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风雨欲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系统:“……”==

    丹峰发钱的内务阁并不远,夏歌没走多远就到了。今天确实是给外门弟子发钱的日子,不过该领的大家都在上午领过了,很少有过了中午再来给人增加工作量的。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夏歌抬头看了看头顶上摇摇欲坠的黑色镰刀,拿了身份玉佩出了门。

    系统以为夏歌会找村尾的张木匠帮忙把镰刀拿下来,谁知道这货一出门就直奔山上。

    系统:“……你不修房子了?”

    “宿主,你必须得会一样乐器。”

    夏歌:“……”

    夏歌默默的把木偶娃娃揣到衣兜里,“啊,以后再说吧再说吧。”

    夏歌:“今天发俸禄啊!”

    系统:“……”

    九十个铜板的俸禄,对宿主而言,确实是一笔巨款了。

    但是正常人不应该先找人把房子修了吗?!

    夏歌:“我想和我的巨款再亲热一会儿。”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盗文退散!

    夏歌揉着太阳穴起来,拿起了娃娃,声音带着刚刚起来的沙哑,“……它怎么跟昨天不一样了?”

    系统声音也是懒洋洋的,“都说了,它是低级傀儡,只有被你驱动的时候才能变成昨天那个样子。”

    夏歌拿着娃娃满脸茫然,“……怎么驱动?”

    “{控魂走声}。”系统顿了顿,“这个技能是每个傀儡师都要会的东西,它是操控傀儡最基本的技能。”

    都穷的快吃不上饭了,哪有时间再去修习琴棋书画。

    蛋疼。

    账房刘小钱盯着账簿,手中的毛笔在宣纸上点点画画,眉头紧蹙。

    “嘿嘿,刘兄,我来领俸禄啦。”

    一个清澈的少年声音含着笑意打断了刘小钱的思绪,刘小钱回过神来,一见是夏歌,面色顿时不愉,“夏无吟?你怎么来这么晚?”

    “算了。”刘小钱面色微缓,也有不少外门弟子临时被喊去替内门弟子做事情,见怪不怪,这个理由也算是合理。他公事公办的在账簿划了几下,“夏无吟……三百铜板。”

    夏歌心中一愣,三百铜板?

    不是九十个铜板吗?

    面上却是仍然笑得光辉灿烂,“真是麻烦您啦。”

    刘小钱撕了条子递给夏歌,“去那边账房去领吧。”

    夏歌接了条子,朝着账房的方向走了两步,还是停了下来。

    她微微侧头,“……刘兄,你钱是不是算多了?”

    刘小钱哼了一声,“算多谁的也不会算多你的,昨天大师姐忽然改了制,说外门弟子守丹峰也是有功,往上提两倍俸禄。”

    他斜了夏歌一眼,“便宜你了,去领钱吧你。”

    夏歌眉毛顿时扬起来,欢天喜地的去账房领了钱,掂着沉甸甸的铜板出账房的时候,莫名唤道。

    “小傀。”

    系统懒洋洋的,“嗯?”

    “你说的对。”

    系统茫然:“???”

    夏歌嘿嘿一笑,却没有解释。

    天边阳光灿烂,扎着绿发带的少年亲了亲钱袋,黑色的眼睛漾着浅光。

    ——那的确是一块浅黑色的美玉。

    沉默无言,寂寂闪光。

    ==

    苍茫的原野上,隐有狼嚎。

    “一曲镇魂歌。”

    血衣少女的声音温柔缠绵,带着三分勾人意味,“唱尽天下绝。”

    少女一身血色裘衣,半倚在房顶上,如玉的手上勾着一支白润骨笛,笛尾的红色结扣随风飘飞,月如流银,更是衬得眉眼纤长若妖,红唇白肤,媚骨天成。

    有些稚嫩的声音响起,戴着半边铁面具的稚童单膝跪地,“教主,子时已到,您该就寝了。”

    “今晚月色甚好。”少女声音圆润中带着媚意,狭长的眼斜挑入鬓,明明不过十五六的年纪,一频一笑却皆是入骨的风情,“吾无寝意。”

    “是。”稚童低声应了。

    夜森凉。

    少女指若白葱,温柔的抚过骨笛,宛若在抚摸着自己的情人,“菱溪如何?”

    “菱溪峰探到消息,放出的魔化傀儡被剑峰的那位备选大弟子……”稚童犹豫了一下,“……一剑斩灭。”

    “如此。”少女并不是很在意,她轻轻的将骨笛揽入怀中,宽大的红色长袖遮盖着笛影,长眉微微弯起,“是那位……长安楚家的,楚瑶吗?”

