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恶鬼之营【回忆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真香。”

    楚瑶:“……”

    思及到那鬼魅一般的速度,以及超乎常人的果敢判断力,楚瑶觉得此人是剑峰外门弟子的可能性最大。

    毕竟剑峰内门弟子的考核和丹峰兽峰都不一样,速度,敏锐,体力, 判断力, 这些都要有。

    刚刚的速度和能力,看上去……这位是剑峰内门弟子落选者的可能性非常大。

    楚瑶把人放在地上,杏眼扫过了对方的随意扎着的绿发带,眉头蹙了起来。

    绿发带……这小子是菱溪峰的外门弟子吗?

    一般而言,剑锋内门弟子身着剑蓝素衫, 外门弟子相应头束蓝发带;丹峰内门弟子身着丹枫素衣, 束赤色发带, 兽峰内门弟子着百兽衫,束黄色发带。

    楚瑶蹙起了眉头,望着就地睡着的麻衣小子, 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昨天和这矮子让人无比懊恼的交涉。

    ……满脑子都是歪门邪道的臭矮子,难怪考不进剑峰。

    这边正想着, 脚下睡着的小子却忽然有了动静。

    “唔……”

    夏歌咂咂嘴, 抱着烧饼把自己缩起来。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没动静。

    楚瑶:“……”

    刚刚说以身相许那么活力四射, 现在倒是折腾困了?

    楚瑶哼了一声,一眼扫到了这小矮子怀里死死抱住的……惨不忍睹的烧饼。

    ……这烧饼能吃?

    昨天夜潜思过阁, 也没来得及看这矮子的发带颜色。

    会是剑峰的外门弟子吗?

    不管那一眼多么令人动心, 现在再看这张脸还是瞬间就欠揍了不少。

    眉头抽了抽,楚瑶蹲下来去拽这小子怀里的烧饼,“松手,不能吃了!”

    楚瑶微微用力,然而夏歌拽着烧饼的手岿然不动,闭着眼睛,一副稳如老狗的模样。

    楚瑶冷笑一声,她堂堂剑峰备选大弟子,还没办法从一个连内门弟子测试都过不了的臭小子手里抢到烧饼?

    开什么玩笑!

    楚瑶便不再顾及,手下力道放开,“你给我松手!”

    “哧——”

    烧饼从中间一分为二,油纸撕裂的声音在夜色中格外突兀,芝麻迸溅,楚瑶捏着半块惨不忍睹的烧饼,看了看手里被撕了一半的烧饼,望向蜷缩在地上的夏歌,眼神微微深了些许。

    刚刚……有一瞬间,很强大的力道。

    烧饼不是被抢过来,而是从中间被撕成两半,只能说……

    两个人的力道,是平均的。

    楚瑶:“你还要装多久?”

    夏歌:“……”好像被发现了……

    这个时候得卖惨。

    楚瑶见夏歌一点动静也没有,把手里一半的烧饼扔到一边,“你起来,我有话问……。”

    楚瑶的话微微一顿。

    她忽然看到了夏歌捏着烧饼的左手。

    似乎是伤口撕裂了,鲜血慢慢从手心流下来,一点一点的浸润了被撕开的烧饼雪白的内皮上,在月色下,那血红的有些刺眼。

    楚瑶有那么一瞬间失了神。

    ——重重傀儡下,麻衣少年单手抵住傀儡的镰刃,右手紧紧将孩子护在怀里,回眸一眼,犀利若电。

    她赶来的时候,看到了。

    他在用守护者的姿态,悍然的去守护着比自己更加弱小的存在——

    明明,他自己也是个孩子。

    却能像个英雄一样。

    “你要永远记住,手里的剑是为谁而挥动的!”

    剑峰祖训第一条——

    “手里的剑,本就是为了弱小而存在的强大。”

    夜风寒凉了下来。

    楚瑶哼了一声,伸手去拿他手里另外半块烧饼,动作却轻了下来,“松手,我赔你十个烧饼。”

    夏歌眼都没睁,立刻开口:“赔一两银子我就松!”

    楚瑶:“……”

    她冷笑,“你不是睡了吗?”

    夏歌依然闭着眼睛,摆出一脸无辜的姿态,老神在在,“我从来都没说我睡了啊。”

    楚瑶:“……”

    刚刚说什么?英雄?

    收回前言,她刚刚眼睛可能瞎了。

    楚瑶哼了一声,“一两银子就一两银子,你为什么不睁眼?”

