六岁小女孩,人家到现在都还没上当。

    不过没关系,睁眼说瞎话和闭眼瞎吹,她哪样都是个中翘楚!

    夏歌:“姐姐……您真是太帅了!但刚刚披风飘过来的时候好像划到眼了……我被帅瞎了有点睁不开……”

    ……被披风化到眼睛?帅瞎了睁不开?

    哪门子的胡扯?

    楚瑶还没回话,一边李流忽然大叫起来,“危险——”

    这次来袭击村子的魔化傀儡不少,不过在楚瑶眼里,都是些没用的杂碎。

    “算了。”瞅着不要命般朝他们冲过来的傀儡,楚瑶暂时顾不得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小子,长剑熟练在手中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她伸手揉了揉夏歌怀里发愣的小女孩的头,视线无意扫过对方扎着团子头的蓝色发带,“这矮子不看就算了,你可要看好了,我可是很少变戏法给人看的——”

    双眼空洞的小女孩望着朝着披着楚瑶冲过来的魔化傀儡,恍若望着一座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瞳孔缩成针尖大小,一瞬间满眼都是绝望。

    楚瑶回头,朝着女孩粲然一笑,唇边露出了尖尖的虎牙,浅褐色的杏眼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下闪着光,“记住咯,这个戏法名字叫——”

    少女微微抬起剑尖,对准了冲过来的一群魔化傀儡,轻轻一划!

    “刺啦——”

    所有的傀儡都止住了动作。

    夏歌闭着眼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在状态下,她对于傀儡的魂火分外敏感。而此时,所有傀儡的魂火,都熄灭了。

    夏歌老神在在,稳如老狗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破裂。

    ……想过剑峰的救兵可能会很帅,很强。

    但没想过居然这么强!

    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

    无数镰刀被剑气荡飞,滚滚的杀气席卷周围!

    夕阳无限余晖下,漫天肆意的剑气中,少女的声音微微含着笑意和朝气。

    “一剑,破河山。”

    破空的剑气危险到让人胆寒,李流和围观的外门弟子下意识的都后退一步,那些冲来的傀儡全部止住了步伐,镰刀脱手,楚瑶话音一落,它们的身体眨眼间全部,支离破碎。

    轰然倒地的傀儡怪物碎尸,和在一道剑光下被剑气毫不费力切开崩飞的镰刀,混合着夕阳最后的余晖,在扎着丸子头小姑娘的空洞的眼里,慢慢凝聚成一点光,穿破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带来属于希望的黎明。

    “……”

    在一片窒息的寂静之后,是村民们恍惚的声音,“……结束了?”

    “结束了!!”

    “不愧是剑锋的楚大人!!!”

    “难怪……就算其他人没来也没关系,有楚大人一个就够了!”

    “只有一剑……”

    “是楚大人著名的一剑破河山居然已经修炼到了这种境界了吗?可喜可贺!”

    “好强大的实力!楚大人肯定是这次剑锋问灵的魁首了!剑锋大弟子的名号指日可待啊!!”

    “当真是英雄出少年!”

    “……”

    李流望着依然蹲在地上,紧紧抱着小姑娘,灰头土脸的绿发带少年,恍惚间,说出了那句没有说完的话。

    ——“可是……”

    ——“你也是个孩子啊。”

    但对方,显然是听不到他的解释了。

    他闭了闭眼,收回了复杂的思绪,才想起来刚刚脚底下还踩着什么。

    低头一看,李流才发现自己之前一脚踩在了一块被油纸包了一半的烧饼上,本来金灿灿的烧饼本就已经泥灰遍布,又因为他之前由于紧张无意识的腻了两脚……

    有点……惨不忍睹。

    这烧饼好像……

    然而还没等他细想,忽然就听到一声尖叫,“啊啊——”

    李流被叫声一吓,又去抬头看那边的状况,便见那抱着小女孩的绿发带少年满脸绝望——

    “我擦,老子的烧饼呢?!!!”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这是什么?

    翘课打游戏被当场抓包?!

