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招人喜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夏歌陡然一惊,“谁?!”

    丹峰路上多有雪白的花树。

    “回去吧累了。”

    没走几步天边闪过一丝微光,夏歌一伸手,随后一根眼熟的小红绸带便活灵活现的缠到了她手腕上。

    正是小相思。

    大师姐明明是一个看上去那么冷的姑娘。

    她握着她手的时候却总是不像看到的那般冷。

    手是暖的。

    “辛苦啦。”夏歌道,小相思亲亲热热的蹭蹭她的手腕然后把自己打成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然后骄傲的甩了甩“翅膀”。

    夏歌:“”

    大概能明白它的意思是“我现在会自己打结了?”

    夏歌尬夸“哎呀小相思你可真厉害。”

    “你也很厉害啊。”少女的轻笑响起来,宛若鬼魅。

    她怎么会眼睁睁的看你掉下去呢。

    好像回忆起来。

    那个看似高高在上的人却一直,都是在她这边的。

    不知不觉已经很多次了。

    墨家村入门赛,黑市。

    夏歌在原地,望着满天的星星,发了很久的呆。

    良久。

    夏歌一回头就看到了坐在雪白花树上额发乌黑,杏眸流淌着森寒月光的蓝衣少女。

    花瓣飘飞不见一丝浪漫更多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滚滚寒意。

    得,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

    楚衣笑意浅浅,“这不是想来看看丹峰传说中的天才少年么。”

    夏歌笑:“现在看到了,小姐姐还是快点回去吧。”

    楚衣从花树上轻轻一跃,绣着漂亮银蝶的白袖子在风中飘出蝴蝶一般漂亮的弧度,她轻盈的落在地上,无声无息。

    “急什么呢。”楚衣慢条斯理,“这不是还有一点疑问没有弄清楚么。”

    夏歌眨了眨眼睛,“什么疑问啊。”

    楚衣微微抬起手,一只漂亮的银蝶便从遥远的天际飞来,扑闪着艳丽的荧光,落在楚衣指尖之上,她笑意浅浅,“比如说,你手上的那只衣魅,突然出现在剑峰,是怎么回事呢。”

    没等夏歌回话,她又“哦”了一声,“或者说为什么,它又会带着我的银蝶出现在你们丹峰大弟子的屋子里呢。”

    夏歌睁眼说瞎话:“没有啊,小姐姐你那么好看,一定是看错了吧,我家衣魅很乖的,从来不伤害花花草草,也从来不带什么奇怪的东西回家,更不可能去剑峰了。”

    楚衣微微一笑,指尖轻动,那只银蝶轻柔的飘散在空中,“可是我的蝶魄告诉我,它一路从剑峰追过来的,就是你手上的这只衣魅。”

    “哦?”夏歌似笑非笑,“证据呢?”

    “就算您是剑峰的人,也不能空口白牙的冤枉人啊,您说您的银蝶追的是我的衣魅”

    她把手腕上的纤弱的红丝带露出来,“您得有证据才好嘛。”

    所有人后面看到的,都是一只发着光的金小球状的衣魅,前面天昏暗,又裹着泥水,红丝带原来的样子很难分清楚,只要夏歌咬定楚衣追的那只衣魅不是她的,而且大师姐说的那一句“夏无吟在我这里”做不在场证明,就算楚衣怀疑她是奸细,到最后也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

    而且有大师姐作证,就算最后被人发现衣魅是她的,也没有什么。

    楚衣顿了顿,大概也是想到了其中关节,唇边的笑意微微收起,月如银,她看着夏歌,过了半晌,又笑了,“夏无吟,有没有说过很你招人喜欢?”

    夏歌:“有吗?”

    她没觉得自己招人喜欢,倒是觉得自己挺招人烦的。

    半晌,夏歌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小姐姐你喜欢我啊。”

    不会被拆穿了吧?不会吧?这才多久啊?

    楚衣果断道,“不喜欢。”

    夏歌松了口气:“哦,那就是有其他人喜欢我了。”

    楚衣:“”

    夏歌突然觉得楚衣看她的眼神变得很冷冽,声音隐约森寒,“你配吗?”

    不知道为什么,夏歌隐约觉得自己好像不经意抓到了什么关键。

    难道

    不,不会吧?

    “不管今天那只衣魅是不是你的。”楚衣抬眼看她,唇边含笑,杏眼森然,“我都劝你,好自为之。”

    说完,不再多说,挥袖而去。

    对方走了不久。

    系统:“这口气你抢她男人了?”

    夏歌:“”

    虽然不是抢男人但总感觉,概念也差不多了吧。

    见夏歌不答,系统不可思议:“你真抢她男人了?”

    夏歌:“你怎么那么笨,刚觉得你聪明呢,闭嘴吧你。”

    系统:“”

    众人从丹峰回到剑峰后,也没能去休息,又是不眠不休,几乎是地毯式的检索,非常严格。

    护卫队尤其。

    “一个地方都不能放过!”

