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想要回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唔……”

    夏歌咂咂嘴,抱着烧饼把自己缩起来。

    昨天夜潜思过阁,也没来得及看这矮子的发带颜色。

    会是剑峰的外门弟子吗?

    思及到那鬼魅一般的速度,以及超乎常人的果敢判断力, 楚瑶觉得此人是剑峰外门弟子的可能性最大。

    楚瑶哼了一声,一眼扫到了这小矮子怀里死死抱住的……惨不忍睹的烧饼。

    ……这烧饼能吃?

    楚瑶把人放在地上, 杏眼扫过了对方的随意扎着的绿发带, 眉头蹙了起来。

    毕竟剑峰内门弟子的考核和丹峰兽峰都不一样, 速度, 敏锐, 体力, 判断力,这些都要有。

    刚刚的速度和能力,看上去……这位是剑峰内门弟子落选者的可能性非常大。

    楚瑶蹙起了眉头, 望着就地睡着的麻衣小子, 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昨天和这矮子让人无比懊恼的交涉。

    ……满脑子都是歪门邪道的臭矮子, 难怪考不进剑峰。

    这边正想着,脚下睡着的小子却忽然有了动静。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楚瑶眉头抽了抽, 晃了晃手里的人, “醒了, 矮子。”

    没动静。

    楚瑶:“……”

    刚刚说以身相许那么活力四射, 现在倒是折腾困了?

    绿发带……这小子是菱溪峰的外门弟子吗?

    一般而言, 剑锋内门弟子身着剑蓝素衫, 外门弟子相应头束蓝发带;丹峰内门弟子身着丹枫素衣,束赤色发带, 兽峰内门弟子着百兽衫,束黄色发带。

    “真香。”

    楚瑶:“……”

    不管那一眼多么令人动心,现在再看这张脸还是瞬间就欠揍了不少。

    不知道为什么,楚瑶总觉得这货是在给她装睡。

    “呵。”

    楚瑶冷笑一声,她堂堂剑峰备选大弟子,还没办法从一个连内门弟子测试都过不了的臭小子手里抢到烧饼?

    开什么玩笑!

    楚瑶便不再顾及,手下力道放开,“你给我松手!”

    “哧——”

    烧饼从中间一分为二,油纸撕裂的声音在夜色中格外突兀,芝麻迸溅,楚瑶捏着半块惨不忍睹的烧饼,看了看手里被撕了一半的烧饼,望向蜷缩在地上的夏歌,眼神微微深了些许。

    刚刚……有一瞬间,很强大的力道。

    烧饼不是被抢过来,而是从中间被撕成两半,只能说……

    两个人的力道,是平均的。

    楚瑶:“你还要装多久?”

    夏歌:“……”好像被发现了……

    这个时候得卖惨。

    楚瑶见夏歌一点动静也没有,把手里一半的烧饼扔到一边,“你起来,我有话问……。”

    楚瑶的话微微一顿。

    她忽然看到了夏歌捏着烧饼的左手。

    似乎是伤口撕裂了,鲜血慢慢从手心流下来,一点一点的浸润了被撕开的烧饼雪白的内皮上,在月色下,那血红的有些刺眼。

    楚瑶有那么一瞬间失了神。

    ——重重傀儡下,麻衣少年单手抵住傀儡的镰刃,右手紧紧将孩子护在怀里,回眸一眼,犀利若电。

    她赶来的时候,看到了。

    他在用守护者的姿态,悍然的去守护着比自己更加弱小的存在——

    明明,他自己也是个孩子。

    却能像个英雄一样。

    “你要永远记住,手里的剑是为谁而挥动的!”

    剑峰祖训第一条——

    “手里的剑,本就是为了弱小而存在的强大。”

    夜风寒凉了下来。

    楚瑶哼了一声,伸手去拿他手里另外半块烧饼,动作却轻了下来,“松手,我赔你十个烧饼。”

    夏歌眼都没睁,立刻开口:“赔一两银子我就松!”

    楚瑶:“……”

    她冷笑,“你不是睡了吗?”

    夏歌依然闭着眼睛,摆出一脸无辜的姿态,老神在在,“我从来都没说我睡了啊。”

    楚瑶:“……”

    刚刚说什么?英雄?

