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精神错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箭伤我也好治,但这魂毒可就有点麻烦了。”

    “麻烦?不是有百魂丹就可以了吗?”夏歌记得,她今天刚刚看过书。

    “夫子,能治吗?”

    夏歌问的有些忐忑。

    “是魂毒。”夫子摸了摸山羊胡子,打量了一下毛晴“看不出来这孩子心智还挺坚毅。”

    毛晴低低的笑:“不亮很黑。”

    其实没有星星什么都没有。

    来的路上还是有剑峰弟子看见她了,她也懒得理会直接背着人就回到了学堂,她要找夫子问一问该怎么办。

    夏歌疑惑。

    夫子道:“中了魂毒的人会被魂毒直接腐蚀灵魂灵魂不强大的人会很快被魂毒腐蚀,精神混乱,胡言乱语最后变成疯子或者人存魂消。”

    “这么严重?”

    “自然。”夫子道“不过灵魂非常强大的人,也可以凭借自己魂力抵制魂毒虽然可能会偶尔有些精神错乱但是也无伤大雅。”

    夏歌道:“那个您先治伤吧”别再说魂毒多厉害了,她怕毛晴要撑不住了。

    夏歌用鬼影迷踪把毛晴背上了山。

    她意识似乎有些模糊了抱着她的脖颈,嘀咕着说话。

    “我好像看见那天的星星了”

    星星?什么玩意?

    夏歌:“亮不亮?”

    到了地方,把毛晴安置在了旁厅的小窗上夫子倒没有追究她怎么被剑峰打成奸细的只是看着毛晴的箭伤,叹气。

    “看来这伤的不轻啊。”

    夫子道:“之前魔教进攻从未用过淬毒的武器,丹峰也就没有对此做出防范,这次突然用魂毒也是意料之外,所以化魂毒的丹药虽然有准备,但都是伪玄级。”

    夏歌:“伪玄级?”

    夫子:“丹峰的现任玄级丹师只有那一位,而且事务繁忙,也不可能让其日夜辛劳去炼成百的玄级百魂丹准备着。”

    夏歌:“伪玄级也可以吧?”

    夫子:“伪玄级可以暂时缓解魂毒,但是治标不治本,魂毒之所以叫魂毒,是因为它通过腐蚀灵魂,让人慢慢变得痴傻古怪,伪玄级的百魂丹只能缓解一两天,晚了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让人变得痴傻古怪?

    夏歌看毛晴,毛晴也看着她,眼神有些迷蒙。

    夫子摸了摸山羊胡子,给毛晴处理了箭伤后,转身去取伪玄级的百魂丹,“你先看着她,我先去取丹药”

    夏歌忽然叫住了夫子,“等一下!”

    夫子回头看她,“还有何事?”

    夏歌心微微跳起来,“百魂丹的材料您”有吗?

    她话音还未落,只听“咣当”一声,厅堂的门被猛地踹开,几个持剑的剑峰弟子闯了进来,“捉拿夏无吟!”

    夫子道:“放肆!山下魔道作乱,你们不去抵挡攻势,倒在这里撒野!”

    “若不是奸细走漏了风声,也不会如此手忙脚乱!”那剑峰弟子厉声道,“捉住她!”

    夫子挡在夏歌身前道:“谁敢上来!”

    剑峰弟子道:“您莫拦我,如今山下剑峰弟子身重魂毒者过半,如不能捉拿罪魁祸首,实难消心头之恨!”

    “你们说我是奸细,证据呢?”

    夏歌慢慢从夫子身后走出来,眉目沉冷,“拿出证据,我就跟你走。”

    那剑峰弟子语塞,半晌道:“在楚大人那里发现了一只烧焦的傀儡娃娃,三峰只有你有那种娃娃!不是你是谁!?”

    “真可笑了,只有我有就是我的?”夏歌不屑,随后道,“我让你拿出证据,不是让你空口白牙污蔑别人!”

    “少废话!捉住他!”

    底下那几个剑峰弟子一拥而上,谁知眼前穿着丹枫素衣的少年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下一刻,一个无比刺眼的令牌骤然出现在他手中

    “谁给你们的权利,捉拿一峰掌令?!”

    冲上来的剑峰弟子一下僵在了原地,连一边的夫子都倒抽了一口气。

    为首的弟子失声道:“不可能!”

