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王命之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衣服尚未来得及换下……

    等等衣服先放一边,大佬手里拎着的是个什么玩意!!为什么看上去那么吓人!!

    系统冷冰冰的提醒。

    “知道了知道了……”夏歌亲了亲手上的琉璃木,弯起了眼睛, 先不管损失了啥, 至少现在看来还不是很亏?

    她看了一眼大开的窗户,黎明前的黑暗逐渐散去, 东方隐约露出细微的天光。

    万一刚刚没得手,就得和那位天才美少女大师姐当场撕破脸, 还得抛弃自己好不容易才在丹峰混上的好日子,享受菱溪峰的万里追杀, 不值得不值得。

    只是以后行事要小心了。

    被一个菱溪峰追杀没什么, 她修炼的玩意要是被人发现, 那基本上就是过街老鼠——不, 比过街老鼠还惨, 人家老鼠过街是人人喊打,她不用过街就人人喊杀了。

    天快亮了。

    ==

    顾佩玖拎着衣魅出了思过阁没走几步就碰见了叶泽。

    手里拿着饭盒, 穿着麻衣, 脚步匆匆的叶泽。

    乍在思过阁的门口碰见每天都要巡视早课的大佬, 叶泽整个人都吓懵了, “大师姐?!”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随手扔掉了自己藏在袖子里的一片梨木桌子的木头碎片,夏歌跳下了桌子,“算了。”

    打也打不过, 唯一的机会也丢掉了。

    放弃了也好。

    “唉,怎么想都是人间惨剧啊。”

    【宿主, 琉璃木已经到手, 您该准备升级了。】

    似乎是个人,头被挡在顾佩玖身后,故而叶泽只能看到穿着残破灰马甲的身体。

    “此为衣魅。”大师姐的声音清冷,“早课将近,怎么不换丹枫衣?”

    “我……”叶泽窘迫,“我,我这就……”

    叶泽狠狠心,正准备开口问一下是不是能去给那小子送个早饭,却冷不丁的听顾佩玖道,“你手里的,是夏无吟的早饭?”

    一下被人问出了心中想问,叶泽愣在了原地,随后连忙点头,“是!”

    夏无吟是不能挨饿的。

    这是叶泽根深蒂固的想法

    东方泛起了一线天光。

    晨光熹微。

    “把东西给我,你回去换衣服。”顾佩玖淡淡道,“动作快点,早课要开始了。”

    “啊?哦……是。”

    把手中的早饭给了大师姐,叶泽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一向少年老成的顾佩玖……居然……?

    难以置信。

    此时,思过阁。

    夏歌翘着二郎腿陷入了沉思。

    唔……大师姐既然想让她给她做牛做马,那意思就是在考试之前,丹训先不用抄了?

    不用抄丹训,那她还在思过阁呆着干嘛?

    “啊啊解放啦!等会叶泽过来约他下山喝酒去——”

    就在夏歌跳下桌子,美滋滋的准备穿过一片狼藉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那本来被关上的门又“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也许这一夜过得太过惊心动魄,夏歌“嗷”了一声,鬼影迷踪几乎是本能的发动,整个人“嗖”的窜到了窗户上,“谁?!”

    推开门的是去而复返的大师姐。

    如缎一般的黑发在发尾被红绸带懒懒的束缚住,少女左手拎着衣魅,另一只手背在身后,似乎拿着什么东西,她对在窗户上半晌没回神的夏歌淡淡道,“是我,跟你说一声,把思过阁收拾好再走。”

    夏歌:“……”

    夏歌的目光凝视在思过阁一地的木头碎渣,和乱七八糟的桌子上,百转千回,最后回到了门口这位风轻云淡的大师姐身上,一脸的欲言又止。

    “嗯?”

    见夏歌半晌没表态,顾佩玖微微挑眉。

    夏歌一脸纠结,最后决定婉转一点:“大师姐,我还没有通过考试。”

    ……所以现在就让她做牛做马是不是早了点?