    不,好像还要惨一点的样子……

    两个人很近。

    少女气质清冷出尘,将接到的酒杯放到桃木桌上。白瓷酒杯与桃木桌子相触的那一刹那,夏歌对上了少女淡漠的黑瞳。

    只是眼下略有几分阴影。

    小酒馆为了雅致,还在桌子上用青瓷小瓶,插了一枝含苞欲放的桃花。更是衬得那人如美玉,指若白葱。

    “……大……大师姐,晚上好啊。”

    夏歌有些心虚道,“几日不见,怎么感觉您清减了不少……”

    顾佩玖没有理会她的日常招呼,放下酒杯便收了手,白袖红枫遮住了纤纤素手,只有一双黑瞳沉沉的望着她。

    “为何不来?”

    夏歌背上全是冷汗。

    卧槽丹峰的大弟子不应该整天忙天忙地吗?!怎么有时间来抓一个无关紧要的外门逃课弟子?!

    您是得有多闲啊!

    窒息!

    她打了个哈哈,试图装傻,“啊?来什么啊?”

    顾佩玖不吃她这一套,目含杀气,冷眼一扫,周围好奇的,探寻的,古怪的目光顿时都讪讪收回,只是整个酒馆从她到来的瞬间便安静至极。

    她声音轻缓,“溯溪。”

    夏歌:“……”

    顾佩玖声音淡淡,“夏无吟,我在溯溪等了你三个时辰。”

    夏歌:“……?”

    夏歌:“???!!!”

    卧槽您等情郎呢!!三个时辰?!!一般一个时辰不来——不,等人的话半个时辰等不来不就应该撤了吗?!三个时辰是个什么玩意?!

    “……那当真是太久了……哈哈,我是说,师姐不如坐下,我请您喝酒……陪陪罪?”夏歌苦不堪言,周围人的目光又悄悄看过来,只是这次却格外令人玩味了——

    尼玛!!那都是什么看负心郎的眼神啊啊啊!!她这具皮囊才十三岁!!!

    顾佩玖看着她,黑色的眼瞳宛若深石,没答应也没拒绝。

    夏歌看了看这位超凡脱俗与酒馆格格不入一动不动的天降系,内心苦大仇深,她叹了口气,右手把桌上的白瓷酒杯朝对面的空空的座位推了推,“大师姐,这事情我确实得解释一下——您先坐下,说来话长,我们慢慢说?”

    顾佩玖看这个翘课喝酒被当场抓包的少年。

    他像所有的外门弟子一样穿了一身麻衣,黑色的长发被一条浅绿色的发带懒懒的在发尾束起,脸颊两侧垂下两缕散下的黑发,她出现之前,这小子一只腿翘在另一只腿上,右手掂着小酒,左手藏在袖子里,显得又慵懒又惬意。

    她出现后,他吓得酒杯都掉了。替他接起来的时候,他的神情——有一点惊慌,又有一些说不出的世故,如今他侧着脸看她,黑色如猫的眼睛无奈却含着丝丝浅笑。

    哪怕遇到很多不开心的事情,即使摆出苦涩的脸,这个孩子眼睛里,也总是有着笑的。

    活的既世故老成,又漫不经心。

    如此……

    便听听他的解释罢。

    不知为何,望着面无表情坐在自己对面的大师姐,夏歌忽然就有了这种奇怪的联想。

    ——清冷骄矜的枫叶,落在了手中。

    “解释。”

    顾佩玖声音淡淡。

    夏歌:“……”

    什么联想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怎么萌混过关!

    夏歌打哈哈:“那个……怎么说呢,这个事情要细说的话,那就说来话长了……”

    “长话短说。”

    看着天降仙女在酒馆坐了下来,并没有想要砸馆闹事的意思,酒馆也慢慢热闹起来了,大家也慢慢开始说说笑笑。

    整个酒馆又弥漫起了快活的空气。

    夏歌觉得只有她俩的这块空气是不快活的,是冷的,是僵硬的,是难以呼吸的。

    宛若深冬腊月的西伯利亚让人窒息。

    “那个,前几天有魔化傀儡袭击……我的小屋子……”夏歌打算委婉的对这位愿意坐下来和她亲亲爱爱一起喝酒的大师姐讲述一下天降镰刀对自己巨款横刀夺爱让人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的故事,顺便讲述一下因此将琉璃木变卖了的心酸过程——然而她才刚刚开了个头。

    “我知道。”

    少女的声音淡若清泉。

    一句话堵住了夏歌故事延展的所有可能性。

    夏歌茫然的看她,您……您知道啥?