    夫子道:“夏无吟,这”

    夏歌唇角勾着浅笑,“真不好意思,我现在是本峰临时掌令,有什么事情,还请大师姐回来再做商议吧。”

    那大弟子脸涨红,“这令牌是假的!给我上!”

    夫子道:“你们谁敢!”

    说完,到夏歌身前,仔细打量了她手中的掌印,肯定道:“这就是本峰掌印!绝对不会有错!”

    旁边有弟子盯着夏歌手里的令牌,小声道:“我以前见过,好像是真的。”

    那说说掌令造假的弟子瞪了他一眼,最后又看了一眼夏歌,“别以为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你了!等山下魔兵退了,大师兄会亲自过来的!”

    夏歌有掌令在身,除非常蓝亲自出面,否则没人能奈何她。

    等他们人气冲冲的走完了,夫子神有些复杂,“这掌令”

    夏歌道:“碧玺给我的,我之前也哎,夫子别说这个了,库里百魂丹,还有炼制百魂丹的材料,都有吗?”

    夫子摸了摸山羊胡子,道:“材料倒是不少,你”

    夏歌道:“都拿过来!”

    夫子看她一眼,没有再多问,去拿材料了。

    床上毛晴趴在床上,腰间的伤口被包扎上了,她闭着眼睛,额头渗着冷汗,唇发紫。

    夏歌蹲下来,将泡好的湿巾拧干替她擦了擦冷汗,低声道:“你不会有事的。”

    床上的毛晴闭着眼,没有回应她。

    夏歌把毛巾放回铜盆,想了想,从她兜里拿了一颗糖剥开,然后放到她嘴里。

    毛晴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看着她,纤长的睫毛下,一片湿润漂亮的水。

    夏歌问:“甜不甜?”

    毛晴声音有些沙哑,眼神一片蒙蒙:“甜。”

    “知道甜,就不要老是自讨苦吃。”夏歌把糖纸丢到一边的篓子里,“这一箭明明可以避开的。”

    毛晴老实道:“对不起。”

    夏歌:“伤的是你,你跟我道什么歉,我又不会受伤。”

    “没有人不会受伤的。”毛晴无辜道,“如果觉得不疼,那肯定还是不够狠。”

    夏歌扶额:“你非得杠我吗?”而且重点完全错了啊喂。

    果然中魂毒会变得古怪吗?这不是古怪了,这是完全精神不对劲啊。

    毛晴:“哎呀,伤口有点疼呢。”

    夏歌转移话题:“你睫毛真长。”

    毛晴:“嗯?”

    夏歌道:“还疼吗?”

    毛晴失笑,“疼。”

    两个人说着话,那边夫子带着丹药和材料来了,夏歌给毛晴倒了杯水,把丹药喂她吃下去。

    吃了百魂丹,毛晴的脸似乎好看了一些,只是还是很累的样子,半睁着眼睛。

    夫子指着一边的材料道:“这些材料?”

    夏歌抱起材料,低声道:“我记得这边也有丹炉?”

    夫子讶异道:“难道你要”

    夏歌“嗯”了一声,“我想试试。”

    两人话未说完,又有一剑峰弟子闯了进来,夫子胡子一翘,“你们怎么阴魂”不散两个字还未说完,便见那弟子“噗通”单膝跪在了地上,道:“剑峰抵抗魔教身中魂毒者过半,损失惨重,请夫子赐药!”

    夫子闻言顿了一下,也没有为难,“需要多少?不过我可跟你们说好了,百魂丹有是有,但全是伪玄级,想要真正解毒,还得等人回来。”

    等谁回来,自然不言而喻。

    那弟子道:“这”

    随后咬咬牙,“请夫子先赐丹给弟子。”

    “你跟我去取丹。”夫子看了看那弟子,同意了。

    三峰虽然平时有所内讧,但一旦遭遇外敌,肯定是竭尽全力一致对外。他随后给夏歌指了指一个丹房,道“那边有丹炉,你若是想试便试吧,这么多年,丹峰丹药材料不缺唉,听闻你丹赛上炼出过三生辟谷金丹,想来也是有些天赋的,试试能不能炼出伪玄级的百魂丹来。”

    言下之意,根本不相信夏歌能炼出真正的百魂丹。

    不,或许不是不相信而是,那场大火那么多年后,除了天生丹脉的顾佩玖,他确实没再见过有谁能炼出玄级丹药了。

    夏歌对夫子行了一礼,“谢谢。”

    系统道:“你下定决心了?”