    她瞄了一眼窗外,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算算时间,叶泽应该来给她送早饭了……

    可恶,按照计划,她现在应该在回去的路上碰见准备去上早课顺便给她送早饭的叶泽,然后约他下午逃了丹课去喝点小酒的!

    现在大师姐在这里,叶泽那怂货怎么敢进来给她送吃的,算算时间,早课也快开始了,叶泽绝对不会冒着迟到还有被大师姐抓包的风险给她送早饭的——

    啊啊啊先把这尊大佛送走再说吧!

    大师姐声音淡淡,“外门弟子本就负责日常扫洒,若你能考进来,这些杂物反而不用经手于你……”

    顾佩玖声音微微一顿,“……你没做过?”

    夏歌一梗,马上道,“没没没,大师姐这点小活怎么还能麻烦您亲自跟我说呢!真是!您不说我也会做的——大师姐,您……不用视察早课吗?”

    顾佩玖看她一眼,点点头,转身走了。

    夏歌这才松了口气。

    叶泽还没动静,来思过阁的路只有一条,肯定是碰到大师姐被赶回去了!

    原来不饿的,一想到没饭吃了,夏歌忽然就觉得很饿。

    夏歌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再看一眼狼藉无比的思过阁,只觉无比哀伤。

    只是视线一扫……

    没有饭……咦……咦咦?!

    大师姐走的时候没有关门,叶泽常用来给她装饭的饭盒就这么对着她露出一角,好像青楼里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扭扭捏捏朝她抛出了一个诱惑的媚眼。

    夏歌利索的从窗户上跳下来,几乎是瞬移般的来到了门口,她看到了什么?!

    她居然看到了叶泽经常给她带饭的饭盒!!

    什么时候……叶泽刚刚来过?不,不对,不可能,刚刚只有大师姐——

    大师姐。

    刚刚的景象一闪而过。

    大师姐左手拎着那只死掉的衣魅,右手背在身后……

    这样啊。

    抱起地上的饭盒,打开,几个热腾腾的蒸包泛起诱人的香气,夏歌咽了咽口水。

    “看上去……也没那么严厉嘛。”

    抱着饭盒,夏歌把一个摔在地上但没缺胳膊少腿的椅子给放好,舒舒服服的坐在上面,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

    又热又软的滋味,伴随着让人口水四溢的新鲜肉汁迸溅在口中,有那么一瞬间,夏歌以为自己升了天堂。

    这世间,唯酒与包子不可辜负!!

    夏歌幸福的眯起了眼睛,不同于昨天吃炒饭时候的狼吞虎咽,包子她吃的很慢,几乎可以说是贵族般的细嚼慢咽,让肉汁的滋味一点一点的渗透每一个味蕾,贪婪的感受着这个包子能给她的所有味道。

    ——毕竟,你永远也不知道,吃完这一个包子,下一个会在哪里。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自己以前说的中二病一样的话,夏歌下意识的打了个抖。

    只是当年听这句话的孩子,也应该跟她一样,有了吃不完的包子了吧。

    希望如此。

    “唉,小傀,真忧伤啊。”

    夏歌慢吞吞的啃着包子,四十五度仰望窗外的天空。

    “……”系统本能的无视她的话。

    “小傀你说,现在我有了吃不完的包子,但怎么就没有了当初一往无前的激情了呢?”

    系统:“……”你有过激情吗?!

    夏歌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不过说起来,包子真的吃得越慢,越有味道呢。”

    系统:“请宿主务必快点打扫。”

    你他妈就是想拖延时间不干活吧?!

    夏歌更忧伤了,“你怎么就不懂我老年怀旧的心情呢?”

    系统容忍了这位十三岁老少女怀旧的心情。

    容忍的后果是,四个包子,这位心理怀旧的少女吃了整整两个时辰。

    系统:“……”最后一个包子都凉了吧?

    不对,第三个的时候就已经凉了吧?!

