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一片混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里面正在看课的夫子感觉不对,拿着书卷出来,声音沙哑“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夏歌抱着书躲在梧桐树后有种不详的预感。

    夏歌:“没事总觉得今天她好像有点奇怪。”

    系统:“总会有那几天的。”

    夏歌:“”

    “没有。”

    穿着丹枫素衣的少女看她一眼早晨的阳光温暖,她那一眼却染着说不出的味道“夫子让我下山拿东西。”

    “哦”

    夏歌撇撇嘴正准备继续看书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嘈杂,她一抬眼,便看到院外,有很多穿着剑峰衣服的弟子冲了上来。

    为首的弟子没有看到夏歌扯着嗓子嚎“围住院子抓夏无吟!”

    “别让那小子跑了!”

    “”

    夏歌:“啊?”

    第99章

    “说的跟花似的。”

    夏歌把书从脸上拿下来一抬眼,便看到了从堂里出来的毛晴。

    “哟你也被赶出来了?”

    夏歌笑。

    毛晴走了,夏歌看了看书,又看了看她离开的方向。

    系统:“怎么了?”

    “我们怀疑他是魔教的奸细!”

    为首的弟子声音嘹亮目光如电,“还请夫子将人交出来等候发落!”

    夫子眯起眼睛慢条斯理“你说什么?”

    “既然是我们丹峰的弟子,自然由丹峰大弟子处置,又哪里由得你们剑峰随便插手!岂是欺我丹峰无人?!”

    那弟子被骂得头一缩不说话了,另一位弟子上前道:“夫子莫气,只是你们丹峰大弟子目前在枯竹村候恶鬼潮,但抓奸细一事又实在是迫在眉睫,菱溪峰规定,一峰大弟子不在,便可由掌令掌事,掌事不在,便由他峰大弟子暂且代责而且我峰大弟子镇山,自然掌三峰全责。”

    夫子会站出来说话,夏歌着实有些意想不到。

    系统有点莫名其妙:“你怎么突然就变成奸细了?”

    夏歌道:“可能是那个炸开的小傀儡。”

    系统:“啊?那个小傀儡不是在楚瑶那里吗?她把它交给剑峰大弟子了?”

    夏歌矢口否认:“不可能。”

    系统:“那?”

    “估计当时见到小傀儡的不止有楚瑶,还有其他人。”夏歌皱起眉头,“可是为什么到现在才追究起责任来了?”

    系统:“那弟子说掌令掌令难道是今天早上碧玺来找你给你的令牌?”

    昨日顾佩玖刚走,今天早上晨鸡刚打鸣,碧玺便过来把一个包得好好的小包裹给了她,嘱咐她收好,问是什么,只说是令牌,也没说有什么用处。

    夏歌不太相信:“不会吧?掌令?师姐怎么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我?”

    系统:“怎么不可能?你别管了,带没带身上?”

    夏歌:“我今早放寝舍了啊当时觉得没什么用处,让我收好我就收到寝舍了。”

    系统:“令牌这种东西当然要随身带在身上了啊笨蛋!”

    夏歌:“带身上丢了怎么办啊!那是大师姐让收好的!”

    系统:“你怎么不考虑放寝舍被人偷了怎么办啊?!”

    夏歌醍醐灌顶:“好像是。”

    系统:“”窒息。

    那边夫子和剑峰弟子还在僵持,夫子冷笑:“无凭无据就想带走我丹峰弟子,倒是好厚的脸皮。”

    为首的弟子拿出一个令牌,道:“我们有剑峰的搜查令。”

    夫子冷喝道:“我只认我丹峰和菱溪搜查令,你们大弟子那么大本事,让他把菱溪搜查令拿出来,老头子我二话不说,立马放人。”

    那弟子闻言,哑口无言。

    每一峰大弟子都可以发布本峰的搜查令,但菱溪全峰搜查令,只有菱溪掌门可以发布。

    院外剑峰弟子围得密不透风,庭内几名弟子和夫子在僵持,堂内看书的弟子忍不住往外探头探脑,猜测发生了什么。

    “外面怎么了?”