    您是知道她的年久失修的小破房子被天降镰刀砍了半个房梁还是知道她跑东跑西求爷爷告奶奶大出血修了房顶?或者知道她用修房子剩下的巨款买了串糖葫芦?还是知道她为了把镰刀摆到家里辟邪没舍得卖因此穷的叮当响,喝个小酒还得跑到三公里外的专产桃花的墨家村买便宜的桃花酿啊凸!

    而且这样还能被抓到逃课!有没有天理了!

    系统:“……”

    越想越憋屈啊喂……

    就在夏歌心怀憋屈,满头雾水的时候。

    顾佩玖安静的望着少年藏在袖子里的左手,悠然响起的声音,浅而和煦。

    “你受伤了,我知道。”

    不……看起来那女人更像是死掉了。

    “我当然知道那是衣魅!”

    夏歌以为她接下来会说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谁知道豪言壮语还没放下,便见这位杏眼的少女杀手瞳孔一缩,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她狠狠的看了夏歌一眼,“——我记住你了,下次再找你算账!”

    夏歌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插在地上的匕首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不杀你,也不会让你好过!”

    她楚瑶怎么可能让别人占了便宜去?!

    夏歌哼笑了一声,人都夹着尾巴跑了,还能作什么妖?

    倒是这衣魅值得研究一下。

    夏歌跳下了桌子,朝着横死在地上的灰马甲翻白眼女人走过去,打算撕掉一点灰马甲的碎布当材料。

    然而内心这fg还没立下三秒。

    一股奇怪的糊味传了出来,伴随着什么被烧焦的噼啪的声音。

    夏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有些僵硬的回头,望向了自己原来抄书的位置。

    她原来抄书的座椅上镶满了泛着绿泽的五角镖。

    之前在梨木桌子底下有个纸团,那是叶泽给她带东西吃的时候扔她头上的,然后掉在桌脚边,她还没来得及捡回来。

    现在那纸团在烧。

    桌子腿也在烧。

    等,等等——

    “啊啊啊啊啊啊——”

    那火焰宛若知道夏歌慌张的心情一般,故意在桌子腿上烧的慢慢悠悠,等到夏歌发现不对一个饿虎扑食想要拯救桌子上的宣纸的时候——

    “轰——”

    剧烈的火焰刹那间炸开灿烂的花火,将桌子上的一切吞噬殆尽!

    熊熊火舌一舔,夏歌抄了一天的三百张宣纸眨眼间就化成了飞灰,烟消云散。

    “卧槽卧槽卧槽——老子的作业啊啊啊啊——”

    衣领蓦地被人揪住,夏歌涕泪横流,“别拉我我的作业啊啊啊啊——”

    她终于理解飞蛾为什么要扑火了。

    她现在就是一条虫,也得扑过去把火给灭了啊啊啊啊!!!!

    ……等等,谁在拉着她?

    卧槽闹鬼了还是衣魅又活了?

    不可能衣魅绝对死透了,系统给她指的衣魅的魂心,她刚刚那一下绝对正中目标,不可能失手!闹鬼……丹峰会闹鬼?

    夏歌的身体僵住了。

    不是衣魅,不是闹鬼,那……背后是谁?

    大火猝然熄灭,梨木被烧焦的香味依稀徘徊,身后少女的声音泠泠若清泉,“夏无吟。”

    夏歌:“……”

    得,送走了一个不好对付的杀手大佛,来了一更不好糊弄的大师姐。

    一个一个的声音悦耳,貌美如花,她这思过阁思的怕不是过,思的是春吧?

    夏歌还没组织好语言和表情,便听道自家大师姐冷冷淡淡的开口了。

    “刚刚……你在喊什么?”

    夏歌做茫然状,“啊,什么,我刚刚……喊什么了吗?没喊啊?”

    顾佩玖半晌无语。

    就在夏歌以为自己要蒙混过关的时候,冷不丁的被人提起来,转了个方向。

    明媚月光下,大师姐清清冷冷的眉眼撞入夏歌的眼瞳。

    “夏无吟,你刚刚说,谁要污你清白?”

    夏歌:“……”

    真是,大写的,尴尬。

    偏偏顾佩玖的表情还十分认真,夏歌想插科打诨都不知道怎么开头。

    过了很久,夏歌才僵硬着脸皮,瞅着她的眼睛,也用同样认真的口吻道。

    “……我刚刚,喊着玩的。”

    所以……大师姐您能把她放下来了吗?

