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因为喜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居然好意思再问一遍……

    他咬牙道,“我昨天看见你了。”

    夏歌正了正表情, 再次试图曲线救国, “我真的没偷看小姑娘洗澡!”

    她那次只是想自己去洗澡, 谁知道剑峰的小姑娘都在那里啊!

    还有她也是小姑娘好不好, 都是小姑娘看看又怎么了!

    夏歌:“你怎么知道?”

    “我们夏无吟大公子做什么不是人尽皆知?”叶泽用笔点了点墨, 面无表情,声音嘲讽, “半夜偷看剑锋的小姑娘洗澡被打的落花流水,丹峰入门考试七次考不过,去兽峰偷兽蛋烤着吃结果被母兽咬得三天没下床,还有一次喝醉酒耍酒疯要跳脱衣舞……哪一次不是你?”

    夏歌试图从铁证如山的事实中挽回颜面, “那个……丹峰第七次考试不是还没开始嘛……”

    女扮男装的累, 无人能懂。

    夏歌仰天长叹。

    叶泽哼了一声, 显然懒的理她。

    夏歌对他的冷淡毫不介意,自我嗟叹完了就十分自然的朝他的方向凑, “你还没说你怎么来思过阁了?我对这熟, 你可不常来啊。”

    叶泽握笔的手紧了紧, 脑门上泛起青筋。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夏无吟他还好意思问?!

    他怎么好意思问?!

    “欸欸,怎么不说话啊, 一个人抄书很寂寞的。”夏歌得了一起抄书的小伙伴,无比兴奋。

    “大半夜穿着夜行衣去后山,你是挺寂寞的。”

    叶泽坐好,拿起毛笔, 声音冷酷。

    叶泽斜睨她,“你第七次能过?”

    夏歌:“……”

    夏歌一愣。

    叶泽不耐烦道,“后山。”

    “一开始我以为是贼,发现是你……怕你出事想跟过去,被剑锋的弟子发现了——你昨天为什么去后山?”

    “少给我转移话题——师姐救了我,不过被她罚抄了三百遍丹书……你昨天为什么去后山?”

    “啊?三百遍!我三千遍啊!”夏歌立马声泪俱下,“为什么大师姐对你那么好!!不能因为你是男主就对你偏心啊!”

    叶泽几次被夏歌毫无心理负担的转移重点,顿觉咬牙切齿,“什么男主!夏无吟!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好好说话!”

    【叮!琉璃木接近中……】

    “……”

    夏歌的表情突然正经了起来,“现在就可以——叶师兄,抄书的时候应寡言少语,凝神静气,抱元守一,如此才能修得一手相当妙的笔法……”

    叶泽手中的竹竿毛笔“咔嚓”一声被生生捏断,“我问你为什么——”

    “叶泽,三百遍书抄好了?”

    冷冷淡淡的声音响起来,叶泽的表情刹那间僵住,捏断的笔无比寂寞的从他手中摔到了宣纸上,一瞬间空气无比的寂静。

    夏歌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叶泽僵硬的表情十分令人心疼。

    真的。

    不过她还是摆出正经无比的表情,毫无羞耻心的打破了这份历久弥深的寂静,“大师姐早,我有在乖乖抄书。”

    思过阁门口,穿着袖口绣着精致红枫的雪白长衫的少女漠然而立,艳红的腰带束出她柔软纤细的腰肢,墨玉一般披下的长发在发尾处被红绳随意的束住,背脊笔直,眉眼如画。

    正是丹峰大弟子,顾佩玖。

    再心疼也只有一秒,夏歌斜睨了一边额头冒冷汗的少年,心中的小人几乎笑的快要翻滚了。

    哈哈哈叶泽你也有今天!

    让你装x!

    “不早了。”

    顾佩玖的声音淡若晨间清泉,“叶泽,你刚刚在做什么?”

    叶泽一个字一个字的把字从牙缝里挤出来,“回大师姐,我在……准备抄书。”

    “哦?”

    少女看了一眼叶泽手里惨遭腰斩的竹竿毛笔,以及空空如也的宣纸,眉不经意的蹙了起来,“为何捏断笔杆?”

    年少易怒,怒极攻心,五气朝元,三花聚顶,手下一个力道没弄好,一不小心就断了呗。

    夏歌幸灾乐祸,自发给叶泽找了一大串理由,心里笑开了花——少年哟,冲动是魔鬼,可要记住了哦。

    然而夏歌开心不过三秒。

    “你笑甚?”

    少女回头看她,黑色的眼瞳安静无波。

    夏歌:“……我?我没笑啊?”

    她在心里幸灾乐祸,脸上的表情可一直都很正经很严肃的啊!

    开玩笑系统升级的关键琉璃木还在这位大师姐那,要是毁在了对叶泽幸灾乐祸笑出声上面那她得多冤啊!

    大师姐怎么知道她在心里偷笑的……

    虽然她的确有点开心……但真的这么明显吗?

