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彼留之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打了个哈哈,试图装傻, “啊?来什么啊?”

    顾佩玖不吃她这一套, 目含杀气, 冷眼一扫,周围好奇的,探寻的,古怪的目光顿时都讪讪收回,只是整个酒馆从她到来的瞬间便安静至极。

    “……大……大师姐, 晚上好啊。”

    夏歌有些心虚道,“几日不见, 怎么感觉您清减了不少……”

    顾佩玖没有理会她的日常招呼, 放下酒杯便收了手, 白袖红枫遮住了纤纤素手, 只有一双黑瞳沉沉的望着她。

    不, 好像还要惨一点的样子……

    两个人很近。

    少女气质清冷出尘, 将接到的酒杯放到桃木桌上。白瓷酒杯与桃木桌子相触的那一刹那, 夏歌对上了少女淡漠的黑瞳。

    “为何不来?”

    夏歌背上全是冷汗。

    卧槽丹峰的大弟子不应该整天忙天忙地吗?!怎么有时间来抓一个无关紧要的外门逃课弟子?!

    您是得有多闲啊!

    窒息!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少女矮身接了落下的酒杯, 随后直起身子,目光清冷,红袖丹枫,翩然如梦。

    夏歌有些僵硬的抬起头,从她的角度, 只能看到对方雪白的颈项, 和弧线优美的下巴。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这是什么?

    翘课打游戏被当场抓包?!

    只是眼下略有几分阴影。

    小酒馆为了雅致,还在桌子上用青瓷小瓶,插了一枝含苞欲放的桃花。更是衬得那人如美玉, 指若白葱。

    她声音轻缓,“溯溪。”

    夏歌:“……”

    顾佩玖声音淡淡,“夏无吟,我在溯溪等了你三个时辰。”

    卧槽您等情郎呢!!三个时辰?!!一般一个时辰不来——不,等人的话半个时辰等不来不就应该撤了吗?!三个时辰是个什么玩意?!

    “……那当真是太久了……哈哈,我是说,师姐不如坐下,我请您喝酒……陪陪罪?”夏歌苦不堪言,周围人的目光又悄悄看过来,只是这次却格外令人玩味了——

    尼玛!!那都是什么看负心郎的眼神啊啊啊!!她这具皮囊才十三岁!!!

    顾佩玖看着她,黑色的眼瞳宛若深石,没答应也没拒绝。

    夏歌看了看这位超凡脱俗与酒馆格格不入一动不动的天降系,内心苦大仇深,她叹了口气,右手把桌上的白瓷酒杯朝对面的空空的座位推了推,“大师姐,这事情我确实得解释一下——您先坐下,说来话长,我们慢慢说?”

    顾佩玖看这个翘课喝酒被当场抓包的少年。

    他像所有的外门弟子一样穿了一身麻衣,黑色的长发被一条浅绿色的发带懒懒的在发尾束起,脸颊两侧垂下两缕散下的黑发,她出现之前,这小子一只腿翘在另一只腿上,右手掂着小酒,左手藏在袖子里,显得又慵懒又惬意。

    她出现后,他吓得酒杯都掉了。替他接起来的时候,他的神情——有一点惊慌,又有一些说不出的世故,如今他侧着脸看她,黑色如猫的眼睛无奈却含着丝丝浅笑。

    哪怕遇到很多不开心的事情,即使摆出苦涩的脸,这个孩子眼睛里,也总是有着笑的。

    活的既世故老成,又漫不经心。

    如此……

    便听听他的解释罢。

    不知为何,望着面无表情坐在自己对面的大师姐,夏歌忽然就有了这种奇怪的联想。

    ——清冷骄矜的枫叶,落在了手中。

    “解释。”

    顾佩玖声音淡淡。

    夏歌:“……”

    什么联想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怎么萌混过关!

    夏歌打哈哈:“那个……怎么说呢,这个事情要细说的话,那就说来话长了……”

    “长话短说。”

    看着天降仙女在酒馆坐了下来,并没有想要砸馆闹事的意思,酒馆也慢慢热闹起来了,大家也慢慢开始说说笑笑。

    整个酒馆又弥漫起了快活的空气。

    夏歌觉得只有她俩的这块空气是不快活的,是冷的,是僵硬的,是难以呼吸的。

    宛若深冬腊月的西伯利亚让人窒息。

    “那个,前几天有魔化傀儡袭击……我的小屋子……”夏歌打算委婉的对这位愿意坐下来和她亲亲爱爱一起喝酒的大师姐讲述一下天降镰刀对自己巨款横刀夺爱让人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的故事,顺便讲述一下因此将琉璃木变卖了的心酸过程——然而她才刚刚开了个头。

    “我知道。”

    少女的声音淡若清泉。

    一句话堵住了夏歌故事延展的所有可能性。

    夏歌茫然的看她,您……您知道啥?