    夏歌唉声叹气,“都说了,刚刚被您的英姿闪瞎了。”

    楚瑶手指关节微微一响,眼睛危险的眯起来:“你给老子说实话。”

    “唉,刚刚被沙子迷到了。睁不开。”夏歌从善如流。

    楚瑶:“……”为什么更想打人了。

    深吸一口气,楚瑶试着开口,“你……”

    夏歌立马朝这位英雄挥了挥自己受伤的手,满面愁容的打断她,“您说我能不能去山上申请个工伤保险?哦对了,还有见义勇为英雄奖什么的……”

    楚瑶:“……”你在说些个什么玩意……

    夏歌听对方久久不言,思索着可能没听懂,于是好心的做了个翻译,“我的意思是……我刚刚见义勇为,山上给发钱吗?还有我受伤了,山上给发钱吗?哦对了,你刚刚说你要赔我一两银子,什么时候付清啊?一次还是分期?银票还是现金?我不挑的……”

    提到银子就兴奋,夏歌搓了搓手指,“还是您现在就给?”

    现在给就太好了!

    她今天就能买壶小酒回去压压惊了!

    “钱是有的。”

    楚瑶哼了一声,“你先说你是哪座山上的?”

    夏歌心里一咯噔。

    这妥妥不能说实话啊!

    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还在【摄魂夺魄】的影响下,有没有对她刚刚的眼睛产生怀疑,总而言之……

    一两银子可以不要,身份是绝对不能被发现的!

    夏歌闭着眼开始扯淡,“啊,我是兽峰的……”

    话音一落。

    【叮!恭喜您获得剑峰内门备选大弟子楚瑶“满口谎言的小矮子”印象!该印象会导致您话语可信度对该对象直降100%,请注意查收哦.】

    哦,这人叫楚瑶啊原来。

    等等这个提示……一下就降了百分之百?

    人与人应该多一点信任啊少女!

    “我给你说了,你要说实话。”

    “不然你刚刚说的那些,山上是不给发钱的。”

    夏歌痛不欲生:“太不人性化了!见义勇为居然不发钱的吗?!”

    楚瑶哼了一声,“如果是剑峰的,我会给你发钱。”

    夏歌凄凄切切,“兽峰不给发钱吗?”

    “兽峰很穷。”楚瑶面无表情,两手指骨噼啪作响,“还有,说实话,少给我胡扯,你身上没有兽峰那群垃圾身上的鸡屎味。”

    兽峰弟子穷她认了,但兽峰弟子身上有鸡屎味?!瞎扯!门口烧饼店许大叔也是兽峰的外门弟子,烧饼上也没有鸡屎味啊!

    等等……难道真的有……

    楚瑶就见夏歌的表情一下就微妙起来。

    夏歌:虽然以前当小乞丐的时候什么都吃过……但现在想想总觉得带鸡屎味的烧饼还是有些微妙啊……

    楚瑶刚想继续逼问对方的身份,便忽然听这小矮子哀哀切切的声音,“……那,刚刚的烧饼,有鸡屎味吗?”

    所以你刚刚一瞬间的表情只是在思考自己的烧饼有没有鸡屎味吗?!

    楚瑶捏了捏拳头,脸上溢出狞笑,瞥了一眼那糊得格外惨不忍睹的烧饼,脸上的狞笑微微僵住。

    ……这岂止是鸡屎味能概括的。

    楚瑶换了换表情,“有。”

    夏歌:“!!!”

    夏歌一脸忏悔,“对不起师姐,不好意思,我是丹峰的,我从来没吃过有鸡屎味的烧饼……”

    楚瑶充耳不闻,“哦,你是剑峰的外门弟子啊。”

    夏歌大惊失色,“师姐,我是丹峰的啊!”

    楚瑶一脸不耐,“少给姐扯淡,你就是剑峰的吧?行事冲动,没脑子,我们峰怎么会有你这种外门弟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么快就敲定了,其实你们剑峰都是这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猛士吧……

    夏歌低头,一副惨不忍睹没脸见人的样子,“我,我叫夏歌……”

    楚瑶暗自思索。

    夏歌……奇怪,好像没听过有这个人。

    “我记住你了。”

    楚瑶站起来,随手甩给她一块沉甸甸的银子,“拿去,找大夫把手包扎一下,下次剑峰的入门考验,我要看见你。”

    她看了一眼死死揣着银子,一脸天降巨款一夜暴富不可思议表情的矮子,眉头难以忍耐的抽了抽。

    ……真不想承认,这怂货居然是剑峰的外门弟子。

    “下次出门记得要扎剑峰的蓝带。”楚瑶声音不耐,“夏歌。”

    这个很久都不曾被人提及,连夏歌自己都快忘记的名字,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被人唤起。

    从一夜暴富的快感中挣扎出来的夏歌有一瞬间的失神。

    “……是。”

    “那只烧饼就扔了就扔了。”

    “丢掉的东西,就不要再捡起来了。”楚瑶转过身,声音带着十足的傲慢,“夏歌,抬起头,你要记住,你是剑峰的弟子!”