    “唉,后面两个包子都凉了。”夏歌的视线若有似无的瞥过了思过阁的一地狼藉,马上捂住了脸嘤嘤嘤,“为什么人总要在留住包子的美味和吃凉包子之间做出痛苦的选择呢?”

    系统冷漠:“宿主,您该打扫卫生了。”

    夏歌大惊失色:“还没到午饭的时辰吗?”

    系统:“……”你果然是故意的!

    白花花的银子啊!

    顾佩玖显然不知道自己哪个字踩到了这小子的痛脚,此话一出,眼见立马瞪圆了眼睛,“怎么不参加考试了!?谁不参加考试了?!怎么能不参加考试呢?!这样不明摆着我凭借美色走后门吗?!我夏无吟行得正坐得直,怎么能被人家这样看呢?!”

    “再说,琉璃木不是银子啊?!”

    顾佩玖:“……”这才是重点吧。

    夏歌似乎不知道厚脸皮这仨字是怎么写的,“大师姐,您也说了丹峰弟子无信不立,您说实话……是不是觊觎我的美色?”

    顾佩玖无语良久,难得认真的打量起了眼前这位自诩美色加身,行得正坐得直,怕被人污了清白的……翩翩少年。

    黑发一如所有的丹峰弟子一般披下,在发尾束了一根发带,只是丹峰弟子一向以赤色为标志,以身着丹枫素衣为荣,就是只能穿麻衣的外门弟子,也会在发尾束红色发带以示丹峰弟子的身份,只是也不知道这位是特立独行,还是我行我素……

    别人的发带是红的,这位是绿的。

    因为是在发尾束的,脸庞两边懒懒散散的垂下两缕头发,一身外门弟子标准的粗布麻衣,腰间倒是如翩翩公子一般挂了一块龙形玉佩,结果龙形玉佩的右角好像是被什么啃掉一般不知所踪,本来唯一算得上可以称道的地方,也因为那缺了的半个角,也变得一言难尽。

    人家是挂一块美龙玉佩就像一位美公子,这位的龙佩倒像是捡过来的,一副照猫画虎,结果学的惨不忍睹的傻模样。

    唯一勉强可以看得也只有一张眉清目秀,但一扔到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脸。

    眼睛有点像猫,睁大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本来看不出什么,但一眯眼就会活生生的现出几分猫儿一般的狡猾。

    夏歌被她打量的难受,她哼哼几声,着重强调,“……反正,我不是那种凭借美色走后门的人!”

    顾佩玖沉吟半晌,给出了一句实话。

    “夏公子,实话实说,我未曾从你身上看出半分美色。”

    为了凸显出她是把他当成一个男人,而不是当成一个弟子或是一个孩子,顾佩玖还特意用了敬称。

    本以为此言既出,这位少年会稍受打击。思及此,顾佩玖略有不安,甚至都在心中开始酝酿一些安慰他的话了。

    结果她还是低估了对方的无耻程度。

    夏歌一脸痛心:“大师姐,我知道我长的好看,您也说了,丹峰弟子无信不立,您何苦昧着良心说这种谎话呢?”

    顾佩玖:“……”

    不知道为什么,顾佩玖总觉得这小子字里行间都在嘲讽她丹峰的“无信不立”。

    小滑头。

    她从袖中拿出了一块琉璃木,扔到了夏歌旁边仅存的梨木桌子上,“我从不说谎。”

    夏歌眼神陡然一亮,顾佩玖一眼望去,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小子亮晶晶的双眼里,左眼写着“贫穷”,右眼写着“暴富”。

    “你若坚持考进丹峰,我无异议,但你要记住。”顾佩玖面无表情,“你一定要考进来,否则……”

    夏歌将视线从琉璃木上收回来,笑嘻嘻,“一定要考进来?那么严厉的吗?”

    “这是你自己的决定。”顾佩玖声音淡淡,“我给你选择机会,如果你考试失败——”

    下一秒,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杀意骤然围绕在夏歌周围!