    这位丹峰的大师姐显然没能听到她的内心,只是深深的凝视了她一眼,显然对夏歌那句“喊着玩的”持怀疑态度。

    但夏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顾佩玖自知问不出什么,便保持着提着的姿势,把她拎到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衣魅身前。

    “你杀的?”

    夏歌装傻,“啊?我不知道啊,不是我——”

    夏歌:“……”

    在大师姐冷冰冰的目光下,夏歌心虚的道,“真的不是我杀的……”

    这种没用的系统提示能不能少一点啊!

    “哦?”

    顾佩玖盯着手里满嘴跑火车,没一句真话的小子,纯黑的眼瞳微微眯起来,“那你的意思是,这只衣魅是自己进来,撞翻了这些桌子,摔到墙上,然后自己拿匕首的自杀的吗?”

    “它自己为什么要做那么多多余的事情……”

    夏歌忍不住吐槽,说完就马上闭嘴。

    顾佩玖把她提的更高,提到和自己视线平齐的地方,面无表情,“我也觉得它不会做那么多余的事情。”

    “……”

    夏歌弱弱的道,“我真的不太想说实话……”

    顾佩玖道,“说。”

    夏歌一脸痛苦,“刚刚有个变态女杀手过来,她……”

    夏歌欲言又止。

    顾佩玖蹙眉。

    夏歌小声继续,“……她摸我的胸。”

    顾佩玖:“……”

    “她太厉害了!又厉害又变态!飞起一脚就‘biu’的把这只怪物踹到墙上去了!桌子都是她踢坏的!不要找我赔银子我没有!”

    顾佩玖面无表情:“……”

    “衣魅也是她杀的!!她还烧了我的作业试图掩人耳目!一定是发现大师姐过来了就夹着尾巴跑了!真怂!!”

    夏歌双手掩面,声泪俱下,“大师姐,实话给您说,我刚刚不是喊着玩的,请您一定要给我做主啊!我……我不仅被她毁了清白……嗷,大师姐!!我今天刚刚抄的三千遍丹训也被她烧掉了!!真是个混蛋杀手!!!”

    顾佩玖:“……清白的事情另说,你今天抄了三千遍?”

    夏歌嘤嘤哭诉,“嗯嗯三千遍呢——”

    夏歌:“……”

    她当然知道大师姐不会相信啊!辣鸡系统!不要给她强调出来啊!

    但没有证据大师姐就算不信也没用啊。

    反正都烧掉了!谁知道烧掉多少遍——

    没,没有证据的事情,稍微谎报一下数量也没关系……吧。

    顾佩玖冷漠的看着她,松手把她扔到了一边,淡声道,“三千遍丹训,一遍约三百张宣纸,三千遍就是九十万张。”

    她指了指窗户旁边被烧成焦炭的梨木桌子,微风吹来,黑色的纸尘轻飘飘的飞舞,“夏无吟,且不说思过阁宣纸有没有那么多——你今天一下午抄了九十万张宣纸?”

    上午的时候师姐来过一次,她那时候跟叶泽插科打诨,就抄了三四张,想必当时也被顾佩玖看在了眼里。

    夏歌:“……”

    月光下,顾佩玖微微扬起唇角,瞅着夏歌,似笑非笑,“能耐啊。”

    夏歌除了一张厚脸皮一无所有,“大师姐算数可真好,其实我今天抄了三十遍……”

    “夏无吟。”

    顾佩玖打断了她的话,黑瞳无波无澜,“我可以保证,你再对我说一句谎,丹训,我会让你抄三十万遍。”

    “思过阁,你呆一辈子。”

    夏歌:“……”

    “我本无意追究你抄了多少遍。”见夏无吟好像被自己吓住,顾佩玖声音微微一缓,“今日确实有杀手让你受惊,是我看护不周。”

    “不过你既有意丹峰,便要记住,丹峰子弟肩担道义,胸怀天下;有胆有识,有礼有节是其次,人为于世,最重要的,是无信不立。”

    无信不立四个字,顾佩玖一字一句,说得无比清晰。

    少女眉眼清艳,声音泠泠,“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了什么,也无意评判你此人如何,但有我在的地方,你必须说实话。”

    夏歌无奈了。

    兄dei,就凭她在你这为0的信用,就算说实话你也不会信的吧?