    ——夏歌,夏歌。

    夏日长歌,倒是一个……格外中听的名字。

    也有一双格外漂亮的眼睛。

    果敢的背影,和为弱者而流下的鲜血,是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至少,值得被人铭记。

    楚瑶离开的时候,夜色森寒,难凉热血。

    漫漫流银的月色下,夏歌抱着天降巨款,慢慢睁开了深紫色的双眼。

    配着剑的少女挺直的背脊,衬着月色和流光映入眼眸,蓝色的发带在月色下飘飞出冰凉的弧度,带着超凡脱俗的洒脱。

    夏歌微微勾起唇角。

    果然如她所料。

    这是一个天生就闪着光的人。

    “真不想骗她啊。”夏歌摇摇头,毫无责任感的感慨了一句。

    系统呵呵:“真是我听到本世纪最冷的笑话。”

    “唉,小傀,你还是不懂我啊。”夏歌十分虚伪,“但谁让我说真话她不信呢。”

    系统:“……”拯救一下你那到处破产的信任值吧,宿主。

    夏歌哼着歌抱着巨款美滋滋的往回走。

    谎言至高无上之境界,在于七分真三分假。

    再加上对方百分之百的不信任,她说真话肯定也会被认为是假话咯。

    唉,骗人真的是太轻松了。

    欲罢不能啊。

    他说:“喂……小子。”

    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喊小子,本来应该觉得可笑,李流却莫名一句反驳也说不出口。

    夏歌说:“那里……有个孩子,你看到了吗?”

    “哇——”

    披着黑色斗篷,戴着獠牙面具的魔化傀儡站定到了那个大哭的孩子身前,一只黑斗篷傀儡对着大哭的孩子高高举起了锋利的黑色镰刀,在夕阳的映衬下,镰刃闪过了血红的光——

    夏歌目光锐利的像是开了刃的尖刀,一刹间刺的李流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他是在质问他吗?质问他为什么不去救那个孩子?

    “我知道啊!”李流回过神来,脸色涨红,“可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握着他手腕的力道已经消失,眼前黑影一闪,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个抱着烧饼的绿发带的小少年!

    “锵——”

    金戈交击之声,响亮到几乎刺耳的程度!

    【紧急警告!实力不敌!请宿主务必及时闪避!!】

    【蓝色警告!!宿主量力而行,勿逞匹夫之勇——】

    李流猛地回头,他一脚踏出去,瞳孔骤然缩成针尖大小,“喂——”

    那少年……好快的速度!

    脚下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李流却顾不得看踩得是什么。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右手搂着在傀儡镰刀下哇哇大哭的孩子,背对着死神,左手生生捏住朝向孩子脖颈劈下镰刃的绿发带少年。

    ——他……不要命了吗?!

    强大的震击感从掌心传来,镰刃上的刀气毫不留情的划伤了手掌边缘,细微的疼痛从手上传过来,怀里的孩子好像已经吓懵,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她,甚至都忘记了哭。

    一边的李流甚至忘记了呼吸。

    那么锋利的镰刀,那个少年就这么,用手,捏住了?

    当然不是。

    夏歌微微侧头望向身后的傀儡,黑色的眼瞳闪着冰冷的流光,与镰刃相抵的手心,垫着一块龙玉。

    龙形玉佩状似玉石,实则非金非玉,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此身唯一的武器。

    空气中,寂静到针落可闻。

    细细的鲜血香气弥漫。

    【宿主,冲动是魔鬼。】

    脑海里,是系统冷静到有些冷漠的声音,【你要为你的冲动付出代价。】

    夏歌像是没有听到系统的警告,眼里的光柔和下来,她右手搂住了小孩子的脖子,若无其事,“喂,小姑娘,打个商量呗,把眼睛闭上,小哥哥和你玩个游戏好不好?”