    夏歌瞳孔微微一缩,麻衣下的手下意识的握紧,生生遏制住了自己反击的本能——

    少女的声音冷冽,“不管你混在丹峰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留你。”

    “届时你只有两条路。”

    “滚出丹峰,或者,抄一辈子的丹训。”

    发现只是这位大师姐的威胁,夏歌让自己微微放松,咳了咳,“干嘛这么严厉啊……真的是,大师姐,你吓到我了。”

    顾佩玖看着她,脸上没什么表情。

    夏歌随手拈起桌子上的琉璃木,借着麻衣宽袖的掩饰迅速掐了自己一把,两眼微红,声音委屈,“我能有什么目的啊……我也很想考进来的,和我一起的叶泽都进来了,我也很想穿上丹枫素衣喊他一声师兄……但是我穷,而且炼丹也真的是没什么天赋……”

    【叮!拿到后山琉璃木!】

    表面装着委屈卖着可怜,听到了系统提示,夏歌心里格外沾沾自喜——看来是真货,大师姐没嫌弃是赃物丢掉重新拿个其他的来给她。

    不错不错,货真价实,升级在望啊!

    嗯?考进丹峰?那算个毛线,为什么要考进去?她那辣鸡炼丹水平肯定是考不进去的啦,反正后山琉璃木到手了,级都升了,在思过阁抄一辈子丹训算啥,只要抱紧男主大腿,叶师兄给吃给喝不用去乞讨,偶尔还能带她喝个小酒,依然享受丹峰外门弟子五险一金,月月俸禄到手,干嘛考进去伺候别人?

    就算伺候的是美女大师姐也不行啊!

    顾佩玖盯着泪眼朦胧的小滑头,总觉得这小子心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这边夏歌流着鳄鱼的眼泪,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美滋滋的未来小资生活画卷在她眼前刚刚展开了一点点,就听到顾佩玖泠泠如清溪一般的声音。

    “无妨。”

    夏歌一抬头,朦胧的泪眼正对上了自家大师姐的黑瞳。

    嗯?无妨?无妨什么?

    “你若不会,我可以教你。”

    ——“教到你会为止。”

    夏歌:“……”

    “……教什么?”

    夏歌卡壳半晌,后知后觉的问。

    美滋滋的未来小资生活画卷,还没来得及展开好像就要夭折了……呢。

    穿着丹枫素衣的少女凝视着她,一字一句。

    “炼,丹。”

    夏歌:“……”

    不……不是,大师姐,身为丹峰大师姐,您难道不会诸事缠身……业务繁忙吗?

    到底是哪里来的美国时间教她这一条不上进的咸鱼啊?!

    目瞪狗呆!

    夏歌试图用自己的天赋异禀来劝服她可怕的想法,“大师姐,实不相瞒,我实在是天资愚钝……”

    顾佩玖俯身拎起地上被夏歌一击必杀的衣魅和被衣魅附身的女尸,看她一眼,意有所指,“莫要妄自菲薄,天赋异禀,非你莫属。”

    “明日午时,来溯溪,我教你炼丹。”

    说罢,便转身朝着门的方向走去。

    大师姐背对着她——

    夏歌的脸皮微微有些僵硬。

    大师姐……

    她好像……暴露了点什么。

    {小傀,实力侦察}

    麻衣宽袖掠过桌子上散落的木片,夏歌微微侧头,视线扫过顾佩玖的背影,深黑的眸中闪过了一抹红光。

    背对着她……好像是个杀人的机会——

    【叮!实力侦察!

    姓名:顾佩玖

    身份:丹峰大弟子

    年龄:16

    实力总估:ss

    美貌:sss

    身高:178

    武器:未知

    具体阶位:未知

    具体技能:未知

    魂魄检测:……滴,滴……故障……滴……】

    夏歌:“……”

    果然辣鸡系统!侦测一下对方数据居然还会出故障,丢不丢人!

