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与卿无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过……剑锋的小姑娘, 为什么要扮成杀手来思过阁呢?”

    系统讶异:“你怎么知道那是菱溪峰的弟子?还是剑峰的?”

    回过神来的时候,叶泽的午休都结束了。

    唉……要是能把男主大人拉过来帮忙该多好啊。

    夏歌一时怅然。

    夏歌:“真偏心,给我评级就是‘无’, 你是不是嫌弃我?”

    系统这次无比痛快:“是。”

    夏歌:“……别这样,我们还要做朋友呢。”

    那位杀手少女果然强大, 扫地之余, 夏歌很有闲情逸致的算了算, 那位杀手飞起一脚总共踹碎了十三张梨木书桌,力道之大,下脚之无情, 令人难以置信。

    这照死的踹法, 根本就没给那衣魅留活路吧?

    到最后还怪她把衣魅弄死了,什么逻辑。

    夏歌本能的无视了尸体受到的伤害不会加成到衣魅身上这个事实,在内心尽情的谴责了对方的无理取闹后, 把打扫思过阁的扫帚放到原来的位置, 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揣着琉璃木,终于走出了思过阁。

    望着天边惨烈的夕阳,夏歌眯起了眼睛。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系统冷漠抓重点:“我不是猴子。”

    夏歌:“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系统:“……”

    夏歌:“你是不是被她被诱惑了?我记得你给她美貌评级sss。”

    多说无益, 系统选择沉默是金。

    系统:冷漠jpg

    慢慢腾腾拖延了一上午也没看见叶·救星·打扫卫生小能手·泽的影子, 估摸着对方是不会来了, 夏歌才带着十分的困倦把思过阁收拾整理好。

    “很简单, 她没有杀我啊。”夏歌理所当然, “嘴上说要宰了我宰了我,给了她那么多宰了我的机会,最后还不是只烧了我的丹训——”

    “如果不是菱溪峰的弟子,怎么会知道老子在抄书,还特意烧的片甲不留啊。”

    系统觉得逻辑有点不通:“为什么是菱溪峰的弟子就知道你在抄书了……”

    系统:“哈?她救了你?”

    夏歌:“小傀,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笨。”

    系统:“……”

    “她确实救了我。”夏歌耐心解释道,“那只衣魅是想杀了我来着。”

    那些座椅上的剧毒五角镖,稍有不慎,都会要了她的命。

    所以……

    “她绝对是菱溪峰的弟子。”夏歌漫不经心,“我对她说,‘菱溪峰有条‘肌肤之亲和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的祖训,她也没有否认。”

    系统:“……”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是的,没错,菱溪峰确实有这么一条让人一言难尽的祖训。

    据说这是是五百年前那位菱溪峰的开山老祖亲口立下祖训的其中一条,每个拜入菱溪峰的弟子,无论外门还是内门,都得把那位的所有训条背的滚瓜烂熟。

    “拥有一脚能踹碎十几张桌子力量的变态,也只有剑锋那种地方能出来了。”

    夏歌感叹了一句,随后丢开了这个话题,“小傀,材料都找好了,怎么升级?”

    你就不好奇那是剑峰的哪位弟子吗?!

    系统压下了旺盛的求知欲:“……去找个隐秘的地方,按照提示做好就可以了。”

    “叶泽快下课了——所以当内门弟子那么累,为什么要考进去……”夏歌算了算日子,“咦,说起来明天好像是发俸禄的日子,顾佩……不,大师姐是不是说不罚我俸禄了?”

    系统没再理她。

    夏歌也习惯,这个系统话本来就少,自从被她坑害了几次之后话就更少。

    唉,小傀学聪明了,话一少,她就很难从它这里坑点啥了,真令人忧伤。

    “先填饱肚子再说。”

    丹峰是一座非常高的山峰,思过阁建在半山腰,云雾环绕,基本上内门弟子都是会炼辟谷丹或者已经辟谷的人,所以对于吃饭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需求。

    叶泽也会炼辟谷丹。

    可惜夏歌从来不吃那玩意。

    开玩笑,吃饭是件多美好的事情啊!

    为什么要用辟谷丹这种反人类的玩意来遏制人对美食的欲望呢?

    没有欲望那还是人吗?

    真是不合逻辑!