    孩子,是个扎着两个丸子头,五六岁的小姑娘。

    她被夏歌抱在怀里,下颚倚在夏歌肩膀上,望着她背后高大的魔化傀儡,像是在望着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天堑,表情是因为极致的恐惧而产生的,属于死亡,不属于孩子的绝望。她根本听不清夏歌在说什么。

    夏歌:“真的被吓到了,这孩子。”

    系统:“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你自己。”

    夏歌:“小傀真聪明,小傀说的对。”

    系统:“……”

    天色渐暗,魔化傀儡一击未见血,开始焦躁起来,他猛地收回镰刀,高高举起,再次朝着夏歌挥斩过来!

    凌厉如风!

    夏歌眼瞳一冷,顾不得手上细微的疼痛,抱着小姑娘就地一个翻滚,镰刃擦着耳际过去,割裂了几根头发,侧身一踏地,鬼影迷踪瞬间发动,一刹间少年化身几个虚影闪过,魔化傀儡捕捉不及,挥镰刀的动作微微一顿,夏歌本以为能就这样逃出生天,谁知“嘭”的一声——

    夏歌直直的撞在了另一只魔化傀儡的身上!

    论肉体凡胎砸到满身铁疙瘩傀儡身上的苏爽感觉。

    就好比鸡蛋碰石头——

    这傀儡好快的速度,竟然比鬼影迷踪还要快上三分!

    【让你作死,这可是c级傀儡!】

    夏歌两眼冒金星,已经听不到系统焦虑的声音,被弹走的一刹那,她本能的将孩子死死的护在了怀里——

    电光火石间,夏歌抬眼,和那只她撞到的傀儡对视!

    青面獠牙的面具,双眼的地方被挖空,一双幽蓝的火焰在摇曳,就这么盯着她,手中的黑色镰刀在转瞬间对着她高高举起。

    夏歌的瞳孔微微放大。

    ——她可以毫发无伤的救下这个孩子。

    以……暴露身份为代价。

    ——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忍饥挨饿,躲避追杀,流落街头。

    ——颠沛流离,无家可归。

    带着犀利镰风的镰刀已然接近!

    没有时间了——

    做什么事情都要付出代价的。

    但她夏歌的词典上,从来都没有半途而废这个词!

    只有不努力,但一旦做了,她一定要最好的结果!!!

    “喂……看着啊小姑娘,小哥哥给你变个戏法……”

    一旁观战的李流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双腿都在发抖,不忍直视下面会发生的惨状——

    剑峰的救兵为什么这么慢?!

    周围有村民的大叫——

    “有救兵来了——快啊——”

    “为什么只有一个人……”

    “是楚大人!”

    救兵吗?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夏歌纯黑色的双瞳在一刹那变成了深紫色!

    傀儡秘技——【摄魂夺魄】

    青面獠牙的双眼之中,蓝色的魂火与少年深紫色的双眼对视了一秒,手中挥下的镰刀骤然一顿——

    “锵——”

    电光火石间,蓝白相间披风在眼前挥开靓丽的弧度,遮挡住了魔化傀儡双眼中逐渐染上紫色的蓝色幽焰,浅蓝色的发带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下飘飞出类似于鲜血的色泽,乌发少女单手长剑抵住黑色镰刃,铿铿锵锵,火星四射!

    剑若秋水,瞳若翦波。

    夏歌眼前,只有蓝白相间的短袖劲装,以及象征着剑锋身份的蓝白披风。

    “喂。”少女的声音微微嘲讽,她侧眼望向抱着孩子的夏歌,漂亮的杏眼挑起了一抹几乎是挑衅一般的弧度,手中的长剑微微用力——

    “这么垃圾的实力……学人做什么英雄。”

    “哧——”

    话音一落,魔化傀儡手中的弯镰,在少女的长剑下,宛若软泥般被毫不费力的削断!

    半边镰刀骤然飞出,直直的嵌在了另一只想要冲过来的傀儡的脑袋上!

    一群杂碎傀儡。

    一招一式,行云流水,楚瑶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挪一下。

    她望着出神的夏歌,眼里的嘲讽几乎要溢出来了。

    然而就在楚瑶想要在干翻几只搞事的傀儡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盯在这绿发带小子双眼上的视线移不开了。

    一瞬间的恍惚。

    ……好美的眼睛。

    紫色的?

    仔细一看,竟然还是那天晚上的孟浪小子?

    ……那时候也是这样的眼睛吗?

    夏歌回过神来,忽然发现这位英雄救美的剑锋少女盯着自己的脸动也不动,于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刚刚吃烧饼没沾到芝麻啊……

    不懂就问。

    夏歌看这位救美的英雄:“……你瞅啥?”

