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风光无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夏歌假装镇定道:“情书。”

    毛晴一脸我他妈白日见了鬼的样子:“哈?”

    夏歌没回答,只是道:“我看看”

    她小心翼翼的把封皮拆开,果然从硬硬的纸封和柔软的包封中间拆到叠的整整齐齐的一个指甲盖大的小方块。

    系统:“这什么?”

    “怎么这么难呢?”

    她手里的这本野史,烫金外包封皮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然而写的都是菱溪峰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夏歌本来想从这里侧面找一点菱溪老祖的线索然此书华而无实自然一无所获。

    把书放回去的时候,夏歌隐约觉得有点不对。

    “我也不知道我先看看。”

    夏歌捏着方块利索的把书裹好放进原处正准备看时,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有人小声唤她“夏无吟!”

    夏歌正准备拆这一下整个人都被吓了一个激灵,手里的小方块在指尖跳了跳又被猛地抓回手心攥紧,她一回头,就看见了毛晴那张好奇的脸,“你看什么呢?那么入神?”

    夏歌觉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为什么不能来你这几天太用功了,一直都在藏书馆泡着,我无聊,只能来找你咯。”毛晴说完就问,“你拿的什么啊?这么害怕?”

    藏书阁。

    “哎这不科学啊。”

    夏歌翻着书,“为什么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关于老祖的书她翻遍了除了那几本野史其他的线索几乎都找不到。

    系统:“再找找吧。”

    这书外包封皮,包着封面的角落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摸上去有点鼓鼓的。夏歌把书又抽出来摸索了几下“这里好像有东西?”

    系统:“怎么了?”

    “有人给你递情书?”

    夏歌:“没办法,我就是那么优秀。”

    毛晴:“”

    “当然不是了。”夏歌有些尴尬的扯开了这个让人尴尬的情书话题,“你来找我什么事?”

    毛晴:“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夏歌一脸惶恐,连连摆手:“你也要给我递情书了吗毛晴?别这样我们还能做朋友”

    系统:“”

    毛晴无语,“行了行了别演了,真辣眼睛,我来找你确实有事。”

    “霍白要走了。”

    夏歌心下一跳,“你说什么?”

    毛晴道:“我走的时候听他给夫子说,他家里出了点事情,要抓紧时间回去。”

    夏歌:“哦这样啊,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你之前不是挺关心他的么?我就是跟你说一声。”毛晴说完,又忍不住问:“谁的情书啊。”

    夏歌心不在蔫:“哦霍白的。”

    毛晴这次真是见了鬼了:“哈?”

    系统:“哈?”

    夏歌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骗你的。”

    毛晴:“滚。”

    毛晴说完就走了,她又不是真的喜欢历史,也不是真的想给夏歌送情书。

    夏歌也不喜欢历史,但现在为了线索,又不得不勉为其难的喜欢。

    这可真要命。

    等毛晴走远了,夏歌才慢慢的把小纸条打开。

    纸片很脆,有些泛黄了,像是过了很久的时光,夏歌拆的时候小心翼翼的,从纸窗投进藏书阁的温暖的阳光下尘埃飞舞,纸片上的小字,字迹娟秀,像是一个人低低的细语,度过了百年的光阴,落在了有缘人的手中。

    “伏尸百万,恶灵哭号,镇于武夷山,奏安魂五十余年,罪业难消。无名”

    “无名?”

    夏歌眉头皱起来,看这一行小字,心中微微跳,她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拿着纸条,然后开始在书架前快速的翻了起来。

    系统:“你在找什么?”

    “手书,手书”夏歌翻的很急,这一区的书之前基本上都被她翻遍了,所以没翻多久就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菱溪祖训老祖亲书拓本

    夏歌翻开书,把纸条上的字和书上的字对比了一下,没过多久,她合上书,松了口气。

    “就是这个了。”

    系统看到了她翻的手书拓本:“这个纸条,是菱溪老祖?”

    夏歌看着纸条,想了想:“可能吧。这内容跟墓上天花板的场景也勉强能对的上”

    老祖墓里天花板,执着笛子流泪的女子,满是恶灵的山,还有镇压恶灵的衣服。

    系统:“可是她为什么要写这个,还藏在这里?”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夏歌看了看纸上的内容,揣测了一下,“可能是这种事情,在当时已经,没有人可以说了吧。”

    所以只能写到纸条上,沉默的把它封缄在书中,埋于历史的尘埃里。

    作为这件事,存在过的证据。

    系统:“嗯?什么意思?”

    夏歌道:“谁知道,我也是猜的。”

    “可是如果她做了纸条上说的这种事情为什么一点痕迹都没有?”夏歌困惑道,“如果真的有百万恶灵,犯下这种大事,无论是谁都会被史书记一笔的吧。”

    可是,关于这件事,毫无痕迹。

    流传于世的,都是她菱溪一代老祖的风光无限。

    只有在她沉寂的墓室里,才刻下了关于这件错事的寥寥寂语。

    系统猜测:“难道是害怕后世的口诛笔伐,所以向世人隐瞒所有的事情,但又觉得良心不安,所以才在墓室里写下自己悔意?”