    您是知道她的年久失修的小破房子被天降镰刀砍了半个房梁还是知道她跑东跑西求爷爷告奶奶大出血修了房顶?或者知道她用修房子剩下的巨款买了串糖葫芦?还是知道她为了把镰刀摆到家里辟邪没舍得卖因此穷的叮当响,喝个小酒还得跑到三公里外的专产桃花的墨家村买便宜的桃花酿啊凸!

    而且这样还能被抓到逃课!有没有天理了!

    系统:“……”

    越想越憋屈啊喂……

    就在夏歌心怀憋屈,满头雾水的时候。

    顾佩玖安静的望着少年藏在袖子里的左手,悠然响起的声音,浅而和煦。

    “你受伤了,我知道。”

    系统冷漠抓重点:“我不是猴子。”

    夏歌:“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系统:“……”

    夏歌:“你是不是被她被诱惑了?我记得你给她美貌评级sss。”

    多说无益,系统选择沉默是金。

    夏歌:“真偏心,给我评级就是‘无’,你是不是嫌弃我?”

    系统这次无比痛快:“是。”

    夏歌:“……别这样,我们还要做朋友呢。”

    系统:冷漠.jpg

    慢慢腾腾拖延了一上午也没看见叶·救星·打扫卫生小能手·泽的影子,估摸着对方是不会来了,夏歌才带着十分的困倦把思过阁收拾整理好。

    回过神来的时候,叶泽的午休都结束了。

    唉……要是能把男主大人拉过来帮忙该多好啊。

    夏歌一时怅然。

    那位杀手少女果然强大,扫地之余,夏歌很有闲情逸致的算了算,那位杀手飞起一脚总共踹碎了十三张梨木书桌,力道之大,下脚之无情,令人难以置信。

    这照死的踹法,根本就没给那衣魅留活路吧?

    到最后还怪她把衣魅弄死了,什么逻辑。

    夏歌本能的无视了尸体受到的伤害不会加成到衣魅身上这个事实,在内心尽情的谴责了对方的无理取闹后,把打扫思过阁的扫帚放到原来的位置,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揣着琉璃木,终于走出了思过阁。

    望着天边惨烈的夕阳,夏歌眯起了眼睛。

    “不过……剑锋的小姑娘,为什么要扮成杀手来思过阁呢?”

    系统讶异:“你怎么知道那是菱溪峰的弟子?还是剑峰的?”

    “很简单,她没有杀我啊。”夏歌理所当然,“嘴上说要宰了我宰了我,给了她那么多宰了我的机会,最后还不是只烧了我的丹训——”

    “如果不是菱溪峰的弟子,怎么会知道老子在抄书,还特意烧的片甲不留啊。”

    系统觉得逻辑有点不通:“为什么是菱溪峰的弟子就知道你在抄书了……”

    夏歌:“菱溪峰的丹峰思过阁,就是用来罚弟子抄书的地方啊。”

    想到这一点,夏歌就有点痛心疾首,“真是狠毒的女人!幸亏老子只抄了一遍,要是老子真的老实的抄了三十遍,就算她救了我我也要摘了她的面纱押到大师姐那里去!!”

    系统:“哈?她救了你?”

    夏歌:“小傀,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笨。”

    系统:“……”

    “她确实救了我。”夏歌耐心解释道,“那只衣魅是想杀了我来着。”

    那些座椅上的剧毒五角镖,稍有不慎,都会要了她的命。

    所以……

    “她绝对是菱溪峰的弟子。”夏歌漫不经心,“我对她说,‘菱溪峰有条‘肌肤之亲和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的祖训,她也没有否认。”

    系统:“……”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是的,没错,菱溪峰确实有这么一条让人一言难尽的祖训。

    据说这是是五百年前那位菱溪峰的开山老祖亲口立下祖训的其中一条,每个拜入菱溪峰的弟子,无论外门还是内门,都得把那位的所有训条背的滚瓜烂熟。

    “拥有一脚能踹碎十几张桌子力量的变态,也只有剑锋那种地方能出来了。”

    夏歌感叹了一句,随后丢开了这个话题,“小傀,材料都找好了,怎么升级?”

    你就不好奇那是剑峰的哪位弟子吗?!

    系统压下了旺盛的求知欲:“……去找个隐秘的地方,按照提示做好就可以了。”

    “叶泽快下课了——所以当内门弟子那么累,为什么要考进去……”夏歌算了算日子,“咦,说起来明天好像是发俸禄的日子,顾佩……不,大师姐是不是说不罚我俸禄了?”