    收回前言,她刚刚眼睛可能瞎了。

    楚瑶哼了一声,“一两银子就一两银子,你为什么不睁眼?”

    夏歌唉声叹气,“都说了,刚刚被您的英姿闪瞎了。”

    楚瑶手指关节微微一响,眼睛危险的眯起来:“你给老子说实话。”

    “唉,刚刚被沙子迷到了。睁不开。”夏歌从善如流。

    楚瑶:“……”为什么更想打人了。

    深吸一口气,楚瑶试着开口,“你……”

    夏歌立马朝这位英雄挥了挥自己受伤的手,满面愁容的打断她,“您说我能不能去山上申请个工伤保险?哦对了,还有见义勇为英雄奖什么的……”

    楚瑶:“……”你在说些个什么玩意……

    夏歌听对方久久不言,思索着可能没听懂,于是好心的做了个翻译,“我的意思是……我刚刚见义勇为,山上给发钱吗?还有我受伤了,山上给发钱吗?哦对了,你刚刚说你要赔我一两银子,什么时候付清啊?一次还是分期?银票还是现金?我不挑的……”

    提到银子就兴奋,夏歌搓了搓手指,“还是您现在就给?”

    现在给就太好了!

    她今天就能买壶小酒回去压压惊了!

    “钱是有的。”

    楚瑶哼了一声,“你先说你是哪座山上的?”

    夏歌心里一咯噔。

    这妥妥不能说实话啊!

    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还在【摄魂夺魄】的影响下,有没有对她刚刚的眼睛产生怀疑,总而言之……

    一两银子可以不要,身份是绝对不能被发现的!

    夏歌闭着眼开始扯淡,“啊,我是兽峰的……”

    话音一落。

    【叮!恭喜您获得剑峰内门备选大弟子楚瑶“满口谎言的小矮子”印象!该印象会导致您话语可信度对该对象直降100%,请注意查收哦.】

    哦,这人叫楚瑶啊原来。

    等等这个提示……一下就降了百分之百?

    人与人应该多一点信任啊少女!

    “我给你说了,你要说实话。”

    “不然你刚刚说的那些,山上是不给发钱的。”

    夏歌痛不欲生:“太不人性化了!见义勇为居然不发钱的吗?!”

    楚瑶哼了一声,“如果是剑峰的,我会给你发钱。”

    夏歌凄凄切切,“兽峰不给发钱吗?”

    “兽峰很穷。”楚瑶面无表情,两手指骨噼啪作响,“还有,说实话,少给我胡扯,你身上没有兽峰那群垃圾身上的鸡屎味。”

    兽峰弟子穷她认了,但兽峰弟子身上有鸡屎味?!瞎扯!门口烧饼店许大叔也是兽峰的外门弟子,烧饼上也没有鸡屎味啊!

    等等……难道真的有……

    楚瑶就见夏歌的表情一下就微妙起来。

    夏歌:虽然以前当小乞丐的时候什么都吃过……但现在想想总觉得带鸡屎味的烧饼还是有些微妙啊……

    楚瑶刚想继续逼问对方的身份,便忽然听这小矮子哀哀切切的声音,“……那,刚刚的烧饼,有鸡屎味吗?”

    所以你刚刚一瞬间的表情只是在思考自己的烧饼有没有鸡屎味吗?!

    楚瑶捏了捏拳头,脸上溢出狞笑,瞥了一眼那糊得格外惨不忍睹的烧饼,脸上的狞笑微微僵住。

    ……这岂止是鸡屎味能概括的。

    楚瑶换了换表情,“有。”

    夏歌:“!!!”

    夏歌一脸忏悔,“对不起师姐,不好意思,我是丹峰的,我从来没吃过有鸡屎味的烧饼……”

    楚瑶充耳不闻,“哦,你是剑峰的外门弟子啊。”

    夏歌大惊失色,“师姐,我是丹峰的啊!”