    【叮!魂魄检验失败,以下是已知数据对比结果!宿主注意查收!】

    {……等等,对比结果就不要给出来了!}

    【宿主

    年龄:13

    等级:10

    阶位:傀儡学徒

    实力总估:e

    美貌(目前):无(丑)

    身高:156

    技能:{鬼影迷踪},{摄魂夺魄},{一击必中}

    武器:无

    对方其他数据缺失,无法对比!】

    系统十分贴心,数据图是绿色的,就在顾佩玖身边,那惨不忍睹的对比就在同一张图上,让人想忽略也不行。

    但这也就算了,最让夏歌觉得扎心的是,其他字都是绿色的。

    只有美貌和实力那一栏,是红字,而且,加粗。

    实力上是她的e和对方的双s的残酷对比,美貌上是她的“无”和对方3s的强势碾压。

    夏歌:“……”

    辣鸡系统!辣鸡系统!!

    美貌后面的无也就算了,括弧丑是个什么辣鸡玩意!!

    她丑吗?!丑吗?!

    【叮!系统温馨提示:宿主,脚踏实地,星辰大海,请勿冲动,量力而行。】

    腹诽归腹诽,虽然觉得人比人气死人,夏歌还是迅速估计了一番自己和眼前这位拎着衣魅的大师姐的实力,以及……一击必杀的可能性和为此会产生的后果。

    毫无疑问,这位空降大师姐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怀疑她什么并不重要,但她开始注意自己,这是事实。而既然开始被注意,系统让她修炼的傀儡术,被发现的风险无疑就大了无数倍——修炼傀儡术这种事情如果被人被发现,那她必死无疑!

    傀儡术在这片风月大陆是被绝对禁止的禁术!

    这位大师姐才十六岁,就拥有着可以被系统评为ss级的实力,夏歌有些无奈的歪了歪脑袋——果然她新瓶装旧酒,比不过天才出少年。

    难怪在后山输的那么惨烈。

    不过,是继续萌混过关在这位天才大师姐手下做牛做马插科打诨,步步为营如履薄冰,还是现在下手暗杀,浪迹天涯?

    e级实力对上ss级,本来是毫无胜算,但是她有着必杀技,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仔细想来,还是弊大于利……

    “夏无吟。”

    少女拎着衣魅,脚步顿下来,依然保持着背对着她的姿势,泠泠的声音响起。

    夏歌微微一怔。

    “记住,丹峰弟子,无信不立虽重,但……”

    朦胧月光洒着一地狼狈,映着那少女回眸过来的如画眉眼,“我亦希望每一个弟子,都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三千遍丹训啊!!

    三千遍!

    她的琉璃木!

    她怎么能这么倒霉……

    夏歌心如刀绞。

    所以……她是怎么陷到如此悲惨境地的?

    夏歌把写好的宣纸放在了窗棂上,看了看上面的蝇头小楷,等着山风吹干,然后绕回到梨木桌子前,抽出新的宣纸继续对着厚厚的红皮大部头书抄个不停。

    没错,她是一个穿越者。

    是一个先从车轮子底下有幸死里还生,但撞到脑子变成植物人在医院躺了两年,好不容易苏醒出院以为苦尽甘来祸福所依即将时来运转踏上人生巅峰迎娶高富帅结果没过几天就穿书变乞丐的苦逼少女。

    那次车祸在旁人绘声绘色的描述下听起来惨绝人寰,但她本人对此的感觉仅仅是自己好像是在车轱辘底下睡了一觉。

    好像还做了个糟糕的梦。

    ……虽然睡醒后在满是消毒水的医院,一瞧日历,嗬,牛逼,两年后了。

    夏歌到现在还十分佩服那时候的自己在得知一觉睡没了两年青春年华后还能面不改色接受现实的强大心理能力。

    佩服佩服。

    瞅着窗棂上第一张宣纸上的墨水差不多干透了,夏歌把纸收回来,压在那一摞抄好的宣纸上,然后把第二张抄好的蝇头小楷放到上面,用镇纸压住,夏歌回来开始写第三张。

    所以综上所述,她是一个叫夏歌的渣渣穿书者,在这个操蛋的世界混了三四年,仍然是个连棵葱也算不上的渣渣配角。

    哦,前两年刚来的时候她甚至没反应过来这是本书。

    在现实世界她有个弟弟叫夏无吟,是个很让人省心的弟弟……在她住院的那段日子一直都在努力上学打工赚医药费给她,他们老爸老妈走的早,虽然留了不菲的遗产,但一直都是她在保管,所以她一撒手人寰……不,是一变成植物人,弟弟就很为难了。