    夏歌表示,作为一个十分合乎逻辑的人,她是绝对不会吃辟谷丹这种辣鸡玩意的。

    不吃干嘛要会炼呢。

    所以夏歌不会炼辟谷丹。

    说到底,欲望才是催人进步的源泉啊。

    但是,说起叶泽会炼辟谷丹……

    老实说,夏歌看过《风月无边》,大概知道男主前期多么废柴,但是她就没想过男主会那么废柴。

    他对于炼丹真的是毫无天赋。

    在刚刚拜入菱溪峰成为外门弟子的时候,夏歌这货是每天拿着几个铜板的俸禄整天吃喝玩乐,而叶泽就是拼命攒钱存材料,天天在丹峰的藏书阁里面看《辟谷丹炼制100计》——

    夏歌眼睁睁的看着他毁了几百份炼制辟谷丹的材料,明明都已经变成了丹峰衣食无忧的外门弟子,她能整体吃吃喝喝,叶泽却还能穷的连口饼都吃不上。

    夏歌很心疼那些白花花的银子。

    但是同时,她也很钦佩这样努力的叶泽。

    她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也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的努力,但是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人,真的在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努力着。

    所以,即使毫无天赋,叶泽还是在第一次内门炼丹测验上一举通过,以最快的速度,最完美的辟谷丹,成为了那一届入门弟子中最闪耀的第一。

    第一次,夏歌觉得一直怂得看不出男主样子的叶泽,是闪着光的。

    不是因为他是男主,而是因为每一个努力的人,都是闪着光的。

    所以他从一无所有的叶泽,变成了内门弟子叶泽,最后成为了“会炼辟谷丹”的叶泽。

    嗯,所以对比而言,当时吃喝玩乐的夏无吟,到现在依然还是咸鱼夏无吟。

    不过……

    努力的人的确让人羡慕,但她果然还是更喜欢轻松的过日子。

    夏歌随手摘了根狗尾巴草咬住,一路磨磨蹭蹭的走到山下,山下有一个小村庄,是他们这些外门弟子的住处。平时的工作就是给内门弟子差遣,然后维持一下周边村庄和镇子的秩序,一种龙套和城管一样的角色。

    风月大陆是个神奇的大陆,在《风月无边》的设定里,这片大陆没有国家,只是由无数个叫做的机构在管辖,而各个门派则类似于学校,培养出最优秀和最强大的弟子送到当地的里,守护一方百姓安宁。

    菱溪峰说起来也是个类似学校的地方,但是只收有天赋的人,没有天赋的——即没有办法通过内门弟子考试的,就只能做门派的外门弟子,给内门弟子做牛做马,打扫打扫卫生,协助管理管理附近的小村庄小镇子。

    嗯……当然,也会做点小生意。

    夏歌吐了狗尾巴草,掏了掏兜,摸出来两个铜板,下了山后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村庄门口的烧饼店,“吃饭了吃饭了,许大叔,还有烧饼吗?”

    “臭小子,来的正是时候!”满脸络腮胡子的许大叔光着膀子,浓密的发被土黄色的发带扎在脑后,动作十分娴熟的用油纸给她包了一个烧饼,嘿嘿一笑,“刚贴好的烧饼——怎么这个时候才下山?叶小子怎么没跟你一起下来?”

    “他啊,还没下课。”

    油纸包的烧饼烫的要命,夏歌接了烧饼扔了好几下才揪着油纸的角落拿稳,唏嘘,“一天天的,真是努力过头了。”

    许大叔爽朗一笑,“你不干活还说人家,我说,臭小子,你一天天过得也太轻松了吧?年轻人还是得像叶小子,多努力努力啊。”

    “大叔你不懂的。”夏歌摸了摸油纸,发现终于不烫了,长出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会很轻松。”

    许大叔:“你就知道偷懒!”

    “不说啦大叔,我要回去用功啦。”夏歌笑嘻嘻的剥开油纸,咬了一口酥脆的烧饼,和烧饼大叔道了别就悠哉游哉的往回走。

    用功?不存在的。

    吃完回小屋里美滋滋的躺一晚上,明天领了钱去喝酒咯!

    什么?大师姐让她去溯溪学炼丹?

    不存在的jpg

    走过石板路,鸡犬相鸣,偶尔遇到熟悉的人打打招呼,夏歌咬了一口烧饼,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夏歌:“菱溪峰的丹峰思过阁,就是用来罚弟子抄书的地方啊。”

    想到这一点,夏歌就有点痛心疾首,“真是狠毒的女人!幸亏老子只抄了一遍,要是老子真的老实的抄了三十遍,就算她救了我我也要摘了她的面纱押到大师姐那里去!!”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你比星光美丽死亡地铁虐渣快穿直播间大唐之神级熊孩子豪门甜宠:公主的契约最强帝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