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双异之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忍了忍,最后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大师姐来的时候,你知道?”

    夏歌大脑一个机灵,马上头摇得如拨浪鼓,“不知道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大师姐来没来啊。”

    “真难看。”

    一声熟悉的讥讽伴随着一股炒饭的香气,夏歌顿时一个咸鱼打挺,“啊!叶泽!”

    话刚说完脑袋就被一块小纸团敲了一下,纸团从夏歌的脑门弹到了桌子底下叶泽一身麻布衣服把手里提着的盒饭扔到了夏歌桌子上,满脸不耐烦“快吃吃完我要回去了。”

    三百张丹训抄了一天,才一遍。

    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夏歌终于受不了了,把毛笔摔到一边仰天哀嚎“这日子不能过了!”

    “唔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你一定能收获一大堆妹子的芳心的!妈耶我都要嫁给你了!!”夏歌一手撸过盒饭马上抄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叶泽闻言嘴角顿时抽了抽,嫌弃的看了一眼夏歌,嘴毒无比,“真恶心,别说你是个男的,就算你是个女的,你看看你这熊样,谁愿意娶你?”

    夏歌没空理他,干脆利落的把炒饭吃的一干二净,满意的打了个饱嗝,“没事没事,反正我也不用嫁人,兄弟,这作业替你抄的不亏啊!”

    反正她还没开始抄。

    “”

    叶泽听见他说这个就来气。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盗文退散!

    夏歌在心里又一次温柔的问候了一下大师姐的列祖列宗,揉了揉发酸的手又看了看桌子上一沓写着蝇头小楷的厚厚宣纸。

    她战战兢兢的伸手一张一张仔细的认真的从上到下数了一遍。

    三,三百多张。

    她又看了看桌子上的厚厚的丹训原文。红皮的丹训约有五厘米的厚度。

    一遍就三百张三万遍?她当时脑子里到底是塞了什么才会说这么蠢的话!?

    夏歌把脸直直的贴在了宣纸上两手下垂,一副打死也不想动的咸鱼模样。

    叶泽怀疑的看他,见夏歌一脸正气,最后只得冷笑,“那你那时候怎么突然正经起来的?”

    还一本正经的给他讲书法怎么写,这小子肚子里要是没黑水,他叶泽以后倒立着上厕所!

    夏歌满脸无辜,“咦,那时候不是你让我好好说话的吗?”

    “当然可以了叶师兄,抄书的时候应寡言少语,凝神静气,抱元守一,如此才能修得一手相当妙的笔法”

    叶泽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气得。

    “叶师兄,我吃饱了。”夏歌一本正经,笑眯眯,“谢谢叶师兄款待!”

    哼,再怎么种马男主,现在也不过是个十三四的小屁孩,还不是被她玩的团团转。

    “别喊我师兄!”叶泽气的头上冒烟,“你什么时候考进内门”

    “哎呀,师兄这个不急,人有祸兮旦福,内门考不考的进不知道,你只要在这里就是我兄弟,管什么师兄丐兄内门兄外门兄呢?”

    夏歌不知道从哪里找了根牙签,翘着二郎腿愉快的剔牙,眯着眼睛一副无比享受的样子,“叶师兄这炒饭味道着实不错还有鸡胸肉,是不是山下的那家鸡炒饭”

    叶泽:“”

    这小子总有能把他气到内伤的本事。

    叶泽提提气,决定稳扎稳打,“夏无吟,你后山的”

    “师兄,你看这天色已晚,正是下山喝酒的好机会啊!”夏歌一捶手,似是灵机一动。

    叶泽:“”

    他冷漠的拿起夏歌吃剩下的盒饭,“抄书吧,三万遍。”

    夏歌:“啊?你不是带我去喝酒的?”

    叶泽冷漠的表情有了一丝崩裂,“我为什么要带你去喝酒?!”

    “为什么不呢?”

    叶泽终于暴怒:“那你怎么不把你为什么去后山这件事给我一丝不差的交代出来呢!”

    夏歌的目光有些心虚的移了移,“啊这个”

    瞧他这渣渣模样,抄三万遍丹训真的是轻了。

    叶泽的声音冷下来,“你喊我一句师兄,那我就得尽一尽师兄的义务。”

    夏歌听见他说,“你要是不说,以后别再来找我蹭饭。”

    “嗐,真受不了你。”叶泽这一下真的是稳准狠的击中了她的软肋,夏歌撇了撇嘴,“我听说后山的琉璃木有奇效,像我这种渣渣也可以用它轻松的炼出那什么屁股蛋”

    叶泽:“什么?”

    夏歌:“辟谷丹。”

    “继续说。”

    “琉璃木用完了又没钱买,就只能去后山偷咯。”夏歌托着下巴,眯着眼笑嘻嘻,“害叶师兄受罚,夏师弟我真的是十分愧疚的。”

    脑袋上猝然挨了一下,叶泽深吸一口气,“没钱为什么不找我?”