    “除了护卫队,谁今天晚上不在寝舍?”

    “”

    周围因为这件奸细事件兵荒马乱,到处都是神情紧张的剑峰弟子,誓要翻便剑峰的一草一木,连只蚂蚁都不肯放过。

    而这么关键的时候,叶泽却在发呆。

    他看着手里的玉,觉得脑袋里乱乱的,一会儿是这块玉出现的地点,一会儿又是头发湿漉漉从大师姐房间里出来的清秀少年。

    “叶泽,楚大人让我们去周围看一看。”

    李流道,“走吧。”

    叶泽闻言才回过神来,低低的“嗯”了一声,跟了过去。

    两人渐行渐远。

    “叶兄看上去脸不太好。”李流分枝散叶,一边往前走一边闲聊,“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叶泽沉默了一会儿,“没什么事。”

    “这样啊。”

    发现叶泽似乎并不想多谈,李流便转移了话题道,“唉,最近魔教的动作有点太大了,居然那么嚣张。”

    叶泽“嗯”了一声,“不知道他们又想做什么。”

    “谁知道呢。”

    正说着,李流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往东面看过去,“哎,那边好像有点动静你在这等着,我去看一看。”

    叶泽道:“李师兄,要我一起去看看吗?”

    李流摆摆手,“哎不用啦,那边还没有人查,你赶紧去看看吧。”

    叶泽也就没再跟上去,看着李流的背影消失在了重重树影中,他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低头又看手里缺了一个角的鬼龙玉。

    哈哈哈小叶子,看看朕的龙玉!以后再也不怕恶鬼缠身了!

    喂喂,叶泽,这酒好烈啊,不过真有效,喝了一觉到天明。

    看了半晌,叶泽垂下眼,默默把玉收好,朝着李流指得方向走了过去。

    树影重重,明月无光,他走了一会儿,忽然又听到了一阵铃铛的轻响。

    很清脆的响声,一声一声,连续不断,像是沙漠里的驼铃,响在静谧的夜晚里,显得古怪,又有几分森然。

    又是铃声?

    他想到了常念“不会响”的铃铛。

    叶泽眉头微微蹙起,把手放在了腰间剑柄上,然后朝着发出声响的地方走过去。

    那铃声绰绰约约,一会儿清晰,一会儿又模糊,叶泽循着声源,七拐八拐,穿过一片乱七八糟的野果林,偶尔还会踩到几个烂柿子,蚊蝇嗡嗡,叶泽眉头拧成了疙瘩,但看见树上坠着着满满的苹果,柿子,又莫名的想,要是姓夏的那小子来到了这地方,应该会很开心。

    叶泽顿了顿,不让自己再想,过了野果林后,入目的是一片荆棘,绰绰约约的铃声就是从这片荆棘后传出来的。荆棘林外面还有弟子巡守,在外面抓奸细抓得兵荒马乱的时候,这边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巡查的弟子面严肃,身周灵气充盈,一看就是修练有成的高阶弟子。

    叶泽打量了一下,就大概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剑峰山牢前的荆棘林。

    后面便是剑峰山牢。

    那铃声还在响,隐隐约约。

    叶泽站在那里没多久就被人发现了,“什么人?!”

    叶泽没有走,就呆在原地等人过来。

    一个方脸的巡查弟子过来,看见叶泽,脸难看无比,“你是什么人?这里不许闲杂人等靠近!”

    叶泽把身份玉佩拿出来,“我是剑峰护卫队的。”

    “护卫队?”方脸的巡查弟子接过玉佩看了看,又看了看叶泽,紧皱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他把玉佩塞给叶泽,“那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吧!”

    “里面关的是谁?”叶泽拿好玉佩,顿了顿,“为什么有铃铛在响?”

    “你想知道是谁就能知道是谁,那你可不得了了啊臭小子。”那巡查弟子推了他一下,“不过你要是想知道的话我也可以跟你说,里面关着的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婆子!铃铛的声音是她的妖铃!谁听见谁就会倒了八辈子血霉!”

    铃铛杀人不眨眼

    叶泽被他推的往后一个踉跄,听到这些话,心脏紧缩了一瞬间。

    巡查弟子推了人也不道歉,只是冷声道,“还是快滚回去吧,这不是小屁孩来的地方!”

    叶泽抿了抿唇,没说话,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最后看了一眼巡查弟子背后的重重荆棘,转身离开了。

    里面关的会是谁?

    楚衣。

    “哟,这不是刚刚看到的剑峰的小姐姐吗。”夏歌镇定自若,“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去呀。”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天生不是做官的命星际美食豪门宠婚海贼之一刀必灭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九天仙缘玄幻末日之王者荣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