    夏歌后知后觉的开始忧虑自己在大师姐面前已经破产的信用值。

    “现在,我问你答。”

    夏歌:“……您问。”

    三十万遍丹训还是有点可怕的……

    顾佩玖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这只衣魅,是谁杀的?”

    “……”

    夏歌哽了哽。

    真的是……一针见血,直中要害啊。

    “说。”

    “……我杀的。”

    夏歌一本正经,“那家伙想冲过来杀我,我就抢了杀手的匕首,往衣魅身上一扔,它就死了。”

    顾佩玖看她一眼,见夏歌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也懒得去追究她话里明显的漏洞——

    杀手的匕首那么好抢?

    而且……

    顾佩玖扫了一眼地上横死的衣魅,以及穿着衣魅的尸体。

    肩膀是衣魅魂心所在,被利器擦过,刚好擦破那附有魂心的一块小小的布料。

    这是何等的力道和准头。

    拥有这样准头和力道控制,顾佩玖不相信,这样的人会无法通过丹峰一场小小的辟谷丹的测试。

    她微微蹙起眉。

    这个孩子……

    夏歌:“……”

    辣鸡系统,所以她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位画风清奇的大师姐到底对她有什么印象!

    ……狡猾的混小子是个什么鬼?为什么都是“狡猾的混小子”了说话可信度还会升百分之十?这大师姐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喂……

    夏歌正腹诽,忽听顾佩玖淡淡道,“多余的话我也不问你了。”

    夏歌内心吐槽弹幕微微一顿——咦?那么好的吗?

    然而开心的事情总是过不了三秒。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

    顾佩玖道,“第一,你在思过阁抄你剩下的丹训。”

    说完,她看了夏歌一眼,漂亮黑瞳中闪过了潋滟的光,“我知道你今天只抄了一遍。”

    夏歌:“!!!”

    看见穿着麻衣的狡猾小子一脸痛不欲生的模样,顾佩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一瞬间有那么一点头疼。

    居然真的只抄了一遍……

    这小子的狡诈,真的防不胜防。

    “第二个选择。如果你有意……”头疼归头疼,顾佩玖还是继续说,“就当作是这次受惊的补偿,你不用再抄丹训,之前罚的俸禄也会悉数归还。”

    夏歌目瞪狗呆,“什么选择这么好?”

    “嗯,我缺个侍童,看你骨骼清奇,是个好苗子。”

    夏歌:“……”

    顾佩玖侧头看她,声音轻柔,“还是,继续抄丹训?”

    夜色深邃,深林掩映,万叶吟风中,隐约夹杂着几分蝉鸣。

    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少年有些艰难地提着装满水的木桶,从凹凸不平的山路往上走。月色明亮,少年走了一阵,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便把木桶搁在一边,打算就地休息一下。

    就在此时,丛林中突然响起了细微的“沙沙”声,似有野兽穿行。

    麻衣少年疑惑的四下观望,忽然发现一道黑影迅速地穿过密林,少年心中猛然警惕起来,矮身躲在一处草丛中,朝着那处观望。

    树影婆娑。

    一道黑影飘过,步履中带着匆忙,少年观察着黑影所去的方向,心中一跳,那个方向是……后山?

    黑影的身姿有几分眼熟,少年看了看放到一边的木桶,又望向黑影的方向,咬咬牙,扔下木桶跟了上去。

    少年的脚步很轻,动作很慢,黑影也许是心虚,脚步匆匆,没发现身后有人,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下了蜿蜒的山道,来到了后山。

    “这人,果然是要去后山禁地!”

    少年心中一慌,正想着要不要回去通告一下,谁知脚下没留神,“啪”地踩断了一根小树枝。

    黑衣人闻声也是一慌,动作惊慌起来,蒙面的黑巾被横斜的树枝刮下来了一半,明亮的月光照下来,照在那张露出的半边脸上,正正的被躲在树后的少年看了个清楚。

    “……夏无吟?!”

    少年心惊肉跳,夏无吟……他,他来后山作甚?!

    后山是菱溪山禁地,禁止任何弟子出入,他身为丹峰子弟,虽是外门,但又怎么会不知道?

    心念电转,麻衣少年表情复杂,他手紧紧的捏着树干,却是打消了回去通知同门的想法。

    如果是其他陌生人,也许他会去通告,但如果是夏无吟……

    麻衣少年咬咬牙,决定跟上去。

    然而还没跟几步,便听到一声冷笑。

    “哟,丹峰的小布衣在后山转悠什么?”