    系统没再理她。

    夏歌也习惯,这个系统话本来就少,自从被她坑害了几次之后话就更少。

    唉,小傀学聪明了,话一少,她就很难从它这里坑点啥了,真令人忧伤。

    “先填饱肚子再说。”

    丹峰是一座非常高的山峰,思过阁建在半山腰,云雾环绕,基本上内门弟子都是会炼辟谷丹或者已经辟谷的人,所以对于吃饭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需求。

    叶泽也会炼辟谷丹。

    可惜夏歌从来不吃那玩意。

    开玩笑,吃饭是件多美好的事情啊!

    为什么要用辟谷丹这种反人类的玩意来遏制人对美食的欲望呢?

    没有欲望那还是人吗?

    真是不合逻辑!

    夏歌表示,作为一个十分合乎逻辑的人,她是绝对不会吃辟谷丹这种辣鸡玩意的。

    不吃干嘛要会炼呢。

    所以夏歌不会炼辟谷丹。

    说到底,欲望才是催人进步的源泉啊。

    但是,说起叶泽会炼辟谷丹……

    老实说,夏歌看过《风月无边》,大概知道男主前期多么废柴,但是她就没想过男主会那么废柴。

    他对于炼丹真的是毫无天赋。

    在刚刚拜入菱溪峰成为外门弟子的时候,夏歌这货是每天拿着几个铜板的俸禄整天吃喝玩乐,而叶泽就是拼命攒钱存材料,天天在丹峰的藏书阁里面看《辟谷丹炼制100计》——

    夏歌眼睁睁的看着他毁了几百份炼制辟谷丹的材料,明明都已经变成了丹峰衣食无忧的外门弟子,她能整体吃吃喝喝,叶泽却还能穷的连口饼都吃不上。

    夏歌很心疼那些白花花的银子。

    但是同时,她也很钦佩这样努力的叶泽。

    她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也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的努力,但是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人,真的在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努力着。

    所以,即使毫无天赋,叶泽还是在第一次内门炼丹测验上一举通过,以最快的速度,最完美的辟谷丹,成为了那一届入门弟子中最闪耀的第一。

    第一次,夏歌觉得一直怂得看不出男主样子的叶泽,是闪着光的。

    不是因为他是男主,而是因为每一个努力的人,都是闪着光的。

    所以他从一无所有的叶泽,变成了内门弟子叶泽,最后成为了“会炼辟谷丹”的叶泽。

    嗯,所以对比而言,当时吃喝玩乐的夏无吟,到现在依然还是咸鱼夏无吟。

    不过……

    努力的人的确让人羡慕,但她果然还是更喜欢轻松的过日子。

    夏歌随手摘了根狗尾巴草咬住,一路磨磨蹭蹭的走到山下,山下有一个小村庄,是他们这些外门弟子的住处。平时的工作就是给内门弟子差遣,然后维持一下周边村庄和镇子的秩序,一种龙套和城管一样的角色。

    风月大陆是个神奇的大陆,在《风月无边》的设定里,这片大陆没有国家,只是由无数个叫做【秩】的机构在管辖,而各个门派则类似于学校,培养出最优秀和最强大的弟子送到当地的【秩】里,守护一方百姓安宁。

    菱溪峰说起来也是个类似学校的地方,但是只收有天赋的人,没有天赋的——即没有办法通过内门弟子考试的,就只能做门派的外门弟子,给内门弟子做牛做马,打扫打扫卫生,协助【秩】管理管理附近的小村庄小镇子。

    嗯……当然,也会做点小生意。

    夏歌吐了狗尾巴草,掏了掏兜,摸出来两个铜板,下了山后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村庄门口的烧饼店,“吃饭了吃饭了,许大叔,还有烧饼吗?”

    “臭小子,来的正是时候!”满脸络腮胡子的许大叔光着膀子,浓密的发被土黄色的发带扎在脑后,动作十分娴熟的用油纸给她包了一个烧饼,嘿嘿一笑,“刚贴好的烧饼——怎么这个时候才下山?叶小子怎么没跟你一起下来?”

    “他啊,还没下课。”

    油纸包的烧饼烫的要命,夏歌接了烧饼扔了好几下才揪着油纸的角落拿稳,唏嘘,“一天天的,真是努力过头了。”

    许大叔爽朗一笑,“你不干活还说人家,我说,臭小子,你一天天过得也太轻松了吧?年轻人还是得像叶小子,多努力努力啊。”

    “大叔你不懂的。”夏歌摸了摸油纸,发现终于不烫了,长出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会很轻松。”

    许大叔:“你就知道偷懒!”