    楚瑶一脸不耐,“少给姐扯淡,你就是剑峰的吧?行事冲动,没脑子,我们峰怎么会有你这种外门弟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么快就敲定了,其实你们剑峰都是这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猛士吧……

    夏歌低头,一副惨不忍睹没脸见人的样子,“我,我叫夏歌……”

    楚瑶暗自思索。

    夏歌……奇怪,好像没听过有这个人。

    “我记住你了。”

    楚瑶站起来,随手甩给她一块沉甸甸的银子,“拿去,找大夫把手包扎一下,下次剑峰的入门考验,我要看见你。”

    她看了一眼死死揣着银子,一脸天降巨款一夜暴富不可思议表情的矮子,眉头难以忍耐的抽了抽。

    ……真不想承认,这怂货居然是剑峰的外门弟子。

    “下次出门记得要扎剑峰的蓝带。”楚瑶声音不耐,“夏歌。”

    这个很久都不曾被人提及,连夏歌自己都快忘记的名字,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被人唤起。

    从一夜暴富的快感中挣扎出来的夏歌有一瞬间的失神。

    “……是。”

    “那只烧饼就扔了就扔了。”

    “丢掉的东西,就不要再捡起来了。”楚瑶转过身,声音带着十足的傲慢,“夏歌,抬起头,你要记住,你是剑峰的弟子!”

    ——夏歌,夏歌。

    夏日长歌,倒是一个……格外中听的名字。

    也有一双格外漂亮的眼睛。

    果敢的背影,和为弱者而流下的鲜血,是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至少,值得被人铭记。

    楚瑶离开的时候,夜色森寒,难凉热血。

    漫漫流银的月色下,夏歌抱着天降巨款,慢慢睁开了深紫色的双眼。

    配着剑的少女挺直的背脊,衬着月色和流光映入眼眸,蓝色的发带在月色下飘飞出冰凉的弧度,带着超凡脱俗的洒脱。

    夏歌微微勾起唇角。

    果然如她所料。

    这是一个天生就闪着光的人。

    “真不想骗她啊。”夏歌摇摇头,毫无责任感的感慨了一句。

    系统呵呵:“真是我听到本世纪最冷的笑话。”

    “唉,小傀,你还是不懂我啊。”夏歌十分虚伪,“但谁让我说真话她不信呢。”

    系统:“……”拯救一下你那到处破产的信任值吧,宿主。

    夏歌哼着歌抱着巨款美滋滋的往回走。

    谎言至高无上之境界,在于七分真三分假。

    再加上对方百分之百的不信任,她说真话肯定也会被认为是假话咯。

    唉,骗人真的是太轻松了。

    欲罢不能啊。

    “不然,杀了你。”

    夏歌被挟持着和女人呆在桌子底下,她嘴巴被捂住,脖颈上横着匕首,顾及自己生命安全,只能老实就范。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歌总觉得自己听到了笛声。

    顾不得谁大半夜有闲情逸致在外面吹笛子,夏歌还没开始思考怎么脱身,便在桌子底下看到窗外一个穿着诡异灰色马甲,目光呆滞的女人从大开的窗口翻了进了思过阁,头顶上的桌子顿时传来了一声被人踩住的闷响。

    夏歌正打算思考的大脑霎时间一片空白。

    ……卧槽,她刚刚抄了一天的丹训!!

    这个傻逼不会踩上去了吧?!

    也许是感受到了怀里人的不安分,女人充满威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矮子,不要动。”

    细细的匕首擦在脖颈上的味道不好受,夏歌很识相的老实了下来,但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的时候,嘴角抽搐了几下。

    ……矮子?

    矮子?!

    也许是看到夏歌的确老实,女人松了口气,而此时,那踩着桌子下来的灰马甲女人也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动作敏捷,由于被人困在桌子底下,夏歌只能看到对方的一双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歌总觉得笛子的声音似乎急促了一点。

    而身后的威胁她的女人似乎没有听到那奇怪的笛子声音,只是非常在意那个灰马甲女人的动向。

    思过阁是丹峰一个重要的藏书地,依山而建,外面的阁楼如它的名字一般是罚犯错弟子悔过抄书的地方,而重要的书籍都藏在凿空的山体里,只有丹峰的内门弟子可以凭借身份铭牌通过思过阁的一道门进去。

    那灰马甲穿着一双灰色的靴子,夏歌隐约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那双靴子先围着被五角镖射成刺猬的椅子转了一圈,像是在确定这里有没有人,灰马甲女人反应迟钝,动作机械,并没有发现藏在桌下的两个人,于是确定“没人”以后,她就慢吞吞的朝着一个方向走过去。

    夏歌在桌子底下看那灰马甲女人的靴子穿过重重书桌,眼见就要推开更深入一层的内门。在那女人接近内门的时候,她感觉到身后女人微微有些急促的呼吸,脖颈上的匕首微微颤动了一下。

    就是现在!

