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无事殷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嗯”楚瑶摸了摸下巴像是在沉思半晌微微一笑“这么说,是我献得殷勤不够了。”

    楚瑶说完,提起了夏歌的领子,身形宛若鬼魅,一下消失于丹峰林间。

    想到砸到霍白脑袋上的酒坛,夏歌就觉得很遗憾。

    冬青酒楼的竹叶青很贵呢。

    “我来找你就必须有事?”楚瑶挑眉看她。

    夏歌:“”

    她是雷锋不是圣母啊喂。

    楚瑶见夏歌一脸被噎住的表情,忍不住笑,“不是这样就好走吧。”

    “你有没有事我不知道”夏歌老实的道,“但我知道一句老话。”

    楚瑶:“嗯?”

    夏歌抱着酒义正言辞:“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楚瑶“啧”了一声打量了一下夏歌,眉毛微挑,唇边却隐约笑意“献得殷勤都接下了再说人非奸即盗?不太好吧?”

    夏歌抱紧酒坛义正言辞:“我没接,我这是帮你拿着!”

    楚瑶道:“你哪里得罪人家了?”

    夏歌道:“哎谁得罪他了别管啦,这人脑子就是有病。”

    楚瑶挑了挑眉道:“你就把他放在这里?”

    夏歌一手提着酒一手推她翻了个白眼,“我还把他送到下面看大夫?”

    楚瑶沉思了一下:“我还以为你真会这么做。”

    两人默契的将被酒坛砸晕的霍白扔到了树林子里就这么悠哉游哉的走了。

    “你来找我做什么啊。”夏歌抱着酒,“还带着两坛酒可惜了。”

    “喂喂喂!”

    风声作响,楚瑶速度极快,夏歌抱紧了酒坛在她手底下摇来晃去,“停下啊喂!我我我待会还有课!夫子打不死我啊啊啊”

    楚瑶脚尖点在枝叶上,身轻如燕,一个轻跃带她飞上高空,声音隐约带着笑意:“夫子?一定要夫子吗?我也能教你啊。”

    夏歌:“”

    夏歌绝望:“你听谁说的?我那么优秀!”

    楚瑶“哦”了一声,“没事,那就为了我被骂一次吧。”

    夏歌:“”

    夏歌稳了稳心神,打算接受现实:“你说要教我什么?”

    楚瑶带着夏歌没多久就来到了剑峰的地头,山风萧瑟,山林浓密,少女把她放下,摸了摸下巴:“我教你弯弓射大雕?”

    夏歌:“”

    夏歌抱着酒坛利索的往回走。

    楚瑶一下揪住了她的领子,“干嘛去?”

    夏歌泪流满面:“我不想弯弓射大雕。”

    楚瑶道:“可是我在献殷勤。”

    夏歌:“”

    为什么献殷勤是弯弓射大雕啊,您老不觉得逻辑有些问题吗?!献殷勤一壶酒真的够了,而且您为什么突然想给她献殷勤了?!

    夏歌抱着酒决定委婉的暗示一下对方:“其实这壶酒挺好的。”

    所以弯弓射大雕就算了吧?

    楚瑶道:“你等我一下。”

    夏歌见她轻轻一跃,上了一棵树,然后从一个鸟窝后面摸出了两把弓和箭袋,随后几个轻盈的纵跃下来,把弓和箭袋各扔给了她一个,“接着。”

    夏歌一手抱着酒坛,一手接了弓和箭袋,“呃?”

    楚瑶道:“酒要藏起来,我们去打猎。”

    夏歌:“藏哪里?”打猎?

    打猎就打猎,您老说什么弯弓射大雕啊喂!这样显得很有文化吗?

    楚瑶想了想,“跟我来。”

    她们现在在一处茂密的山林里,楚瑶带着她,七拐八绕,夏歌敏感的觉得有些熟悉,一转头,就发现了不远处的一片柿子林。

    夏歌脚步微微一顿:“”

    嘛,真的是不得不熟的地方啊。

    楚瑶见她停下,眸光微微一动,面上却不动声:“怎么了?”

    夏歌道:“那边柿子熟了。”

    楚瑶:“你想吃?”

    夏歌明知故问:“涩不涩?”她吃过,一点都不涩,超甜。

    楚瑶:“不涩。”

    说完,就去给她摘了两个。夏歌把两个柿子放到酒坛上,背着弓箭抱着酒坛和柿子,继续跟着楚瑶走。

    绕了几圈,分花拂叶,楚瑶最后找到了一个树洞,“嗯,就藏在这里。”

    夏歌把酒坛放进去,然后用叶子挡好,拍了拍手,背着弓站起来,忽然笑了,“为什么感觉像是在埋花雕?”

    楚瑶微微一顿,侧眼看她:“花雕?”

    夏歌“噫”了一声,“你不知道吗?女儿红啊,在女儿出生的时候埋下去,女儿出嫁的时候开封喝的酒。”

    “我知道。”楚瑶道:“但你为什么觉得,我们在埋花雕?”

    夏歌:“”

    这话没法接。

    “感觉而已啦,哪里有为什么。”夏歌扯开话题,又忍不住笑嘻嘻,“不过你既然是楚家这个大门大户的女儿,肯定也有花雕吧?”