    “你是饭票。”夏歌抱着脑袋,努力正经,“不是银票啊。”

    叶泽:“”

    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有点无法反驳。

    “那也不能去后山偷,还被”叶泽的话被夏歌打断,“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我这不是想快点考进去嘛叶师兄今天要是不带我喝酒的话就快点走吧,你夏师弟我要快点睡觉了”

    说着,夏歌就把他推出了思过阁。

    “好啦叶师兄,晚安记得明天来送早饭。”

    思过阁的门啪的在叶泽面前被关上。

    还送早饭?谁给他那么大脸?

    穿着粗布麻衣的叶泽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剩下的饭盒,揉了揉抽搐的太阳穴。

    送早饭就算了,这小子每次都这样,一说到什么关键,就是这副敷衍的态度!

    叶泽转身想走,然而没走几步,就吓得一个机灵,“大大师姐?!”

    “叶泽。”

    皎洁月色下,少女黑发被红绸带懒懒的扎起来,黑色的瞳孔映着流银一般的月光,冷冷淡淡,一身红白丹枫服勾勒出她窈窕的身材,她看了一眼叶泽手里的饭盒,像是并不意外他会偷偷来给夏无吟送饭,“夏无吟抄了多少了?”

    叶泽额头冒出冷汗,“他,他大约”

    跟夏无吟扯皮还来不及,哪里有空关注他罚书进度啊!

    顾佩玖看了他一眼,“你不必紧张。”

    见大师姐没有什么兴师问罪的意思,叶泽神情微微一松,“是。”

    顾佩玖转身往回去的方向走,叶泽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身后的思过阁,这条路只通往思过阁,看大师姐原来的意思这是想视察一下夏无吟的抄书进度?

    想到这,叶泽顿时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幸亏没听那小子的话带他去喝酒,这要是一出去,不当场被抓包了?

    见顾佩玖往回去的方向走,路只有这一条,叶泽只能跟上。

    “你们是一起拜入丹峰?”

    冷不丁的,顾佩玖开口了,声音泠泠,澈若清溪。

    叶泽低着头,“是。”

    “这样。”走到岔道,她的脚步停下来,抬头望月,似是若有所思。

    叶泽也停了下来,低头。

    “身为内门弟子为何着外门布衣?”

    顾佩玖问。

    有问必答的叶泽这次沉默了。

    “不答也罢。”顾佩玖淡淡道,“但平日功课,身为丹峰内门弟子,必着丹枫素衣。”

    “是。”

    “去吧。”

    叶泽恭敬低头应了,转身想走,却又听顾佩玖道,“等一下。”

    叶泽回头。

    顾佩玖:“丹峰的俸禄,是不是真的很少?”

    叶泽:“”

    “嗯?”见叶泽久久不答,顾佩玖的音调微微上扬。

    “回大师姐,内门俸禄尚且充裕外门确实是略少了些。”叶泽从自家高傲大师姐居然问了如此民生问题的震惊上恍然回过神来,僵硬道。

    “这样啊。”顾佩玖若有所思,半晌,“好了,你回去吧。”

    叶泽这才心有余悸的走了。

    好好的,大师姐突然问什么俸禄?

    思过阁。

    黑漆漆的阁楼,夏歌把所有的蜡烛都吹灭了,只在书桌上留了一盏油灯。

    她把摔到一边的毛笔捡起来擦了擦,放回原处,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两手交叉到脑袋后面,舒服的往后仰,“唉,小傀,我什么时候才能升级啊”

    宿主只需炼出琉璃傀儡,便可升级。

    系统的声音冷冰冰的,丝毫不人性化。

    夏歌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傀儡术在这里可是禁术,要是被逮到了我就不用混了,风险那么大,你有没有五险一金啊?”

    系统早就习惯了自己宿主毫无底线的厚脸皮和嘴炮,基于过往被坑害的经验,它理智的选择保持沉默。

    “你难道就不同情你的宿主吗?嗯?”夏歌试图动之以情,“你看看,小傀,追随我三载光阴,哪一次让你饿着了渴着了?你宿主我热爱和平,不打打杀杀”

    叮!注意,有危险接近!

    夏歌根本就没来及听完自己系统的提示。

    窗外黑影一闪,下一刻,她便被人死死的按住了命脉!

    桌上唯一的灯火也随风熄灭。

    漆黑一片的阁楼,入目的光芒只有窗外流银的月光,和脖颈上短匕反射的冷芒。

    一个冷冰冰的女声响起来。

    “现在,不许喊。”

    “不许动。”

    “”

    夏歌:

    为什么热爱和平的人就不能被和平热爱呢?!

    顾佩玖显然不知道自己哪个字踩到了这小子的痛脚,此话一出,眼见立马瞪圆了眼睛,“怎么不参加考试了!?谁不参加考试了?!怎么能不参加考试呢?!这样不明摆着我凭借美色走后门吗?!我夏无吟行得正坐得直,怎么能被人家这样看呢?!”

    叶泽:“”

    “什么男主,夏无吟,你能不能给我好好说话!”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