    夏歌用脑袋往后猛地一撞,远离在脖颈上横着的短匕,只是动作太大,后脑顿时撞到了一片不可言说的柔软。

    抱着她的女人的手刹那间僵住了,夏歌可不管自己是不是蹭到了什么无法言明的地方,她抬手拽住了女人拿着匕首的手腕,一个大力侧翻瞬间将身后失神的女人压在了底下,扯着她的手腕翻到背后,几乎是电光火石间就完成反杀!

    没有愧对当乞丐和人抢饭的时练出来的一身臂力,夏歌将女人的手死死压在背后,摘了她的匕首在手上晃了晃,清脆的带着少年一般的得意,“呀,小姐姐的胸可真软呢。”

    把人压制住了,夏歌才恍然发现,说是女人其实也不是,只是个个子比她稍微高一点,摸着骨头,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而已。

    “臭小子!”

    直到被怀里的矮子压制住,楚瑶都还没从自己被袭胸的懵比中回过神来,这地方她自己洗澡的时候都不敢多碰,刚刚居然……居然被人占了便宜?!

    还是个矮子!!

    这矮子居然还说出来?!

    她一定,马上,这就要宰了他!!!

    那边的灰马甲显然发现了这边的动静,几乎是瞬间就移到了她们所在的桌子前面!正在桌子底下洋洋得意的夏歌并没有得意多久,忽觉不对,一抬眼,就对上了一双翻着眼白的可怕双眼。

    “卧槽!”

    夏歌被那双恐怖的眼睛吓得手一松,楚瑶哼了一声,心底暗骂一声怂货,反手用力将夏歌给按在了地上,借着力一抬脚狠狠将桌子前面的脸给踹开,也许是因为愤怒,那一脚下了大力,穿着灰马甲的女人瞬间被踹飞!

    “轰——”

    夏歌感觉自己被人狠狠摔在地上,背上的骨头几乎都快被撞散了,胸口一阵窒息,更可怕的是,她眼睁睁的看着那有着可怖双眼的灰马甲女人在那少女杀手的一脚下如折翼的风筝一般从她眼前飞了出去,咣咣当当撞碎了无数梨木书桌,最后“嘭”的一声狠狠的摔在了墙上,甚至因为用力过猛,从墙上摔下来的时候,还在墙上隐约留下了一个人形的痕迹。

    夏歌:“……”

    什么叫把人踹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虽然差了一点意境,夏歌觉得今天似乎还是是见识到了。

    少女啊,你这功力不应该去穿夜行衣当杀手,你应该去拳击场上练拳击啊!

    实在不行职业空手道也是很受欢迎的!

    当杀手真的委屈你了!真的!

    杀她这种杂鱼就更委屈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黑衣少女杀手一脚把那灰马甲踹到墙上之后,那笛声便低了下来。

    孱弱,细微,若无似无。

    不过比起这个莫名其妙的笛声,她目前更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危。

    夏歌扯了扯脸皮,努力让自己笑得像个善良的人,“……姐姐那一脚可真帅啊。”

    所以帅气的姐姐,您能别按着胸了吗?

    本来就平,一按就真的没了!

    也许是听到了她内心的呼唤,楚瑶没再按她的飞机场,只是一抓一握,揪起她胸口的衣服把她从桌子底下拖了出来。

    然而那在她胸口上的销魂一抓,只握住了衣领。

    从某个方面而言……夏歌觉得这位少女杀手一定在侮辱自己。

    一定!

    不就没有胸吗?!士可杀不可辱啊!

    “喂,矮子。”

    少女的声音在月光下,冰冷中透着难以掩饰的焦躁,借着月光,夏歌才勉强看清了这位满眼怒意的杀手。黑巾遮面,露出一双杏眼,她揪着夏歌的领子,把她提到了和自己同一高度。

    “坏我大事……你说,我怎么杀你才好呢?”

    一双浅褐色的杏眼看着她,带着浓浓的杀意和暴躁。

    夏歌垂死挣扎,“姐姐那么好看,心肠和脾气一定特别好,肯定不会杀我的。”

    “呵。”楚瑶冷笑,“那真是对不起了,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差!”