    “好像说夏无吟是魔教奸细?”

    “怎么可能啊”

    “啧”

    “”

    系统:“怎么办,想到办法没?你那位夫子拖不了多久的。”

    夏歌道:“要不这样,我先去拿那个令牌,到时候见机行”事。

    她话未说完,便听到了一声堪称刺耳的警报!

    “叽轰”

    灿烂的警报烟火在白日炸开了无数绚烂的彩,为首的那弟子失声道:“魔教袭击?!怎么可能?!”

    夫子脸严肃了起来,堂内弟子也是一阵骚动,夫子道:“肃静!”

    另一位剑峰弟子额头冒汗,“怎么办?!”

    “剑峰的几位得力弟子都去恶鬼潮那边了!”

    “难道这是魔教的奸计!?”

    夏歌可不管什么魔教的奸计不奸计,得到机会拔腿就跑:“卧槽,天赐良机,溜了溜了!”

    “那个跑的是谁?逮住他!!”

    夫子对夏歌高呼道:“路且,你下山给我带份拂子草!”

    “交给我了夫子!”

    夏歌一边跑一边高声回应道。

    然而那弟子一眼就看到了夏无吟腰间的娃娃,冷笑一声,“夫子,听说您丹峰信条里有无信不立四字,还是少给你们丹峰抹黑了吧?”

    随后道:“那不是路且!就是夏无吟!给我抓住他!”

    夫子也冷笑:“无信不立是要挑人的,对没有证据就胡乱抓人,眼里蒙了狗屎的剑峰的竖子,可不衬这句话。”

    另一位弟子闻言就要抽剑,被为首的弟子止住了,他冷声道:“来这里抓人,自然有凭有据!待我抓住他后给您看个清楚!”

    “你们一部分人跟我去抓人,另一部分去山下护住村民!他们从山下来,恐会伤不少人!”

    夏歌穿过庭门,抬脚踹翻了几个围上来的弟子,鬼影迷踪一发动便跑的贼快,后面的人看到夏歌这身手,愈发肯定了她魔教奸细的身份。

    “谁会御剑?!一定要把他给我逮住他带到山牢那里去!”

    “会御剑的弟子都去恶鬼潮了”

    “闭嘴!”

    “是!”

    夏歌绕了几个圈甩开了后面追过来的弟子,跑到了自己的寝舍,不出预料,也是被剑峰弟子围住了。

    夏歌躲到一边的山毛榉后,干脆利落的扯开自己的头绳,黑发披散下来,小相思亲吻着她的指尖,她低声道:“喂,看见那群人了吧,你这样都给我捆起来。”

    小相思得令,一下窜了出去。

    其中一位看守的弟子抱着剑,正和另一位闲聊。

    “刚刚的那个烟花好像是魔教攻山了?”

    “就你话多,正看人呢,头说让我们在这里看着,那小子一会儿准往这边来,魔教应该会有人处理的”

    那人说着,也有点不确定,显得有些不安起来。

    夏歌微微眯起眼睛。

    小相思已经爬到了他们的脚下,从一边悄无声息的钻入地下,在泥土里如蚯蚓一般探索着,伸长着自己的身体,一条细细的红丝带宛若一条红蛇,慢慢蜿蜒在了他们脚下。

    “臭小子跑到哪里去了!”

    “给我仔细搜!”

    “说不定是回寝舍了?”

    “啧,有可能,你,你,还有你,去寝舍那边看看有没有情况。”

    “是”

    不远处隐约有嘈杂声传来,已经有人在接近了!

    夏歌瞳孔微微一缩,感应了一下相思的位置,低声喝道,“收!”