    “不说啦大叔,我要回去用功啦。”夏歌笑嘻嘻的剥开油纸,咬了一口酥脆的烧饼,和烧饼大叔道了别就悠哉游哉的往回走。

    用功?不存在的。

    吃完回小屋里美滋滋的躺一晚上,明天领了钱去喝酒咯!

    什么?大师姐让她去溯溪学炼丹?

    不存在的.jpg

    走过石板路,鸡犬相鸣,偶尔遇到熟悉的人打打招呼,夏歌咬了一口烧饼,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美丽的小日子才刚刚开始,即将有钱有肉有美酒,干嘛要把美好的时光浪费在枯燥的丹书铜炉上呢?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啊。

    这个小村庄还算比较安宁,基本上都是拜入菱溪峰的外门弟子,时间长了,年龄过了内门弟子的要求,也不想走,就在山下安了家,做个小营生,一天一天倒也活的美滋滋。

    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安稳,适合养老的……

    “啊——”

    有女人刺耳的尖叫一刹间穿破长空!

    安静的小村庄一下子就嘈杂了起来。

    “啊啊啊!有傀儡出现了!快通知山上!!”

    夏歌:“……”

    嗯……偶尔,也会有点打破平静的小波折。

    夏歌把烧饼护在怀里,一时的惊慌过去后,周围的村民马上有条不紊,这里的人都是菱溪峰外门弟子,协助过【秩】降伏傀儡,有着充沛的实战经验,应该可以拖到山上的人过来的。

    所以就算嘈杂,也不会出啥大乱子,更应该没她这条咸鱼什么事。

    夏歌低调的沿着角落,抱着刚刚被自己啃了两口的珍贵烧饼,朝着自己小屋子走的有条不紊。

    然而低头没走几步,肩膀忽然被人扯住,“小子,别往那个方向走!”

    夏歌还没来得及抬头说什么——

    【蓝色警告!附近c级傀儡出没!请宿主速度选择闪避!】

    c级傀儡?!

    “哇——”

    小孩子的哭声撼天动地!

    没来的及看扯自己肩膀的人是谁,望着不远处几只披着黑衣,戴着獠牙面具,手里拿着巨大镰刀的傀儡,以及他们身前仓促摔倒的孩子,夏歌的瞳孔骤然一缩!

    魔化c级傀儡……

    还有那个孩子!

    ——糟了!

    这个懒懒散散绑着绿色发带的小少年左手把包着油纸的烧饼揣在胸口,右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扫过来的目光很淡,却莫名的令人胆寒。

    他说:“喂……小子。”

    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喊小子,本来应该觉得可笑,李流却莫名一句反驳也说不出口。

    夏歌说:“那里……有个孩子,你看到了吗?”

    “哇——”

    披着黑色斗篷,戴着獠牙面具的魔化傀儡站定到了那个大哭的孩子身前,一只黑斗篷傀儡对着大哭的孩子高高举起了锋利的黑色镰刀,在夕阳的映衬下,镰刃闪过了血红的光——

    夏歌目光锐利的像是开了刃的尖刀,一刹间刺的李流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他是在质问他吗?质问他为什么不去救那个孩子?

    “我知道啊!”李流回过神来,脸色涨红,“可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握着他手腕的力道已经消失,眼前黑影一闪,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个抱着烧饼的绿发带的小少年!

    “锵——”

    金戈交击之声,响亮到几乎刺耳的程度!

    【紧急警告!实力不敌!请宿主务必及时闪避!!】

    【蓝色警告!!宿主量力而行,勿逞匹夫之勇——】

    李流猛地回头,他一脚踏出去,瞳孔骤然缩成针尖大小,“喂——”

    那少年……好快的速度!

    脚下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李流却顾不得看踩得是什么。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右手搂着在傀儡镰刀下哇哇大哭的孩子,背对着死神,左手生生捏住朝向孩子脖颈劈下镰刃的绿发带少年。

    ——他……不要命了吗?!

    强大的震击感从掌心传来,镰刃上的刀气毫不留情的划伤了手掌边缘,细微的疼痛从手上传过来,怀里的孩子好像已经吓懵,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她,甚至都忘记了哭。

    一边的李流甚至忘记了呼吸。

    那么锋利的镰刀,那个少年就这么,用手,捏住了?