    “哎呀,女孩子生什么气呢,气多了容易长皱纹的,你看我就不生气。”夏歌道,“小姑娘家家应该大方一点,碰一下而已,真小气,我又没用手。”

    楚瑶拽着她衣领的手青筋都快冒出来了。

    这小子还想用手?!

    “你,居然,还,好,意思,说?!”

    她多久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了!?

    楚瑶就看这小矮子犹豫了一下,好像还有些艰难的开口,“实在不行,我给你摸回来?”

    夏歌闭上眼睛一脸为生命献祭高尚又痛苦的表情,“咱先说好了,不能白摸,摸回来之后就不准杀我。”

    楚瑶几乎被这小矮子的话给气笑了,她冷笑,“我觉得你还是去死比较干脆利落一点——”

    “你都摸过了,怎么还要杀我!”

    夏歌马上睁大眼睛,“你怎么能如此不讲信义!!”

    比起杀人,楚瑶觉得被这厚颜无耻的矮子占了便宜污了清白更让她觉得愤怒!

    “谁摸了!!?我没摸!!”

    “你摸了!你现在还在摸!你把我放下啊!袭胸啦啊啊啊啊——”

    夏歌扯着嗓子开始嚎,“我要被人污了清白了——”

    楚瑶定睛一瞧,这才发现自己是抓着对方胸前的衣襟把对方提起来的。

    楚瑶一下就把嗷嗷直叫的小矮子给扔了出去,黑巾下的脸色涨的通红,“谁污你清白!!我就是去摸路边的野狗也不会摸你的!谁让你这么矮——等等……”

    反应过来的楚瑶几乎气炸,“你一个臭小子,谁能污你清白!!”

    重获自由的夏歌如鱼得水,她拍拍屁股坐在梨木桌子上,笑眯眯的甩了甩手里的赃物匕首,“当然是好看的小姐姐才能污了小生的清白啊。”

    楚瑶声音阴森下来的,“臭小子!”

    “哎呀,好看的小姐姐是不会整天打打杀杀的哦,嫁不出去的。”夏歌笑眯眯,目光微微一转,然后做恍然大悟状,“对了,菱溪峰是不是有这么一条祖训呀。”

    “肌肤之亲和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

    “对你以身相许?”楚瑶冷笑,“听上去有点麻烦,把你五马分尸怎么样?”

    耳边,那本来虚弱的笛音骤然高昂起来!

    夏歌眼神骤然一锐!

    声音却依然笑嘻嘻的,“五马分尸太血腥啦,都说了,小姐姐要温柔一点才能嫁得出去嘛。”

    楚瑶还未来的及回话,忽见那在桌子上脚都够不着地面的小矮子一翻手,将他手中的匕首朝她的方向激射了过来!

    这小子果然不是个善茬!

    只是这也太幼稚了,直直扔过来的匕首,她怎么可能会中招——

    楚瑶一侧头就避过了匕首,然而她嘲讽的话还没说出来,却见那小子拍了拍手,弯起了眼睛。

    “呀,小姐姐,救命之恩,不若以身相许罢?”

    “刺啦——”

    衣服被匕首撕破的声音响的格外突兀。楚瑶应声回头,瞳孔一缩!

    原来不知何时,那灰马甲的女人已经无声无息的站到了她的身后,她对着她的头高高举起一把菜刀,眼白外翻,一张扭曲的脸无比狰狞。

    ——而她居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她被那小矮子夺去的匕首,现今却死死的插在了女人身后的地面上,女人高高举着菜刀,一动不动,灰色的马甲在肩膀处被匕首划破,却没有丝毫的鲜血流出来。

    ……衣魅。

    笛声,消失了。

    夏歌托着下巴,对着楚瑶笑吟吟。

    “小姐姐,这样吧,不让你以身相许了,那么好看的眼睛,至少给我说说名字呗?”

    = =

    千里之外。

    星月无光,无尽暗林处。

    红衣的少女纤细白皙的手中是一把圆润的骨笛,笛尾处血红的结随风飘舞。

    “失败了吗。”

    她喃喃,声音圆润悦耳,恍若珠玉落盘,尾音尤带余韵,又悄然消失于森森寂林。

    “欸欸,怎么不说话啊,一个人抄书很寂寞的。”夏歌得了一起抄书的小伙伴,无比兴奋。

    “大半夜穿着夜行衣去后山,你是挺寂寞的。”

    叶泽坐好,拿起毛笔,声音冷酷。

    夏歌:“你怎么知道?”