    稚童微微一怔,随后点头,“是。”

    “真是让人难过。”少女声音柔婉,“明明是那样好的一座山……却总是住着一些让人看不过眼的人。”

    不经意的一句话,稚童却浑身一抖,身体微不可见的战栗起来。

    “你在怕我?”少女轻笑了一声,“怕我作甚?”

    稚童正要回答,少女却微微抬手,制止了他的话。

    她慢慢起身,红唇微勾,“怕,也好。”

    稚童诺诺不敢言。

    “说一说吧。”少女掩唇轻笑,“菱溪山,最近又有哪些后起之秀?”

    稚童低头道,“除了剑峰那位备选大弟子楚瑶,和派来暂时代管剑峰大弟子职务的常蓝之外,还有丹峰新晋大弟子,顾佩玖……”

    “顾佩玖?”

    风声,忽然停下了。

    “这位大弟子的名字,我很看不过眼啊。”

    稚童讷讷无声。

    “白稚,我给你三千傀儡,你想办法把顾佩玖杀掉。”少女轻缓,“好不好?”

    名叫白稚的童子身体微微一颤,“是!”

    夜风微动,轻而温柔。

    白稚跪在风中,一动也不敢动。

    少女望着天上的明月,狭长的眸子里盛着月光,缱绻又温柔。

    许久的寂静后。

    “那么久了……”少女摩挲着骨笛,喃喃细语,红裘猎猎,流银的月光在她漆黑的眼眸中如深冬碎裂的冰河,“是该让人去找‘镇魂’的消息了。”

    白骨哀魄,镇魂无双。

    笛声悠然响起,荒野之上,无数傀儡的眼窝里,随着笛声,骤然亮起了幽蓝的魂焰。

    狼嚎之声,悄然止住,取而代之的,是被控制的魔化傀儡低低的嘶吼。

    ——那么久了。

    ——你该回来了罢。

    “该杀的人,我一个都不放过。”

    一曲终了,万偶长啸,浩渺荒原上,傀儡眼里的魂火森然可怖,汇聚成了茫茫汪洋。

    少女轻轻抚摸着骨笛,声音温柔,“我一定是第一个找到你的。”

    ——“只有我记得。”

    我记得,我有多爱你。

    哪怕翻天覆地,魂祭百万,我也会守住你的山峰,你的镇魂,你的白骨,在这里,等你归来。

    夏歌:“那,琉璃木……”

    顾佩玖道,“你既不用参加考试,为何还要琉璃木?”

    为何不参加考试就不要琉璃木了?

    白花花的银子啊!

    顾佩玖显然不知道自己哪个字踩到了这小子的痛脚,此话一出,眼见立马瞪圆了眼睛,“怎么不参加考试了!?谁不参加考试了?!怎么能不参加考试呢?!这样不明摆着我凭借美色走后门吗?!我夏无吟行得正坐得直,怎么能被人家这样看呢?!”

    “再说,琉璃木不是银子啊?!”

    顾佩玖:“……”这才是重点吧。

    夏歌似乎不知道厚脸皮这仨字是怎么写的,“大师姐,您也说了丹峰弟子无信不立,您说实话……是不是觊觎我的美色?”

    顾佩玖无语良久,难得认真的打量起了眼前这位自诩美色加身,行得正坐得直,怕被人污了清白的……翩翩少年。

    黑发一如所有的丹峰弟子一般披下,在发尾束了一根发带,只是丹峰弟子一向以赤色为标志,以身着丹枫素衣为荣,就是只能穿麻衣的外门弟子,也会在发尾束红色发带以示丹峰弟子的身份,只是也不知道这位是特立独行,还是我行我素……

    别人的发带是红的,这位是绿的。

    因为是在发尾束的,脸庞两边懒懒散散的垂下两缕头发,一身外门弟子标准的粗布麻衣,腰间倒是如翩翩公子一般挂了一块龙形玉佩,结果龙形玉佩的右角好像是被什么啃掉一般不知所踪,本来唯一算得上可以称道的地方,也因为那缺了的半个角,也变得一言难尽。

    人家是挂一块美龙玉佩就像一位美公子,这位的龙佩倒像是捡过来的,一副照猫画虎,结果学的惨不忍睹的傻模样。

    唯一勉强可以看得也只有一张眉清目秀,但一扔到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脸。

    眼睛有点像猫,睁大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本来看不出什么,但一眯眼就会活生生的现出几分猫儿一般的狡猾。

    夏歌被她打量的难受,她哼哼几声,着重强调,“……反正,我不是那种凭借美色走后门的人!”

    夏歌抓抓脑袋,嘻嘻笑,“今天被叶师兄逮过去做事情了,一时没回得来,这不一回来就过来领钱了?”

    系统默默吐槽,自己宿主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又见长了。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猫大王系统漫威之王者荣耀有人喜欢这首歌海贼之一刀必灭我在斗鱼直播盗墓斗破之传奇再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