    夏歌点点头,低声道:“我想,我明白你那天说的意思了。”

    系统:“什么?”

    “你说,成为炼丹师,并不是为了变成谁的目标和勇气。”

    她把书放下,然后拿起一边的材料,储存在灵窍里的灵气滑过体内丹脉,凝聚在了手中的材料上,让它们与空气中的灵气呼应,灵草灵药们慢慢亮起了漂亮的灵光,夏歌反手将浸染了灵气的药草扔进炉子里,火焰炸开灿烂的光泽,低声道,“我觉得,你说的对。”

    山下。

    常蓝开了护山大阵,暂时将魔教傀儡兵攻势挡住了。

    开护山阵法花费了不少时间,也耗费了不少灵力,常蓝开完后又下山和弟子一起抵御已经进入山中的魔教傀儡,有了他的加入,效率一下提高,但等全部处理完后也有些精疲力竭了。

    另一边,剑峰弟子受伤严重,不少心智不坚的早就因魂毒神志不清,胡言乱语,到处乱抓,本来被人紧急包扎的伤口又因此裂开,疼的到处乱滚,最后不得不被人用布帛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

    惨嚎不止,一片乱象。

    楚衣正用灵气帮忙稳住护山大阵,忽地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来,她陡然一僵。

    旁边有抬伤员的弟子看了一眼楚衣,“师妹,你的铃铛好像响了?是什么法器吗?”

    楚衣顿了顿,若无其事道:“家里的传音铃铛而已。”

    “哦哦,那我先走了。”那弟子也没有追究,匆匆忙忙的就带着伤员走了。楚衣望着震颤了两下便归于平静的铃铛,想到了那晚用银蝶听到的东西,眼神不由得深了下来。

    当主人的境界变化,叩魔铃会响,心境发生变化,问仙铃就会响。

    “伤亡如何?”

    这边常蓝没有在意那边楚衣的异常,疲声问一边来上报情况的弟子。

    “剑峰弟子受伤严重。”来上报的弟子道,“魔教卑鄙,武器上涂有魂毒!”

    常蓝面一下难看了不少,随后低声问,“丹峰可有百魂丹?”

    “已经派人去问了。”

    正说着,另一位弟子凑上来,正是去捉拿夏无吟的那位。常蓝看到他,眉头微微一跳,“人呢?可抓住了?”

    那弟子面露不甘之:“回大师兄,未曾。”

    常蓝想到了常念走之前跟他说的话,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怎么回事?兴师动众还抓不来一个丹峰弟子?”

    那弟子道:“她手中有丹峰掌令。”

    常念走之前给他说,之前魔教奸细袭击落下了一个傀儡娃娃,不知道怎么回事,楚瑶没有上报,让他去查一查,而且“无意”提起来,丹峰的有位空降天才夏无吟经常没事挂着一个十分形似傀儡的娃娃。

    再加上追查魔教奸细一事一直没有头绪,最近不安分的事情又那么多,秉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原则,常蓝就想着先把人抓起来,问一问事情缘由,再做其他打算。

    常蓝揉太阳穴的手一滑,“什么?掌令?”

    那弟子道:“对,掌令不过没关系,大师兄只要您出面,肯定手到擒来!”

    常蓝默默看了不远处被不停的搬来搬去,中了魂毒的弟子,只觉得不止头在疼了,简直从头皮到脑仁全部都在疼。

    那弟子道:“大师兄,您一定不能放过奸细啊!”

    “自然不会放过。”常蓝揉了揉太阳穴,“去问百魂丹的弟子还没来吗?”

    “来了!”

    那位去丹峰问药的弟子回来了,一脸忧心:“大师兄丹峰的掌药人说目前库里只有伪玄级的百魂丹,治标不治本,只能拖个一天。”

    常蓝道:“能拖一天是一天,我先传书让顾师妹抓紧时间回来,你,还有你,跟我过来,等我传完书就去那边会一会这个夏无吟。”

    一位大师姐!!

    可是大师姐去了枯竹村抵挡恶鬼潮了啊!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鬼妃太倾城世子大人驾到综漫之从斩妹开始全能修仙奶爸血色复兴剑仙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