    “我们夏无吟大公子做什么不是人尽皆知?”叶泽用笔点了点墨,面无表情,声音嘲讽,“半夜偷看剑锋的小姑娘洗澡被打的落花流水,丹峰入门考试七次考不过,去兽峰偷兽蛋烤着吃结果被母兽咬得三天没下床,还有一次喝醉酒耍酒疯要跳脱衣舞……哪一次不是你?”

    夏歌试图从铁证如山的事实中挽回颜面,“那个……丹峰第七次考试不是还没开始嘛……”

    叶泽斜睨她,“你第七次能过?”

    夏歌:“……”

    夏歌正了正表情,再次试图曲线救国,“我真的没偷看小姑娘洗澡!”

    她那次只是想自己去洗澡,谁知道剑峰的小姑娘都在那里啊!

    还有她也是小姑娘好不好,都是小姑娘看看又怎么了!

    女扮男装的累,无人能懂。

    夏歌仰天长叹。

    叶泽哼了一声,显然懒的理她。

    夏歌对他的冷淡毫不介意,自我嗟叹完了就十分自然的朝他的方向凑,“你还没说你怎么来思过阁了?我对这熟,你可不常来啊。”

    叶泽握笔的手紧了紧,脑门上泛起青筋。

    他居然好意思再问一遍……

    他咬牙道,“我昨天看见你了。”

    夏歌一愣。

    叶泽不耐烦道,“后山。”

    “一开始我以为是贼,发现是你……怕你出事想跟过去,被剑锋的弟子发现了——你昨天为什么去后山?”

    “你被剑锋的弟子发现了?”夏歌睁大眼睛,一惊一乍,愤愤不平的样子,“啊!你没事吧?剑锋的狗就是喜欢乱咬人!”

    心中却是了然,原来昨天那个踩树枝的人就是叶泽……

    “少给我转移话题——师姐救了我,不过被她罚抄了三百遍丹书……你昨天为什么去后山?”

    “啊?三百遍!我三千遍啊!”夏歌立马声泪俱下,“为什么大师姐对你那么好!!不能因为你是男主就对你偏心啊!”

    叶泽几次被夏歌毫无心理负担的转移重点,顿觉咬牙切齿,“什么男主!夏无吟!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好好说话!”

    【叮!琉璃木接近中……】

    “……”

    夏歌的表情突然正经了起来,“现在就可以——叶师兄,抄书的时候应寡言少语,凝神静气,抱元守一,如此才能修得一手相当妙的笔法……”

    叶泽手中的竹竿毛笔“咔嚓”一声被生生捏断,“我问你为什么——”

    “叶泽,三百遍书抄好了?”

    冷冷淡淡的声音响起来,叶泽的表情刹那间僵住,捏断的笔无比寂寞的从他手中摔到了宣纸上,一瞬间空气无比的寂静。

    夏歌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叶泽僵硬的表情十分令人心疼。

    真的。

    不过她还是摆出正经无比的表情,毫无羞耻心的打破了这份历久弥深的寂静,“大师姐早,我有在乖乖抄书。”

    思过阁门口,穿着袖口绣着精致红枫的雪白长衫的少女漠然而立,艳红的腰带束出她柔软纤细的腰肢,墨玉一般披下的长发在发尾处被红绳随意的束住,背脊笔直,眉眼如画。

    正是丹峰大弟子,顾佩玖。

    再心疼也只有一秒,夏歌斜睨了一边额头冒冷汗的少年,心中的小人几乎笑的快要翻滚了。

    哈哈哈叶泽你也有今天!

    让你装x!

    “不早了。”

    顾佩玖的声音淡若晨间清泉,“叶泽,你刚刚在做什么?”

    叶泽一个字一个字的把字从牙缝里挤出来,“回大师姐,我在……准备抄书。”

    “哦?”

    少女看了一眼叶泽手里惨遭腰斩的竹竿毛笔,以及空空如也的宣纸,眉不经意的蹙了起来,“为何捏断笔杆?”