    好在顾佩玖并没有多追究,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又把目光放在了叶泽身上,见叶泽涨红了脸却一声不吭,评价道,“年少易怒,心性不稳,尚需修炼些时日。”

    心里暗道,“此子心怀暗怒却隐忍不发,眼底锋芒毕露,遇事隐忍退让然心怀机锋,稳些日子,可习剑道。”

    “是。”

    叶泽低头应道。

    “不过仍需受罚。”顾佩玖道,“一个月的俸禄。”

    一个月俸禄?!叶泽的?

    一边幸灾乐祸的夏歌陡然一个激灵。

    “大师姐!”

    一个正义凛然声音猝然打断了她。

    顾佩玖蹙起眉头,看向了夏歌,“何事?”

    “断人俸禄,如杀人头颅!大师姐您……您不能……不能这样……罚的那么轻,轻率……”夏歌义正言辞的声音在顾佩玖犀利的目光下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小声的嘀咕,“……你罚我就算了……”

    罚了叶泽,她去哪里蹭饭吃啊?!

    虽然叶泽是种马文男主角,逼逼叨叨事情贼多,又傲娇又怂,有时候她会看他不顺眼给他下绊子,但叶泽是和她一起在丐帮混了三四年的兄弟,这是事实。

    有些时候,有的人,时间久了,他的意义就不是什么“种马文男主”这几个字能概括的了。

    而且……

    要不是没事能蹭着叶泽内门弟子的俸禄,她哪里能偶尔跑去外面惬意的喝碗小酒吃个花生豆?

    她那几个铜板又因为后山事件被罚了一干二净,要不抱紧叶泽这个大腿,怕是真的要饿死了。

    回忆起那种灭顶一般的饥饿感觉,夏歌就下意识的觉得瞳孔紧缩。

    恐惧能让人勇敢。

    一想到叶泽被罚俸禄等于饿死街头,一种无与伦比的勇气顿时从夏歌丹田直冲天灵盖,“反正,你就算让我抄三万遍丹训,也不能罚他一个铜板!!”

    叶泽:“……”

    顾佩玖:“……”

    顾佩玖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位身负三千丹训,依然满面红光正义凛然,一幅励志匡扶大义模样,对手抄三万遍丹训毫无惧色的少年。

    真是……勇气可嘉。

    穿着白枫服的少女抬起了下巴,黑色的瞳孔微微冰冷,“哦?既然如此,那你就抄三万遍好了。”

    夏歌哽了哽——但牛皮都吹下了,怎么也得厚着脸皮接下去,脸皮不算啥,银子才是最重要的啊!

    “那俸禄……”

    顾佩玖道,“如你所愿,我不罚他俸禄。”

    夏歌一口气还没松下来,便听到穿着白枫服的少女冷漠的声音,“叶泽,你的三百遍,夏无吟替你抄,你可以回去了。”

    叶泽:“……”

    夏歌:“……”

    不等等,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为什么她要替万能的种马男主抄作业?!

    夏歌眼睁睁的看着叶泽收拾收拾自己的宣纸,板着一张秀气的脸走了。

    ……等等,走了?!真就这么走了?一点表示也没有的吗?!

    不对……

    ……老子在这里替你抄作业没有表示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板着脸走?!

    有没有天理了?!

    叶泽走了,顾佩玖没有走。

    夏歌忍着掀桌的冲动对着自家的大师姐勉强露出了虚伪而有礼的笑容,“师姐,您还有……”事情吗有事快说没事快滚老子要暴走了!!

    顾佩玖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半晌。

    “刚刚……”

    夏歌努力维持着微笑,抑制着体内想要掀桌的洪荒之力,“嗯?”

    “刚刚,他,是真的。”顾佩玖的声音淡淡的,“现在,我,是假的。”

    【叮!恭喜您获得丹峰大弟子顾佩玖“虚伪的外门弟子”印象!该印象会导致您话语可信度对该对象直降30%,请注意查收哦。】

    夏歌:……

    等等,等等刚刚发生了什么?!大师姐刚刚说了什么?她?大师姐?假的?她怎么假的了?还有“虚伪的外门弟子”是个什么鬼?!不对,她怎么不知道系统还有这功能?

    顾佩玖转身离开,留下了一脸蒙蔽的夏歌。

    “等等大师……”

    顾佩玖停了下来,声音漠然的评价,打断了夏歌的话,“心怀侠义,然不敬师长,年少轻狂。”

    “孤勇愚侠,仍需磨练。”

    说完转身离开,留下总结,“三万遍,一遍都不能少。”

    “你被剑锋的弟子发现了?”夏歌睁大眼睛,一惊一乍,愤愤不平的样子,“啊!你没事吧?剑锋的狗就是喜欢乱咬人!”

    心中却是了然,原来昨天那个踩树枝的人就是叶泽……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超级男神玄幻之我继承了百帝坟病宠(穿越)铠甲勇士之青帝侠红氍毹重生未来之携程远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