    “谁知道。”楚瑶“啧”了一声,有觉得有趣,“你想喝?”

    “呃,没有没有,我就是问问。”夏歌摆摆手,感慨了一句,“就是觉得这个风俗挺好玩的。”

    “没意思。”楚瑶道,“藏好了就走了,晚上再来。”

    “啊?还晚上?夫子真的会训死我的”

    但人都来了,被骂是肯定的了,夏歌也就嘀咕了两句,便不再说了。

    其实倒也不是真的在意被骂不被骂,就是跟着楚瑶,再加上之前的事情,“怕夫子骂”不过是她心虚的掩饰而已。

    不过见对方没有半点提起来的意思,夏歌也就装傻了。她背着弓和箭,跟在楚瑶后面,“我们去打什么啊?”

    楚瑶摸了摸下巴,眯着眼,望着头顶从交错叶片透下的破碎阳光,隐约听见有鸟儿鸣叫,最后轻轻一点地,跃到了树顶上。

    风光霁月,天空明净,是个打猎的好天气。

    夏歌忍不住抬头看,却只能看到对方湛蓝的一角衣摆。

    楚瑶道:“上来。”

    夏歌开了鬼影迷踪,背着弓,几个纵闪上去,轻飘飘的落在了顶上的一个树枝上,一抬头便看到少女的发带随着黑发飘动,弓弦绷起,锋利箭尖直指天际,漆黑的眼眸映着锐光。

    “嗖”

    夏歌一抬头,利箭破空,只听“哧”的一声伴着一声哀叫,便看到一只大雁从向南的“一”字中跌落下来。

    夏歌:“”

    楚瑶身影一闪,下一刻再出现的时候,手里已经提着一只死透的大雁了,锋利的长箭直接穿透了大雁胸口,一击毙命。

    楚瑶:“今天晚上我们烤大雁。”

    夏歌:“”

    见夏歌一脸一言难尽,楚瑶微微挑眉,“你上次不是说要烤大雁的吗?”

    夏歌表情飘了飘:“我不会来着。”她就是说说啊。

    楚瑶道:“我会啊。”

    “快点,别偷懒,今天的晚饭靠这个了。”楚瑶说完,见夏歌一动不动,她眼里微微透出几分狐疑,“你该不会给我说,你不会连弓都拉不开吧?”

    夏歌讪笑:“怎么会。”

    说完学着楚瑶弯弓搭箭,动作还算标准,天空又有大雁飞过,夏歌被楚瑶看着,一击必中有点不敢用出来,弓弦从指尖松开的一瞬间,长箭无比凌厉的射出!

    夏歌得意道:“我开弓了。”

    楚瑶凝视着开弓后无比凌厉的冲出半空,然后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悠悠的落下山的羽箭。

    空中一排大雁飞过,眨眼间便成了天便的一个黑点。

    楚瑶有些无语,半晌道,“你不会?”

    夏歌:“我第一次用弓你等下我找找手感。”

    夏歌摩挲着弓弦,从背后抽出一根羽箭,慢慢的将一击必中的感觉引出来。开了灵窍之后,她总感觉自己对外界灵气变动更加敏感,夏歌捏着箭的羽尾,隐约觉得剑峰的灵气有些不对劲。

    楚瑶提着大雁,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一般,只是看着夏歌提箭。

    夏歌道:“我差不多摸到感觉”

    “吱吱”

    夏歌话音还未落下,下一瞬间,无数难听的“吱吱”声瞬间从四面八方响起来,刺耳至极,嚣张至极,下一刻,仿佛被什么黑压压的云彩笼罩,本来明媚的天空瞬间昏天地暗!

    无数“吱吱”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声音听得人头晕目眩,夏歌瞳孔微微一缩,头顶的东西,她看清楚了!

    不是黑云,是蝙蝠!

    无数的,半人高的巨大漆黑蝙蝠,仿佛凭空出现,瞬间占领了菱溪剑峰的高地!

    夏歌和楚瑶站在高树之顶,毫不犹豫的便成了靶子,无数漆黑的蝙蝠朝着两人俯冲而下,翅膀仿佛淬毒利刃,所过之处,茂盛的草木便在眨眼间萎缩,褪,森然至极!

    楚瑶一只手提着大雁,背着长弓箭袋,反手抽出腰间长剑,剑如一泓秋水,在黑暗中闪过明亮的锐光!

    “哧”

    一剑下去,飞过来的蝙蝠一口气被从头切成两半!一瞬间血雨淋漓,可怖至极!

    蝙蝠见楚瑶是个不好啃的硬骨头,转而向夏歌冲了过去,楚瑶提着剑毫不犹豫的向夏歌的方向过去,谁知一抬眼,却见洒落的血雨中,少年提弓弓箭,黑风凄烈,黑发与红发带猎猎飘飞,手中箭尖凝聚着寒意,透过无数向他飞过去的巨蝙蝠的空袭,那箭尖竟是直指她的方向!

    夏歌抱着酒坛头晕目眩:“你你你你教我什么?不,谁让你教什么了?!我说我会被夫子骂啊!”

    楚瑶“噫”了一声,“你不是天天被骂吗?”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洪荒之血海大魔尊七零有伊人圣墟玄幻都市之超神天赋俗人回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