    夏歌:“啊?这样好虚伪的。”

    系统:“”

    夏歌:“做了就是做了,这样不是撒谎么。”

    系统:“闭嘴吧你。”最没资格说这话的就是你了。

    夏歌:“哎,可是我觉得她这样也没意思啊,就算她名垂青史了,但我也不知道她做过什么好事啊,一个没做过惊天动地好事的人,一个没做过天怒人怨坏事的人,仅仅是个菱溪老祖,能让我知道她喜欢吃桂花糕,这不是太没道理了么?”

    系统:“菱溪峰是人家开的,凭这点就比你强。”

    夏歌抽出正史,义正言辞:“比我强的人多了,我怎么就不知道千魂教的老祖吃不吃桂花糕逛不逛窑子呢?”

    系统:“”

    这话没法接。

    系统转移了话题:“霍白要撤了。”

    “他当然要撤。”夏歌也不再想菱溪老祖了,她把手中的正史放进书架,懒洋洋道,“暗杀任务目标没得手,他还留下来干嘛,又不像我要在丹峰养老。”

    系统:“那你就准备让霍白撤?不做点什么吗?比如不经意的揭穿他?”

    夏歌摸了摸下巴,“只是怕逼太紧,到时候鱼死网破,把我傀儡师的身份捅出来,那可就有点大发了。”

    夏歌把小纸条收好,摇头,“赌不起赌不起。”

    系统:“啊?那就是不管了?”

    夏歌出了藏书馆,“我管的了?再说吧。”

    系统:“那你现在干嘛去?”

    夏歌:“你猜。”

    阳光灿烂,花团锦簇,书房外的夹竹桃开的更是灿烂。

    窗前,红白枫衣的少女安静的看着卷宗,手中的朱笔墨杆,衬得手白如玉。

    夏歌随手折了一枝粉瓣夹竹桃背在身后,笑眯眯的站到窗台前,正午阳光灿烂,她笑嘻嘻道,“师姐午安呀。”

    顾佩玖手中朱笔微微一停,却没有抬头,她把批完的卷宗放到一边,“嗯,安。”

    淡淡的檀香味飘散开来,混着夹竹桃的香气,很好闻。

    “师姐师姐,别低头嘛,抬头看我呀。”夏歌道,“别批啦。”

    顾佩玖没搭理她,淡淡道:“别闹,一边玩去。”

    夏歌“哎”了一声,跑到一边,进了书房,门被推开,灿烂的阳光洒落一地,夏歌溜到顾佩玖身边,手里的夹竹桃“唰”的伸出来,“师姐,看花!”

    那被惨遭腰斩的夹竹桃花枝随着少女的动作,粉嫩的花瓣随着轻柔的风扑簌簌的落了下来,有几瓣慢悠悠的落在了刚刚批过的卷宗上,其中还有一瓣落在了她刚刚批下的“允”字上,粉嫩的花瓣染上了赤的朱墨,恍若一场醒不过来的梦。

    顾佩玖看了一眼那染了朱墨的花瓣,转眼看夏歌。

    夏歌手里的花枝花瓣已经掉的惨不忍睹了,只剩下惨败的绿枝,不少花瓣落在了她的衣襟前,她讪讪的看了一眼手里的花枝,然后把它藏在了身后,“坏了。”

    随后又喜滋滋,“师姐你看我了诶。”

    顾佩玖随意的挥手,一阵轻柔的微风吹来,将少女衣襟上的落花吹散,花瓣飘零,顾佩玖道:“来找我作甚?”

    夏歌眨了眨眼,“来请安!”

    顾佩玖没看她,“说实话。”

    “没说谎,就是来请安的。”夏歌甩了甩花枝,目光飘了飘,“嗯,当然,顺便问一点事情啦。”

    顾佩玖道:“在那之前,我也有事问你。”

    夏歌疑惑:“嗯?”

    顾佩玖随意的翻了一下卷宗,淡声道:“恶鬼潮,听说过吗?”

    仿佛有什么直指心脏,将它紧紧的揉搓,然后扼住了最致命的一点。

    夏歌瞳孔微微一缩,整个人像是过了电一般颤抖了一下,脑海中纷纷杂杂的闪过了什么,随后化成了一片空白。

    手中的落了瓣的绿枝轻飘飘的从手中滑落,惨然的跌在了一地的碎瓣中,无声无息。

    夏歌听到了自己有些僵硬的声音:“您说,什么恶鬼潮?”

    明明之前,应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

    可为什么,总有种似曾相识的,心脏被什么攥紧的恐惧感?

    系统:“”

    毛晴嘴角抽了抽,“行了,瞧你那德行,你来藏书馆就是来拆情书的?”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养蚕秘辛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复仇女神:异能重生回归重生之拐个仙男当老婆特种兵之至尊养母难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