    话音一落,无数殷红的丝带瞬间从泥土里冲天而起,第一时间将连剑都没来得及拔出来,猝不及防的几名弟子的嘴巴劈头盖脸的捂住,随后无数丝带蔓延起来,将人给生生捆成了粽子!

    “bn!”

    夏歌从山毛榉后出来,窜进了自己的寝舍,搬开了自己的床,挖出了埋在地下的小盒子,“啊没丢”

    系统:“当然不会丢了。”

    夏歌把盒子扔进了流银里。

    系统:“然后呢?”

    夏歌:“等等我总觉得忘了点什么”

    窗外,已经可以看到那三名弟子的影子了,他们显然看到了外面被捆成粽子的看守人,显然被惊吓到了,两个正犹豫着不敢过来,另外一个回去,显然是要报信。

    虽然觉得忘了点什么,但现在显然不是安静回忆的时候。

    夏歌抄起一边的毛笔,翻手一个一击必中敲了那人的腿,她控制着自己的力道,没下手太重,那人被毛笔重击小腿,“哎呦”一声,整个人扑通跪下了下来,狼狈至极。

    夏歌出门一个鬼影迷踪翻到房顶,勾勾手抽回小相思,底下被相思抽脸并且捆成粽子的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头发蓬乱,满脸都是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表情。

    “站起来。”

    那个报信的弟子显然不用报信了。

    这声音阴沉至极,那个跪下的弟子眼前出现了好几双靴子,一抬头,就看到了眼前追过来的,为首的剑峰弟子。他狼狈的站起来,拍了拍衣服,恨恨的盯着夏歌。

    夏歌坐在屋顶上,相思缠绕在指尖,红绸带上沾了点泥土,她有点心疼的擦了擦,“哎都脏了”

    随后望着下面的人,用小相思把头发重新扎起来,居高临下,“哟,你们不去下山除魔卫道,老追我干嘛啊?”

    “夏无吟你少废话!”

    “下来跟我们走!”

    “哎,我是路且啊,不是夏无吟,你们别挡着我了,我还得下山给夫子取东西呢”

    夏歌一边说着,一边慢条斯理的从戒指里拿出了从房间取出来的小盒子,拆开,把小包裹取出来,拿出了里面的令牌。

    丹红的令牌,画着枫叶,上面刻着两个字。

    掌令。

    居然真的是掌令

    “呸!你就是夏无吟!你腰间的那个娃娃就是你的傀儡吧?!你就是魔教的傀儡师,魔教的奸细!”

    底下那人痛骂,“真是为祸人间不知廉耻!”

    夏歌懒得理他,子无须有的事情,没有回骂和承认的意义。

    她看着手里的掌令,一时间大脑放空。

    掌令,即是丹峰临时大弟子。

    所以在享受权利的同时,也要担当起丹峰所有的职责和义务。

    大师姐把这个给她?

    夏歌瞳孔猛地一缩!

    她喃喃道:“等等,等一下魔教从山下来?”

    系统:“攻山当然从下往上攻了。”

    一瞬间想到的是她刚才见毛晴时候,毛晴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夫子让我下山拿东西。”

    下一刻,那骂人的剑峰弟子眼前一花,再看屋顶上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了,只有因速度过快余下的一道残影!

    “人呢?!”

    “又跑了!!”

    “草见鬼了!!给我追啊!”

    “他往山下跑的!”

    “日!别让他跟魔教汇合了!!”

    开到极限的鬼影迷踪,没有风景,只有无尽颜混合成一道的残影。

    系统:“你往哪里跑?!”

    夏歌死死捏着令牌,嘶声道:“山下,毛晴!”

    那弟子拔高了嗓门,“我说,你们丹峰的夏无吟是魔教的奸细!把人交出来,等候发落!”

    夫子沉默了一下,突然骂道:“竖子猖狂!”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最强通缉犯这个主播有毒六零末外星人生活日常逍遥梦路[明朝]科学发展观玄幻都市之超神天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