    楚瑶望着那双摄魂夺魄的紫色眼睛,半分也不舍得挪开。

    与此同时,是系统尖锐的警告!

    【橙色警告!宿主立刻闭眼!摄魂夺魄一旦发动会被强制维持一天!届时看到宿主双眼的人都会被宿主无意识控制!】

    夏歌:“卧槽!”

    刚刚这货太帅,她居然忘了刚刚开了摄魂夺魄!!!

    系统声音也是懒洋洋的,“都说了,它是低级傀儡,只有被你驱动的时候才能变成昨天那个样子。”

    夏歌拿着娃娃满脸茫然,“……怎么驱动?”

    “{控魂走声}。”系统顿了顿,“这个技能是每个傀儡师都要会的东西,它是操控傀儡最基本的技能。”

    “宿主,你必须得会一样乐器。”

    夏歌:“……”

    夏歌默默的把木偶娃娃揣到衣兜里,“啊,以后再说吧再说吧。”

    都穷的快吃不上饭了,哪有时间再去修习琴棋书画。

    蛋疼。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夏歌抬头看了看头顶上摇摇欲坠的黑色镰刀,拿了身份玉佩出了门。

    系统以为夏歌会找村尾的张木匠帮忙把镰刀拿下来,谁知道这货一出门就直奔山上。

    系统:“……你不修房子了?”

    夏歌:“今天发俸禄啊!”

    系统:“……”

    九十个铜板的俸禄,对宿主而言,确实是一笔巨款了。

    但是正常人不应该先找人把房子修了吗?!

    夏歌:“我想和我的巨款再亲热一会儿。”

    系统:“……”= =

    丹峰发钱的内务阁并不远,夏歌没走多远就到了。今天确实是给外门弟子发钱的日子,不过该领的大家都在上午领过了,很少有过了中午再来给人增加工作量的。

    账房刘小钱盯着账簿,手中的毛笔在宣纸上点点画画,眉头紧蹙。

    “嘿嘿,刘兄,我来领俸禄啦。”

    一个清澈的少年声音含着笑意打断了刘小钱的思绪,刘小钱回过神来,一见是夏歌,面色顿时不愉,“夏无吟?你怎么来这么晚?”

    夏歌抓抓脑袋,嘻嘻笑,“今天被叶师兄逮过去做事情了,一时没回得来,这不一回来就过来领钱了?”

    系统默默吐槽,自己宿主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又见长了。

    “算了。”刘小钱面色微缓,也有不少外门弟子临时被喊去替内门弟子做事情,见怪不怪,这个理由也算是合理。他公事公办的在账簿划了几下,“夏无吟……三百铜板。”

    夏歌心中一愣,三百铜板?

    不是九十个铜板吗?

    面上却是仍然笑得光辉灿烂,“真是麻烦您啦。”

    刘小钱撕了条子递给夏歌,“去那边账房去领吧。”

    夏歌接了条子,朝着账房的方向走了两步,还是停了下来。

    她微微侧头,“……刘兄,你钱是不是算多了?”

    刘小钱哼了一声,“算多谁的也不会算多你的,昨天大师姐忽然改了制,说外门弟子守丹峰也是有功,往上提两倍俸禄。”

    他斜了夏歌一眼,“便宜你了,去领钱吧你。”

    夏歌眉毛顿时扬起来,欢天喜地的去账房领了钱,掂着沉甸甸的铜板出账房的时候,莫名唤道。

    “小傀。”

    系统懒洋洋的,“嗯?”

    “你说的对。”

    系统茫然:“???”

    夏歌嘿嘿一笑,却没有解释。

    天边阳光灿烂,扎着绿发带的少年亲了亲钱袋,黑色的眼睛漾着浅光。

    ——那的确是一块浅黑色的美玉。

    沉默无言,寂寂闪光。

    = =

    苍茫的原野上,隐有狼嚎。

    “一曲镇魂歌。”

    血衣少女的声音温柔缠绵,带着三分勾人意味,“唱尽天下绝。”

    少女一身血色裘衣,半倚在房顶上,如玉的手上勾着一支白润骨笛,笛尾的红色结扣随风飘飞,月如流银,更是衬得眉眼纤长若妖,红唇白肤,媚骨天成。

    不知道为什么,楚瑶总觉得这货是在给她装睡。

    “呵。”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末土纪元我和院长谈恋爱陆离掌万界[快穿]万人迷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重启黄金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