    钱在她手里,她一出事,刚刚成年,还什么都不太懂的弟弟就只能到处去打工赚钱照顾车祸出事的姐姐。

    好不容易醒过来办了出院手续出了院不用弟弟照顾,生活开始走向正轨,夏歌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能突然穿书的。

    出院以后,夏无吟让她先不要去工作,在家里养养身体。她同意后就在家里自在的当咸鱼了。

    人一闲下来就容易找点事情打发打发时间,比如看个小说什么的。

    但找自己的书柜,发现自己两年前收藏的什么斗x大陆,遮x,星辰x通通不见了——

    这就很气了。

    不过没关系,反正那些书也是从弟弟书柜里面扒来的,肯定是弟弟趁她生病又给摸走了。

    夏歌就扒了弟弟的书柜——十分意外,不同于以往,如今夏无吟书柜里的书都特别正经,什么《西方经济学》,《中国上下五千年》《西方历史故事》之类的正经书塞得书柜满满当当。

    果然人一遭受苦难,都是会蜕变的。

    夏歌顿觉十分欣慰,要知道她当年为了做一个合格的姐姐,从夏无吟的书桌里抽出了多少类似《坏x是怎样炼成的》,《校x的贴身保x》……之类的杂书啊。

    很好很好,果然生活一磨砺,再怎么朽木都能变成了跟姐姐一样的社会栋梁!

    然而夏·社会栋梁·歌还没高兴三秒。

    一转身,就在夏·社会栋梁·无吟的书桌上,看到了一本厚到大概有个七八厘米,文能啃个半个月,武能抡起来当砖头打人的,在盗版小摊上随处可见的黑皮书——

    《风月无边》

    夏·社会栋梁·歌:“……”

    收回前言。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怎么就跟她这社会栋梁不一样呢!

    看这种书心灵真的会被扭曲的啊!

    还是盗版!更过分了!

    夏歌痛定思痛,为了拯救弟弟被黑色盗版书歪曲的思想,她决定以身试水,试阅此书,更加深刻了解一下弟弟被书污染的部位——这样才能对症下药!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如果她还能再次穿越,如果……

    夏歌一定,一定要把买盗版书的夏无吟吊起来打一百遍!

    一百遍!

    但当时的夏·社会栋梁·歌却是表面上深恶痛绝,实际上美滋滋的捧起书,愉悦的欣赏起了鸦片文学。

    嘴上说的义正言辞,其实夏歌她自己的书架上都是从弟弟那里没收来的男频升级流爽文。

    一般在网上,我们都会温柔而亲切的称呼他们——

    双标狗。

    彼时的夏●双标●歌并没有意识到双标是一件非常过分的事情,她只是在遗憾着自己不见了的“精华”们。

    种马文后宫文男主杰克苏的太扯淡的文都让她丢了垃圾桶,留在她自己书架里的都是真爱。

    不过如今的真爱们已然不见,在弟弟的书柜里也没找到赃物,所以只能啃啃这本鸦片文学打发时间了。

    《风月无边》,名字起的倒是挺浪漫,内容应该还不错,弟弟的品味应该还可以……

    看来没病入膏肓,再看那些无可救药的一男n女了。

    看了一会儿。

    夏歌:“……”

    夏歌合上书,觉得自己弟弟可能不仅仅病入膏肓,他还得了绝症,大概是治不了了。

    窒息。

    要不是医嘱上面,让她最好不要碰手机……

    要不是她收藏的那堆“精华”不见了……

    要不是养病的日子实在无聊……

    夏歌的视线,扫过了书柜里一堆《xx经济学》《上下五千年》《实用经济法》……

    最后还是凝固手里的在了《风月无边》上。

    夏歌:“……”

    弟弟活的真是辛苦。

    连看本种马文都要看男主苦尽甘来,真的是,何苦呢?