    当然不是。

    夏歌微微侧头望向身后的傀儡,黑色的眼瞳闪着冰冷的流光,与镰刃相抵的手心,垫着一块龙玉。

    龙形玉佩状似玉石,实则非金非玉,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此身唯一的武器。

    空气中,寂静到针落可闻。

    细细的鲜血香气弥漫。

    【宿主,冲动是魔鬼。】

    脑海里,是系统冷静到有些冷漠的声音,【你要为你的冲动付出代价。】

    夏歌像是没有听到系统的警告,眼里的光柔和下来,她右手搂住了小孩子的脖子,若无其事,“喂,小姑娘,打个商量呗,把眼睛闭上,小哥哥和你玩个游戏好不好?”

    孩子,是个扎着两个丸子头,五六岁的小姑娘。

    她被夏歌抱在怀里,下颚倚在夏歌肩膀上,望着她背后高大的魔化傀儡,像是在望着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天堑,表情是因为极致的恐惧而产生的,属于死亡,不属于孩子的绝望。她根本听不清夏歌在说什么。

    夏歌:“真的被吓到了,这孩子。”

    系统:“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你自己。”

    夏歌:“小傀真聪明,小傀说的对。”

    系统:“……”

    天色渐暗,魔化傀儡一击未见血,开始焦躁起来,他猛地收回镰刀,高高举起,再次朝着夏歌挥斩过来!

    凌厉如风!

    夏歌眼瞳一冷,顾不得手上细微的疼痛,抱着小姑娘就地一个翻滚,镰刃擦着耳际过去,割裂了几根头发,侧身一踏地,鬼影迷踪瞬间发动,一刹间少年化身几个虚影闪过,魔化傀儡捕捉不及,挥镰刀的动作微微一顿,夏歌本以为能就这样逃出生天,谁知“嘭”的一声——

    夏歌直直的撞在了另一只魔化傀儡的身上!

    论肉体凡胎砸到满身铁疙瘩傀儡身上的苏爽感觉。

    就好比鸡蛋碰石头——

    这傀儡好快的速度,竟然比鬼影迷踪还要快上三分!

    【让你作死,这可是c级傀儡!】

    夏歌两眼冒金星,已经听不到系统焦虑的声音,被弹走的一刹那,她本能的将孩子死死的护在了怀里——

    电光火石间,夏歌抬眼,和那只她撞到的傀儡对视!

    青面獠牙的面具,双眼的地方被挖空,一双幽蓝的火焰在摇曳,就这么盯着她,手中的黑色镰刀在转瞬间对着她高高举起。

    夏歌的瞳孔微微放大。

    ——她可以毫发无伤的救下这个孩子。

    以……暴露身份为代价。

    ——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忍饥挨饿,躲避追杀,流落街头。

    ——颠沛流离,无家可归。

    带着犀利镰风的镰刀已然接近!

    没有时间了——

    做什么事情都要付出代价的。

    但她夏歌的词典上,从来都没有半途而废这个词!

    只有不努力,但一旦做了,她一定要最好的结果!!!

    “喂……看着啊小姑娘,小哥哥给你变个戏法……”

    一旁观战的李流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双腿都在发抖,不忍直视下面会发生的惨状——

    剑峰的救兵为什么这么慢?!

    周围有村民的大叫——

    “有救兵来了——快啊——”

    “为什么只有一个人……”

    “是楚大人!”

    救兵吗?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夏歌纯黑色的双瞳在一刹那变成了深紫色!

    傀儡秘技——【摄魂夺魄】

    青面獠牙的双眼之中,蓝色的魂火与少年深紫色的双眼对视了一秒,手中挥下的镰刀骤然一顿——

    “锵——”

    电光火石间,蓝白相间披风在眼前挥开靓丽的弧度,遮挡住了魔化傀儡双眼中逐渐染上紫色的蓝色幽焰,浅蓝色的发带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下飘飞出类似于鲜血的色泽,乌发少女单手长剑抵住黑色镰刃,铿铿锵锵,火星四射!

    剑若秋水,瞳若翦波。

    夏歌眼前,只有蓝白相间的短袖劲装,以及象征着剑锋身份的蓝白披风。

    “喂。”少女的声音微微嘲讽,她侧眼望向抱着孩子的夏歌,漂亮的杏眼挑起了一抹几乎是挑衅一般的弧度,手中的长剑微微用力——

    “这么垃圾的实力……学人做什么英雄。”

    “哧——”

    话音一落,魔化傀儡手中的弯镰,在少女的长剑下,宛若软泥般被毫不费力的削断!

    半边镰刀骤然飞出,直直的嵌在了另一只想要冲过来的傀儡的脑袋上!

    夏歌:“……?”

    夏歌:“???!!!”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彼时花开,记忆似海奋斗在港片世界大秦之绝世医仙据说总裁暗恋我[娱乐圈]蜀山道主半世江湖一世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