    年少易怒,怒极攻心,五气朝元,三花聚顶,手下一个力道没弄好,一不小心就断了呗。

    夏歌幸灾乐祸,自发给叶泽找了一大串理由,心里笑开了花——少年哟,冲动是魔鬼,可要记住了哦。

    然而夏歌开心不过三秒。

    “你笑甚?”

    少女回头看她,黑色的眼瞳安静无波。

    夏歌:“……我?我没笑啊?”

    她在心里幸灾乐祸,脸上的表情可一直都很正经很严肃的啊!

    开玩笑系统升级的关键琉璃木还在这位大师姐那,要是毁在了对叶泽幸灾乐祸笑出声上面那她得多冤啊!

    大师姐怎么知道她在心里偷笑的……

    虽然她的确有点开心……但真的这么明显吗?

    好在顾佩玖并没有多追究,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又把目光放在了叶泽身上,见叶泽涨红了脸却一声不吭,评价道,“年少易怒,心性不稳,尚需修炼些时日。”

    心里暗道,“此子心怀暗怒却隐忍不发,眼底锋芒毕露,遇事隐忍退让然心怀机锋,稳些日子,可习剑道。”

    “是。”

    叶泽低头应道。

    “不过仍需受罚。”顾佩玖道,“一个月的俸禄。”

    一个月俸禄?!叶泽的?

    一边幸灾乐祸的夏歌陡然一个激灵。

    “大师姐!”

    一个正义凛然声音猝然打断了她。

    顾佩玖蹙起眉头,看向了夏歌,“何事?”

    “断人俸禄,如杀人头颅!大师姐您……您不能……不能这样……罚的那么轻,轻率……”夏歌义正言辞的声音在顾佩玖犀利的目光下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小声的嘀咕,“……你罚我就算了……”

    罚了叶泽,她去哪里蹭饭吃啊?!

    虽然叶泽是种马文男主角,逼逼叨叨事情贼多,又傲娇又怂,有时候她会看他不顺眼给他下绊子,但叶泽是和她一起在丐帮混了三四年的兄弟,这是事实。

    有些时候,有的人,时间久了,他的意义就不是什么“种马文男主”这几个字能概括的了。

    而且……

    要不是没事能蹭着叶泽内门弟子的俸禄,她哪里能偶尔跑去外面惬意的喝碗小酒吃个花生豆?

    她那几个铜板又因为后山事件被罚了一干二净,要不抱紧叶泽这个大腿,怕是真的要饿死了。

    回忆起那种灭顶一般的饥饿感觉,夏歌就下意识的觉得瞳孔紧缩。

    恐惧能让人勇敢。

    一想到叶泽被罚俸禄等于饿死街头,一种无与伦比的勇气顿时从夏歌丹田直冲天灵盖,“反正,你就算让我抄三万遍丹训,也不能罚他一个铜板!!”

    叶泽:“……”

    顾佩玖:“……”

    顾佩玖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位身负三千丹训,依然满面红光正义凛然,一幅励志匡扶大义模样,对手抄三万遍丹训毫无惧色的少年。

    真是……勇气可嘉。

    穿着白枫服的少女抬起了下巴,黑色的瞳孔微微冰冷,“哦?既然如此,那你就抄三万遍好了。”

    夏歌哽了哽——但牛皮都吹下了,怎么也得厚着脸皮接下去,脸皮不算啥,银子才是最重要的啊!

    “那俸禄……”

    顾佩玖道,“如你所愿,我不罚他俸禄。”

    夏歌一口气还没松下来,便听到穿着白枫服的少女冷漠的声音,“叶泽,你的三百遍,夏无吟替你抄,你可以回去了。”

    叶泽:“……”

    夏歌:“……”

    不等等,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为什么她要替万能的种马男主抄作业?!

    夏歌眼睁睁的看着叶泽收拾收拾自己的宣纸,板着一张秀气的脸走了。

    ……等等,走了?!真就这么走了?一点表示也没有的吗?!

    不对……

    ……老子在这里替你抄作业没有表示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板着脸走?!

    眉头抽了抽,楚瑶蹲下来去拽这小子怀里的烧饼,“松手,不能吃了!”

    楚瑶微微用力,然而夏歌拽着烧饼的手岿然不动,闭着眼睛,一副稳如老狗的模样。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仙侠之剑君临天惊魂火锅店一刀劈开生死路本年度杰出青少年越前君俗人回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