    夏歌想了想自己看到的内容,她就没看过那么憋屈的男主。

    更让人觉得憋屈的是,这还是个种马文!

    喂喂,一个一个那么完美的妹子到底是怎么才能看得上这个辣鸡男主的啊喂!

    那种从单薄文字的骨子里都能完完全全看到无尽怂气的男主,那个什么xx教掌门是怎么一眼就能看出他天赋异禀骨骼清奇必成大器的啊!

    这么怂巴的男主都能一眼看出其脚踏实地心怀星辰大海,难怪您是xx教掌门而她是出门就被车撞的倒霉蛋,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果然就在这一念之间哈哈哈。

    夏歌面无表情的继续往下翻。

    这一个一个妹子的眼睛都是怎么了?

    怎么看上这个怂货的?

    夏歌打起精神继续。

    前面槽点略多,后面剧情尚可。

    大概就是讲怂逼男主被灭门,然后靠着掌门的慧眼识珠和自己的信物拜入山门,变得越来越牛逼,越来越自信,也越来越受妹子喜欢的故事。

    夏歌花了三四天看完了。

    为什么槽点这么多的文她还是看完了呢?

    主要是男主后面太牛逼,而且整体还算励志,不是无脑苏。

    ……就是收的妹子有点多,让她觉得有点不爽。

    你说一个个那么好的妹子干嘛都跟了一个渣男?

    关键是夏歌还气不起来,作者笔力很好,男主开始很懦弱,但有点傲娇,也很讲义气,对妹子很有耐心很温柔——

    后来变强成了那种就算无形之间王八之气全开,内心阴险鬼畜到把对方内裤都算计进去了,表面上也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的笑脸怪。

    而且还是中央空调型号的那种温柔笑脸怪。

    然后作者顺理成章的就开始各种收妹子。

    妹子们个个投怀送抱,什么“没关系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不妨碍我喜欢你啊。”“我就是喜欢你一个!”“为你去死也没关系,谁让我爱你呢!”“……”

    真是万花丛中过,一片不放过。

    男主:都是作者让我收的!

    夏歌:“……”

    好好都是作者的错。

    本来看本小说打发打发时间也没啥,毕竟都是假的,而且爽都爽过了,作者np后宫强行喂x也都吃过了,再生气也不能失忆,只能微微一笑就过去了。

    毕竟是本种马文。

    种马文不都是这德行么,接受接受。

    但夏歌想破脑袋也没想到,她这个社会栋梁能头天看本种马小说,第二天就能看到种马小说里面去,再被作者喂一遍x。

    而且无法代入男主视角,爽的也不是她。

    微笑渐渐消失在脸上.jpg

    接受不能.jpg

    再也不看种马文.jpg

    弟弟再看打断他狗腿.jpg

    不过俗话说的好,上帝习惯性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再给你打开一扇窗子,如果上帝不幸忘记了给你开窗子,你四处找找,总能找到爬出去的狗洞的。

    夏歌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一不小心穿越到了一个小乞丐身上——很不幸,上帝关上门的时候显然忘记给她开窗户了,于是在夏歌过了两三年的苦逼行乞生活后,上帝终于想起来给她挖个狗洞……不,是终于想起来给她降下人生的希望了。

    昨天晚上给那小子送饭大师姐也没有说什么,他是不是可以……

    但昨天似乎是大师姐格外开恩,毕竟一般而言,其他人是不能给受罚的弟子去送饭的。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海贼王之邪恶大将仙侠之剑君临天星际美食豪门宠婚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不朽凡人穿越之惹火军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