    麻衣少年心中陡然一凉,完了!

    然而面上却努力保持着镇定,他转过身,朝声源望过去,便看到了一个抱着长剑的蓝衣少年,绶带轻裘,面若冠玉,只是唇薄眼细,隐约带着几分刻薄。

    “我的身份玉佩从山上掉到这边了。”麻衣少年低眉道,“寻着寻着,不小心寻到了后山,我这就走。”

    “呵,后山禁地,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那蓝衣少年冷笑一声,怀中长剑蓦然出鞘,剑身外露三分,月光之下,寒气四射,“不给你个教训,恐怕你是不会知道,这后山的‘禁地’二字,是怎么写的吧?!”

    麻衣少年一寒,心中苦不堪言,面上却是陪着笑脸,“我只是来寻个玉佩……”

    剑峰的人果然是一点小事就喜欢纠缠不休,今日怕是不能善了,只是夏无吟这小子大半夜的去哪里不好,非得来后山!

    “我……”

    “阿泽。”

    少女声音轻缓,“我怎不知,提桶水罢了,也能提到后山来?”

    麻衣少年抬首望去,霎时间梗住了嗓子,低头无言,嗫嚅道,“大,大师姐。”

    那边蓝衣少年瞳孔微微一缩,随后冷笑道,“你们丹峰之人今日聚在后山,不怕受掌门责罚吗?!”

    少女一袭柔软白衫,广袖袖口与衣摆处勾勒着精致的红枫,赤色的腰带束出柔软纤细的腰肢,长发如瀑,却在发尾处用红色绸带懒懒的绑住。却见她眉眼如画,眼角微勾,黑眸深处自有几分寒意。

    “我丹峰子弟犯了错,自有我丹峰之人责罚。”

    夜里山风呼啸,吹着少女广袖猎猎作响,她神色淡淡,眸中带着杀气,“后山不能来自是禁令。但我怎不知,这后山竟成了你们剑峰子弟的后花园,还能在此这般咄咄逼人!”

    话音一落,衣袖轻挥,霎时间滚滚气势翻涌而出,那抱剑的弟子气血一翻,被少女威压给压退三步,他蓦地睁大了眼睛,“你是丹峰大弟子,顾佩玖!”

    少女声音漠然,“正是在下。”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蓝衣弟子哼了一声,捂着胸口,却还是不甘心的退下。一峰的大弟子,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物。

    顾佩玖望着蓝衣弟子退下,转身望向麻衣少年,“叶泽,你可知错?”

    麻衣少年马上跪下,声音仓皇:“弟子知错,不该夜半来后山晃荡,求师姐责罚!”

    “回去抄丹训三百遍。”

    顾佩玖声音淡淡的,“你丢的玉佩不在后山,在炼丹阁。”

    叶泽脸色涨红,“谢,谢师姐指示。”

    “后山并非良地,跟我回去。”顾佩玖转身,绣着红枫的广袖在月色下挥出冷淡的弧度。

    叶泽亦步亦趋的跟上,紧张之余也微微松了口气,他跟在顾佩玖身后往回走,只是走着走着,还是忍不住悄悄回头看——

    夏无吟,到底去后山做什么?

    “你在看什么?”

    少女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来。叶泽心中一慌,连忙回过头来,“没什么没什么,我……”

    谁知,少女眉头微微蹙起,像是发现了什么,“风声……”

    后山的魔气,变重了。

    忽地,顾佩玖瞳孔一缩,“你回去,后山有变!”

    叶泽心中骤然一沉,“师姐!”

    “三百遍丹训,三日后呈给我看。”说罢,少女身影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师姐!!”

    这次听起来像是惨叫了,夜半三更,惊起寒鸦一片。

    身后的熙攘,这边夏无吟自然有所耳闻,他心中也是一惊,顾不得身后发生了什么,马上戴好了面巾,往后山深处行去。

    夏歌的大脑飞速转动起来。

    她的很少用, 熟练度不够, 应该也影响不了对方多长时间,刚刚她喊了“救命”,实际上相当于对其下了一个命令,以她现在的水准和对方的实力,完成了这一个“命令”之后,应该就没有更多的影响了。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六零年代好家庭有人喜欢这首歌特种兵之神级机械师洪荒之我是妖帝鲲鹏我五行缺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